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现世15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133章 现世15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近身特工     苏漾胸口剧烈起伏着, 他鲜少有这样愤怒的时候,愤怒到他甚至想要破口大骂,想要用最恶毒的语言去伤害一位行将就木的老人。》し

    这些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席亦, 他们又不是造物主,凭什么主宰别人的人生, 那个男人虽然强大,但终究是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受到不公的待遇时, 同样会失望会难过会怨愤。

    苏漾自己的童年过得很安逸,所以他无法想象席亦是如何度过那段艰难时期的,他当时还那么小,对这个世界尚且一无所知时, 就被迫手上沾满鲜血,被信任的人利用和伤害, 为了生存与数不清的敌人以命相搏……

    或许正因为承受了太多的恶意,才造就了现如今这个冷血无情, 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席亦。

    他扑进男人的怀里, 前所未有的委屈席卷了他整个胸腔, 眼里的泪终于不堪重负落下,打湿了面颊,也沾湿了男人的衣襟。

    这孩子鲜少在自己面前哭, 席亦的胸膛几乎要被他的眼泪烫伤,他沉声问道:“谁欺负你了。”

    苏漾摇头,如果可以选择, 他宁愿自己被欺负,也不希望席亦经历那些非人的遭遇。

    席亦哪里会相信,他抚着苏漾的发丝,轻声哄道:“乖,告诉我到底怎么了,我替你出气,不论对方是谁。”

    苏漾还是不住地摇头,席亦冷淡的视线扫过楼上,快速掠过一抹戾气,他抬脚步上阶梯,苏漾连忙扯住他的衣角,嗓音已经恢复如常,道:“席亦,我不喜欢这里,我们马上离开好不好。”

    此时席家人已经赶过来,席铭满脸不信,指着席亦气急败坏道:“席亦,你身为联邦元帅,私闯民宅是知法犯法!今天在场的各位同僚都是人证,我要将你告上军事法庭!”

    席亦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垂眸在苏漾的额上吻了吻,轻声道:“好,我们这就离开。”

    他这副姿态让在场许多人都如梦似幻,这人是席亦?那个没有情绪的怪物?他何曾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就连在一旁看戏的殷衡都呆住了,竟然没有及时上前解围。

    席铭脸色铁青,却因为忌惮席亦的武力不敢贸然上前,站在两米开外叫嚣道:“席亦,你把席家当成什么地方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席亦面沉如水,淡漠道:“席家,联邦第一世家,在主星横行霸道了数百年,也该到没落的时候了。”

    他的语气漫不经心,只是其中隐含的恶意让人不寒而栗,三位老元帅皆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席铭更是脸色大变,他们都知道席亦从不说空话,他这是真的动了要对付席家的心。

    没有人会怀疑他能否成功,他可以轻易踏平一颗星球,早已失去军权的席家又怎么会是他对手。

    “你什么意思!”席远从人群里走出来,怒道:“你这是在威胁我父亲吗?别忘了,你也姓席,如果没有席家,能有你今天吗!你想恩将仇报吗!”

    席亦直接无视他,自顾自牵着苏漾往外走去,席远自是怒不可遏,箭步追上去,却被他父亲拦住,“够了,你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父亲,这白眼狼也太嚣张了,祖父当年就不该抚养他,让他自生自灭才好。”

    他话音才落,已经快走出门的苏漾猛地顿住脚步,他转过身恶狠狠地看向席远,语气森然:“你说的这些话里,只有最后两句是对的,你们席家就不该抚养席亦,没有你们,他会活得更好。”

    此时席正涛也走下楼,他直直看向席亦,那双年迈的眼睛里包含了太多情绪,有愧疚有悔悟,也有发自内心的欣慰,席亦却自始至终没有施舍他哪怕一个目光。

    席正涛望着那两道相依的身影,心里顿生悲凉。

    其实他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席家的子孙若是规矩本分一些,或许还有希望苟延残喘,只可惜这些小辈们不知收敛,偏要去抢夺军权多生事端,他现在活着还可以勉强照看一二,等他闭了眼,席家也就彻底废了。

    他轻叹一声,颓然道:“你们走吧。”

    席远终究年少,闻言哪里还能按捺得住,叫嚷道:“祖父,你没听到他刚才说的话吗,他说要我们席家没落!就这么让他走了,我们席家的面子往哪搁?”

