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3-17(完)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51章 3-17(完)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失去了视觉, 听觉便会格外灵敏, 苏漾能清晰地听到车里每个人发出的细微声响,有擦拭枪.支的声音, 还有子弹上膛的声音,原本忐忑的心变得更加煎熬起来。

    ——赵封恐怕是碰到大难题了。

    这个难题, 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林非凡的背叛。

    毫不夸张地说,在赵封的黑色帝国里, 林非凡的地位堪比一国宰相, 因为赵封并不是轻信他人的人,他少有的信任,有一大半都给予了林非凡,从林非凡知晓陶子煜的存在,便可窥见一斑。

    也正因如此, 这次的事件必然会给赵封前所未有的沉重一击,换做旁人,谁也没本事顺利进入苏漾的房间,更别说把他顺利带出来,正因为对方是林非凡,在承天集团身份特殊的林大总裁, 才有这个机会,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如果苏漾可以说话, 他一定会问林非凡为什么要这么做, 赵封待他不薄, 他却在背后捅赵封刀子, 这么多年的兄弟都白做了吗?

    可是他转念一想,赵封相信林非凡,可景丞未必,那人既然想起来上辈子的事,性子多多少少会受到前世的影响,赵封的生存环境虽然残酷,可比起景丞却好太多了,这两人一个只是多疑,另一个却是从来不相信任何人。

    何况景丞后来又当了好几年的皇帝,都说孤家寡人,他那种孤僻极端的性格只会比从前更甚,不可能什么防备都没有,所以现在言胜败还尚早。

    脑子里想着这些,他竟奇迹般地睡着了,一直到车子停下来才堪堪转醒,他被人从车里抱出来,放在轮椅上,往一个方向推去。

    这时候已经临近清晨,周遭的气味很熟悉,而且安静得超乎寻常,空气湿润干净,即便是冬季的冷风也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应该是野外或者山里……

    莫非是赵家祖宅!

    苏漾顿时了然,先前林非凡说要让赵封做出选择,而陶子煜的尸身就祖宅里,当然是要来这里,这场闹剧才能继续下去。

    一路畅通无阻,越往前走,苏漾越能感觉到这里与平常的不同之处,隐约能嗅到空气中残留的火药味,还有逐渐消散的血腥味,可见之前经历过一场激烈厮杀。

    这片树林原先布满了监控摄像头,如果选择这里作为战场,首先需要截断宅邸里的电力供应,这也是他们到现在还没被人发现的原因。

    何况,林非凡对这一带实在太了解了,比起这位,苏漾觉得许彦清根本就不渣好吗,哪像这位,十多年的好兄弟说出卖就出卖,简直非常没有人品!!

    苏漾忍不住道:“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啊?能为我实况转播一下吗?”

    系统沉默。

    苏漾耍赖道:“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我怎么随机应变,我不能随机应变,要怎么完成任务,如果完不成任务,可不是我的责任哦~”

    刚说完,他脑海里便出现了一道透明的屏幕,上面缓缓浮现出动态的画面。

    苏漾兴致勃勃地看现场直播,刚到宅邸前,便有什么硬物抵在自己脑门上,他猛地想起这把枪的子弹是上了膛的,一旦不小心走火,他这条小命就得交代在这里了,顿时紧张起来。

    守门的人比他还紧张,几十号穿着黑色西装的大块头迅速把他们包围起来,数十把枪.支直直对着林非凡的俊脸,他却毫不在意,只是抵着苏漾额头的硬物更加用力了些。

    他低声喝道:“全部退后,否则我马上爆了他的头!”

