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5-2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67章 5-2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却说匆匆赶来的太后扑了个空, 心里很是不满,她这一生只有两个儿子, 一个当了皇帝,另一个想谋反至今被流放在蛮荒之地,做个闲散王爷。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 到底有个亲疏远近, 大儿子宗桓一出生就克死了先太皇太后, 让她被先皇厌弃了很长一段时间, 若不是侥幸生了聪明伶俐的小儿子宗旭, 也不会重获圣宠,这让她心里, 对小儿子的喜爱远远多过大儿子。

    再者说,宗桓自小不在自己身边养大,不如对宗旭手把手养育的亲昵, 母子之间少了许多温情,这二人当皇帝,她这太后手里的权利也是截然不同的。

    话虽如此, 她也并不赞同武王让细作刺杀皇帝, 怎么说也是怀胎十月生下的,在皇宫里想生下一名龙子, 就如同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没有感情, 血脉亲情总是有的。

    思及此处, 她忍不住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如今武王被发配在外,或许可以借此次机会将他召回。

    =========

    苏漾哭了一路,还没到承乾宫,两只眼睛已然红肿起来,他还是窝在宗桓怀里抽抽噎噎,悼念他失去的男性尊严。

    宗桓拧起眉头,道:“你不必害怕,太后暂时不会找你麻烦。”

    他只当苏漾是惧怕太后,不想和她相见,方才闹了这么一出。

    苏漾用手背擦了擦眼角,呜咽地说:“这和太后有什么关系,我哭又不是为了她,我是哭我自己呢。”

    他鼻尖泛着淡淡的粉色,随着说话一颤一颤,肿的如同水蜜桃似的眼角还在流着眼泪,脸颊上的灰尘早被他的泪水冲刷干净,露出白皙粉.嫩的脸颊,因为吃了不少苦头,出口的话如猫儿似的虚弱,只想叫人搂在怀里,好生地安抚,不想再让他露出这样难过的神色。

    宗桓只觉得自己受了蛊惑,宫里的宫娥们常在背后说,这个童家宝必定是精怪变得,才会迷得陛下五迷三道,冷落后宫三千佳丽,只对他一人椒房独宠。

    他听了只觉得可笑,童家宝长得的确是美,但也仅此而已,他愿意给他尊崇的地位,给他令人艳羡的权势,都是因为他是自己的恩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不是因为他的相貌有多吸引他。

    可是如今,他方才知道,所谓惑人美色是真实存在的。

    眼前的男孩粉.嫩白皙,两颊肉嘟嘟的有些婴儿肥,二十出头的年纪,却如同十六七岁的鲜嫩男孩,眨着一双明亮的圆眸,眼里沁着星星点点的水光,好似下一刻便能从那双水汪汪的眼眸里流出泪来。

    他无法把眼前这个男孩,和三年前那个在衣袖里藏了匕首,试图置自己于死地的小太监联系在一起。

    宗桓喉结轻轻动了动,略微有些涩哑,他顺着男孩的话问下去:“那你和朕说说,你为何要哭。”

    苏漾咬着下唇,委屈至极:“还不是因为……因为我……”

    嘤嘤嘤!因为我不想当太监!这种话要肿么说出口tot

    宗桓见他眼眶里的泪珠又开始打转,忙从怀里拿出锦帕,刚要替他擦拭眼泪,忽然目光瞥到了掌心的伤疤,原本柔和的眸色渐渐变得冷厉。

    太危险了,险些被这勾人的精怪给欺骗了去。

    苏漾没有发现他的异常,自顾自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把湿淋淋的脑袋靠在宗桓的肩膀上,还轻轻蹭了蹭,那模样煞是可怜,同时也十分可恨。

    他一头乌黑的发丝上沾满了水珠,他满心都在想被阉了的事,哪里还有心思顾及其他,却把宗桓的衣服都给蹭湿了。

    宗桓有些微洁癖,若是放在平时,早把这只胆大包天的小崽子扔了出去,今日却一反常态,无论如何下不去手。

    等龙辇停稳,他把这只小崽子抱起来,对迎上的婢女道:“准备一套衣袍送进来,让李太医在殿外候着。”

    言罢,大步走进殿后的温泉浴池内,氤氲的热气很快包裹住二人,苏漾尚且来不及反抗,已经被宗桓扯去了湿淋淋的外衫,露出内里洁白的衬衣,他赶忙缩到角落里,把自己团成球状,坚决不肯让他再脱。

    事到如今,他还是不想面对残酷的现实!

    宗桓只当他是害羞,强行将这小刺猬拉到怀里,三两下便将他身上的衣衫清除干净,苏漾挣不过他,眼睁睁看着衣衫尽褪,白皙莹润的肌肤接触到温湿的空气,微微瑟缩了一瞬。

    苏漾瞪着这个无理取闹的男人,很快漆黑的眼眸里盈满一层薄薄的水汽。

    他哽咽道:“你怎么这么讨厌……”好似人家帮他脱衣服,是一件多么罪大恶极的事一般。

    宗桓被他猫儿似的哭腔弄得心猿意马,仿佛心尖被一只猫爪不轻不重挠了一下,他定了定神,把苏漾抱到池边,道:“你腿上有伤,清洗时记得避开伤口。”

    尽管他已经拿出最大的定力,掌下柔软的翘臀实在叫人流连,他呼吸骤然加重,猛地站起身往外走,那背影隐约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苏漾无暇顾及别人,他小步往泉水边挪了挪,仍旧用手捂着脸,不肯接受现实,忽然他脊背僵了僵,不太确定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从而产生了某种名为“幻肢”的物件,他悄悄地张开指缝,从狭小的缝隙瞧自己那处。

    “!!!”

    什么也没缺,什么也没少啊,不是童公公吗?不是宦官吗?怎么会这样!

    到这个时候,系统才悠悠道:“童家宝是被人贩子卖进宫的,入宫的时候还不到七岁,不适合实施阉割,所以用的是民间的绳系法,破坏了性能力,但保留着那玩意儿。”

    “你不早说……”

    苏漾重重吐出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

    另一边的宗桓默默运起内功心法,把清心诀在丹田中运行小半周天,这才把心头骤然涌起的火气压制下去。

    过了片刻,那双湿漉漉的眼眸再次浮现在脑海中,掌心细腻的触感久久散不去,他蹙了蹙眉,再次运转清心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