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5-18(完)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83章 5-18(完)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福运宝珠[清]     面前的男孩白皙胜雪, 细长的脖颈上落着点点红梅,黑曜石般的眼眸泛着委屈的光芒,直把素来冷血的帝王整颗心都看得软了, 心底深处平添了几分想要凌.虐的欲.望。

    宗桓半晌才回过神,心道, 这妖精绝对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否则以他冷淡了几十年的性子,怎么到这小崽子面前, 就热血充脑,比血气方刚的少年郎还不如,所谓自制力全成了空谈。

    昨夜才抱了他整整一宿,如今见了便又心痒难耐, 有些人一旦爱上就像是染上毒.瘾,戒不了, 只能为他疯魔为他痴狂。

    他想也不想便把这白嫩的小崽子拖到腿上抱着,掌下的肌肤柔嫩富有弹.性, 大约是世上最美.妙的触感, 宗桓用自己的狐裘大氅将他包裹住, 殿内进进出出的奴才多,难免有胆大不怕死的胆敢窥视他的宝贝。

    苏漾柔软的臀部正被宗桓的大手掌托着,这男人手掌宽厚得很, 掌心有常年习武留下的细细薄茧,抚在肌肤上留下难言的酥麻,叫他浑身不自在。

    苏漾挪了挪身子, 红着脸问:“你,你今天,下朝真早。”他的表情格外乖巧,好似先前公然跟皇帝撒泼耍蛮的人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

    宗桓用鼻尖蹭他的脸蛋,低笑道:“还不是为了你这小东西,昨夜你哭的厉害,朕担心你醒来不舒服,想早些回来陪你。”

    苏漾又闹了个大红脸,人是一种很容易被主观意识支配的生物,当厌恶一个人时,他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觉得他不好,只恨不得远远逃离才好,但是当那种偏见消弭后,这个人的闪光点便越发明显。

    比如此刻,被宗桓以这样暧.昧的姿态拥在怀里,换作昨天,苏漾一定要狠狠骂几句“臭流.氓”,还要咬上一口才能罢休,如今却止不住地心猿意马,隐隐觉得眼前这个男人有那么一丢丢的……色.气。

    这大约与昨夜的欢好有关,毕竟苏漾的真实年纪尚小,没了从前执行任务的记忆,他也不过是个十八、九岁的大男孩,眼前这个男人是他初次欢好的对象,也是仅有的与他有过亲密接触的人,难免特殊一些。

    他想了想,认真地道:“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宗桓明知他是指身上的吻痕,却故作不知,反问道:“不许哪样?”

    苏漾被噎住,瞪着猫儿似的漆黑圆眸看他,宗桓只无辜地和他对视,最后这妖精泄气一般,转过脸不去看他。

    “傻东西,”宗桓挥退宫人,拿起衣裳在他身上比量,道:“朕是喜欢你,才在你身上印下痕迹的,有了记号就是朕的宝贝,天底下谁也不敢觊觎。”

    苏漾心想,在所有物上留记号,那是小孩才做的事呢,这男人果然幼稚得很,心里这样想着,倒是配合地张开手臂任由宗桓替他更衣,那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好似人家皇帝生来就该服侍他一般。

    宗桓却爱极了他这副骄矜的模样,只要这小家伙不再抗拒自己,不再冷脸相待,便是骄纵任性些又何妨,他愿意将他捧上天去。就像一位尊贵的神祗,旁人只能仰望和膜拜,而他却可以抱在怀里肆意亲吻占有。

    换上繁琐的凤君朝服,宗桓半跪在地上替他穿上鞋袜,将那只雪白莹润的胖脚丫子握在手里,久久没有动作。

    苏漾用另外一只脚踢了踢他,问:“你怎么了?”

    宗桓没应声,只是缓缓俯下身,在那白皙的脚背上轻轻落下一吻,苏漾错愕地瞪大眼眸,这男人却坏笑着勾起唇,又接连落下好几个吻,从白皙细腻的脚背一直吻到浑圆可爱的脚趾上,几乎每一处都不放过。

    有人说过,吻脚背意味着忠诚,可苏漾没想到有人会把这样的动作做得如此旖旎,竟有种他吻遍了自己全身的错觉,顿时连话都说不出了,脑海中只有两个字缓缓放大。

    ——变、变.态!!