    苏漾在这里住了挺久,有些人就算没亲眼见过他,也都知道他的地位有多高,谁也不敢懈怠,连忙一边退后,一边派人进去通知。

    林非凡没有给他们通风报信的机会,当即指着苏漾的脑袋,推着轮椅,一道走了进去。

    屋内比苏漾想象得还要精彩,赵家老二赵珏正跪在地上,脸上看不到往日那种令人不舒服的笑容,只剩下满满的颓丧,像一条吃了败仗的丧家之犬,坐在上座的自然是赵封,旁边是赵小柒,几个月未见,他又长高了许多。

    小家伙板着白胖的小脸,脑袋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明明困得要命,却还是硬撑着。

    客厅很暗,只有几盏备用蓄电台灯,赵封还是在第一时间看到了苏漾,他微微一愣,待看到顶在他脑门上的枪,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林非凡。”

    林非凡低声笑了起来,手上却没有半分松懈,眯着眼道:“终于变脸了,还以为你要保持那张淡漠的脸到什么时候呢,原来还是有感觉的,不知道你这么大的反应,是因为被我的背叛,还是因为你的‘宝贝’被我劫持了呢?”

    赵封没说话,只是看向他的眼神已经不带丝毫情绪,仿佛在看什么死物。

    他唤道:“管家,把七少爷带去睡觉。”

    赵小柒哪里肯走,从看到苏漾开始,他便兴冲冲地从椅子上跳下去往前跑,被保镖拦住,他愤怒道:“我要许哥哥,我要许哥哥,谁都不许拦我!!许哥哥……”

    赵封一抬手,他便被保镖捂住嘴.巴送上楼去,稚嫩的童声还在大厅里回响。

    赵珏看向林非凡,脸色十分复杂。

    “其实你大可不必,我从头到尾,都没打算把你供出来。”

    林非凡轻嗤,“二爷,您太高估自己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了,我林某人,可不是什么情深义重之辈。”

    赵珏闭了闭眼,又恢复成了往日的从容,道:“其实我知道,只是忍不住妄想罢了。”

    懒得再听他们废话,赵封直接道:“放了彦清,我让你走。”

    “……”林非凡摇头,“如果我想逃,也就不用冒险来这里了,赵封,我想要的是什么,你恐怕从来就没考虑过吧。”

    赵封阴鹜的视线划过那把黑色的金属,苏漾的脸色很苍白,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呼吸不自觉加重,浑身的戾气几乎快要压抑不住。

    他寒声道:“你想要什么,说。”

    “我想要什么……事到如今,你竟然问我想要什么,哈哈哈哈,实在太可笑了……”林非凡笑得眼泪都要掉出来,他猛地收敛了笑意,抵住苏漾的太阳穴,语气如同恶鬼般阴森:“我想要的,你给不了,现在我只问你,你想要谁?”

    “什么意思。”赵封戒备地问。

    林非凡道:“你装了这么久的深情,把梦中情.人都抛诸脑后了吗?我是说那个陶子煜,你的心头白月光,胸口朱砂痣,那个你的先祖承天帝爱了一生的男人,大煜王朝的陶皇后啊。”

    他话一出口,所有人都震惊了,包括还跪在地上的赵珏。

    林非凡接着道:“你想要回许彦清其实很简单,把陶子煜的尸身毁了,我立马放了他,如果你不愿意,那我就把这个替身杀了。一个是死去的挚爱,一个是变成植物人的替身情.人,人的心就这么大,怎么能同时放两个人呢,选一个吧赵爷。”

    他每多说一个字,赵封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他虽然知道他的狗崽儿转世成了许彦清,可那具身体终究曾经是他,别说销毁,哪怕损坏一丝一毫都叫他心痛难当,可如今彦清处境危险,容不得他再犹豫不决,摇摆不定。

    片刻后,他咬牙道:“把我书房里的冰棺搬出来。”

    林非凡脸色微变,看向苏漾的眼神登时变得险恶无比。

    这是……近乎扭曲的嫉妒!!

    苏漾终于懂了林非凡黑化的原因,因为他喜欢赵封!!对他怀有敌意,让赵封做二选一的难题,说到底,就是想看赵封究竟更在意谁,而他,绝不会留下那一个。

    赵封选择销毁陶子煜,那么他的处境就更危险了!

