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4-8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59章 4-8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墨衍如梦如醒, 从衣袖里掏出一块古朴的玉牌,递与翎羽, 道:“待你想到要什么补偿, 便捏碎这块玉牌, 吾即刻赶到。”

    翎羽接过玉牌认真打量了一眼,只见牌身泛着莹莹碧光,隐约可见古老晦涩的铭文图案, 大抵是什么传送的法器。

    他道:“鬼王大人,伴月森林是我妖族世代守护的秘宝, 其意义重大,一般的补偿,本皇可不会接受。”

    墨衍皱了皱眉, 道:“你只管提, 只要吾能做到,就绝不会推脱。”

    他这样轻易许下承诺, 苏漾眼皮一跳,悄悄扯他的衣袖,墨衍呆呆地问:“怎么了?”

    那位美人妖皇的视线也扫了过来,苏漾扯了扯嘴角,道:“没, 没什么……”

    墨衍当他是嘴馋昨夜的烤肉,便捏捏他软乎乎的手心, 道:“放心, 等捉了那几头怪物, 吾便把他们烤了给你吃,五千年的赤蛟,四千年的雷豹,吃了必定是大补,说不得还能增进修为。”

    苏漾嘴角一抽,这,这未免太凶残了吧!!而且妖皇的脸色很难看啊喂!!

    翎羽没有当场发飙已经是极力控制的结果,五千年道行的赤蛟,四千年的雷豹,这两只妖物曾是在妖界横行的高手,便是天界神将出手,也未必能拿下这二人,可听墨衍的口气,仿佛他们只是一顿大补的美食,叫他如何不气。

    说不定,他这妖界至尊在这头上古异兽的眼中,也不过是一只活了五千年的鸩鸟,灭他如同猎杀一头银狼兽一般简单。

    见翎羽脸色越发阴沉,苏漾在墨衍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下:妖皇。

    苏漾的本意是让他顾及一下妖皇的感受,结果墨衍脸色一变,严肃道:“他不能吃,他是鸩鸟,有剧毒的。”

    苏漾:“……”我不是要吃他啊!!

    翎羽嘴角一抽,不能吃我的理由只是因为有剧毒?!

    现场的气氛一度变得很尴尬,然而墨衍完全没有感受到,他自顾自展开硕大的赤红双翼,把苏漾护在怀里,就这么干干脆脆地离开了。

    妖皇翎羽仍然站在原处,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眸里骤然掀起一片幽深。

    “只要能做到,就不会推脱吗?”他低声喃喃道:“听说鬼域之主将承诺视若性命,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

    等远远离开那片烧焦的土地,苏漾才将心中的担忧说出来。

    “你怎么说也是鬼域之主,代表的不仅仅是自己,还有整个鬼域,贸然做出那样的承诺,万一被人利用怎么办?”

    墨衍用犄角蹭了蹭苏漾的脸颊,欢喜地说道:“苏儿在关心吾。”

    苏漾脸颊发烫,也不知是被他蹭的,还是因为什么旁的原因,小声嘟囔道:“我是怕你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妖族本性狡诈,小心提防总不会有错的。”

    墨衍嘴角弯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点头应道:“吾以后会小心提防,苏儿说的话,吾都会听。”

    苏漾顿了顿,忽然问道:“那,倘若我也诓骗你呢?”

    墨衍收敛了笑意,一贯呆板的脸上出现了裂痕,仿佛遭遇了不堪忍受的重创。

    他紧锁眉头,肃声道:“不会的,苏儿不会骗吾。”

    他说得这样掷地有声,苏漾反而心虚起来,他解释道:“这只是一种假设,假设我欺骗了你,你还会待我这样好吗?还会将我当做雌兽爱护吗?”

    “不要这种假设,吾不喜欢。”

    墨衍收紧手臂,不高兴地说:“苏儿不会骗吾……吾被神族欺骗过,因而失去了双目,妖族也欺骗吾,让吾险些在无间炼狱中丧命,后来,连人族也敢欺骗吾,将吾当做笨蛋耍弄。那些欺骗过吾的人,都已经被重重惩罚了,烛九阴也好,赤蛟也罢,连那个狡猾的人族也是如此,可是苏儿,你是不一样的……”

    他在苏漾的侧颈上轻轻吻了吻,语气里透着一丝委屈,“若欺骗吾的人是苏儿,吾没有办法惩罚你,因为吾说过,要永生永世保护苏儿的,若是苏儿受伤,吾也会痛,比苏儿还要痛……”

