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4-4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55章 4-4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寒玉潇潇, 传言是月宫仙子以寒玉织造的锦缎,其华美堪比皓月光辉,其坚韧可抗战神之戟,其罕见可匹敌凤毛麟角。

    有传言, 这锦缎乃是月宫仙子进献给天后的十万岁生辰贺礼,当日天后凤颜大悦,赐她无数仙丹妙药, 一时间成为许多仙家的谈资。

    而它之所以会落到墨衍手上, 盖是因为当年墨衍以一己之力荡平畜生、饿鬼、地狱三恶道,统称为鬼域,鬼王之名震慑三界, 漫天神佛拿他毫无办法,天帝不得不向其示好。

    且说世间众生因善恶业报而各有去处,此去处被称为六道, 分别为天道,阿修罗道, 人道,畜生道, 饿鬼道,以及地狱道。

    当年穷奇因故被贬下凡间, 沦入业报最深重的地狱道, 本该永生被困在无间炼狱, 可谁知阿鼻地狱内的天地灵火反成了他修行的强大助力, 短短百年间, 一头修为被废的瞎眼异兽涅槃重生,成为三界至尊至强!

    天地间最大的浩劫似乎已然降临,然而事实上,墨衍除了踏平三恶道收归为鬼域,并未有其他过分的举动。

    天帝多番试探示好,却始终不知其意,鬼域与天界就这样维持了数千年的和平。

    这些年,天界送来的各色宝物中,寒玉潇潇也能算得上极品。

    苏漾身上就穿着这件世间罕见的护身法器,然而在穷奇锋利的爪牙下,他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转眼间已经被抽去了腰带,胸前的衣襟被急切地扯开。

    白皙的肌肤袒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穷奇湿热粗粝的舌.头已经快速落在他的脸上、胸膛还有脖颈处,小巧的喉结被他尤其照顾,墨衍舔了舔又停下来,歪着脑袋看着苏漾。

    苏漾瞥到他呆呆的面庞,心想,这异兽八成是在困惑,为什么自己这次没叫唤?

    他恼怒地推搡压在自己身上的前爪,可是穷奇毕竟是穷奇,即便大小只有两三米长,力气却是在这里的,苏漾那点抵抗,完全可以当做是情.趣看待。

    穷奇没得到他的回应,表情有些失落,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呜”,用自己的犄角轻轻磨蹭苏漾的额头。

    苏漾恍惚间觉得,这哪里是上古异兽,分明是一条爱撒娇的大型犬类!!

    他闭了闭眼,色厉内荏道:“你快放了我,否则,否则……我会生你的气。”

    穷奇委屈巴巴地眨了眨眼,低声地:“吼吼——”(为什么?)

    苏漾觉得自己完了,因为他竟然听懂了穷奇的“兽语”,难道他真的成了墨衍口中的“雌兽”?!

    他崩溃道:“别管为什么,反正你不许这么做!!”

    穷奇顿了顿,缓缓舔舐他的眼睛,试图用这种方式安慰他,苏漾哪里知道他的用意,只当他要一意孤行,吓得脸都白了,闭着眼睛动都不敢动。

    这一刻,他脑海中回想起许多少儿不宜的画面,总之相当的重口味!

    系统:“你懂的还挺多啊。”

    苏漾:“……qaq”

    没错,苏漾是懂很多,可是天真单纯的穷奇宝宝并不是,作为一头单身了几万年的异兽,作为一头昨天才发.情的异兽,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单纯的穷奇宝宝把自己的“雌兽”扒干净,用四只爪子护在身下,来来回回舔了个彻底,让苏漾浑身上下都沾染上他的味道,他急切地在苏漾身上磨蹭,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占有他?已经占有了!疼爱他?一直在疼爱!……没有提前做好功课的穷奇吃了没文化的亏,怀里抱着美食愣是不知道怎么下口,就这么折腾到了大半夜。

    苏漾被他揽在怀里,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这就结束了?幸福来得太突然简直不敢相信!

    他能感觉到墨衍身上不同寻常的高温,也能感觉到他的欲.望并没有完全纾解,但是他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就这么轻易地收手了。

    墨衍化成人形,脸埋在苏漾脖颈处,重重地嗅了嗅,嘟囔道:“吾难受……”

    苏漾小心翼翼地问:“哪里难受?”

