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3-12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46章 3-12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苏漾蜷缩在角落里, 湿润的眼眸里盛满了伤心和抗拒,让赵封生生止住了动作, 他素来是个无所顾忌的人,唯有这只蠢兔子的眼泪, 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赵封就这么伫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角落里的少年,耐心等他平复下来。

    过了好一会,苏漾终于缓了过来,他耸了耸鼻尖, 小声道:“封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赵封道:“问吧,只要我知道, 就不会隐瞒。”

    苏漾捡起地上的手机, 打开屏幕,眼眶再次湿润, 他哽咽地问:“你是研究煜朝历史的专家,那你知不知道, 煜朝的【煜】字, 是来源于哪里?”

    这是赵封始料未及的问题, 事实上, 这个问题只要打开搜索百科很快便能得到答案。

    “煜”有光耀、照耀之意,与承天帝登基之前的封号“荣”相呼应, 因此在学术界, 普遍认为这是承天帝在彰显自身尊崇, 弘扬天子之威。

    但那是因为,鲜少有人知道,陶皇后的名字叫做——陶子煜,这个秘密,也就只有世代守护陶皇后遗躯的赵氏一族方才知晓。

    赵封半蹲下,把哭花脸的男孩抱在怀里,伸手为他拭去眼泪,苏漾不自觉避开那只试图触碰自己的手,让赵封的动作僵硬了一瞬。

    他微微蹙眉,道:“这个【煜】字,取自承天帝爱妻之名,那位陶皇后,名叫陶子煜。”

    话音刚落,便感觉到怀里的男孩身子一颤,挂在眼睫上的泪珠簌簌落了下来,赵封的眉头蹙得更深。

    他问:“你很在意这个?”

    苏漾只是摇头,赵封的话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也让他的胸口更加沉重起来。

    对于世人而言,那段历史已经过去六百多年,所有的人和事都被时光冲刷干净,可对苏漾来说,就在几个月前,他还被那个男人抱在怀里疼惜,小心翼翼地宠爱。

    一转眼,那个无所不能的男人,已经成为一抔黄土,连一具尸骨都找不到了。

    他觉得自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否则怎么会把那枚天山玄锁忘得干净,只记得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好。

    可是景丞虽然伤了他,他也欺骗了对方的感情,这笔烂账谁能算得清,景丞和陶子煜都已经死了六百多年,纠结谁对谁错也全都没了意义。

    他只是觉得难受,或许是因为太过惊讶所以控制不住情绪,只要大哭一场就好,等他发泄完了,也就什么都不剩了,他这样安慰自己。

    赵封被苏漾这副模样吓得不轻,连忙轻拍脊背帮他顺气,哄道:“别哭了,你当自己是女孩子么,小姑娘也没你这样多愁善感的……”

    他劝了好几句,苏漾却全然不听,自顾自哭得厉害。

    赵封哄得不耐烦,直接用嘴堵上他的唇,肆无忌惮地横扫掠夺他口中的甜蜜滋味,苏漾骤然睁大眼睛,拼命想要推开他,但赵封的力气并非他能抵抗的,情急之下,他狠狠合上牙关,血腥味迅速在唇齿之间弥漫开来。

    “嘶——”

    赵封皱眉从他口中退了出来,只见这只素来乖顺,只知道掉眼泪的蠢兔子,正愤怒地瞪着一双漆黑湿润的明眸,俨然已经变成一只凶恶的狗崽儿。

    舌上穿来的刺痛让赵封眸色渐深,他用拇指揩了一下唇,果然已经见了红。

    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在此之前,他以为这个男孩的身心已经全部属于他,可就在刚才,这几个月来的认知被全部推翻,变得面目全非。

    或许,眼前的男孩并不如看上去的乖顺,也并不像他表现得那样爱自己。

    这种推测仅仅是在脑海中成型,已经叫赵封难以忍受,如果他爱的不是自己,那么是谁!他心里的那个人是谁!乔洋?还是别的什么人!

