2.身边疑窦

【书名: 大唐晋阳公主 2.身边疑窦 作者:鱼七彩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秀梅和绿荷虽垂头,见不得公主神色,但她二人伺候公主数年,深知公主脾性如何。现下这种无声逼仄的氛围,已然说明公主情绪有异,似乎很生气。秀梅和绿荷立刻自省,想到她们最近都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立刻都露出一副懵懵无辜的样子。

    大太监田邯缮察觉公主似有吩咐,特上前,不想公主抬手把秀梅绿荷二人给打发了。

    碧云这时刚听了小宫女的回报,疾步到李明达身边回禀:“高阳公主和二十一公主都捎话来说想探望贵主,却要看贵主的意思,怕叨扰您休养。”

    李明达笑道:“和我客气什么,都是好姐妹,让她们来。”

    碧云含应承,退下传话。

    李明达开心不已,打发田邯缮把她那件桃粉色的襦裙取来。她一脸病容,穿这个最显气色,姊妹们见她好也免于担心。更衣后,李明达便自行整理衣襟,纤指刚刚捏起衣带准备系上,却猛然停了手,脸上原本愉悦的笑容也渐渐敛尽了。她耳侧对着东南窗方向,眉头越蹙越深,凝神片刻之后,她干脆把衣裳脱了,换回原来的那件。

    田邯缮见状欲问,忽见公主转眸瞧自己一眼。料知公主不许他出言,他便谦卑垂首,目视前方地面,再无任何动作。

    不久之后,传报声来,随即响起女子清脆之音,“好妹妹,我们来看你了。”

    李明达肃冷的脸上,方浮起一抹礼貌性的微笑。

    她半躺在榻上,背靠着金丝线绣制的牡丹花样隐嚢,身着半旧的淡蓝衫裙。目光淡淡,循声看去。

    高阳公主率先进了门,穿着百花穿蝶的襦裙,大红半臂,白纱披锦,花髻上钗簪步摇,五□□玉,繁复华丽,美得耀目。随她之后的是李惠安,乃和李明达同为长孙皇后所出,小她两岁的幼妹。

    李惠安活泼,走路蹦蹦跳跳,步伐明快。高阳年长些,且已为人妻,走路相比之下端庄稳健。所以,这俩人的脚步声很容易辨别。

    李明达晓得这二人来的时候该不在一起,是在立政殿门口刚巧碰了头,而后一同进来。

    为证实自己所听无误,李明达特意问高阳公主,“怎的今日进宫,特去找惠安?”

    “冤枉,你摔伤了,我进宫必然第一个先来看你。我俩是在你这立政殿门口碰见的,刚还说巧呢。”高阳公主说罢,就笑着坐在床边,拉着李明达的手,探看她后脑的伤势,问她感觉如何,“好妹妹,疼不疼?我看着伤口可不浅。那日我们见你摔在崖下,血染溪泉,我们却立于断崖之上无法立刻将你搀扶起送去救治,急得直掉眼泪。好在魏叔玉路过,不然这要有什么耽搁,我们真要愧疚一辈子了。”

    李明达笑了笑,心里却失望到谷底,因为她听觉的准确性得到证实,便说明刚刚她所听的一切都是真实。高阳公主从宫外而来,自西传来的脚步声必定是她,步子稳健,且有些闲散,紧随而至的是她身后宫人们整齐拘谨的步伐。起初听到这些,是没什么,但随后李明达听到了一句很细小的嘀咕声,相对于那些脚步声来说,这个声音本该小的几乎不可闻,但她就是能清清楚楚听到,而且这口气音调是她熟悉再不能熟悉的十七姐高阳公主的。

    “从那么高的断崖上摔下来竟没死,还真是福大命大,早知当初该叫人先砸她一石头。”

    李明达脑子里尚还回荡着这句话,而眼前高阳公主却热情现出一副十分关切自己的样子。事情发生转变太快,令李明达觉得恍惚,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耳鸣,听错了。

    “我现在没什么大碍。”李明达立刻定神儿,恢复理智,她一边淡笑一边眯眼审视高阳公主的神态。她想确认一下,到底是自己摔坏了脑袋耳鸣了,还是高阳公主真的是个双面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来竟没死,十七姐,你说我是不是福大命大?”

