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6-7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90章 6-7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盛世芳华盛世医香福运宝珠[清]     从严家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 司机照例将苏漾送到宿舍楼下,他从车里出来,抬着哼哼的小爪子朝司机叔叔摇了摇, 道:“来乖乖,跟叔叔说再见。”

    他怀里的小毛团无奈地嗷呜了一声, 算作应答。

    司机微不可察地笑了笑,朝他们轻点了下头,缓缓驱车离去。

    苏漾往小可爱脑门上亲了下, 把它放在一旁的台阶上,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身份识别卡,等那扇厚重的金属材质的门缓缓打开,他回过身去找那小崽子, 却发现脚边那团黑色毛球已经不在原地。

    苏漾吓了一跳,弯下腰在黑暗中搜寻, 唤道:“哼哼,宝贝小哼哼?躲起来了吗?别吓唬哥哥啊……”

    他唤了好几声没得到回应, 紧张得连嗓音都变了, 这时候从一旁的草丛里钻出一团黑漆漆的小东西, 乖乖地坐在地上望着他,一双黑亮的眼眸在黑夜里像是会发光的宝石,闪烁着无辜的光芒。

    见它这副乖巧模样, 苏漾又是气恼又是无奈,伸手把它拎到眼前,严肃地问道:“跑去哪玩了, 一会没见就弄得这么脏?”

    严冽自然没办法回答他,他方才察觉到有人隐藏在附近,对他这种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人而言,即便战斗力和精神力都已经弱成渣渣,本能和直觉却仍是敏感得可怕,根本难以逃过他的耳目。

    ——有人要对付严珞。

    对方的来头暂时还不清楚,这孩子又是个没心没肺的,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提醒。

    苏漾哪里知道它那小脑袋里都琢磨些什么,拎着它的脖子把它带上楼,嘴里嘀咕道:“这么脏我可不会抱你的,先去洗干净了再说。”

    为了养好这小家伙,苏漾特地买了一本叫《黑曜兽幼崽饲养指南》的书,书里对这种生物的生活习性介绍得很详尽,可读性很高,唯一的缺点就是——不适合他家里这只。

    比如书里说黑曜兽这种生物很不喜欢水,给它们洗澡是件大难题,但是为了保持卫生,每隔两三天必须进行一次清洁,主人要有足够的耐心,必要的时候可以采取强硬的手段。

    苏漾曾经也很苦恼,因为他怕自己对哼哼狠不下心,不过看看眼前这只小东西,乖乖蹲坐在浴盆里,被揉了满身的粉色泡沫也岿然不动,就像在做日常任务,虽然不说有多喜欢洗澡这项活动,但也绝对不是书里介绍的那样厌恶。

    作为一名新晋铲屎官,苏漾表示有点方,还曾经在宠物论坛发帖询问:“我家的黑曜幼崽根本都不怕水,洗澡的时候也乖乖哒,这是肿么回事?”

    一楼:卤煮是来炫耀的,鉴定完毕。

    二楼:炫耀+1

    ……

    n楼:炫耀+身份证号!!

    炫耀?苏漾看着帖子里的长楼沉默半晌,然后把这小家伙前后左右各个角度拍摄了好几十张美照萌照上传到论坛。

    楼主:“这才叫炫耀,懂?”

    然后下面就炸了,全是要人肉卤煮家庭住址,表示要组团偷这只幼崽的,还有疯狂保存美照,表示这种萌物吸了是要上瘾的,卤煮请持续更新千万不要弃帖!

    直到现在,苏漾逛星际网络时,还能看到很多用户头像是他家哼哼的盛世美颜。

    不得不说,这种体验还是蛮不错的。

    清洗干净后,苏漾把湿漉漉的小东西用干毛巾包裹住,径直抱到自己床上去。

    他虽然为哼哼准备了专属小窝,但是架不住这团软绵绵的小毛球手感太好,撸起来常常忘了时间,就这么抱着睡着了也是常有的事,久而久之他也不再挣扎,直接把自己的床分给它一半。

    纯种黑曜兽生长速度很快,刚带回来的时候只有成人手掌大小,这才过去两个月时间,已经是先前的两三倍,苏漾伸手戳他的小脑袋,笑道:“真怕你哪一天比我还重,我可抱不动你了。”

    严冽怔了怔,心想你抱不动没关系,我抱你就好。

    苏漾不过这么随口一说,只见这小东西瞪着圆圆的眼睛,摆着无辜又萌煞人的表情,顿时心都要化了,哪里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忙抱起它的两条前肢,往它小巧的鼻头上啾了一下。