    苏漾看着屏幕里的男人,他对此毫无所觉,景丞性格孤僻冷傲,赵封性格暴虐自我,无论哪一个都不是感情细腻之人,他只会根据主观臆断做出行动,否则他们俩不会两世都落得这样的下场。

    现在该怎么办,提醒赵封?可是现在是毁去陶子煜尸身的最佳时机,错过了这次,日后就更难了。

    但是进度条未满,要是林非凡对他下手,又该如何。

    他还没有来得及想出对策,那边冰棺已经被人抬了出来,冰冷刺骨的寒意瞬间侵袭灵魂深处,这是千.年.玄.冰,与天山玄锁的材质相同。

    透过透明的冰层,能够清晰地看到冰棺中的少年,他穿着大红绣金的鸾凤喜袍,白皙细腻的肌肤,微垂的浓密眼睫,还有樱红的饱.满唇.瓣。

    他哪里像死尸,分明是一位沉睡的美貌公子,看上去比许彦清还要健康,也难怪赵封这些年一直放不下他。

    赵封没有看冰棺哪怕一眼,他怕自己心软。

    “林非凡,你既然敢提出这个要求,应该想过后果。”他的声音宛若从地狱中传来。

    林非凡道:“是,我会给你的宝贝殉葬。”

    “殉葬,你还不配。”赵封道:“我会让你活着。”

    林非凡露出了然的表情,所谓活着,自然会比死凄惨十倍百倍,他无所谓道:“我一定好好地活着,赵爷,开始吧,我知道你已经找到了消解玄冰的方法。”

    赵封握紧拳头,没有说话。

    林非凡一哂,轻轻扣动扳机,赵封眸色一凛,道:“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帮赵爷做出选择,既然您放不下陶子煜,那就让许少先走一程吧。”

    赵封深吸一口,冷声道:“书房左手边第一个柜子里有一个白玉瓷瓶,拿过来。”

    很快有人将那瓶白玉瓷瓶奉上,这是赵封千辛万苦从历朝历代的王墓中寻来的“熔炎”,世上唯一能克千.年.玄.冰之物。

    赵封的手有些发颤,他看了眼许彦清,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他这么做不仅仅是因为林非凡的威胁,因为他记得许彦清也说过相同的话,如果这样做才能让那孩子安心,让他愿意回到自己身边,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将熔炎倾倒在玄冰之上,很快那块无坚不摧的坚冰开始缓缓溶解,冰层之下的少年时隔六百余年,终于得见天日。

    年少时最美好的幻想,终于切切实实出现在赵封的眼前。

    前世今生的画面骤然在脑海中交错浮现,那一声声的“夫君”,那一遍遍的“喜欢”,此刻成了最残酷的刑罚,他俯下身,将沉睡的男孩抱入怀中,吻上他的面颊。

    苏漾看着这一幕,忽然觉得眼眶发涩。

    他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问:“我现在进入陶子煜的身体不就行了!反正林非凡不会放过我,而且……”而且他不想看赵封抱别人!

    系统道:“那具身体已经没了生机。”

    苏漾道:“不是有那个什么什么药水吗,强行驱使躯体半小时,你给我用!”

    “半小时之内刷不满进度,一样是死,你想清楚了吗。”

    苏漾默了默,横竖都是死,好歹多了半小时,进度什么的也没那么重要了。

    他点头,“想清楚了。”

    话音刚落,赵封怀里的男孩蓦地睁开了眼睛,漆黑明亮的眼眸缓缓动了动,嗓音带着些许沙哑,却仍旧甜糯清甜,他轻声唤道:“夫君……”

    ……

    那一瞬间,除了赵封有些许僵硬,其他所有人都下意识悚然一惊。

    ——卧槽诈尸啊!!

    其中最惊恐的要数林非凡,因为他发现自己手上的人质,无声无息地断了气。

    赵封下意识地望向许彦清,发现他原本微微起伏的胸膛已经沉寂下去,而他怀里这具冷冰冰的尸身,却缓缓有了心跳,有了气息……饶是他此生见过无数奇闻异事,也难免吃惊。

    过了好半晌,他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这蠢东西……是什么精怪不成?”

