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3-14(捉虫)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48章 3-14(捉虫)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重生军嫂有空间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赵封口中的“老朋友”是谁,苏漾用一根小拇指都能猜得到, 绝对是许彦清的初恋男友乔洋无疑。

    然而这种久别重逢的戏码, 他真的一点都不期待好吗!他又不是许彦清, 跟别人的前男友见面, 除了尴尬还是尴尬!

    事实上, 在得知赵封对外散布他死亡消息的时候,苏漾的内心是默默赞同的, 因为许彦清是真的死了啊!而且是因公殉职的,到死为止,他都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人民公仆,理应被同事们尊重和追悼,在恋人的心里也应该维持当初的美好形象。

    他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影响许彦清短暂但纯粹的一生。

    就比如此时此刻,他正被某黑.道大佬抱在怀里, 姿势极为暧.昧,这种场景必须绝对肯定不能被别人看到,尤其是乔洋!

    苏漾推了推赵封的胸膛, 试图从他腿上下去,却被赵封抱起来换了一个姿势,苏漾差点没炸毛。

    因为他之前是跨坐在赵封腿上,和他面面相对, 现在却变成了后背靠着对方的胸膛, 臀.部刚好贴着某人正处于沉睡的, 但尺寸依旧十分惊人的某物上……

    不过这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他的脸正对着正门!

    “封,封哥,我不想这样……”他轻轻挪动小屁.股,想转过身来。

    赵封呼吸骤然沉重,他一只手扣住苏漾的腰,沉声威胁:“老实点。”

    两人肌肤相亲这么久,苏漾对他这种低哑磁性的嗓音简直不能再熟悉,当即不敢乱动了。

    他欲哭无泪地捂住自己的脸,小声道:“封哥你难道忘了,我已经‘死’了,怎么能见以前的朋友呢?”

    赵封低低一笑,粗粝的指腹在他开合的唇上缓缓摩挲:“没关系,等你们叙完旧,我就送他下地狱。”

    他常年握枪,指腹有一层厚茧,苏漾水.嫩的两瓣唇很快被磨出一层艳丽的红色。

    苏漾无暇顾及唇上传来的刺痛,他已经被赵封毫不掩饰的杀意震慑住,他赶忙握住赵封的手,急道:“不行,你不能杀人!”

    赵封冷笑着问:“你有什么立场命令我?”

    苏漾气的不知如何是好,他总不能说,我是你上辈子的媳妇,所以你得听我的!

    天知道这辈子的景丞对前世的事记得多少,他那样热衷煜朝历史,对陶子煜的尸体那样执着,可见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这种影响,应该不至于让他记得上辈子的事。

    毕竟转世之后,前尘往事都会变成云烟,这是最基本的法则。

    他正纠结着,包厢的大门在眼前被推开,苏漾赶紧垂下脑袋不敢抬头。

    脚步声很沉闷,苏漾只能看到两条笔直的长腿越来越近,来人穿着一双简单利落的半高筒皮靴,在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下来。

    “赵封,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否则我保证,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他的力气太大,被两个彪形大汉押着,竟还能往前冲好几步,其他人见状赶忙上前压制住他。

    赵封脸色不变,凑到苏漾耳边道:“人来了,不看一眼吗?”

    苏漾像只鹌鹑一般,拼命地摇头。

    乔洋怔了怔,视线落在赵封怀里的男孩身上,原先他只当作这人是赵封的小情儿,此时细看,隐约觉得身形有些熟悉。

    赵封缓缓抽出被苏漾紧紧握住的手,钳住他的下颚,强迫他抬起头来。

    ……

    四目相对,乔洋瞳孔骤然收缩,疯狂地往前冲,很快被几个保镖压在地上,他还是疯狂地挣扎,一双眼睛一瞬不舜地望着苏漾。

    “彦清,你果然还活着,你果然还活着!!彦清,彦清,对不起我误会你了,我应该听你解释,都是我的错,彦清……”

    苏漾难受极了,乔洋爱的人已经死了,自己只是一个借尸还魂的外来者,此时面对原主的初恋,心里难免会愧疚不安。

    不过他素来脸皮厚,面上也没有表现出来,反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许彦清许先生,不过很多人都说我们很像……”

    话还没说完,就被赵封狠狠掐了一把腰,他吓了一跳,还是接着道:“那什么,希望你节哀顺变,许先生已经死了,你还是早点忘了他吧,我相信,他也一定希望你早日找到幸福的……”

    乔洋仿佛听不见他说的话,只是一个劲地追问:“彦清,是不是赵封逼你的,是不是!你不要害怕,我爸妈已经在派人找我了,民不与官斗,这是自古就有的铁则,他一个混黑.道的,怎么可能斗得过我乔家,他根本不敢动我!我很快就带你离开,然后我们结婚好不好……”

    苏漾脊背一僵,赵封深重的戾气已经波及到他了,他赶紧道:“你胡说什么,我不会跟你结婚的,我喜欢的人是唔唔唔——”

    赵封不容置疑地掰过他的脸,狠狠堵上那张能言善辩,谎话连篇的嘴.巴。

    纤细的男孩被满身戾气的男人抱在腿上肆意地亲吻,这一幕几乎让乔洋目眦尽裂,他趴在地上怒吼:“赵封,给我放开他!!我要杀了你!!”