    “真乖,哥去洗澡,一会再陪你玩。”

    严冽听到洗澡两个字,顿时眼神就变了,用毛茸茸的小脑袋去蹭苏漾的掌心,惹得苏漾低笑连连,舍不得放手,抱着它一道去了换衣间。

    男孩哼着不知名的小调,在豪华的试衣间里挑选睡衣,最后拿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衫。

    他原本是喜欢裸睡的,不过这个坏习惯在上个世界被某流.氓皇帝强行纠正过来了,毕竟随时随地都能化身禽|兽的人真的是很可怕,你的一举一动在对方眼里都加了黄.色滤镜,都是诱.惑,都是赤.裸.裸的勾.引!根本没有道理可讲,要讲也只能去床上讲,简直泪流满面!

    苏漾转过身看了眼他家纯洁的小可爱,那小东西正仰头望着他,圆圆的小脑袋呆萌可爱,苏漾放心地脱去衣物,完全不知道眼前这只也是真禽.兽。

    他光着脚丫子进了浴室,身后的幼崽在愣神之际,也迈着四条小短腿跟了进去,苏漾便蹲在它面前,用食指点他的小鼻子,道:“才帮你擦干,别又弄湿了,快出去。”

    都到了这一步,严冽如何肯出去,装作听不懂赖着不走,苏漾拿他没有办法,便拎着他的后颈直接扔了出去,然后合上了浴室的门。

    某元帅被养子拒之门外,想起上次被养子关在浴室里他拼了命地想出来,这次却是挠破门也进不去,当真是天道好轮回!

    思来想去,只恨上次没细看。

    =========

    转眼到了学期末,严冽的身体状况已经好了很多,可见这段时间的“治疗”效果不错,严姝便让苏漾假期先搬回严家,省去了来回折腾的时间。

    严珞的房间早已被整改,不过这么大的宅院,最不缺的就是空房间,苏漾只整理了几件换洗衣服,便带着小家伙重新搬了回去。

    不出所料,这件事又被媒体大肆报道,被严家驱逐出去的养子又堂而皇之地回去了,很多人猜测严家在耍什么把戏,外人终究是雾里看花,不敢轻举妄动。

    严姝给他安排的房间和医疗室靠得很近,接触严冽的机会自然也更多。

    苏漾细细盘算了一下,当前好感度才刚到百分之四十五,可距离原主的成人期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这样来看,根本就来不及。

    他虽然着急,但涉及感情的事从来都是急不得的,何况他对严冽的了解仅限于原主模糊的记忆,只知道那是一位严肃冷漠,不苟言笑的元帅,旁的一概不清楚,这样一来,攻略难度无疑又加大了许多。

    小东西趴在他腿上睡觉,苏漾抚着它柔.软的皮毛,心想当宠物真好啊,好吃好喝伺候着,什么都不用想,吃吃睡睡卖卖萌就好。

    苏漾望着沉睡的男人,脑海中骤然闪过宗桓那张脸,来这个世界许久,那个男人的面容却越发清晰了起来,他心底生出一丝惶恐,他不知道源于何处,只知道这是一种极危险的信号,让他下意识地不去乱想。

    他闭了闭眼眸,再睁开眼时只剩下炙热的深情。

    他把哼哼放在一旁,自顾自趴在男人身上,小声地念叨着:“爸爸睡了这么久,有没有想珞珞,有没有在梦里看到过珞珞?珞珞每天都在想念爸爸呢,白天想,晚上也想,即便爸爸就在眼前,还是疯了一般地想念……爸爸是不是讨厌珞珞,所以才一直不愿意醒来?因为不想看到珞珞的脸?因为不想听到珞珞的声音?可是即便是这样,珞珞还是不能离开爸爸啊,因为珞珞最喜欢爸爸了……”

    沉睡的幼崽被他的声音惊醒,正对上苏漾微垂的眼睫,那双好看的明眸此刻闪着点点水光,已然湿润,眼眶盈着泪却倔强地不肯落下,这个孩子很脆弱,却又该死地固执。

    严冽微微怔愣,急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爸爸怎么会讨厌珞珞,爸爸也很想用自己的手臂拥抱珞珞,想用自己的唇亲吻珞珞,只是暂时还不行,珞珞再等等爸爸。”

    然而他出口的声音却只是呜呜的兽鸣,苏漾听到它的叫声,连忙抹去眼角的泪,勉强笑道:“哼哼醒了吗?要是爸爸也能和哼哼一样,睁开眼看我一眼该有多好。”

    他伸手把小东西抱在怀里,轻声地道:“我伤害了爸爸,却还是希望爸爸爱我,我真是一个坏孩子,是不是?”

