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5-4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69章 5-4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苏漾温软的唇.瓣擦过宗桓的唇角,他微微停顿住, 往中间挪了挪, 缓缓碾磨宗桓微凉的薄唇, 带着些微挑逗的意味。

    就在他想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忽然被拉开了距离,宗桓紧锁着眉头, 呼吸已然紊乱,那双幽深的眼眸藏着万千思绪,叫苏漾打从心底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只听宗桓沉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苏漾眨了眨眼睛, 无辜道:“亲你啊。”

    望着他无辜的面庞, 宗桓只觉得心跳得越发快了起来, 他的唇角还残留着温软的触感,鼻尖萦绕着男孩独有的清甜馨香, 如同蚀骨之毒,沾之便会上瘾。

    他并非矫情的人, 既然决定留下童家宝,便是打算再给他一次机会, 从千秋殿里, 这个脏兮兮的男孩出现在他眼前, 红着眼眶向他撒娇起, 曾经叫他痛恨的过往已然模糊起来, 唯有这个生动夺目的少年越发清晰。

    真正叫他生气的, 是这个吻实在太过轻车熟路, 让他所有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殆尽。

    他脸色阴沉, 指腹缓缓摩挲苏漾的饱满艳丽唇瓣,道:“朕险些忘了问,在千秋殿这三年你是如何过的,是否也和别人献过媚,何以如此熟悉?”

    话音刚落,便看到怀里的男孩瞪大圆眸,然后快速低垂下眼睫,敛去眸中的愤怒和难堪,他一言不发地从宗桓的膝上爬到床榻,自顾自放下裤脚,穿好鞋袜,一瘸一拐地往外走,那模样分明是要离开承乾宫。

    宗桓不相信他有如此胆量,不经主子的同意便要离开,直到眼见那只狗崽儿左脚跨出门去,这才恍然发觉,他是当真想赌气离去,连忙大步追出去。

    苏漾腿脚不便利,没走几步便被宗桓从身后圈住,直接给拽到怀里去,他用尽力气挣扎,那人的手臂却如同钢铁一般,难以挣脱开。

    宗桓捏着他的下颚,恼怒道:“你好大的胆量,敢和朕置气,真想去浣衣局洗衣服不成。”

    苏漾扁着嘴.巴不说话,眼眶里隐隐有眼泪打转,过了片刻,他小声道:“去就去。”

    宗桓皱眉,问:“你说什么。”

    苏漾用力去掰他的手,扬起声音道:“浣衣局再苦再累,也好过在这里被你欺辱,等那些人把我折腾残废了,你再去心疼吧!”

    他说完最后一个字,周遭的空气瞬间凝滞下来,宗桓的俊脸也彻底黑了,承乾宫内外跪倒了大片的宫女侍卫,这些人大气不敢喘,全部眼观鼻鼻观心,全然将自己当做空气。

    宗桓是一个好皇帝,勤政爱民,朝局上也颇有手腕,但是身为一名久居上位的帝王,脾气自然算不上有多好,从登基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被人当众下面子,若是换做旁人,如今也不知有没有命在。

    他冷下脸,缓缓松开了怀里的少年,“既是如此,朕便成全你,从明天起你便去浣衣局当值吧。”

    言罢他转身走进殿中。

    苏漾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心里有些发慌,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是全然陌生的,唯一熟悉的便是宗桓,可是如今他也要抛下自己了。

    他握紧拳头强自镇定,冲着殿内道:“谢主隆恩。”

    宗桓僵了僵,若是苏漾此时说两句软话,他顺着台阶下去便可免去这场惩罚,可偏偏这只小崽子在不该硬气的时候硬气,若他坚持收回成命,便是打自己耳光,只好眼睁睁看着他被小太监领下去。

    他哪里知道,苏漾心里正委屈着呢,他的初吻初次都给了这个男人,如今他却反过来诘问自己,好似他是个不守夫道的男人似的!他要如何作答?难道说,我这样熟练,是被前世的你调♂教的,岂不好笑?

    他跟着一个瘦竹竿模样的小公公往外走,被带进一间安静的屋子,在那里等了许久,那个瘦竹竿将他送上一辆马车,车里除了他还有另外两个年轻宫女,上了车都在哭。

    “金簪那小蹄子早晚要遭报应!明知道贵妃娘娘见不得花粉,还怂恿我们在寝宫插牡丹,如今娘娘脸肿了,你我二人这辈子也全都毁了。”

    旁边的女孩哭着道:“谁让她得娘娘宠信呢,银钗姐姐,那浣衣局是什么去处,怎么都说是有来无回,莫非是阎王殿不成?”