    高阳公主怔了下,这里李明达的话刚好应了她之前那句嘀咕。高阳公主狐疑不已,她心虚地扫一眼李明达,见她态度并没有异常,心料是巧合。忙清脆笑起来,为掩饰自己的心虚,她拍拍胸脯,故作松口气的模样,合掌念道:“阿弥陀佛,不枉我这两日天天为十九妹上香祈福,请了和尚祷告。妹妹果真平安无事,感谢佛祖。”

    高阳公主说着就又笑又哭,流下了看似感动的泪水。

    李惠安也凑了过来,抱着李明达的胳膊,“当时我看十九姐流了那么多血,我脑子空了,两耳嗡嗡的,整个人很懵,真吓坏了我。还好十九姐没事,真好!”

    李明达笑着把李惠安拉进怀里,温柔安慰她别怕。长孙皇后去的时候,惠安尚在襁褓之中。而她也未记事,不曾有过与母亲的回忆。李明达深知无母可依的心酸苦楚之感,遂一直对这个妹妹多般照料。至于高阳公主,在她未出嫁之前,对她们姐妹一直很好,李明达也心怀感恩,一直拿她当如亲长姐般敬爱,却没想到这高阳公主对自己并非出自真心。

    李惠安拉一拉李明达的衣袖,嘱咐她一定要养好伤,“等着姐姐伤养好了,还带惠安出去玩,好不好?”

    “好好好。”李明达笑着刮了一下李惠安的鼻梁。

    高阳公主见状,忙让她们姐妹别忘了把她也叫上。

    “我而今住在宫外,好玩的地方我都知道,你们带上我可有好处。”

    李惠安:“好,就这么定,钱也十七姐出!”

    “你这丫头,就知道坑我。行行行,钱我出。”高阳公主干脆道。

    李惠安调皮地冲高阳公主吐了下舌头,眼睛乌溜溜地透着灵性,歪头看李明达,“那十九姐可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李明达浅笑着对李惠安点了点头,然眼里却闪过一丝冰冷。事发突然,她真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位双面的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见李明达面似有倦色,以为她缺乏休息,便识趣儿地拉着李惠安离开,嘱咐李明达精心安养身体,切勿劳心费神。

    “好,那我就不送你们了。”

    李明达打发碧云去送人,听着脚步声走远了,她方沉下脸来,散了左右,命田邯缮道到自己跟前来。

    “我知你早瞧不上她,今天就和我说说是何缘故。”

    田邯缮忙跪地道不敢,“先前奴是听说了一些关于高阳公主的非议,有些误会。自贵主警训了奴之后,奴已知错,不敢对高阳公主有任何异言。”

    李明达:“如何是你错了,谁知不是我错了呢。先恕你无罪,今日就和我仔细说说。”

    田邯缮便把他所闻告知李明达,“这高阳公主先前未出嫁在宫时,就有宫人们议论,说她脾气差,时常打骂欺辱下人,且风流不知收敛,曾有意算计去勾引人家房大郎。奴也是听了这样的传闻,疑其人品不好,担心贵主日久与她一起,受到不良影响。”

    “倒是我冤枉了你,”李明达微微蹙起眉头,疑惑问,“你说的房大郎,可是指梁公房玄龄的嫡长子房遗直?”