    墨衍想了想,道:“全身都难受,像有火在烧,白泽说,发情期要和雌兽.交.配,可是交.配了还是难受,而且……好像越来越难受了。”

    苏漾咽咽口水,心想你这不叫交.配,纯粹是在引火**。

    这些话他显然不会说出来,他摸了摸墨衍的脑袋,道:“说不定泡个冷水澡就好了,人族都是这么做的。”

    墨衍道:“这是你们人族的方法,吾乃异兽,不适用的。”

    “一样的一样的,”苏漾一本正经地说:“人族也有发情期,而且比异兽要频繁,有时候伴侣不在身边就得这么做,不过你是伴火而生的灵兽,得用冰水才有效果。”

    墨衍听了觉得很有道理,趴在苏漾脖颈上深深吸了口气,转眼便消失在潇水殿内。

    脖颈上还残留着灼热的鼻息,苏漾愣愣地望着屋顶,觉得这个世界非常不真实,苍天啊,原来真的有这么傻的人呢!!

    苏漾等了好一会,见墨衍迟迟没有回来,便从床上爬起来,抱着衣物走出潇水殿,他身上湿哒哒的很是难受,急需找一个沐浴的地方。

    好在这座宫殿里没有旁的人,果奔也不是神马不能接受的事,他依稀记得来时在殿外看到一处泉水,也不知道那水有没有危险。

    结果他刚踏出殿门,眼前闪过一道赤红色的金光,赫然出现一堵高大的人墙,苏漾眼睛往上一抬,果然是冷水澡还没泡完就跑出来的鬼王大人。

    他如墨的黑发上滴着水珠,隐约冒着一层寒气,他却像无所谓一般,随意地抬起手臂擦了下水珠,问:“你要去哪。”

    苏漾先是愕然地瞪直了眼,然后两颊开始迅速涨红,这异兽……身材还真是好,大约是刚出浴,八块匀称的腹肌上附着透明的水珠,随着他的动作缓缓滑落,从细窄劲瘦的腰身,到笔直有力的长腿,无一不展现了力量的美学,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

    苏漾艰难地挪开视线,嗫嚅道:“我想沐浴,身上黏答答的,不舒服……”

    墨衍皱起眉头,透着凉意的掌心抚上苏漾的额头,道:“好烫,生病了吗,可是鬼应该不会生病。”

    苏漾赶忙往后退了退,尴尬道:“不是,我只是有点热……你呢,你感觉怎么样了?”

    墨衍抿抿唇,不高兴地说:“在冰水里泡着是有些效果,可是出来了还是难受,而且你看,它一遇到你就抬头。”

    “……”苏漾视线往下移了移,迅速捂上眼睛骂道:“臭流氓!!”

    墨衍无辜地眨眨眼,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

    苏漾道:“你这是还没泡够时间,再去多泡一会。”

    墨衍乖乖应道:“哦。”

    眼见他从眼前消失,苏漾在原地蹲下,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你怎么这么堕.落!这么见异思迁!对得起封哥吗你!!”颜控这病怕是没救了qaq

    =========

    在墨衍的不懈努力之下,发情期总算是安全度过,苏漾也暂时安全了,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直到某天夜里,苏漾感觉到有什么抵在自己的腿根处,睁开眼一看,熟睡的墨衍正无意识地在他身上乱蹭,雄性生物的本能有时候敏锐得可怕,哪怕这头凶兽有点蠢有点傻。

    苏漾吓得不轻,一整天都恍恍惚惚的。

    墨衍作为鬼域之主,平日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他本来是不愿带苏漾出去的,在他眼中,雌兽是异兽最私密最珍贵的物品,是不能被分享的,被人瞧上一眼都难以忍受!

    可是苏漾坐在灵泉边上发呆的模样,还是让他心疼了,他放心不下把自己的雌兽一个人丢在宫殿里,他要把他时时刻刻带在身边,这样才能好好照顾他。

    听到墨衍提出要带他出门,苏漾心里只有震惊二字能形容,异兽的疯狂占有欲他是切身体会到了,那种恨不得把所有物刻上标记,染上自己的气味,确定所有权的幼稚举动,除了野兽,也就只有小学生能做得出来。

    这只幼稚的穷奇要带他出门?莫不是鬼域要没落了?

