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现世2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120章 现世2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重生军嫂有空间盛世医香活色生枭     苏漾回转身, 只看到一个挺拔的背影,那人已经走到门口,他穿着一身和殷衡相似的军装, 高筒军靴衬得一双长腿笔直修长,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质。

    如果说殷衡是随性不羁, 那么这人只有凛冽二字可以形容,直让人望而生畏。

    苏漾早已经历千锤百炼,自然是不怯场的, 他下意识想要跟上去,却被那名叫做殷衡的男子挡在面前,这男人恶劣地朝他笑了笑,道:“是叫我的, 不是叫你。”

    苏漾正气闷,却听背对着他们的男人低声道了句:“麻烦。”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殷衡连忙追出去,苏漾只能站在原地干瞪眼。

    霍启此时也下了楼, 见外孙正望着门口发呆, 便轻咳了两声, 苏漾这才回过神,唤道:“外公。”

    这孩子经历了那么多苦难,好不容易活下来, 霍启哪里还能给他冷脸看,只是黑脸黑习惯了,如今要想转变态度着实是困难, 他勉强柔和了脸色,道:“身体好一些了吗。”

    苏漾乖巧地走到他身边,扶着老爷子往沙发走去,嘴上应道:“已经好很多了,前几天就想来探望您,只是母亲拦着不让,您也知道,她总喜欢小题大做,觉得我伤势没有好全。”

    其实哪里是苏漾想来探望他,反倒是霍启一直想去探望外孙,只是他在霍思妮那里旁敲侧击问了几次,霍思妮考虑到往日儿子和外公不亲,怕是不想在病中见他,便故意装傻,气得霍启撂了通讯器直跺脚。

    这次因为是苏漾主动提起来,霍思妮心思便活泛起来,想借这个机会让这祖孙二人重归于好。

    霍启听他这样数落自己女儿,倒也没有反对,反而附和道:“这都是你过世的祖母教坏的,还好你性子不随她。”

    苏漾忍不住笑,亲自给他倒了杯茶,随口瞎掰道:“听父亲说,我的性格是随外公的,我看也是。”

    霍启眼眸亮了亮,眼里的笑意怎么也遮掩不住,故意问:“你父亲是这么说的?”心道那臭小子总算是有点可取之处了。

    苏漾自然是连连点头,道:“是啊,父亲常说,他有很多需要向你学习的地方。”

    这句话霍启是不买账的,不冷不热地道:“他如果真有心,就不该让你进娱乐圈,我们霍家的子孙,哪里用得着做那种行当。”

    苏漾也不好反驳,说这话的是霍家老家主,像他们这样自小受家族百年传承的熏陶,总认为混娱乐圈是不干净不纯粹的,也不够高贵,配不上他们的身份。

    如果换成从前的他,心里肯定已经闹不愉快了,只是他现如今经历的世事多,也不计较老人家的任性话语,只笑着道:“父亲已经息影,日后有更多时间孝敬您了。”

    霍启也想到自己说的话不够恰当,自己这外孙是打小就在娱乐圈打拼,自己这话不是将他的努力全盘否定了么。

    他有些不自然地道:“他有心就好,我这老人家还是乐意和你们这些孩子一起,自己也能显得年轻一些。”

    苏漾最是会察言观色的,哪里还能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连忙应道:“那我以后经常来陪外公聊聊天,外公不会嫌烦吧。”

    “不嫌烦不嫌烦,我平日都很得空的。”

    他这话才说完,管家便拿着通讯器走进来,显然是有要事让他处理,结果才进门,就被霍启一个凶神恶煞的眼神给瞪懵了,连忙退了出去。

    苏漾抿了口茶水,嘴角的弧度怎么也收不住,外公其实很好,是他从前太傻太幼稚了。

    唠了会家常,苏漾好似不经意地道:“先前走出去的那两个人,看着有些面生呢。”

    霍启的脸色凝重了一些,把手里的杯子放下,道:“那是军方的高级军官,连身份都是极其隐秘的,你当然没有见过,最近有些合作事项,或许要经常往来了。”

    原来如此,苏漾又道:“那个叫殷衡的男人很聪明啊,我打的那款超级难的游戏,他是整片星系第一个打通关的人,说明这个人智商情商都很高,是绝对不能得罪的!”

