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5-5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70章 5-5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夜色正浓,皇城内亦是灯火通明, 谁也没有想到, 皇帝冷落后宫三千佳丽,不好好地在帝王寝宫安歇, 却趁着夜色去了浣衣局。

    宗桓再不甘心,到头来还是妥协了。在此之前他未曾想过, 如今他大权在握,整个朝堂皆在他的掌控之中,满朝文武对他唯命是从,百姓更是拥戴有加,皇帝做到这个份上可以说是非常成功的, 可他还是要看人脸色。

    从前听别人把童家宝比作祸国妖孽, 他只是嗤之以鼻, 如今却在想, 那些亡国之君也是情有可原的,若当真被这样的妖孽蛊惑住,谁又能逃脱得了?

    他不知道内心的焦躁源于何处, 好像不好好守着这小崽儿,他便会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悄悄消失, 遍寻尘世也找不回他。

    只有将这小家伙紧紧搂在怀里,这些不安才会消散。

    苏漾感觉到腰间骤然加大的力道, 心里的委屈更甚, 他又不是什么玩物, 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他赌气道:“你是皇帝, 整个天下都是你的,后宫又有许多妃嫔,岂会缺人替你洗衣裳,偏要来折腾我,我哪里会洗,你那么金贵的龙袍,也不怕让我洗坏了!”

    宗桓顿时哭笑不得,他说有衣服要洗,只是顺着苏漾的话说的,谁知道竟让他借题发挥,先前还以为这小东西乖巧可人,如今才发现,这分明是一只娇蛮的妖精,口齿伶俐,叫人难以招架。

    他直接把苏漾打横抱起,脚下一转,便往外走去。这屋里湿气太重,如何能住人,怀里的小家伙又娇弱得紧,多待一会他都心疼。

    苏漾在他怀里不安分地乱动,还是嘴硬:“主子金口玉言,既然已经赐下恩典,奴才自然不能辜负您的厚望,一定在浣衣局好好当值,片刻不敢偷懒……你快放开我!”

    宗桓脚步停顿住,看着怀里的小家伙,皱眉道:“奴才?哪个奴才如你这般胆大,口口声声唤朕主子,却半分恭谨也无,对朕颐指气使发号施令,普天之下敢这样做的,除了你这妖精,可还能找出第二个!从千秋殿时便开始蛊惑朕,也不知用的什么妖法,朕没有治你魅上惑主之罪,你反倒越发嚣张起来,再不安分,朕,朕……”

    他顿了顿,堂堂帝王,竟不知用什么方法威胁这个一无所有的小太监,先前说要把他送来浣衣局吃苦,结果当真来了浣衣局,先受不了的反倒是他自己。

    苏漾定定地和他对视,红着眼眶道:“你要如何?浣衣局不够,要把我打入天牢么?”

    浣衣局这一出闹得还不够,又扯出天牢,宗桓眉头紧锁,问:“你这样激怒朕有何好处,天牢那种地方,你这样娇弱的身子进去能熬过几日?”

    苏漾转过脸不看他,轻轻耸了耸鼻尖,哽咽道:“反正你也不心疼,我熬几日也不用你管。”

    宗桓被这蛮横不讲理的小东西生生气笑了,一巴掌拍在两瓣柔软的臀肉上,只听啪的一声响,苏漾恼羞至极,回眸愤怒地瞪视他。

    宗桓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调侃道:“就不该和你这妖精啰嗦,左右是朕的人,如何处置全凭朕高兴。”

    说着抱着人便往外走,苏漾使劲推搡他,只是他那点力道对宗桓而言,无异于一只小奶猫的扑腾,直接忽视不管,苏漾推不开他,便开口大喊道:“有刺客!!快来人啊!!有刺客啊!!”

    宗桓见他真的叫出声,连忙点上他的哑穴,他是避开侍卫偷偷来的,白天他下令的时候许多人看着,深夜又亲自把人接回去,若是被人发现,他这皇帝一定会成为皇城内的笑柄。

    苏漾还没回过神来,忽然发不出声音来,急得脸颊涨红,这才想起,宗桓曾经得高人传授过武学,内功堪比绝世高手。

    再一回眸,他已然被宗桓带着跃上屋顶,避开巡视的大内侍卫,借着浓浓的夜色,快速闪回了承乾宫。

    ==========

    承乾宫内。

    宗桓抱着一团鼓起来的锦被,道:“有什么话出来说,被子里不热吗?”

