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5-12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77章 5-12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福运宝珠[清]     苏漾的身体逐渐痊愈, 虽然还是消瘦,可到底恢复了元气,从他能上蹿下跳去御花园捉萤火虫便可见一斑, 宗桓深思熟虑后作出决定,如期举行册封大典。

    大晋王朝自古便有男妻的先例, 便是帝王也不例外,这些男皇后有个别称,曰:凤君。

    虽然童家宝并非真正的男子, 但那日在中秋夜宴上,宗桓站在凤仪楼之巅说出了那样一番话,加上千秋殿上空天降异象的事已经在民间传开,这世上又有谁敢反驳?他这凤君之名可谓当之无愧, 无可指摘。

    此时承乾宫跪了一地的宫女太监,虽说苏漾这几个月日日与宗桓同吃同住, 早已有了凤君之实,如今才算是真正的名正言顺, 下面伺候的人难免要沾光。

    苏漾坐在宗桓怀里, 神色呆滞, 待王德全笑意盈盈地宣读完圣旨,用尖细的嗓音道 :“钦此,凤君大人接旨吧。”

    他还是不能接受现实, 若当真做了凤君,岂不是又要同宗桓欢好?他可还记着呢,童家宝就是被宗桓做死在床上的!!

    系统:“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苏漾分析给它听:“你之前说过, 原主死了我才能穿过来,我来的那天他们不是才欢好了一宿,他身上又没有别的伤痕,不是做死的还能是怎么死的?”

    系统:“……”竟然无法反驳。

    苏漾简直委屈到不行,他身上的痕迹最近才消散干净,对宗桓还是有些恐惧的。

    宗桓见怀里这小东西又发起呆,伸手捏了把他腰间的软肉,苏漾被他捏得脊背发颤,连忙接过圣旨,嘟囔道:“奴才谢主隆恩。”

    相处了这样久,宗桓多少摸清了他的脾气,这小东西平日里都是自称“我”,没大没小不成规矩,只有事情不顺遂他心意的时候才会自称“奴才”,算是变相的抗议。

    个人习惯,无论有没有记忆,都是不会改变的。

    宗桓使了个眼色,王德全与阿虹便领着人出去,偌大的承乾宫登时变得空荡荡的,苏漾靠在男人宽厚的肩上,手里不轻不重地撕扯明黄的圣旨,很是郁闷。

    宗桓掰过他的脸,危险地问:“你不想和朕成婚?”

    哪里是不想,分明是不敢!!

    苏漾湿漉漉的黑眸闪了闪亮光,他问道:“若是和你成婚,又有什么好处呢?”

    这个问题是宗桓始料未及的,和自己成婚有何好处?恐怕天底下也只有他会这样问,和帝王成婚,万里山河与之共享,是万人之上的凤君,权势地位唾手可得,谁见了他都须得讨好奉承,从今往后便再无人敢对他不敬,他可以随心所以,肆意妄为。

    这些是宗桓想给这个男孩的,只是他不曾想过,他的宝儿可想要这些。

    宗桓望着那双满含期待的杏眸,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最后只好问道:“你想要什么好处?只要朕有,只要你要。”

    苏漾自是高兴不已,他问:“此话当真?”

    “自然。”

    苏漾抿了抿唇,认认真真地思考起来。

    宗桓也不催,自顾自拿起奏折批阅,过了好半晌,怀里的小崽儿拉扯他的衣袖,他抬眸问:“想好了?”

    苏漾揪着他胸前的衣襟,极严肃地说道:“你若是和我成婚,做了我夫君,那一定要对我很好很好才行。”

    宗桓眯起眸,幽幽地问:“难道朕待你不好?”

    苏漾被他瞪了一眼,小腿都开始发颤,他硬着头皮道:“这是不同的,你想啊,民间的夫妻都是相敬如宾的,有什么事都是夫妻一起商量的,哪像你这样,总是对我为所欲为,我连说不的权利都没有。”

    说到后面声音已经低若蚊呐,要不是宗桓就贴在他身上,只怕根本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

    宗桓皱眉,道:“朕何时对你为所欲为,不让你说不了?”

    苏漾急道:“比如昨晚……你都没有听我的抗议,偏要脱我衣裳!”

    宗桓愣了愣,闹了半天原来在别扭这个,他唇角勾起一抹稍有些邪气的笑,暧昧道:“即便是民间的夫妻,平日里如何相敬如宾,到了床上,该脱的还是要脱,该做的也一样不会少。”

    苏漾听得脸红,他自认为自己脸皮已经足够厚了,可遇到宗桓这种实干家,终究还是欠缺点火候,这人可不光是嘴上说说,他可是真的会付出实践的,真是想想就怕!