    “就是他,这京城姓房的,还能被高阳公主瞧上的,除了他必不会有别人了。”

    李明达轻笑一声,不得不承认确实如此。高阳公主心气儿高,眼光自然不会太差。这房遗直乃是房玄龄的嫡长子,承袭其父风范,才兼文雅,明经擢秀,且模样英俊,百里挑一,是为京城门阀子弟之中争相学习效仿的楷模。高阳公主中意于他,倒是合情合理。

    “我只知当初阿耶给她议亲的时候,本意想将她婚配给房遗直,不过后来因房遗直拒绝,说什么‘天下两件难事,一是陪太子读书,二是做公主驸马’,以致令阿耶只能令择他人,选了房遗直的弟弟房遗爱。当时我还感慨,房遗直是个瞎子。”而今想来,李明达倒觉得自己是个瞎子了。

    “房大郎确是个有胆识的君子。”田邯缮叹道。

    李明达微微点头表示赞同,她现在也终于意识到了,房遗直是个明白人。公主不好伺候,她大哥李承乾更是。

    “我本以为十七姐这桩亲事不过是阿耶做主,和她并无干系,而今听你此言,倒是耐人寻味。”

    若是高阳公主本就寄情于温润雅俊的房遗直,努力让阿耶帮她张罗这门亲事,结果转头来却被正主给无情拒绝了,而且还导致她被配给了生猛彪悍的房遗爱。以高阳的性子,她心里肯定不会舒坦。李明达忽然有点同情房玄龄,他有哥这样的儿媳在家,房家的将来可未必能长久了。

    贵主今日怎会忽然对高阳公主的事感兴趣?莫非是终于把她看透了?

    田邯缮见公主沉思,自己心里也犯合计。田邯缮本人对高阳公主是一直都看不上,他觉得这位公主自小就心机多,有意算计他们公主。

    从陛下登基以来,这太极宫里就不曾缺过公主,便是不算夭折的也足有二十一位。陛下定然不会面面俱到谁都疼爱,只会看重嫡出。高阳公主就是瞧着他们晋阳公主深受陛下喜爱,才故意巧费心思,天天前来巴结。他们公主仁和纯善,从没想过高阳公主会别有异心,还时常在陛下跟前赞美她。高阳公主就是因此得了圣人关注,多博得一些圣宠。若不然就凭她生母卑微的位份,哪会有而今的地位。嫁给梁公儿子这样的好事,可不是忍哪个公主都能有幸得到……

    “你看秀梅绿荷二人如何?”李明达不提前话,忽然抛出另一个问题给田邯缮。

    田邯缮怔了下,立刻收回飘远的思绪,回禀道:“那二人做事倒还算麻利,就是有些不安分,贪玩,偶尔得闲就往外头跑。奴碰见了两次,训斥过,却也不见收敛,倒是该好好训诫她们一番。”

    “倒不用收敛了,挑两个可靠的,监视。”李明达利落吩咐。

    田邯缮应承,只听公主吩咐,这就交代下去,方回来复命。

    “我落崖时的衣衫可还在?”李明达又问。

    “在的,贵主落崖这事儿,奴一直举得太蹊跷,遂多存了一个心眼,早就叫人都收好了。”田邯缮回道。

    李明达立刻命他取来,她要仔细查看。

    布包一打开,李明达就闻到了一股子闷很久的血腥臭味。

    田邯缮依命将衣物按照公主昏当日衣着情况,在地上顺序摆放,包括帕子钗环等物。

    李明达绕着血裙走了两圈,然后蹲在袖子位置的地方,抽了抽鼻子。除了起先闻到的腥味外,李明达还闻出了青苔、泥沙和草木的味道,这些气味倒都正常。但有一种说不清的香味,却有点不对,淡淡的,不是花香,更像是香料之类的东西调和出来的味道。

    李明达寻味溯源,便抓起袖边上的绢帕。这绢帕是白色,一角绣着精致的荷花,有一角还插了一根刺,李明达把刺拔下来,放到鼻子边闻了闻,随后让田邯缮用纸包起来。

    李明达又仔细看了看帕子上的绣纹,又闻了闻这帕子上的味道。

    “这是谁的帕子?”李明达问。

    田邯缮不解,“公主,这就是您绣的荷花帕啊,上巳节那天,您就是带着这帕子去踏青的,奴亲眼所见。”

    “不,这不是我的帕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唐晋阳公主相邻的书:为了聂先生的恩宠九头蛇小姐[综英美]大明虎贲攻略那个反派[快穿]大唐第一公主重生在七零年代的心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