    真是不可思议,明明是实力强悍的上古凶兽,却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仿佛不需要多少力气,便可以将他完全击倒。

    其实苏漾比谁都清楚,这头异兽虽然单纯好骗,但以他的实力,只要他想,称霸三界横行神州亦不是难事,因为他是命运之子,世上没有人能斗得过他。

    但是此时此刻,他没有办法用战斗力来衡量这个男人,这头喜欢撒娇的穷奇在向他寻求安抚,除了心疼,他已经做不出别的反应。

    苏漾伸手捧起墨衍的脸颊,看着那双空洞无神的好看的眼眸,缓缓道:“抱歉,是我的错,这个假设是无意义的,因为我永远不会伤害你。”

    是“不会伤害”,但不是“不会欺骗”。

    因为柳希明带来的恶劣影响尚未消除,东明皇朝的灾难还在继续,即便现在他没有说谎骗他,日后却难保不会。

    迄今为止他最幸运的事就是摆脱了【柳希明】这个身份,因为他不是那个欺骗过墨衍的可恶人族,他只是一只不知从哪来的小鬼,所以墨衍才会心无芥蒂地接受他。

    否则,单凭欺骗过他这一条黑历史,恐怕要在无间地狱待一辈子,永无翻身之日。

    墨衍被他用这样专注的眼神看着,心尖颤了颤,想也不想便低下头封住了苏漾的唇,重复起昨夜的美好回忆,苏漾配合地张开唇,任由他生涩却霸道地掠夺口中的津液。

    这异兽在旁的方面驽钝,唯有这方面天赋极佳,很快掌握了技巧,苏漾被他吻得失了神,那股思念的滋味越发浓烈,恍然间脑海中浮现出另一张脸。

    同样英俊的脸庞,却是截然不同的气质,那是一张锋利的带着锐气的脸,星目剑眉,眉眼间全是淡漠,唯有看向他时会化作春水。

    画面陡转,那张脸变换成了一张阴沉狠戾的面容,古井无波的眼眸,隐含着盛气凌人,就连调.情时也带着唯我独尊的专.制霸道。

    那两张脸在他脑海中来回切换,忽然被另一张呆板木讷的脸所替代,那双无神的玄金色眼眸直直地望着他,委屈地向他撒娇,毫无保留地诉说真心。

    苏漾猛地怔住,心里那种诡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赵封和景丞是同一个人,那么眼前的墨衍呢?

    系统说过,上个世界之所以会在同一个位面,是因为陶子煜的尸身保存完好,景丞的神魂不愿意离开,所以转世成了赵封,那么若他离开了那个位面,会到哪里?

    苏漾瞪大眼眸,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试图从他身上找到和前面二人的相似之处,他心里存了太多的困惑,系统却每每含糊其辞,让他无迹可寻,除了依赖自身的直觉,他找不到别的办法验证这种猜想。

    赵封后来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如果墨衍当真是他,那么一定有什么办法让他也想起来!

    苏漾搂紧墨衍的脖子,趴在他肩上低低地喘着粗气,眼睛里却闪烁着前所未有的光彩,虽然不知道系统究竟在玩什么把戏,但事情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

    因为在路上耽搁太久,二人回到鬼域已是几日后,那几头从无间地狱八重天逃出来的怪物已经被悉数捉拿归案。

    鉴于苏漾见过他们的人形,实在没有办法把他们当成食物,在他的极力劝阻之下,这些曾经称霸过妖魔界的大怪物逃过了成为美食的命运,实在是凶险万分。

    那几人对苏漾感恩戴德,差点就要给他跪下了,什么强者的尊严,全都见鬼去吧。

    墨衍很不高兴,在旁边轻哼:“这样大补的食物,错过日后就难找了。”

    苏漾没说话,只是用不赞同的眼神看他。

    墨衍抿抿唇,道:“你不愿,吾自然不会逼你,只是你的修为太低,吾担心你寿数不够长久,罢了,吾再为你寻其他天材地宝,总有法子的。”

    这样才乖,苏漾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以示嘉奖。

    墨衍心满意足了,抬手用法器将几头怪物收进去,塞进袖子里,道:“可以回家了。”