    宗桓却是淡定自若,道:“朕早想这么做了。”

    苏漾咽了咽口水,呐呐地点头,道:“原来,原来是这样啊……”显然是被吓傻了。

    他这样青涩稚嫩的反应让宗桓更是满意,他将苏漾的胖脚丫塞进袜子里,轻笑道:“除了这个,朕还有许多想要做的事,不过不着急,”他捏了捏苏漾的脚心,笑道:“来日方长。”

    苏漾:“……”突然心惊胆战!!

    待衣衫整理完毕,宗桓把他抱在腿上细细揉按腰身,虽然是第二次承受恩泽雨露,距离上次到底过去了数月,昨夜这小崽儿嗓子都哭哑了,可见是真的受了罪。

    阿虹已经命人把早膳送来,她做事向来妥帖,都是些易于消化清火的食物,也是苏漾素来喜欢的口味,只要宗桓送到他唇边,无一不被他吃进腹中。

    宗桓见他垂着眸乖乖用膳的模样,眸中闪烁着旁人未曾见过的温柔神色,若是苏漾肯抬头看一眼,就会发现,这个人间帝王早已被他驯化成一个普通人,眼睛里除了他便再也看不到旁人。

    过了几日,苏漾身子稍好一些,阿虹却风雨无阻给他送来补药,她的解释是,凤君大人体内的蛊虫虽然暂时没有复起的征兆,但根基已然受损严重,须得仔细调理些时日。

    天知道,苏漾最无法忍受的就是药材的味道,他从前只喝西药,可是不知缘由,每次闻到这苦腥味,就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好像已经不止一次遭受过这种恐怖的摧残。

    苏漾:“我觉得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系统:“……你想多了,真的。”

    苏漾没说话,却越发狐疑起来。

    ==========

    这一日,苏漾照例在宗桓的强行灌溉下把药喝完,忽然没由来地有些头晕,他捂着额头,低声嘟囔道:“宗桓,我头好晕。”

    宗桓紧紧搂住他,嗓音有些发颤,他道:“宝儿别怕,朕在,朕会陪着你的。”

    苏漾觉得他的声音很奇怪,好似在害怕什么,可是他是宗桓,宗桓怎么会害怕呢?他没来得及细思,意识被一片雾霭笼罩,渐渐失去了意识。

    宗桓望着他的睡颜,喃喃道:“他不会有事的,是吧王朔。”

    帘幕之外跪着一名黑衣男子,他安静地伏在地上,半晌才神色凝重道:“微臣不敢欺瞒陛下,换血之术只有七成的存活把握,若是能成功,凤君大人从此便能彻底摆脱蛊毒,不必再受制于人。”

    若是失败会如何,这二人都很清楚。

    所谓换血之术乃是苗疆秘术之一,王朔奉命审讯武王府的毒师,终于从他们口中撬出,原来子母蛊并非无解,还有一项古老的秘术可破,只需要找一个身体康健,血液可以与中蛊者相融的人,二人进行换血,便可以将这毒蛊导入另一人体内。

    这种秘法所需要的材料和药物罕见非常,王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苗疆寻齐了全部,这才开始着手准备相关事宜。

    只是,但凡改天换命必然有风险存在,即便有苗疆最好的毒师坐镇,也只能保证七成的存活率。

    宗桓此生最不惧怕的就是赌博,没有风险如何能创造奇迹,只是若是赌注是他的宝儿,他实在难以下定决心,因为承担不起输的风险。

    王朔道:“宗旭从天牢窃取的天罗根乃是世间至毒,无药可解。这剧.毒他不是为旁人准备的,他是为他自己准备的,也是为了……凤君大人。”

    宗桓合上眼眸,眼底已然是一片肃杀。

    阿虹在一旁劝道:“为了今日换血,凤君已经服用了月余的配药,如今医者已经俱备万全,尽在承乾宫候旨,陛下切勿因为一时的犹豫不决,耽误凤君的医治良机。”

    王朔在一旁直瞪眼,他没料到这一介宫婢胆敢说出这样的话,要知道他们这位陛下的脾气从来都不算好,普天之下能让他特殊相待的人,也就只有那位天生凤命的凤君大人。

    出乎意料的,眼前的明黄帘幕动了动,身着玄黑龙袍的男人怀里抱着一名沉睡的男孩大步走了出来。

    他沉声道:“去承乾宫。”