    墨衍狠狠磨了磨牙,不甘不愿地说:“出去后,不准跟别人说话,也不准看其他人,你的眼睛只能看着吾。”

    苏漾额角抽了抽,果然本性难移。

    墨衍上前抱住他,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催促:“你快答应。”

    苏漾好笑地应道:“好,都听你的,我的君上。”

    他的嗓音温软清冽,夹杂一丝狡黠的笑意,勾得人心里发痒,墨衍忍不住动了动耳朵,玄金色眼眸里透出一丝茫然。

    他小声道:“苏儿,再唤一声‘君上’,吾喜欢听。”

    苏漾低声笑了笑,哄小孩似的,凑他耳边唤道:“君上,君上,君上……”

    墨衍抿着的唇微微弯了弯,金色的眼眸里流动着喜悦的光彩,格外动人。

    系统提示:当前进度21%

    苏漾一愣,顿时笑容更甜了些,果然这是一头善良的穷奇!!

    =========

    鬼域是畜生道,饿鬼道,以及地狱道三恶道的集合体,是世间业报最深,罪孽最重之处,随处可见漫天的怨气和哭嚎,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苏漾虽然在无间地狱待过几天,但他见到的只是冰山一角,真正厉害的大家伙都没见过,如今算是把欠下的又都补回来了。

    判官在下方禀告鬼域的繁杂事务,大殿之上,冷酷而不近人情的鬼王大人正襟危坐,臂弯里环着一只漂亮的小鬼,蹙眉默默地听着。

    远远看上去,这个鬼王当得挺似模似样的,但苏漾就坐在他腿上,一抬眼刚好瞧到他微微下撇的唇角,虽然很快便收敛了,但已然暴露了他不耐烦的心思。

    尽职尽责的判官毫无所觉,规规矩矩读完了这些杂事,拱手道:“君上,前几日下官从阿鼻地狱巡察,恰巧路过困龙潭,里面那位……托下官带句话给君上。”

    苏漾转过脸看向墨衍,却见他骤然冷下脸,问:“什么话。”

    判官犹豫了片刻,咬咬牙,道:“他说,要变天了。”

    墨衍颔首,“吾知晓了,你退下。”

    判官不敢久留,连忙行礼退下,还没等他完全退出大殿,里面已经传出一阵剧烈的轰鸣声,支撑着大殿的四个顶梁柱已然倒塌了一根。

    判官擦擦汗,鬼脸吓得惨白,黑无常在旁边埋怨道:“陆判大哥你这死脑筋着实恼人,明知道君上要生气,下次便别做这信使了,次次都要翻修大殿,鬼域虽然富裕,也不好这样浪费。”

    判官摇头叹息:“我不说总有旁人会说,到时还得担一个知情不报的罪过,鬼域的官不好做啊。”

    却说墨衍一怒之下毁了顶梁柱,恍然记起怀里还有一只脆弱的小鬼,那顶梁柱是用黑金石做的,对付低级鬼魅最有效果,连忙展开火红的双翼,将他完完全全护在身下。

    苏漾惊魂不定,缩在他怀里问:“谁惹你生气了?那困龙潭里的是谁?”

    墨衍黑着脸道:“一条半死的老龙,也敢和吾叫嚣,吾这便让他知道厉害。”

    说着挥了挥巨大的翅膀,直奔无间炼狱九重天,苏漾穿着那件护身法器,一般的火焰根本不能近他的身,但到达九重炼狱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灼热感,若没有身上这件衣服,恐怕熬不住一刻钟便会魂飞魄散。

    他揪紧墨衍的衣襟,小声道:“好热……”

    墨衍顿了顿,把他护在怀里,猛地一扇羽翼,铺天盖地的赤色火焰形成一堵雄壮的高墙,里里外外皆是血红色的火光,浩浩荡荡朝最里间的牢笼袭去,看那威势,如同要将天地毁灭一般。

    赤红色火焰所及之处,所有地心火尽皆被吞噬干净,原本的灼热感渐渐消失。

    以火制火,以火噬火,吞噬三界所有霸道火焰的火中至尊,天地间唯有鬼域之主用神魂炼化的“地心圣炎”可以做到。

    苏漾眼睁睁看着墨衍一招荡平了九重无间炼狱的灼灼烈火,然后这人转过头,呆呆地问他:“现在还热吗?”