    回家。

    这两个字莫名戳到了苏漾,从前他总想着快点完成任务,可以早日回家,后来遇到了太多可怕的事,活下来便成了首要任务,直到现在,对于“回家”,他已经失去从前的执着,他开始学会珍惜当前,珍惜眼前人。

    他主动牵起墨衍的手,笑着应道:“是,我们回家。”

    =========

    二人回到鬼域,判官和黑白无常率领一众鬼差,早早便候在弱水长流之前,静静等待鬼王归来。

    鬼域依旧是鬼域,和从前一样冷清,也非同寻常的热闹,但这里现在是他的家,他必须学会接受这里。

    判官毕恭毕敬道:“君上和王后离开不久,白泽大人便降临了鬼域,如今还在圣殿内等候君上。”

    墨衍眼眸骤然亮了起来,他将装了逃狱罪犯的法器扔给判官,道:“这个交给你处置。”

    判官手忙脚乱地接过,这法器内每一头怪物都不容小觑,一旦逃出去,绝对会酿成人间大祸,一回头,哪里还有君上和王后的影子。

    苏漾被他急急往宫殿里带,心里惊疑不定,他不止一次地从墨衍口中听到“白泽”二字,听上去十分亲昵,只是从前他并不在意这些,如今上了心,见他这样在意那个白泽,难免要醋一醋。

    他拉下脸,直截了当问:“白泽是谁?”

    墨衍没料到他会问这个问题,诧异地说:“你不知道白泽?”

    仿佛不知道白泽是什么多么不可思议的事!

    苏漾当然听说过,白泽在上古神兽中地位极为尊崇,是祥瑞的象征,通晓世间万物情态,还有人说他知未来,晓古今,有避开灾祸的本事,总而言之,与穷奇这样恶名远扬的凶兽,绝对八竿子打不到一块。

    苏漾道:“知道是知道,但是不知道你们认识,而且还这么熟悉。”

    墨衍听出他的不悦却想不通缘由,他藏不住话,当即问道:“你生吾的气了?吾惹你不高兴了?”

    这不是显而易见么!苏漾戳他额上那根犄角,道:“你这个傻子!”

    墨衍抿抿唇,反驳道:“吾不是傻子。”

    “你就是傻子,我说得这样清楚,你却还是不明白。”苏漾恼怒地推开他,“你既然这样着急,便去找你的白泽吧,我自己回潇水殿休息。”

    墨衍连忙拦住苏漾,坚决不让他离开,他脸上的表情无辜又茫然,仿佛苏漾做了一件多残忍的事,要是放在平时苏漾早心软了,哪里舍得和他置气,可今天醋劲大,便就这么冷硬地和他对峙。

    过了片刻,墨衍小声说:“吾是傻子。”

    苏漾:“……”

    墨衍紧紧搂着他,在他耳边巴巴地说:“吾承认吾是傻子,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苏漾这股气顿时不上不下,简直快被他噎死。

    “噗——”

    不知从哪里传来一声轻笑,苏漾和墨衍同时转过头,却见不远处的高台上坐着一名含着笑意的男子。

    他束着一头银发,身上穿着一件银白色的长衫,苏漾不知该如何描述这个人的相貌,五官分明十分普通,偏偏让人觉得华丽到极致,那份优雅高贵如同铭刻在灵魂里,连笑容也带着蛊惑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心生好感。

    墨衍见到他,嘴角一弯,唤道:“白泽。”

    苏漾方才生出的好感,刹那间荡然无存。

    神兽白泽从高台上一跃而下,笑道:“墨衍,你这王后实在有意思,可惜你是根木头,人家生了一场气,你却连缘由都不知,有趣,有趣。”

    苏漾是极护短的人,他的人他可以戳可以数落,但容不得别人来调侃,当即便道:“墨衍才不是木头,就算他是木头,我也是喜欢的!”

    墨衍眼眸里闪过惊喜,刚想说话,便被苏漾打断,“但你还是个傻子!”