    待路过阿虹身边时,他道:“明日便回暗卫处吧,不必在凤鸾宫伺候了。”

    身着粉色衣裙的宫婢微不可查地颤了颤身,很快那张淡定的脸上带着了然,躬身道:“奴婢遵旨,谢陛下隆恩。”

    对凤君动了情思,没有赐死已然是极大的恩德,她也清楚这恩德不是给她的,陛下只是担心凤君大人醒来会追根究底,届时不好交代罢了。

    =========

    转眼春花零落,夏蝉开始聒噪,京城处处浮动着夏花的浓烈香气。

    茶馆里说书的先生口若悬河,周围坐了一圈听书的闲杂人。

    “却说那日护国寺被御林军包围得水泄不通,往来的香客被吓得不轻啊,纷纷猜测这护国寺可是犯了什么律法,说时迟那时快,忽然从黑压压的人群中走出一人,那名男子端的是相貌堂堂,英武不凡,你们猜他是何人?那英俊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圣上!”

    喝茶的过路人皆是哗然。

    说书者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茶水,接着道:“先皇在位时,这护国寺曾经香火鼎盛,可是后来新皇即位了,这寺庙也就渐渐没落了,坊间流传,皇帝不待见这群秃驴,只是如今,这传言怕是不攻自破了。”

    有人问:“圣上去护国寺作甚?难道只是为了添香油钱?”许多人连声附和,追问缘由。

    只见那说书者摇了摇头,他慨叹:“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呐,圣上去护国寺,乃是因为宫里的凤君得了急病,圣上这是亲自来祈福的!在下与主持是多年的好友,听他所言,护国寺内如今正燃着凤君的祈福长明灯。”

    听书的人皆是唏嘘不已,曾经盛极一时的龙凤传说再次被掀起,京城里新降生的女婴,许多人名字里都带了个宝,只盼着能沾一沾凤君的福气,日后也能寻得如意郎君宠爱一生。

    凤鸾宫。

    玄黑华服的男子侧卧在床上,他的臂弯里躺着一名面容消瘦的少年,浓密的眼睫安静地低垂着,睡着很是香甜,二人的墨发青丝相互交缠,竟是说不出的缱绻缠.绵。

    忽然,沉睡的少年轻轻耸了耸鼻,鼻息间都是花的馨甜,他蓦地睁开眼睛,一双圆眸晶亮有神,再不复从前的虚弱不堪,竟似真的涅槃。

    他身边的男人却疲惫至极,眼下有一弧青影,似乎很是疲惫。

    苏漾顿了顿,忍不住伸手抚了抚那微蹙的眉心,谁料睡梦中的男人骤然睁开了黑眸,犀利的视线正撞到苏漾尴尬的神色。

    “我,我不是有意吵醒你的。”他小声道。

    宗桓闭了闭眼,又猛地睁开,确定眼前的小妖精并非他梦中的虚幻之景,这才骤然而起,一把将人拖到自己怀里,不留一丝缝隙地搂抱着。

    苏漾被他抱得快要窒息,却听这男人委屈地道:“你这小崽子是要将朕吓死才肯罢休。”

    “才没有,我不过是睡了一觉,你怎么就变老了?下巴都生出胡茬,戳疼我了。”

    哪里是变老了,分明是操劳过度,宗桓将脸埋在他的脖颈,深深地嗅了嗅。

    他自顾自地道:“朕给护国寺捐了一座金身佛像,寺庙里为你添了祈福明灯,住持说,只要灯不灭,你就不会死,朕还把王朔关进天牢了,谁让他欺骗朕,既然成功了,朕的宝贝为什么不是活蹦乱跳,却是一直昏睡,还有那些苗疆的废物,若不是因为他们,你也不用遭罪,朕把他们全都发配到了边疆……朕担心你害怕才瞒着你的,若你就这么离开,朕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朕不甘心……”

    他的话毫无逻辑可言,好似已经失了理智,只想让心爱的男孩知道,他这些日子时时刻刻都在想他,想祈求他不要再吓唬自己。

    苏漾的脑袋抵着他的胸膛,认真而耐心地听着,虽然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现在的宗桓叫他心疼得厉害。