    他说得漫不经心,不仔细听甚至听不见,严冽却觉得心头被利刺割伤一般,疼得几乎在滴血。

    是,你是一个坏孩子,可爸爸还是喜欢你。

    与此同时,苏漾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当前进度:百分之五十。

    进度到达百分之五十,说明攻略对象已经真正动心,苏漾稍稍松了口气,他俯身在男人的额上印上一吻,道:“爸爸晚安,好梦。”

    严冽在心中默念道:“晚安,我的宝贝。”

    =========

    自从搬进严家后,苏漾发现这只小东西越来越贪睡,经常睡得昏天黑地,怎么唤都唤不醒,他在网络上查了许多资料,也咨询过许多黑曜兽饲养专家,可是一条有用的建议都没有,无奈之下只好带它出门去看兽医。

    他不敢麻烦严家的人,虽然搬回了这座宅邸,可这里的人却没有把他当做家人,那些人大多效忠严冽,如今他们的信仰昏迷不醒,只能依赖修复舱存活,而苏漾作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理所当然被他们厌恶。

    苏漾预约了一位帝都星相对权威的兽医,整理好相关证件,到了日期便带着小家伙出发。

    做了许多项检查,愣是没瞧出半点毛病,所有的结果都显示:兽体健康指数良好,不需要接受治疗。

    医生对着诊断结果沉吟片刻,道:“你这只黑曜兽,其实还是有一点问题的。”

    苏漾急忙追问:“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不大?有没有生命危险?”

    那医生额角抽搐,摆手道:“没这么严重,不过我看再过半年你这只黑曜兽就该做绝育了,到时候记得带它过来。”

    苏漾一愣:“绝、绝育?!”

    在旁边打瞌睡的小毛团一下子就清醒了,一双漆黑的眼眸直直地望着这位耿直的兽医,直看得人家头皮发麻。

    不过这位兽医显然是十分负责的那种,硬着头皮道:“是的,黑曜兽在发情期容易变得暴躁,而且进行绝育有利于延长寿命,我们一般建议在十个月左右的时候进行绝育手术,您最好考虑考虑。”

    苏漾郑重点头,道:“好,我会考虑的。”

    还敢考虑?!

    堂堂帝国元帅,整个星际最强的男人,何曾受过这种屈辱,黑色的小毛团彻底炸了毛,径直从桌案上跳了下去,一溜烟跑出了观察室——竟然负气出逃!

    苏漾连忙追上去,跟在后面唤道:“哼哼,我逗你呢,别跑啊喂!”

    两条腿的自然跑不过四条腿的,何况这两条腿的还是素来柔弱的omega,苏漾追到楼下已经没了力气,扶着墙大喘气,那小东西却连影子都看不到了。

    他正在着急,耳边骤然响起一声轻嗤,那声音太近,近到呼出的热气几乎喷洒在他的脖颈上,苏漾连忙往后退了两步,却见林渠正站在他的面前。

    数月不见,这男人身上的痞气越发严重,离开了帝**校的束缚,他身上的匪气几乎遮掩不住。

    他眼神阴鹜地望着苏漾,低笑道:“你在找那只黑曜兽?”

    苏漾一愣,防备地问:“你见过它?”

    林渠朝苏漾身后示意,苏漾回转身,却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拎着一团黑色的毛球上了车。

    苏漾神色冷厉,“放了它。”

    林渠扯开一抹讽笑,道:“命令我,你以为自己还是严家的小少爷?严家,严家倒台也是早晚的事,毕竟严冽不是你亲手杀害的吗?呵,我也是才收到的消息,原来你喜欢你的养父啊,喜欢到要杀了他的地步,啧啧,真是变.态啊。”

    苏漾眯起眼眸,没有做声。

    林渠往前走了两步,几乎贴在苏漾耳边,缓缓说道:“不过说真的,你这样还挺对我口味的,严冽反正也醒不来了,你不如跟了我吧,omega本来就少,像你这样的极品更少,老实说,我很想尝尝你的味道。”

    苏漾喘了口气,转身便走,却被人钳制住手臂压制在墙上。

    “跑什么?你看,我揍了你一顿,你联合严姝断了我的仕途,我们也算不打不相识,现在你的爱宠又在我的手上,真的不考虑考虑吗?万一我手下的人想吃肉了,把它给煮了怎么办?”

    苏漾蹙眉道:“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得来的情报,不过显然已经失去了时效性,我爸爸就要醒了,脑部区域活动已经逐渐活跃,这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就是你林渠,还有你们林家,都得完蛋!”