    苏漾无辜地眨眼,在他唇上亲一口,埋怨道:“你真是笨,林非凡哪里是让你选择,他是要两个都杀,偏你看不出来。”

    赵封哪里管什么非凡不非凡,当即紧紧抱住这个鬼灵精,在他脸颊上不住地亲.吻,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失而复得更叫人兴奋的。

    “宝贝儿是我的错,我笨,以后什么都听你的,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真的太想你了,你睡了整整三个月,我每天都跟你说许多话,可你听不到,以后我再慢慢说给你听好不好……”他一边亲.吻一边喃喃地说。

    苏漾心里叹气,他哪里还有以后,他只有三十分钟了。

    按理说赵封肯定是喜欢他的,可进度迟迟不满,苏漾猜到问题是出在哪里了。

    “我能听到,我什么都知道了,”他眼眶微微泛红,委屈巴巴地说道:“可我不知道,你还爱不爱我?过了六百年,你还爱我吗?”

    没错,这个破系统的认证标准是,命运之子必须表白,否则永远不会到百分百。

    看到苏漾期待的小眼神,赵封脸色有些不自然,前世今生加起来他足有七十多岁,要他像个小年轻似的表白,实在有些难为他。

    苏漾耍赖似的在他怀里轻蹭,“喜欢我吗?夫君~封哥~你喜欢我吗?”

    赵封投降似的搂紧他,轻笑道:“喜欢,我喜欢你,我爱你,两辈子都只爱你一个。”

    ——当前进度:百分百。

    苏漾心里头又暖又涩,他靠在赵封胸膛上,小声叮嘱道:“这次我走了,你就把我火化了吧,两具身体一起火化,别再留着了。”

    赵封拧起眉头,轻斥道:“胡说什么。”

    苏漾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哭着道:“你别再做傻事了,要好好地活着,我会心疼的,真的会心疼的,你虽然对我不好,可我还是为你难受,别让我放心不下,你答应我吧……”

    赵封心头升起不祥的预感,可是他无暇思考许多,听到苏漾的低泣只觉得心疼至极,连连应是。

    “好好好,我什么都答应你,别哭了。”

    苏漾这才好一些,他道:“把林非凡交给警方吧,别脏了你的手,你答应我要做个好人的。”

    赵封心里自然是不愿的,可是他不愿违逆苏漾的意思,想着等人进去了,他有的是办法整他,便也答应了。

    苏漾这才笑了起来,所有的牵挂都解决了,道:“你抱我去看看小柒吧,我想他了。”

    赵封不满:“改天再看他,现在你是属于我的。”

    苏漾想想也是,他要是死在小柒面前,会对小孩造成心理阴影的,便道:“那我们去睡觉吧,我想睡一会,好累啊。”

    “睡了三个月还没睡饱,小懒虫。”

    话虽这么说,赵封还是把他打横抱起,往楼上走,走到一半,他回眸冷声道:“这两个人先不要处理,把许少的身体安置在客房,不要让七少爷看到。”

    所有人如梦初醒,觉得这个世界简直疯了。

    变成植物人的许少死了,老大死去了数百年的白月光活了,这两个人还是同一个?这特么是在拍灵异悬疑片吗?!

    林非凡才是真的要疯了,原来许彦清就是陶子煜,原来他们俩早就知道,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赵珏无视指着自己的几管黑洞,直接瘫坐在地上,把半辈子的涵养都抛弃了,陶子煜管他大哥叫夫君,那,他大哥岂不是承天帝……

    难怪斗了一辈子没斗过他,原来特么的是老祖宗!!

    =========

    天已经渐渐亮了起来,苏漾躺在赵封怀里,看着从窗户射进来的阳光,弯了弯眼眸,轻声道:“还能再看到晨曦呢,真好。”

    赵封捏捏他的手掌,道:“以后我每天都陪你看,看到你腻了为止。”

    苏漾轻轻应了一声,缓缓垂下了眼睫。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