    赵封的眼神骤然眼神变得狠戾,苏漾忍不住想逃,但手腕上传来的强有力的桎梏,让他根本无从躲避。

    他敛去了恼怒的神色,低声辩解:“我不是故意的,你忽然那样对我,我……我没有反应过来,身体就率先做出了动作,对不起。”

    赵封望着他的脸沉默半晌,忽然捡起掉落在旁边的手机,苏漾脸色一变想要抢夺,被他一只手臂禁锢在了怀里,眼睁睁看着手机屏幕在眼前亮了。

    苏漾忐忑至极,他还没来得及清理浏览记录,若是被赵封察觉到什么,他不敢设想后果。

    看到前面几条记录,赵封只是略有些困惑,因为这些资料都是常识,例如煜朝和铭朝的关系,别说他是警校毕业的,就算是一名初中生也该知道,更别说后面查询的“承天帝的姓名”以及“承天帝的妻子是谁”这些基础性知识。

    他接着往下翻,动作骤然停顿下来,其中有一条检索记录是——伍兴德父女的结局。

    如果他单单查伍兴德这个人倒没什么可疑的,可伍兴德的女儿伍氏却是鲜少有人知道的,这个女人的生平和陶子煜一样,被抹消得干干净净,除了赵家人,世上根本没有几个人知道,那么,苏漾又是如何知道的?

    他皱着眉继续往下看,无非都是和承天帝相关的信息,关于景丞,世上再没有人比赵封更了解他,也懒得再看,他把手机扔到一旁,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孩。

    苏漾脸上泪迹未干,浓密的眼睫上挂着点点泪水,眸中闪烁着潋滟光芒,见他看自己,连忙朝他讨好一笑,只是这笑容多少带着一些牵强和苍白,眼神也不似从前的专注。

    赵封骤然心头火起,厉声逼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忽然对煜朝的事感兴趣,又为什么哭成这样,给我解释清楚。”

    苏漾只摇头,他不敢再撒谎,可真相更不可能说出口,唯有保持沉默。

    赵封拿他毫无办法,舍不得打舍不得骂,亲他就要做好被咬的准备,只好收紧手臂,把人紧紧勒在怀里。

    他力道大得出奇,苏漾甚至产生了窒息的感觉。

    赵封沉声道:“你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每次我以为已经看透你了,你却总是让我意外,叫人捉摸不透,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苏漾哑声道:“我也不知道……”

    他真的不知道,他是星二代,从记事起就开始参加各种综艺节目,参演影视作品,他每天都在讨各种人的欢心,父母,长辈,粉丝,大众,他一直在扮演他们眼中那个完美的苏漾,绑定系统之后,所做的也没什么区别,仍旧在讨好别人。

    只是在从前,如果他做不好只会招黑,在娱乐圈混不下去,可是现在,如果他做的不好就会没命,就会回不了家。

    所谓讨好,很多时候是以抛弃自我为代价的,他只知道怎样表现能够更吸引某一类人,怎样做能够让别人更喜欢自己,因此也从来没考虑过,真正的他应该是什么样的。

    他失落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什么样的,赵封,我真的不知道。”

    这是他第一次对赵封直呼其名,语气里带着似有若无的撒娇,还有一丝丝的委屈,任谁都无法对这样的他追问下去。

    赵封终于领略何为克星,这小崽子绝对是上天派来磨砺他的。

    他摸着苏漾的脸颊,徐徐道:“许彦清,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有在发现你是卧底的时候一枪了结你,这样对谁都好。”

    如果没有亲眼目睹他的改变,这个虚有其表的赝品也不会在他心里升值,也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意儿,可以随时随地剔除。

    不像眼前这个,他已经没有办法从心里拔除了,因为一旦要动他,就必然是剜心之痛。

    苏漾不做声,赵封阴冷的眼神让他知道,这些话没有一丝掺假,他是真的后悔没有早点杀了自己。

    他忽然觉得这个男人也很可怜,因为无论是许彦清还是他自己,来到他的身边都是因为不单纯的目的,都是为了算计他。

    苏漾想,为了让自己活下去,四处欺骗别人的感情,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一直在装死的系统默默上线:“你要相信,你的所作所为都是正义而且有重要意义的。”

    苏漾没有心力和它争辩,他将脑袋靠在赵封的肩膀上,脸上露出从未有过的疲惫神色,轻声道:“我倒是很庆幸你没有杀我,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变成一个杀人犯。”

    赵封的黑眸中掠过一抹幽光,他垂下头,缓缓贴上那抹樱唇,苏漾骤然偏过头,避开了这一吻。

    “果然……”

    赵封松开手,自嘲一笑,道:“没关系,我要的是你这个人,你的心属于谁,你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秘密,我……统统都不在意。”

    他把苏漾抱去床上,揉了揉他的发丝,道:“好好休息,醒来记得喝粥。”

    不等苏漾回答,他已然大步走出了卧室。

    苏漾没有看到,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骤然阴沉的面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