    沉睡的这些日子,这具身体的许多记忆接踵而至,不是童家宝的记忆,是属于他苏漾的记忆,零零碎碎,却足以让他认清现实,这绝不是他的第一次任务,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剩余积分。

    他意识到,那个系统并不是可靠的伙伴,不过是可以相互利用的关系。

    耳边传来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宗桓口中喋喋不休地说什么,好似是高兴得疯了,一会往苏漾脸上啃一口,一会又用粗粝的指腹摩挲苏的脸颊,挺翘的鼻尖,还有他湿润的唇.瓣,眼神更是专注至极,好似找回了全世界。

    苏漾本就对他有好感,何况受了从前记忆的影响,如何能不心软,他当即笑了笑,往男人的唇上轻轻印了一个吻。

    宗桓终于停止失态的举动,紧紧搂着怀中的宝贝,良久他说了一句:“上天待朕不薄。”

    后来苏漾才知晓,原来他昏睡了整整一月,体内的蛊虫也已经消失不见,宗桓不肯告知他是如何做到的,每次他询问,这男人便会抓住他狠命地亲,好似要把他吃了一般。

    这位擅长豪赌的帝王,虽然再次赌赢了,却也是真的怕了。

    这一个月发生了许多事情,受陛下宠信的王朔王大人莫名被关押天牢,皇帝亲临护国寺,为凤君点祈福明灯,罪人宗旭联合国舅爷意图谋反,被御林军当场制服。

    太后闻讯赶来,以死要挟皇帝放人,皇帝说,若是太后不尊,罪人宗旭的骨灰便洒进鱼池里,让鱼群吞食,生生世世困在水底无法转世投胎,太后日日礼佛,哪里敢拿这件事做赌注,只得洒泪送走了宗旭。

    比起这些事,凤鸾宫的大宫女被换只能算是小事,甚至没几个人察觉到。

    苏漾无意间问起这件事,宗桓只说:“她年岁到了,该出宫嫁个好人家。”

    阿虹是好姑娘,苏漾当然是为她高兴的,便道:“她伺候了我这么久,你可要为她备一份丰厚的嫁妆,让她以后过好日子。”

    宗桓笑道:“这个哪里用得着你操心,朕还能亏待手下的人不成,你这小脑袋瓜子只能记挂朕,不许想着旁人。”

    苏漾知道他素来爱拈酸吃醋,点到即止便作罢,任务进度在他昏迷的时候已经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眼看着便要离开这个世界,他也愿意顺着宗桓一些,让这个男人高兴一些也无妨。

    那时候,他并未想到,这剩下的百分之一要经历如此漫长的岁月。

    一年后。

    苏漾抓住男人的手问:“你爱我吗?”

    宗桓露出一抹邪气的笑,道,“关于这件事,我们还是去床上谈吧。”

    苏漾:“……”

    五年后。

    苏漾握住宗桓的手,万分诚恳地道:“宗桓,我爱你”

    宗桓感动不已,遂将某只小崽儿抱到龙床上扒干净,一遍又一遍地吃。

    系统:当前进度,仍然百分之九十九……

    十几年后。

    苏漾望着宗桓从皇室挑选出来的储君,认真地道:“你快些选妃生子,生个小皇孙让我玩玩。”

    刚过完九岁生辰的太子惊恐往后退了退,求救地望向皇帝。

    宗桓眸光一闪,直接把人扛回凤鸾宫,“等他生,倒不如你给朕生一个快些。”

    苏漾:“我的老腰哟qaq”

    已经三十多岁的凤君大人感到十分绝望。

    时光荏苒,皇城里的宫女太监已换了好几拨,只有从千秋殿走出的小太监仍被人口耳相传,经久不衰。

    ——那日天降大雨,浇灭了千秋殿的熊熊烈火,皇帝从废墟中大步走出,怀里抱着一个哭得厉害的男孩,他便是日后名震朝堂的童凤君,亦是大晋帝王的心头宝。

    作者有话要说:  漾漾记起的是身体残留的记忆,被删除的不会这么快想起来哒(系统:我不要面子的啊!)

    and停更的这周谢谢宝贝们的理解,粗长奉上!爱泥萌=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