    席正涛沉声道:“我还没死,我说的话你们就要听,放他们走。”

    席远不敢违抗他的意思,只得不满地退到一边,却不知道祖父的行为其实是在保护他。

    席正涛比谁都清楚,他们对席亦出言不逊,甚至是污言秽语地辱骂,那人什么反应都不会有,因为他根本就不在意,但是一旦和苏漾发生冲突,伤害到他一分半点,那后果绝对是不可预料的。

    从来冷血的男人,一旦他的血因为某个人热起来,那么他就是拼死也会守护好那个人。这是兹塞人不可逆转的天性。

    席亦淡淡抬眸,记忆中那个严厉的男人已经年迈得让他认不出,他对席正涛其实并无多少恨意,自小被灌输的思想使得他的世界观早已扭曲,在常人眼中的非人待遇,对他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的生存之道。

    只是若说感恩却也没有,所谓的养育之恩不过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罢了,无关亲情。

    他牵起苏漾的手,拥着他大步走出去,男孩对他的维护已经甜到他心里,别的人不值得他费心在意。

    ========

    回到家,席亦直接把他压.在沙发上亲.吻,苏漾被他亲得喘不过去,推搡他的胸膛,气喘吁吁道:“你,你今天去哪了,我醒来找不到你很着急。”

    席亦抚着他的脸蛋,道:“抱歉,军部出了点急事,我不得不亲自过去处理。”

    事实上,当他得知另外三个老家伙以及殷衡都不在军部时,就知道大事不妙,他这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能请得动这些人,整个联邦也就只有那个卸任十多年,却仍然一言九鼎的前任元帅席正涛。

    席家有几百年的传承,曾多次挽救联邦于危难中,席正涛更是老一辈的传奇,这个庞大的家族几乎渗透在军部的每一处,一直到席正涛卸任,他们才开始逐渐远离权利的中心。

    席家的小辈们当然是不甘心的,这次他和苏漾的绯闻让他们看到了翻身的希望,所以闹了这么一出。

    席正涛应该是担心事情闹大,才把三个老家伙叫过去镇场子,至于苏漾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他问:“席正涛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苏漾咬了咬唇,笑道:“他说很为我们高兴,还说你不待见他,乱七.八糟的,我没仔细听。”

    席亦望入他泛红的眼眸,“那你为什么要哭?”

    苏漾眼神闪躲,“我……我没哭。”

    他这副模样更加笃定了席亦的猜想,他叹道:“他说了我的事吧,你这是在为我难过?其实大可不必,因为我从来就不在意那些,杀人也好,被人利用也罢,在我看来都是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或许,我的身体里真的流淌着恶魔的血脉也不一定。”

    苏漾连连摇头,抱住他的脖颈轻轻磨蹭,道:“不是这样的,我记得殷衡说过,任务世界是你潜意识的反映,如果那些故事是你的真实思想,那你的内心一定是渴望幸福的,你只是受伤太多麻木了,没关系,我做你的药引,总会把你治好的。”

    席亦弯起唇,道:“那你可要加油。”

    说着他的手已经顺着苏漾的衣摆探进去,在他细腻的腰腹间摩挲,道:“不止是心理上的,还有身体的疾病,也要一起治疗才行。”

    这暗示的意味不要太明显,要不是苏漾是a.级体质,经过昨晚那般折腾,如今只怕站起来都费劲,这男人竟然还想要。

    他啃上男人的肩膀,牙齿不轻不重地磨咬,含糊不清道:“你要修身养性。”

    席亦轻笑着把他抱起来,大步走进卧室,道:“等我老了再说。”

    =======

    席家。

    “我早说过那小子看上去像只猫,实质是只小狼狗,你指望他圣母心发作为席家求情,基本是不可能的。”殷衡手里快速操作着游戏手柄,嘻嘻笑道。

    席正涛抿了口茶水,缓缓道:“我看未必。”

    “啧,老爷子,我看你就认命吧,就算席亦肯放过他们又怎么样,你也不想想你席家这一辈都是什么货色,走下坡路是必然的,还记得当年席战天威风凛然、震慑神州,几百年来,也就只有你这个子孙,有他当年一星半点的风范。”

    席正涛叹道:“先祖的丰功伟绩,老头子我此生难以望其项背,我只是想保住席家的微薄基业,死后也有颜面面见先祖。殷前辈,您与我席家有着诸多纠葛,可否指条明路。”

    殷衡眯起狭长的眼眸,促狭地笑道:“指条明路……当年联邦进退两难时,你也是这么求我的。”

    “是,那时您告诉我兹塞星可以找到世间最强大的武器,所以我去了,因此造就了席家今日的灾难,说到底,这其中也有您的一份责任啊。”

