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5-7(捉虫)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72章 5-7(捉虫)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吃在首尔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福运宝珠[清]     宗桓拿怀里这只小妖精毫无办法, 说他胆小,他却又胆大包天,敢在虎口拔毛, 说他胆大,他却被区区噩梦吓哭, 瘦弱的身躯尚在发颤,似乎吓得不轻。

    他伸手将苏漾的发丝捋顺,问道:“梦到什么了?”

    苏漾轻喘口气, 眼睛里再次涌出泪水。

    他道:“我梦到我偷走了别人珍贵的宝物,那个人很痛苦,我知道错了……我想把宝物还给他,可是已经太迟了, 真的太迟了。”

    苏漾睁大眼睛望着窗边,那里有一盏火红的灯笼, 让他想起梦中被烈焰疯狂灼烧的鬼王圣殿,墨衍说过, 圣殿内的火焰是受他控制的, 只有当他情绪失控时, 才会出现那样的情况……那傻子是真的慌了。

    苏漾不敢想象,墨衍是倔强执拗的性子,不知要花去多久的时间才能接受他离去的现实, 接受后,他又会采取怎样的举动。

    他不敢想,或者更确切地说, 他实在害怕知道真相。

    当初离开傅洲时,他只觉得松了一口气,那个男人性情诡谲,难以捉摸,和他相处压力很大,后来离开景丞时,他死里逃生,只记得自己险些丧命,无暇去考虑情爱之事。

    等到和赵封相认后,心里才是真真切切的不舍,可是墨衍的出现化解了他的不安,那头蠢穷奇呆傻木讷,直率可爱,满心把他当做雌兽呵护宠爱,让他渐渐适应了那个可怕的世界。

    想到梦境中他无声落泪的画面,生平第一次,苏漾质问自己:你于心何忍?

    宗桓吻了吻他脸颊上的泪,是冰冷苦涩的滋味,他忍不住蹙起眉头,道:“不过是个梦,值当你哭成这样,不管你拿了人家什么贵重的宝物,朕全部十倍百倍地偿还……别哭了,朕瞧着心疼。”

    苏漾摇头。几世深情,如何能赔得起还得清?

    此时此刻,他对系统颁布的任务生出前所未有的抗拒,如果活命的代价是不断地伤害别人,那么,他甘愿放弃。

    系统察觉到他的异常,道:“你不要乱来。”

    苏漾没说话,这一刻,他的思绪从未如此刻这般清晰,如果刷满进度的结果是这样的,那么他宁愿宗桓永远不要动心,他们俩在这世上各自安好,总好过一个离去,另一个痛苦一世。

    =========

    眼见中秋将至,武王的人已然入京,太后这几日心情大好,连续好几日在御花园开设赏花宴,大肆宴请京中贵女,意图显而易见,是要为宗旭挑选正妃。

    武王宗旭今年已过二十五,内院只有两位侧妃,若不是三年前被贬谪去蛮荒之地,如今别说正妃,嫡子都有了。

    这两兄弟在这方面倒是极为相似,宗桓过了年便是而立之年,皇后的位置至今悬而未决,满朝的文武大臣为他操碎了心,他却我行我素,谁也奈何不得。

    这个锅自然也是苏漾来背,现如今整个京城都在传,皇帝不肯立后,都是因为那个名唤童家宝的宦官,圣上被这精怪迷惑住,眼里容不下别的女人。

    还有传言,说皇帝下了一道荒唐的圣旨,天底下谁都不能欺负他的心肝宝贝,违令者斩立决处置。

    天子脚下毕竟有些分寸,离京城稍远一些的地方传得更是神乎其神,有人说这童家宝是狐狸精转世,长得倾国倾城的姿容,身姿曼妙有致,圣上被他迷得五迷三道,甚至到了言听计从的地步。

    到了赏花宴上,苏漾端端正正地坐在一边,身着一袭宝蓝色凤纹华服,乌黑的发丝用一根碧玉簪束着,腰间别着一个宁神的香囊,散发着清浅的箬竹和青草香味,白玉无瑕的脸颊没什么表情,任由众人用或隐晦或大胆的目光打量他。

    太后见他这副模样,暗自点了点头,总算是没给皇家丢份。

    她心里自然是偏向宗旭的,可宗桓也是她的儿子,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她现如今能做的,只有尽量避免这种伤害。

    只要这个童家宝坐稳了凤位,龙凤之兆是上苍的启示,届时皇帝不能娶妃纳妾,这辈子自然也不能有血脉,她再劝说宗桓从宗旭的子嗣中挑选一个做继承人,如此一来,宗氏江山安稳如初,两个儿子也皆可保全。

    当务之急,是给宗旭挑一位大方得体,家世显赫的正妃。

    太后眸中一闪精光,回眸对宋嬷嬷道:“听说武王今日进宫述职,哀家有些日子没见到他,甚是想念,请他来此一聚,就说是哀家的旨意。”