    维持偏着脑袋的姿势接吻,苏漾感到很不舒服,但口中掠夺的力道越来越凶猛,这个带着惩罚意味的吻急切而暴虐,苏漾不自觉含.住他的舌,轻轻舔舐,用最温柔缠.绵的方式安抚对方。

    赵封猛地睁开眼眸,他喘着粗气从苏漾口中退了出来,望着他泛着水光的眼眸,觉得自己的精神已经濒临绝境。

    他看不懂,也想不通,为什么同一个人能有如此截然不同的性情。

    他可以温柔如斯,仿佛自己就是他的全部,也可以冷酷到极点,即使紧紧拥抱在怀中,却像被他阻隔在心墙之外。

    他甚至怀疑这具身体里住着两个人,一个是与他日夜缠.绵,卑微地祈求自己多爱他一点的男孩,另一个是今天上午的那个,心里藏着别人,对他冷淡而疏离,像一只随时随地会攻击人的狗崽子。

    赵封狠狠闭上眼,把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排出脑海,他把苏漾抱起放在座椅上,自己大步走到乔洋面前,乔洋也正用仇恨的眼神望着他。

    这两个男人皆把对方当做最不共戴天的仇敌。

    赵封摆手,那几个黑衣保镖全部退下,乔洋紧攥着拳头,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就在那刹那之间,他猛地挥起拳头狠狠砸上赵封的脸,赵封偏头躲过这一击,乔洋又飞起一脚,赵封闪身避过,回过身一拳击在乔洋的腹部,他疼得一踉跄,往后退了一步,嘴角溢出血丝。

    苏漾眼一跳,刚想劝赵封住手,哪知道乔洋不在意地揩了一下唇角,马上又攥紧拳头袭上赵封的头部,带起一阵拳风,赵封后退半步险险避过,伸手抓住乔洋的胳膊,屈膝在乔洋的小腹狠狠撞击三四下,乔洋吃痛跪倒在地。

    赵封眯眼黑眸,道:“单枪匹马闯进我的帝国,我很欣赏你的胆量,所以我满足你的遗愿,让你再见他一面,但也仅此而已,懂了么。”

    乔洋咬紧牙关,还想爬起来再战,却被赵封飞起一脚踢得摔倒在墙壁上,又是咳出一口鲜血,这次终于没有再爬起来。悬殊的力量差距已经让他绝望。

    苏漾既惊又怕,但这种时候容不得他胆怯,否则乔洋会被赵封活活打死的,他赶忙上前抱住赵封,阻止他下一步动作。

    他小声哀求:“封哥不要杀人,求你了……”

    赵封动作一顿,沉声道:“皇廷是他整垮的,还有另外三处产业,第一次有人在我的头上撒野,黑白两道的人都在看我的笑话,我不该教训他?我不该?”

    他语气森然,苏漾忍不住打颤,却没有松开手,道:“你已经给过他教训了,他伤得这样重,少说也要在床上修养三五个月,就留他一条命吧,封哥,为了这种事脏了手不值得。”

    赵封沉默片刻,忽然轻笑一声,道:“你对我忽冷忽热,就是因为他?你说你爱我,我相信,但你的心还被他霸占着,我帮你清理干净,不好吗?”

    苏漾心头一凛,连连摇头,“不是,我心里只有你……”

    赵封倏然拧起眉头,摇头道:“我不该跟你废话的,你这张小.嘴就没有一句实话,相信它,不如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他朝一旁伸出手,很快有人将一把手.枪奉上,他接过,淡淡地问苏漾:“你在警校应该训练过,怎么使用不用我教,现在,”他把那把漆黑的手.枪塞进苏漾的手里,“由你动手。”

    苏漾手一颤,差点没把这玩意儿摔地上。

    赵封道:“你可以选择朝他开一枪,或者击毙我,带走他。”

    苏漾抿唇看向地上重伤的乔洋,这个大男孩才二十岁出头,年轻气盛,难免冲动一些,但是罪不至死。

    那么……击毙赵封?当然不可能,前世景丞因他而死,他断不可能杀这个男人第二次。

    手上的黑色铁块重逾千斤,苏漾看着眼前的男人,脑子里嗡嗡地响。

    他无意识地问:“那,那如果我让你选择,我,和你书房里的那个人,或者说……陶子煜的遗体,你会怎么选。”

    赵封眯起眼,“你为什么会知道。”

    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你等待几百年的人是我,可是现在是公元2021年,你不是景丞,我也不是陶子煜,即便是这样,你还会爱上我吗?

    苏漾忽然激动起来,道:“你别管为什么,如果我和那具尸体,你只能留下一个,你选谁?”

    赵封脸色蓦地一沉,道:“我早就说过,你和他没有可比性。”

    “……”苏漾瞪着眼眸,倔强道:“没有可比性?既然如此,你现在又发什么疯?你说过只要我这个人,为什么现在又要把我心里的人清理出去?你是真的不在意我,还是你根本就不敢承认?赵封,你是懦夫!是个心动了却不自知的笨蛋!”

    赵封厉声呵斥:“许彦清!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

    苏漾道:“赵封,我知道你是赵封,可是在你眼中,我又是谁?我许彦清算什么?比不过一具死了几百年的尸体!我就是一个笑话!”

    “我不喜欢乔洋,但我不能杀他,我喜欢你,所以也不能杀你,”苏漾掂量了几下手上的漆黑铁块,陡然一笑,“我说过,我的射击成绩很好,还记得吗?”

    赵封没有说话。

    苏漾自顾自往前走了两步,失落道:“可惜不能让你见识一下了……”

    话音刚落,他手上那把枪已经对准了他自己的胸口。

    “砰——”

    “许彦清!!”

    倒下的身体被赵封接住,他慌乱地唤着“许彦清”三个字,整个人就像骤然被挖空灵魂的木偶,除了堵住汩汩流血的伤口,什么也不会做。

    “你问,我心里的人是谁……我现在就,告诉你,”他蓦地吐出一口鲜血,声音越发微弱下去,“那是……上辈子的你……”

    赵封胸口剧烈疼痛起来,这种如同身处九重地狱,挫骨扬灰之痛,如此熟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