    霍启被他孩子气的话逗乐了,笑道:“他当然聪明,那个殷衡可不是普通人,知道联邦的最强s级机甲吗,机甲的智能系统就是由他主策设计的,可以说,他是联邦最珍贵的机甲设计师。”

    苏漾咂舌,看他方才那副模样,还以为是个混不吝的军痞子,原来身份这么高级,他忍不住道:“那另一个,肯定也不是普通人吧。”

    霍启没有立刻回答,反而喝了口茶水,才缓缓开口道:“那是席亦。”

    原来他叫做席亦,苏漾在暗自把这个名字记下,等待霍启接下来的话,只是霍启显然没有要接着说的意思,或者说,关于席亦的事,他其实不愿意多谈。

    可是见外孙难得露出好奇的神色,他无奈地叹口气,道:“关于席亦的事,那都是军部的机密,整个联邦也没几个人知道的。”

    苏漾连连点头,只是眼睛里还是止不住地闪烁着好奇的光芒,霍启耐不住他的恳求,终是妥协道:“你听说过兹塞星吗?”

    这倒是有些耳熟,苏漾试探地问:“那个传说的诅咒之星?可那不是假的吗?”

    霍启摇摇头,道:“这片宇宙很大,也隐藏了许多的秘密,兹塞星便是其中之一,这颗星球孕育的生命体,他们拥有强大的肉体和灵魂,同时拥有完美的皮相,以及极高的智慧,他们完美得就像是上帝最杰出的作品……却是怀着满满的恶意被创造出来的。”

    “兹塞星的生命体生来便被诅咒,每一个人都死于同族的残杀,他们性情暴虐,他们嫉妒成性,他们傲慢也怠惰,贪婪,色欲以及贪食,这是他们生来便背负的罪恶,当人性逐渐泯灭,当人与人之间只有杀戮时,这片星球最终只能走向灭亡。”

    苏漾呐呐道:“这,这和席亦有什么关系。”

    霍启道:“孩子,席亦就是兹塞星的幸存者,或者说——他其实是军方利用兹塞星的残留基因创造出来的人,当初的实验体有许多,席亦是唯一成功的案例。”

    那是苏漾所无法理解的领域,用这种方法创造出来的人,那他们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他们有自己的人生吗?

    霍启抚着他的脑袋,沉声道:“席亦是目前军方的最强战力,也是秘密武器,但是他的血统不能公开,否则将会引起民众的恐慌和不满,毕竟基因造人是违背基本道德和人伦的。”

    苏漾点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霍启叹了口气,“其实我也是不赞同这种事情的,席亦的血统决定了他是个极度危险的人,兹塞星就是毁在他们自己人的手上,谁能保证这个危险的兹塞人不会让当年的事件重演。”

    苏漾想,霍启能想到,军部的高层不会想不到,他们创造了席亦,利用他可怕的战斗力扩张领土,另一边却防备他对联邦不利,这种行为才是最令人不齿的。

    霍启似乎看透了他的想法,只轻轻摇头,道:“你还小。”

    或许正是因为他还小,所以还留有底线,而那些所谓成熟的大人,总是做着连小孩也瞧不起的事。

    ========

    关于酒会的事,霍启自然是满口答应,对老爷子来说,用自己的面子帮外孙拓展人际是十分划算的买卖,霍思妮听闻后也是喜不自禁,连连夸赞儿子长大了,竟知道利用外公给自己拉拢关系了。

    苏漾无奈地道:“我拜托外公办这个酒会,其实是想找到那个人。”

    “……”霍思妮用十分关爱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傻儿子,道:“你这股傻劲是和谁学的?”

    苏老爹刚从外星赶回来,一进门就听自己爱妻对儿子说出这样的话,顿时噗嗤笑出声,道:“你说呢,当年有人好好的名门闺秀不做,一门心思扑进娱乐圈,只为了追梦中情人,你说谁更傻?”

    苏漾惊喜道:“父亲回来了。”

    霍思妮脸一红,羞恼道:“我那是喜欢演戏,追你……追你只是顺便做的。”

    这夫妻俩久别重逢自然要甜蜜一番,苏漾不愿意做电灯泡,悄悄回了自己房间,他扑进被窝里回想今天看到的那个背影,虽然没有看到正面,感觉却很熟悉。

    席亦么……外公办的酒会,他会来吧?