    他说的太过笃定,完全没有装腔作势的意思,林渠略有些犹疑,不过很快便释然了。

    他低笑道:“等他醒来,你都已经被我干完了,说不定他还要感谢我,一个弑父的养子,他拿捏在手上还嫌烫手吧。”

    苏漾面上看着淡定,脊背已经汗湿了,他其实很怕林渠,原主就是被他两拳打死的,这种草菅人命的土匪,是他最不想面对的类型。

    林渠毕竟是精神力ss级别的强者,很快瞧出了他的色厉内荏,正要调侃两句,忽然一道黑影扑过来,苏漾下意识接住它,果然是他的哼哼,后面跟着之前那位兽医和几名保安。

    那兽医道:“这位先生,伤害未成年omega是触犯帝国法律条款的,请停止您的行为。”

    林渠脸色黑了黑,忽然抚掌大笑起来,“你养的宠物都很有意思啊,严珞,我还会来找你的。”

    说罢大步离去。

    苏漾只当有苍蝇在叫,回过身跟医生道谢,对方道:“这只小东西真聪明啊,要不是它咬着我的衣袖拼命把我往外拽,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被人刁难,快回家吧,路上小心坏人,哦对了,别忘了半年后带它来绝育。”

    刚还摇着尾巴表示嗨森的小毛团再次炸毛。

    苏漾却不敢再胡乱应承,怕它再离家出走。

    回去的路上,苏漾仔细想了想,林渠带走的那只黑曜兽的皮毛没有哼哼亮,身形没有哼哼矫健,长得没有哼哼萌,不管怎么看都不像,当时一定是吓傻了才没瞧出来。

    他摸着小家伙一再叮嘱:“下次可不许乱跑了,哥哥是民主的人,有意见就提出来,哥哥会听的,离家出走是坏孩子才会做的事。”

    严冽暗自好笑,跟一只宠物讲道理,这孩子怕是吓傻了。

    =========

    到了晚上,苏漾照例窝在严冽的怀里,小声地嘟囔道:“爸爸,我今天遇到坏人了,那个坏人想带走我,还想欺负我,珞珞不想被别人欺负,珞珞是属于爸爸的,从身到心都是,只能被爸爸一个人欺负的,爸爸想不想欺负珞珞,听说alpha和omega的契合度最好,爸爸会喜欢的,真的……”

    严冽原本在认真地听着,忽然觉得他口中的【欺负】变了种味道,这种感觉就像原本在喝水,忽然这水变成了高纯度的酒,几杯下肚便已微醺,迷醉在男孩清浅的嗓音中。

    苏漾知道他能听到,否则进度条也不会一直往前推,便又道:“珞珞第一次做那种梦的时候,梦里就只有爸爸,梦里的爸爸是喜欢珞珞的,真好,真希望一直待在梦里不要醒来,这样爸爸就能一直喜欢珞珞了。”

    这已然不是迷醉的程度,是世间最煎熬的折磨,严冽从不知道原来仅仅是言语的撩拨就能让人如此着魔,可是眼前这个男孩将不可能变作了可能,他活了几十年,也只遇到这么一个叫人发疯发狂的精怪。

    他痛恨自己从前的迟钝和忽视,当初将他接回来之后便交给了管家和仆人照顾,虽然给予了富裕的物质生活,却不曾给过他关心呵护。

    他们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不曾好好接触过,十几年的相处,说话的次数却屈指可数,白白耽误了那么多的时间。

    好在他知道自己距离醒来的日子不远了,自从搬回严家,他与寄宿的兽体的契合度一日比一日差,精神力却在日益强大,偶尔还有意识回笼的情况,这是要恢复的征兆,他能感觉得到。

    只是他无法将这种情况告知那孩子,只能眼看着他为自己着急。

    苏漾还在絮絮叨叨地道:“爸爸,今天是哼哼救了我,当时我都吓坏了,哼哼忽然带着救兵从天而降,就像大英雄一样把敌人击退,要是没有哼哼我该怎么办呢,说不定已经被坏人带走了,如果珞珞被坏人欺负了,爸爸会不会为了摆脱掉一个大.麻烦而高兴?”

    他失落地道:“一定会吧,林渠有句话说的没错,我只是个弑父的养子,拿捏在手上还嫌烫手,可是珞珞真的错了吗,这样喜欢你,真的是错的吗。”

    严冽缓缓合上眼眸,掩去一闪而过的幽光。

    林渠,那个一直试图仿冒自己的残次品?很好。

    作者有话要说:  看!双更我也可以做到的!明天继续=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