    墨衍抿抿唇,又失落地垂下头去。

    白泽在一旁看得好笑,看够了才解释道:“墨衍往日在天界当值时,与吾是同僚,因为心性相似便比旁人多了些情分,后来他来了鬼域,吾便偶尔来探望他。”末了又加了一句:“只是纯粹的友情。”

    苏漾没这么好糊弄,道:“这些年天界与鬼域虽然平和,但内里关系紧张,白泽大人在二者间往来,难道不会被天帝猜疑么。”

    白泽微笑着点点头,道:“自然是有的,不过吾对天帝说,有吾安抚,墨衍才不会走上不归之路,他便应允了这件事。”

    “这么说来,白泽大人承认自己是说客了?”苏漾道:“墨衍脾气倔强,能说服他,白泽大人与墨衍当真是友-谊-深-厚啊。”

    他们两人你来我往,墨衍插不上话干着急,终于找到机会,道:“是,吾跟白泽是万年好友。”

    苏漾愣住,白泽却是低声笑了起来。

    苏漾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既然是万年好友,我在这里岂不是打搅你们叙旧,鬼王大人请便吧。”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墨衍看着他的背影一头雾水,连忙去追,却被白泽拦下。

    “你追过去有什么用,连他为何生气都不知道,岂不是火上浇油?”

    墨衍急道:“那你快告诉吾,苏儿为何生气。”

    “他这情况,用人族的说法叫做【争风吃醋】,也就是说,”白泽指点墨衍的胸口,又指了指自己,“他以为你喜欢吾,所以嫉妒了。”

    墨衍眉头一皱:“这从何说起?”

    白泽抿唇笑了笑,道:“你应该高兴,墨衍,人族只有对喜欢的人才会吃醋,若不是在意,又怎么会患得患失,又怎么会害怕失去,害怕被人夺走所爱,你这雌兽找的不错。”

    墨衍心中惊喜,转头便想去找苏漾,却又被白泽拦住。

    墨衍焦急道:“还有什么事,你一并说了罢。”

    白泽失笑,他以往哪一次来鬼域不是备受欢迎,这还是第一次受到冷落。

    他道:“这次来找你,其实就是为了这件事,吾在天界听说你找了一位鬼后,便想算算你与他的将来……”

    见白泽脸色严肃了起来,墨衍有些紧张,问:“如何。”

    白泽摇头,道:“算不出来。”

    他从怀中掏出几片青翠的竹片,走到一旁的石桌上,徐徐铺展开来。

    “你的姻缘,吾早在万年前便测算过,始终是空白,如今,亦是如此。”

    墨衍不悦道:“兴许是算错了。”

    “且不说算错的可能性有多大,要紧的是后面这件事,”白泽深深吐纳一息,缓缓说道:“你的这位雌兽,吾算不出他的来历和归处。”

    墨衍骤然握紧拳头,白泽的本领远比外界知道的要高出许多,世人只当他知晓所有鬼怪的名字、形貌以及驱除的方法,却鲜少有人知道,对世间万物皆是如此,没有白泽算不出来历的生灵。

    “算不出来,作何解。”

    白泽略一沉吟,道:“不知,吾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无法测知之人,吾思虑良久,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开疑惑。你可知天地初开时,落下的那三块石头。”

    墨衍点头:“天栖石,天网石,天目石。”

    天栖石可洞察过去未来,如今在天界藏书阁,天网石可困天地日月,如今在无间地狱困着烛九阴,天目石可追溯万物根源,这块石头正是由神兽白泽看守。

    “让他照一下天目石,一切自有定论。”

    墨衍道:“无需麻烦,吾直接问苏儿,他会说出实情。”

    白泽没有回答,在他的认知中,人族乃是三界内最狡猾的一族,与善恶无关,仅仅是指言行习惯,他们行善会说谎,作恶还是说谎,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墨衍这样的性子,是难以分辨的。

    墨衍却坚持,“苏儿不会撒谎。”言罢,他径直转身往潇水殿走去。

    =========

    受了气的苏漾趴在玉床上,把软软的棉花枕头当做那头蠢穷奇,狠狠地虐打。

    光是虐打还不够,嘴上还骂道:“万年友谊,友谊你个头!墨衍,白泽,一个黑一个白,一个单蠢一个腹黑,还真是般配!说没有奸.情傻子才信呢!”

    墨衍进殿时恰好听到这一句,眉眼顿时填满了笑意。

    他嗷呜一声扑到床上,把苏漾压.在身下,欢快地在他脖颈上磨蹭,“不要吃醋,吾只喜欢你,不喜欢白泽,吾没见到你的时候,只远远闻到味道,就喜欢上你了。”

    苏漾红着脸蛋推他,小声嘟囔:“你这傻子……”

    墨衍应道:“是,吾是傻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我的世界只有他总有情人为我自相残杀[快穿]红楼之长房大爷传超模养成记[重生]暗格里的秘密国民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