    苏漾躲在棉被里,任凭宗桓在他耳边好话说尽,他自岿然不动,坚定地把木头人装到底。

    宗桓先前强行把他从浣衣局带回来,这小家伙脾气大得很,又是吃软不吃硬的主,要是再乱来,只怕他这辈子都不肯见他,只得在外干着急。

    半晌,他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来。

    “你,你知道错了吗。”

    宗桓还以为他要说什么,没想到上来就要问责,他脾气算不得多好,若是旁人敢这样同他说话,只怕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只是此时他竟提不起一丝恼怒,反而觉得这小东西可爱得紧。

    “朕知道错了,”宗桓道:“朕不该无视你的意见,把你从浣衣局带回来,朕只是心疼你,那屋子湿气重,如今天入了秋,夜里冷得很,若是冻着了如何是好。”

    苏漾默了默,摇头道:“不对,再想。”

    宗桓拧起眉头,试探道:“是因为朕点了你的哑穴?”

    “不对不对,你还是不知道错,我不要和你说话。”

    宗桓连忙道:“你容朕再想想。”思虑片刻,他骤然把苏漾身上的棉被扯开,被子里的男孩发了一头热汗,乌黑浓密的发丝粘在脸颊上,瞪着楚楚可怜的水眸,仅仅瞧上一眼便叫人心软成一滩水。

    “……”

    宗桓愣了愣神,才捧起他的脸蛋,缓缓道:“朕想明白了,朕今日不该那样质问你,这样可爱的小妖精是独属于朕的,旁的人谁也不能亲,谁也不能抱,朕只是急昏了头,说话失了分寸,你就原谅朕一次,嗯?”

    苏漾鼻腔里微微冒酸水,他咬着唇,轻哼道:“你知道就好,我的嘴.巴是谁都能碰的吗,若不是你,我才不给亲呢。”

    宗桓眸中升起暖意,问:“为何只给朕亲,旁的人都不行,你说清楚。”

    若是在今天下午之前他这样问,苏漾肯定直接表白:“因为我喜欢你,你在我心里是最特别的存在。”

    可惜现在他气还没有消,便闷闷地道:“我也不知道,大概是因为你长得俊俏吧。”

    宗桓:“……”

    堂堂帝王被一个小太监夸俊俏,宗桓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这小东西拉到怀里,在那两瓣粉.嫩的唇上亲了又亲,道:“朕倒是不知道,原来长得俊俏也是朕的优点。”

    坐拥天下万里江山的君王,无论何时都是被人仰望的姿态,每日在承乾宫内伺候的宫女有上百位,可是真正敢直视龙颜的能有几个,甚至有些人在承乾宫当值好几年后,却连皇帝长什么模样都不知道。

    但是相貌与他的魅力无关,千方百计往他床上爬的女人数都数不清,哪一个不是为了他身后的无上权利和地位,这个皇帝长成什么样,谁会去在意呢。

    可是怀里这个小妖精却说,他待自己特别的原因是,他长得俊俏。

    宗桓越想越觉得有趣,心田里泛起丝丝甜蜜的滋味,他又在苏漾的唇上亲了好几下,口中低声喃喃道:“朕的宝儿,当真是个宝贝。”

    苏漾被他说的脸红,以为这个男人喜欢听别人夸,便又道:“其实不光是脸,你身材也很好啊,肌肉结实有弹性,双腿也很修长很有力唔唔唔……”

    这个年代的人到底含蓄些,听苏漾越夸越不像样,宗桓当即用唇堵上那张不安分的嘴。

    夜里两人同塌而眠,苏漾靠在宗桓的胸膛,发出轻微的鼾声,宗桓望着他的脸蛋,眸中闪过深思。

    他自然是喜欢这妖精的,只是喜欢与信任从来不是等同的。

    =========

    苏漾在承乾宫住了好几日,总算是熟悉了这个年代的生活。

    宫里的谣言已然被宗桓压制下来,虽然龙凤祥瑞之兆并非见不得人的事,甚至对于统治者巩固地位极为有利,但他担心这件事被有心人利用,最后伤及他的宝儿。

    真正有手腕的皇帝,不需要借用这种虚无缥缈的方式讨好民众。

    这件事虽然压制下来,但千秋殿的童公公却是再次掀起了轩然大波。

    三年前,虽然也有皇帝与童家宝的暧.昧传言,但毕竟是无聊之人的臆想,整个后宫的妃嫔全都如同透明的摆设,那些喜欢碎嘴的宫女太监总得自己找乐子,便把这件事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连那些位居妃位的娘娘们也不例外。

    后来童家宝获罪,许多人既是幸灾乐祸,又是觉得可惜,这样一座大山说倒就倒,还没有后继的人补上,岂不是无聊。

    谁都没有想到,这座大山非但再次拔地而起,还有冲入云端的趋势,要知道,从前的童家宝可是从未留宿过,如今非但住在承乾宫,还和圣上睡在一张床上,这不是椒房独宠是什么。

    莫非是有了“龙凤临世”做幌子,圣上终于不必遮掩了?