    苏漾:“……”莫名被撩到了怎么办?

    轰!轰!轰!

    从牢笼深处传来一阵异响,像是什么东西在剧烈撞击的声音,中间夹杂着不知名的猛兽的怒吼声,一声比一声凄厉,听得人头皮发麻。

    墨衍轻哼一声,牵着苏漾的手往里走。

    “穷——奇——!!”一声声令人胆寒的咆哮不知从哪个角落传来。

    当穿过重重的阴霾,总算抵达了最神秘的底层,这是被关押在无间炼狱九重界的罪犯,是世间因果最重之处,苏漾甚至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罪大恶极,才会被关押在此处。

    他不自觉握紧墨衍的手,总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颠覆三观的事。

    苏漾有一种本领,那就是他立flag从来没有失败过。

    当眼前再度看到光明时,他看到了一种极为怪异的生物,人面蛇身,赤色的身躯,看上去怪异至极,一双泛着红光的眼睛怨毒地盯着墨衍。

    “……”苏漾问:“这莫非是……烛龙?”

    烛龙,又称烛九阴,传说中是太阳的象征,睁开眼睛是白天,闭上眼睛是黑夜,呼吸之间便能改变冬夏,有呼风唤雨的能力,也是钟山之神。

    苏漾看着那张狰狞可怖的脸,上面还有被烈火烧灼过的痕迹,是被墨衍的地心圣炎伤到的,传说这种怪物是住在极寒之地,可见是非常不喜欢火的。

    墨衍把他的脸掰正,不悦道:“不准看他,说好的,你的眼睛只看吾,不看别人。”

    “不看不看,”苏漾连连点头,追问:“他是不是烛九阴啊?那个传说中的呼风唤雨,睁眼是白天,闭眼是黑夜的烛九阴?”

    墨衍:“哼。”

    苏漾:“(⊙x⊙;)”

    那边烛九阴从地上支起身子,脸上是扭曲的痛楚:“穷奇,你这样对本尊,可想过本尊有出去的一日!”

    墨衍拧眉道:“还不老实,看来是没吃够苦头。”

    烛九阴瞳孔皱缩,怒道:“你又要怎样!”那模样显然是怕了。

    墨衍没说话,只是缓缓抬起手,接连往牢笼内扔了好几个火球,那间玄黑色的地牢里霎时间变作一片火海。

    烛九阴在牢笼内歇斯底里地咆哮:“穷奇,本尊要看你得意到几时,别忘了,你我的命运早就记录在天栖石上,我全看到了,你会输得一败涂地!哈哈哈哈!本尊才是最后的赢家!!”

    “什么天栖石,一块破石头而已,说吾命格注定是永世孤星,如今吾已经找到吾的雌兽,你却还在做着可笑的天帝梦。”

    “什么雌兽都是假的!你这凶兽,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想想你的眼睛,天栖石可有说错……”烛九阴发出桀桀怪笑。

    苏漾听得云里雾里的,墨衍忽然环住他的腰身,拍了拍羽翼,转眼便从九重界出来,耳边依稀回荡着烛九阴恶毒的咆哮声。

    他正想问清楚缘由,便被墨衍难过的神色震住,那双空洞的金眸里盛满了伤心,他搂着苏漾轻声道:“你是真的,不是假的。”

    “……”苏漾道:“我当然是真的。”

    墨衍抿抿唇,道:“那你亲亲吾。”说着垂下了头,把额上的小犄角送到苏漾嘴边。

    苏漾感到莫名其妙,却还是在他犄角上轻轻啾了一下,墨衍立刻换另一边,苏漾坏笑着用拇指戳了一下,“好了。”

    墨衍道:“这个不算。”

    “怎么不算。”

    墨衍拉着他的手掌贴在自己胸口,认真地说道:“心跳没有加快,就不算。”

    苏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