    宗桓见他不说话,耳尖却红透了,忍不住又是一笑,他凑到苏漾耳边轻声道:“好,朕答应你还不成?成婚之后,朕一定待你很-好-很-好。”

    说完便见怀里的小东西用眼睛偷瞄他,似是在道:你可不要骗我。

    宗桓抚了抚他柔.软微凉的发丝,开口保证:“朕说的话,自然是算数的。”

    于是苏漾满意了,捻起一块白糖糕递到宗桓口中,宗桓缓缓咀嚼,感受口中松软甜腻的滋味,心想,等成了婚,这小东西便如同这盘中的白糖糕,吃到饱为止。

    =========

    根据大晋的祖宗典法,皇后的册封大典之前,须得进太庙祭祀先祖,和宗氏一族的列祖列宗打个招呼,算是入门仪式。

    太庙建在皇城外的武陵山,常年有重兵把守,苏漾穿着繁复华美的凤君朝服,是艳丽却沉稳的大红色,玄色金边绣着展翼的火凤,长长的黑发被整整齐齐地束起,插了一根金丝楠木的发簪,端庄绮丽,美不胜收。

    这身衣服固然是美,只是穿戴起来麻烦得紧,天还没亮便早早起来,被宫女们摆弄了半天才穿上,苏漾打了个哈欠,歪坐在凤辇中打盹。

    ——“从今往后,不许再被别人欺负,谁都不行,记住了么。”

    苏漾在睡梦中微微蹙起眉头,是谁在说话?这声音好熟悉……

    ————“凤仪楼,有凤来仪,正如你之于朕。”

    凤仪楼,有凤来仪……是宗桓,他在同谁人说话?

    眼前是如同漫天星辰般绚烂的火光,星星点点,仿佛银河从九天直直落下,坠.落人间,男人星目剑眉,那双深邃的眼眸比黑曜石还要耀眼夺目,他身后的焰火立时黯然失色。

    他如此深情望着的人是谁?有什么即将呼之欲出。

    忽然凤辇被什么冲撞,摔落在地,脑门重重磕到轿辇的车壁,苏漾从梦中惊醒,脑海中的困惑瞬间消散,只在心底留下一丝莫名的遗憾。

    他揉了揉脑门,喧闹声从四面八方涌来,似乎有人在喊“护驾”还有“刺客”,阿虹掀开轿帘,急急道:“大人,在凤辇中坐好,千万不要出来。”

    没等苏漾应声,她已然不知去向,隐约可以听到外面传来的厮杀声,还有刀剑相撞击的声音。

    苏漾想出去找宗桓,他觉得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比较安心,可是阿虹嘱咐他不要出去,他担心出去会遇到不好的事,正在犹豫中,轿帘再次被掀开,只是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阿虹,也不是宗桓,而是……宗旭。

    虽然他脸上戴着面具,但苏漾还是从那双阴鹜的眼睛看出来,这人绝对是武王宗旭。

    “武,武王你……”

    宗旭随手拭去唇角的鲜血,没有听苏漾啰嗦,迅速出手点上他的睡穴,把人扛在肩上带走。

    =========

    炊烟袅袅,远方有几只大雁飞过,此时已是深秋,宗旭眯着眼睛望着湛蓝的天,深邃的黑眸中闪过一丝茫然。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一枚弃子,却成了这场战局中最大的变数。

    当年宗桓被先皇厌弃,打入千秋殿反省,那时他刚被先皇封为武王,十五岁加封王爵,大晋历史上再没有这样年轻的王爷,可谓风光无限。

    或许是源于兄弟的血脉联系,他直觉这个同胞哥哥不简单,至少不会这般容易就被击垮,他从家奴中挑选了一名年幼的小太监送去冷宫,为的也不过时时监控宗桓,同时提防他,并没有刺杀谁的打算。

    这个小太监就是童家宝,生的玉雪可爱,唇红齿白,是能叫人卸下防备的长相。

    后来,宗桓从冷宫中出来,还彻底走进先皇的眼里,连他也远远比不上,渐渐被忽视被冷待,等到宗桓登基,巨大的心理落差终于叫他失去了理智,他给童家宝下达指令:刺杀宗桓。

    结果自然是失败了,一败涂地。

    他没有想到,这个当年被他遗弃的弃子,竟会找到办法再次获取宗桓的信任和宠爱,他比谁都清楚,宗桓这个人够果决,也够睿智,唯独欠缺对人的信任,让他接受一个曾经妄图谋害过他的人,堪比登天之难。

    他甚至可以作下论断,若是让宗桓拿性命来换童家宝,想必他也是愿意的。

    地上的男孩缓缓睁开了眼眸,那双漆黑明亮的眼睛沁着迷茫的水光,如同夜空繁星般光彩夺目。这样的美色,的确是有祸乱后宫的资本。

    苏漾的视线渐渐找回焦距,他打量了眼周遭的环境,是一间十分荒凉的破庙,还有不知在想什么的武王,这男人的目光让他下意识地厌恶。

    宗旭缓缓朝他走来,问:“怎么,短短三年,你已经不记得自己的主子是谁了?”

    苏漾垂下眼睫,笑道:“王爷说笑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奴才的主子自然是陛下,王爷亦然。”

    他回答得这般随意,叫宗旭十分不满,他狞笑一声道:“看来你还是没吃够苦头。”他用内力催动体内的母蛊,只盼能看到这无法无天的小太监跪地求饶。

    一盏茶后。

    苏漾摘下一株狗尾巴草编了个圆环,随口问道:“王爷什么时候放我回去,陛下见不到我,可是会着急的。”

    宗旭:“……”他为什么没反应?!

    作者有话要说:  唔,好像很久没发福利了,撒一百个小红包~先到先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