    无论真相是什么,童家宝作为冷宫逆袭的大晋第一宦官,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这次却是坐实了祸国妖孽的罪名。

    本来这个消息已经被宗桓压制下来了,却是不知道如何传到前朝,朝堂之上忽然有人提起,说犯了谋逆罪的前太监总管童家宝,因为一场火灾从冷宫中释放,日日与圣上同吃同住,同榻同.眠,尽皆哗然。

    很快,这件事不知怎的又传到民间,就连小有名气的戏班子,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乃至街头巷尾的童谣,都开始编排这个传说中只手遮天,迷惑皇帝的太监,比之妲己妖妃也不差分毫。

    一些耿直的大臣便纷纷谏言,希望皇帝不要顾念私情,逆贼千万留不得,切勿为了一个阉臣失去民心,留下万世骂名。

    宗桓当场冷笑出声,他徐徐道:“朕后宫里的事,诸位爱卿倒是比朕还清楚。”

    朝堂之上立刻鸦雀无声,近些时日皇上心情甚佳,眉眼间偶尔会流露出浅淡的笑意,有些人便忘了,他们这位陛下是如何披荆斩棘登上帝位的,手段又是何等强硬霸道。

    先前侃侃而谈的几人连忙伏地而跪,口中连呼道:“微臣不敢。”

    宗桓懒懒扫视一周,地上那几人顿时冷汗涔涔。

    他缓缓说道:“这件事是如何散播出去的,朕自会查清,你们只管做好分内之事,朕的事,尚且轮不到你们插手,要是没有别的事,就退朝吧。”

    王德全在一旁尖声道:“退——朝——”

    满朝文武跪地谢恩:“吾皇万岁万万岁!”

    宗桓转身大步离去,满地的文武百官却是腿都吓软了,待他走远才敢起身。

    =========

    外界的事苏漾一无所知,他身边的人都是宗桓亲自指派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全都有分寸,不敢在他面前胡言乱语。

    这几日天气还不错,苏漾便日日都去御花园的池塘边喂鲤鱼。

    他犹记得当年在荣王府时,十分眼馋那一池子肥美的锦鲤,可惜没来得及吃进肚里便咽气了,人就是如此,因为没有得到,所以越发惦念,即便过去了许久,他还是偶尔会想,这一池的锦鲤到底是糖醋好吃,还是红烧好吃。

    如今宗桓是皇帝,想必不会吝啬一池子的鱼,他今日便要试试口味,他抓了把鱼食洒进水里,很快便有许多的鱼儿游到他面前来。

    “阿虹,把网兜给我。”

    旁边的侍女便将网兜送到他手里,苏漾缓缓蹲在池边,小心翼翼地把网兜置入水中,猛地捞起,便有一尾肥硕的锦鲤被罩在网兜。

    还没等他高兴,那尾肥硕的锦鲤忽然用力跳跃起来,苏漾本就蹲在池塘边,那鱼分量又不轻,这么用力一跃,他险些被那股力道拽进水里,还好被人从身后拉了一把,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多谢搭救,阿虹真不愧是练家子,”他转头跟阿虹道谢,把那尾调皮的鱼递给她,“这鱼忒不老实了,交给厨房师傅,咱们今晚就吃它了,一半红烧一半糖醋。”

    阿虹接过鱼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问:“请问大人,哪一半红烧,哪一半糖醋?”

    苏漾:“……”

    她的表情十分认真严肃,完全看不出说笑的意思,好像不给出答复她就绝不离开一般,苏漾忽然想问:“阁下莫非是处.女座?”

    他轻轻咳了两声道:“鱼头那头红烧,鱼尾那头糖醋。”

    阿虹重重一点头,转身便走了,苏漾望着她潇洒离去的背影,再次确信,这姑娘绝壁是处.女座的!