    宋嬷嬷福了福身,快步离去。

    这个时代民风相对开化,未出阁的姑娘没有不见外男的规矩,只要不是单独相见,行龌龊之事,大多时候不会惹来闲言碎语。

    听闻武王要来,这些姑娘们神态迥异,有些是好奇,有的则是担忧,担忧的是什么,自然是怕被武王相中,和他一起回到那个鸟不生蛋的荒凉的冀北。

    她们的表现皆被太后看在眼里,她不动声色地垂眸,徐徐道:“家宝,替哀家煮茶。”

    苏漾闻言,乖乖站起身走到她跟前,躬身行了半礼,这才悠悠提起茶具,一套煮茶动作行云流水般的顺畅,一举一动皆如水墨画般优雅从容,直看得人赏心悦目,醉心于其中,完全挪不开目光。

    片刻后,清冽的茶香从暖玉瓷杯中传出,沁人心脾。

    他执起那枚玉洁的瓷杯,食指中指并拢置于杯侧感受茶水的温度,微微弯起唇角,道:“此时温度刚好,太后请用茶。”

    太后微微怔了怔,接过了茶,置于鼻下轻嗅,由衷赞道:“这茶很好。”

    围观的名门闺秀各个失神,那两根素洁的手指贴在杯侧,竟比名贵的瓷杯还要通透白净,衬得那枚精致华美的杯子失了颜色。

    直到此刻她们才理解,圣上为何冷落后宫无数美人,偏对这小太监椒房独宠,还下了那样一道圣旨,因为他实在叫人挑不出一丝不好,气质,相貌,乃至于无意间流露的风.情,都是如斯耀眼夺目,堪比夜空星辰。

    坊间盛传这童家宝是妖魅祸害,若是叫这些人看一眼真人,那才叫真的打脸,这样清冷如月的人,哪里会是妖孽,只怕是天宫上的仙人还差不多。

    苏漾要的目的已经达到,作为一名曾经的超级偶像,偶像包袱这玩意不是说丢就能丢的,即便是全国人民都唾骂的祸国妖孽,他也忍受不得别人用轻蔑的眼神打量他。

    出完风头,苏漾躬身便要退下,忽然听到身后传来鼓掌的声音。

    宗旭缓缓踏入亭中,眼睛停留在苏漾的身上,徐徐说道:“许久不见,童大人真叫人惊喜。”

    苏漾也不惧怕,只谦虚道:“王爷过奖。”缓缓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宗旭也不再多说,笑着坐到太后身边,同她说了几句贴心的话,又执起苏漾先前替太后斟的茶,道:“儿臣先前同皇兄在御书房谈事,说得口干舌燥,没来得及喝口水便赶来母后这里,不知母后肯不肯赏儿臣一杯茶。”

    太后别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讨债鬼,想喝便喝罢,哀家还能差你这一杯茶水不成。”

    台下的闺秀们配合地笑起来,纷纷夸赞太后和王爷母子情深。

    太后道:“今日在场的,都是京城里待字闺中的好姑娘,你若是瞧上谁,告诉母后一声,哀家替你做主娶回府上,也好叫哀家早日抱上嫡孙。”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御花园本就安静,许多人也能猜到大概,顿时羞得满面通红,却止不住用眼睛偷瞄宗旭,从前只听闻武王殿下相貌英俊,如今见到本人才知道,传言并无太过。

    宗旭淡淡扫了一眼台下的名门闺秀,忽然笑了笑。

    他放下手里的茶盏,道:“本王看来,整个御花园里,唯有童大人姿色最绝。”

    苏漾:“……”

    太后脸色一变,她皱眉道:“胡说什么,母后知晓你生性风趣,喜欢说这俏皮话,若是旁人当了真可怎么是好,你皇兄脾气不好,当心惹他生气。”

    宗旭勾唇轻笑,道:“母后教训的是,儿臣与童大人是旧识,开个玩笑,想必他不会介意。”

    苏漾应道:“奴才不敢。”

    宗旭深深瞥了他一眼,岔开话题道:“儿臣此番回程,在路上遇到一位老汉,他拉载货物用的不是马不是牛,竟是两条大狗,儿臣从未见过那样大的狗……”

    在场的人都被他的叙述吸引去了心神,很快把方才不和谐的插曲忘了。

    ……

    赏花宴结束后,苏漾缓缓踱回承乾宫,还没踏入内殿,便被人从身后揽住,那男人下巴抵在他肩膀上,问:“见到武王了?”

    苏漾点点头,道:“见了。”

    宗桓幽幽问道:“如何,他可有变化?”

    苏漾默了默,以追忆的口吻道:“似乎瘦了些,也黑了些,不过脸还是原来那张脸,变化不大。”

    其实他压根正眼都没瞧宗旭一眼,说这些话不过是顺着宗桓的猜想,妄图激怒他,反正这个男人从未信任过他,这份猜疑刚好可以利用。

    果然,宗桓眸色阴沉得几乎滴出水来,他钳住苏漾的手腕,把人压.在一旁的白玉石柱上,扯开他的上衣领口,重重咬在他精致小巧的锁骨上。

    苏漾吃痛呜咽了一声,低声道:“你这是做什么。”

    宗桓没有回答,只是越发用力起来,直到口中尝到腥甜的滋味才堪堪停下。

    作者有话要说:  被泥萌的脑洞吓到了!!

    谢谢宝宝们捉虫,已经修改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