    啪嗒一声,殷衡手里的游戏手柄已然被捏成碎片,他浑不在意地把手柄扔了,回眸微笑。

    “你这是在埋怨我?席老元帅,家与国究竟哪边更重,这个问题不需要我替你回答吧,你既然选择了联邦的繁荣富强,席家就是你该付出的代价,这个已经腐朽的家族就像蛀虫,会把国家逐渐蚕食,早点清除未必不是好事,我想,就算是席战天在世,他也会认可我的做法。”

    他拍了拍手上不存在的灰尘,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走了出去,徒留席正涛坐在原处,手里捧着一杯凉透了的茶水。

    出了席家,副官正等在门前,殷衡朝他勾了勾手指,笑得狡黠:“过来。”

    副官连忙大步走到他跟前,立正敬礼:“长官。”

    殷衡道:“背我走走。”

    副官便半蹲下身子,很快感受到肩上多了不轻的分量,他宽大的手掌正托着殷衡柔软的臀,脸不自觉泛红,问:“长官,去哪里走。”

    殷衡趴在他肩上懒懒道:“随便哪里都好,你看着办吧。”

    “是,长官。”

    副官便大步朝着夕阳的方向走去,殷衡望着天边灿烂艳丽的云霞,喃喃自语道:“人类的寿命真的太短了,我第一次见到席战天时,他比苏小漾还年轻些,转眼间他的曾孙都已经垂垂老矣。”

    他的声音很小,副官只能听到轻微的叹息,便问:“长官不开心吗?”

    殷衡点点头,道:“不开心。”

    “是因为苏少的事?”副官担心道:“要是元帅知道是您把苏少带来席家,他一定会生气的。”

    “哼,他再生气还能吃了我不成,最多把我的休假全部取消,让我无休止地工作到精神崩溃而已。”

    “……”副官识趣地闭嘴了,过了许久,他小心翼翼地问:“既然您知道后果这么严重,为什么还要答应席老,这种事拒绝也可以吧。”

    殷衡轻笑出声,问:“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副官的耳根子有些发热,语无伦次道:“我不是,其实我,那个……”

    他这副惶恐的模样逗乐了殷衡,他凑到男人耳边低语道:“其实我只是闲着无聊,想找点乐子而已,你知道吗,当人活得久了,就会觉得很无趣,有时候冒险可以给自己找点乐趣,其实是很划算的。”

    副官无法理解他的逻辑,更无法理解他口中“活得久”是什么意思,他只能感受到在耳畔拂过的微风,夹杂着暧.昧的热气,使得他浑身都臊起来。

    殷衡又道:“你的脖子都红透了,是不是想到什么羞羞的事了?”说着还往男人耳朵里吹了口热气。

    副官浑身巨颤,他直愣愣地站在原地,心跳快得几乎要蹦出胸腔。

    “长,长官你……”

    殷衡勾起唇,反问:“我怎么了?”

    副官平复了下呼吸,连连摇头,“没什么。”

    ========

    是夜,苏漾睡得正香甜,忽然感觉到一股锐利的视线夹杂着寒气射在自己脸上,他蓦地睁开眼眸,眼前是席亦那张俊脸。

    苏漾揉了揉眼睛,嘟囔道:“这么晚不睡,还想做什么,我可没力气陪你折腾了。”

    男人瞪着他脖子上的红痕,咬牙切齿道:“这是谁干的。”

    “……”苏漾蓦地睁大眼眸,伸手抚上他的额,问:“病了吗?”

    席亦重重喘着粗气,他眼里阴鹜和狠戾让苏漾惊愕不已,这个男人鲜少让负面情绪外泄,大多数时候都是面无表情的,让人无从猜测他的心思,可是现在却像一座即将喷薄的活火山,破坏力惊人。

    “席、席亦,你怎么了……”

    “席亦……这是奸夫的名字?很好。”男人眼里的杀意已经显而易见。

    这一刻苏漾感觉到自己再一次被命运玩弄了,他有些颤.抖地问:“那,那请问你是?”

    男人就像被戳到了伤口,那双深邃的黑眸瞬间染上暴虐的色彩,他残酷地笑道:“原来,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苏漾还来不及解释,已经被男人扒干净,这人一字一顿地告诉他,“这次我要让你记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

    被男人压.在身下反复享用的时候,苏漾想的是,这男人为了啪.啪.啪已经不惜装疯卖傻了吗!

    天微微亮,才刚闭上眼的苏漾被席亦唤醒,他简直气得想揍人,却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

    “怎么了。”苏漾有气无力地问。

    席亦望着他锁骨上以及肚脐上多出来的痕迹,面沉如水,道:“这不是我弄的。”

    “……”苏漾惨淡一笑,“是我自己啃的,我自己啃的总行了吧!你这禽.兽qaq”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3=

    大家猜猜昨晚粗线的素谁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