    “若是阎王殿还好些,起码少遭些罪,求求阎罗王,下辈子兴许能投个好胎,就像千秋殿里那位童公公一样,凤凰之命,先前有再大的罪过,如今还不是被圣上接回承乾宫,比起他,孟贵妃又算得了什么。”

    坐在一旁安静如鸡的苏漾:“……”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

    =========

    到了夜暮时分,宗桓将手中的奏折扔在一旁,抿了一口茶水,仍是心烦意乱,他朝外间唤道:“王德全。”

    王德全是现任大内总管,也是从东宫就追随宗桓的老人,之前有童家宝在前挡着,他便一直是副总管,没料到童家宝竟敢和武王勾结,把自个儿的前程断送了,他便捡了个现成便宜,直接升上大内总管的职位。

    王德全连忙从外间进来,尖着嗓子应道:“陛下。”

    宗桓把茶水推到边上,道:“这茶叶不好,换茶。”

    这茶叶是从杨洲天下第一庄进贡来的,不说无价,那也绝对是价值千金,宗桓喝了好几月也没说过茶叶不好,如今却说不好,能坐到这个位置的哪个不是人精,王德全当即领悟,圣上这是借题发挥呢。

    他赔笑道:“奴才这就让人换一杯。”

    趁着换茶的空档,他道:“陛下,奴才今日送童大人去浣衣局,瞧童大人的模样,似乎是有悔改之意了。”

    宗桓缓缓抬起眼眸,佯作不经意地问:“怎么,他说什么了。”

    王德全道:“倒是没说什么,不过奴才与童大人是熟识,知道他素来是嘴硬心软的,嘴上虽然不肯服输,心里其实后悔得厉害,就是怕陛下不肯原谅他罢了。”

    “够了,你退下吧。”

    宗桓算是听明白了,那狗崽子根本没有悔改之意,到如今还在嘴硬。

    他心里越发地焦躁,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终于坐不住,起身往浣衣局赶去。

    浣衣局里大多是出生卑贱之人,或是罪人家眷,为防冲撞宫里的贵人,位置自然是远离皇宫内院的,坐马车也须得半个时辰才能到。

    入夜,苏漾孤身坐在夜色里,这种地方连油灯都有限,因为王德全特意叮嘱过,他好歹还有单独的居室,不必和许多人挤一张床。

    系统劝道:“你服个软。”

    苏漾摇头,坚定道:“除非他来道歉,否则我绝不回去。”

    他被人疼宠惯了,没吃过什么苦头,因此并不知道在冰凉的冷水中长时间洗衣服是一件多么煎熬的事,以他这具娇贵的身子,别说干粗活,仅仅是泡冷水,久了也会受不住的。

    系统劝不动也就不再劝,反正过了明天,他自己就会哭着喊着要回去了。

    床单和被褥有一股潮湿的味道,应该是许久没有见光通风的缘故,苏漾就抱膝坐在床脚,望着沉沉夜色发呆。

    宗桓此时就站在窗外,他透过窗柩看苏漾单薄的背影,心头升起莫名的熟悉,同时还有一丝难以言状的疼惜。

    好似在什么时候,他也曾经远远注视过一个身形单薄的少年,那少年抱膝坐在宽大的桌案上,定定地望着窗外的春花凋零,眼眸里盛满忧伤,但是当那张脸转向他时,必然会替换成明媚的笑容。

    有什么在心底里缓缓流淌,是暖的,也是涩的。

    他想不通,为何时隔三年,这个曾经陪伴他走过最低谷,又要置他于死地的人,会再次他会产生如此大的影响,毫无道理,却难以抗拒。

    他从窗户一跃而进,朝笼罩在阴影中的男孩轻声唤道:“宝儿,朕来接你了。”

    苏漾抬起眼眸看到他,一直强撑的倔强轰然倒塌,他红着眼眶,哽咽地说道:“主子来这里做什么,明日我就要当值了,可是有要洗的衣裳,一并拿来吧。”

    恋人转眼间便成了别人,非但性情大变,还把他忘得干干净净,再乐天的人也难免会受伤,何况这人还说了那样伤人的话。

    皎洁月色下,男孩瞪着通红的兔子眼,宗桓从不知道自己也是个柔肠百结之人,后宫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妃嫔们为了争宠手段用尽,他只是无动于衷,然而此时从心底生出密密麻麻的刺痛,竟叫他双手发颤。

    宗桓大步走上前,把这小崽儿拥在怀里,稍微缓了缓胸口的刺痛,才柔声道:“有要洗的衣裳,在朕的寝宫,宝儿随朕回承乾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