    =========

    军部最高级别指挥室。

    男人抬起手看着自己的掌心,空的,他伸手抓了一把虚空,空落落的感觉让他变得焦虑,他周遭的空气很快变得压抑起来。

    殷衡感受到来自他的压迫感,勉强维持住微笑,问道:“霍老的酒会邀请,你去吗?”

    席亦垂首整理袖口,深邃的黑眸里闪过不耐,淡道:“不去。”

    殷衡闻言便勾起唇角,笑道:“我猜你也不想去,只怕有人要失望了。”

    见席亦挑眉询问,他嘿嘿一笑,道:“我说的当然是霍老,不然还能是谁,不过也是,充其量不过是个军商,妄想攀上联邦的元帅,真是不自量力的蝼蚁。”

    席亦不置可否,只是猛地站起身,道:“我去训练室,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

    “喂喂,你又要训练啊,你现在已经可以徒手撕机甲了诶……”

    嘀的一声,银色金属门已经在他面前闭合,将聒噪的声音彻底隔绝,殷衡摸着下巴道:“奇怪,还以为已经治好了,怎么这些怪癖又回来了。”

    副官在一旁冷汗淋淋,道:“会不会是因为苏少爷不在……”

    殷衡睨了他一眼,道:“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这些,乖乖看戏不好吗。”

    副官有苦难言,看戏?这是看联邦四大元帅之首,被称为人形兵器的席亦元帅的戏!您是联邦最珍贵的大脑,自然不会有事,我这个知情不报的共谋又有几条命可以丢?

    殷衡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宽心,他感激我们还来不及,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然后就这么心安理得地走了,副官沮丧地跟着他一道出去,既然上了贼船,如今也没有回头路可走,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

    霍家的酒会在一周后召开,苏漾早早地穿戴好服饰,他原本就生得好,此时稍加打点,整个人便如同星光般耀眼夺目,让人根本挪不开眼。

    霍老的面子大多数人都是愿意给的,名册上的那几个人都在现场,并且对苏家小少爷表现出了明显的好感,霍思妮以丈母娘看女婿的心态把这些人比较了个遍,最终谁也没瞧上。

    在母亲眼里,谁也配不上自己的宝贝儿子。

    苏漾满场找那个熟悉的身影,却什么也没找到,最后找霍启打听才知道,原来席亦和殷衡都没来,只派副官送来了道歉的礼物。

    霍启显然有些不悦,但他也知道以席亦和殷衡的身份,来不来全凭心情,的确没必要给他这个面子,换句话说,他的面子还没有值钱到可以邀请联邦的最高级别军官。

    只是看外孙不高兴,他还是开口哄道:“后天他们会来霍家商议要事,你如果想见他们,提前来等着就好。”

    苏漾眼眸一亮,连声说好。

    霍启见他开心,也忍不住笑,又叮嘱道:“我上次和你说的话都记得吧,别招惹席亦,他很危险。”

    苏漾点头点头再点头,心想招惹不招惹可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事,如果那人果真是自己老攻,就是倒贴他也要缠着席亦的。

    因为想要见的人没有来,苏漾也没有待下去的欲望,把该应付的人应付完,便亟不可待地离场了。

    夜晚的风很凉,他刚才喝了些酒,有些头晕,脚步不自觉踉跄了一下,忽然被人扶住手臂,勉强稳住了身形,不知是谁站在他的身侧,低声问道:“你还好吗?”

    苏漾脑子有些迷糊,他偏过脑袋,眯着一双泛着水光的桃花眼,嘟囔道:“席亦吗?”

    那人愣了愣,也不知是被问题难住了,还是被眼前的美色迷惑住了,下意识地问:“席亦是谁?”

    苏漾推开他的手,道:“我也不知道,但,但我在找他。”

    “你要找的人真多,”那人轻笑道:“在梦里喜欢个人都能惦记这么久,还要在现实世界找到他,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可爱的人。”

    他凑到苏漾耳边道:“我是你的粉丝,喜欢你很久了,知道吗?”

    苏漾刚要说谢谢你的支持,忽然被人扯住了腰肢拖进另一个怀抱里,脑袋猛地撞入一个温热而坚硬的胸膛,就像一块有温度的石头。

    他原本就晕乎的脑袋一时间更晕了,隐约听到两个人在对话,其中一个人似乎气急败坏,而另一个人则淡定地回道:“因为我就是席亦。”

    作者有话要说:  这,这双更有点水(捂脸,明天继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