    她走了没多久,不远处便浩浩荡荡来了许多人,远远只能看到许多美貌的宫女簇拥着一个女人走来,苏漾不想惹麻烦,更不想对这些“主子”卑躬屈膝,还是走为上策。

    只是对方明显是冲着他来的,想走谈何容易,一名年迈的老嬷嬷将他拦下,道:“童大人别来无恙。”

    苏漾望着这张严肃的老脸,终于从原主记忆里翻出她的身份,原来是太后身边的宋嬷嬷,宋嬷嬷朝他微微点头示意,道:“太后就在前面的锦瑟亭内,童大人请随老奴来吧,让太后久等怕是不大好。”

    苏漾不动声色地往后挪了半步,赔笑道:“姑姑别来无恙,看时间陛下就要下朝了,奴才须得回承乾宫侍驾,不知太后有何要事,能否等奴才伺候完陛下,再……”

    “童大人,”宋嬷嬷打断他的话,道:“伺候陛下自然是头等大事,只是太后等候已久,你当真要如此厚此薄彼,伤太后的心么?”

    苏漾抿抿唇,快速地转动脑筋,此时阿虹不在身边,旁的人又没有武功底子,要是被太后磋磨,谁来救他?

    他还没想明白,那宋嬷嬷已然扯着他的手腕,把他拽去了凉亭,他身边的人见状便想偷溜,好回承乾宫搬救兵,却被太后的人全部拦下。

    太后今年不到五十,却保养得如同三十多岁的美妇,因为常年吃斋念佛,远远看着倒有些观世音的慈眉善目,但这个女人在这个吃人的后宫活到了最后,先皇的子嗣中,唯有她没有中途夭折的孩子,由此可见她的手段非同一般。

    见到这样级别的boss,苏漾能说什么,自然是干脆利落地跪倒在地,恭谨道:“奴才见过太后,太后万福金安。”

    太后没说话,只是淡淡抿了口茶水,苏漾便在地上继续跪着。

    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她开口道:“起来吧。”

    苏漾便拍拍膝盖上的灰尘,艰难地站起身,这具身子的娇弱不是说说而已,在冰凉的大理石地砖上跪一刻钟,若是放在旁人身上,最多也就是腿脚酸麻,苏漾却要疼好几日。

    太后悠悠道:“哀家在这里等了你一刻钟,童大人好大的架子。”

    苏漾自然是连声应道:“是是,太后您教训得是,奴才罪该万死。”你老你有理:)

    太后被他一噎,道:“哀家如今年迈,在你们眼里已经不管事了,童大人从千秋殿出来好几日,竟没想着来慈安宫探望哀家一眼。”

    苏漾又连声应道:“是是,太后您教训得是,奴才疏忽大意了。”

    “你!”太后蹙起眉头,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截了当道:“如今外面的情形你可听说了。”

    苏漾摇头,“奴才愚钝,望太后明示。”

    太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如今全京城的人都在传,童大人犯下谋逆之罪,却堂而皇之从千秋殿搬进承乾宫,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如今大晋子民皆把皇帝视作昏庸无道之辈,你这祸国妖孽更是人人得而诛之。”

    苏漾:“……”

    太后看着他,缓缓道:“古往今来,宦官干政是大忌,何况你犯下的是篡位谋逆之罪,莫非你以为有皇帝护着,便可高枕无忧?”

    “有朕护着,自是可以高枕无忧。”

    莫说太后,就连苏漾也是吃了一惊,只见那边阿虹跟在宗桓身后,快步朝这边赶来。

    苏漾见到靠山到了,双膝终于承受不住,将要跪倒在地时,被宗桓从身后搂住腰身,一把抱在怀里。

    他径直坐在旁边的石凳上,抬眸问:“母后怎么有空教训朕的人,这孩子这样驽钝,只怕听不懂您的教诲,白白耽误工夫。”

    太后微笑道:“皇帝在怪母后?母后见你因他的事日日忧心操劳,被满朝文武逼迫,这奴才却整日悠哉,着实看不过眼,才出口教训了几句。”

    宗桓不置可否,旁若无人地把苏漾抱在腿上,小心地替他揉按膝盖,注入内力将他腿上的淤青化开,训斥道:“你这蠢东西,朕说过免你跪拜之礼,怎么又把自己伤着。”

    苏漾扁扁嘴,那位可是太后,岂是说不跪就不跪的。宗桓自然也清楚,他这话看似是教训苏漾,其实是说与太后听的。

    太后毕竟见过风浪,浑不在意,反而笑着问道:“皇帝有空来御花园为童大人出头,看来前朝的事已经解决了。”

    宗桓缓缓垂眸,捏了捏苏漾白皙柔嫩的手心,“这件事先不急,朕想到中秋佳节将至,武王在外已有三年,今年便一道吃个团圆饭吧。”

    太后眸中闪过惊喜,问:“此话当真?”

    “这是当然。”

    他看向怀中的男孩,只见这妖精漆黑湿润的眼眸直直望着桌上的糕点,很是垂涎的模样。

    宗桓弯起唇角,幽幽道:“人多才热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