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3-9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43章 3-9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重生军嫂有空间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作为一个不吐槽会死星人, 腹诽是最基本的技能, 既可以发泄郁闷的情绪, 又可以缓解任务压力,简直是苏漾维持乐观开朗, 青春快乐的不二法宝!

    所以在此之前, 他并没有想到会在这件事上掉链子。

    听到赵珏的质问, 他尴尬地笑了笑,道:“我是开玩笑的, 可能表达得不是很准确,但真的真的没有贬低你的意思。”

    好在赵家老二跟他家土匪大哥不同, 至少看上去是这样, 他只僵硬了几秒, 很快又恢复了风度翩翩的姿态。

    他微笑道:“我都不知道, 原来许先生这么有幽默感。”

    苏漾大囧, 附和道:“是啊是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赵小柒不愧是小狼崽子,睡了一觉发了汗,醒来的时候烧已经退了, 他一看到苏漾就撅起嘴.巴,转过身不肯看他,显然是在生气。

    苏漾一头雾水, 他招谁惹谁了?

    他把赵小柒扳过来,虎着脸问:“怎么回事啊, 别告诉我, 你眼睛都哭肿了真的是因为我。”

    赵小柒小脸蛋一红, 怒气冲冲道:“我才没哭,许哥哥是笨蛋!!”

    苏漾:“……”

    “我是笨蛋?”苏漾登时怒了,他一把拎起这只小白眼狼,道:“我从早上照顾你到现在,早饭午饭都没吃,就是为了让你骂我吗,小没良心的,爷不伺候了!”

    说着转身就走。

    赵小柒一把攥着他的衣角,急道:“不准走,你不准走!!”

    苏漾被他闹得没辙,直接仰躺在床上,唏嘘道:“大的小的都不讲理,你们一家子都是恶魔吗……”

    听他这么说,没良心的赵小柒咯咯笑了起来,挨着苏漾坐下,两只小短手还是紧紧攥着苏漾的衣摆。

    苏漾偏头看他一眼,也忍不住笑了。

    “生我气总得有个理由吧,法官判刑也得讲究人证物证呢,你说是不是。”

    小包子鼓着白胖的脸颊,嘟囔道:“谁让你不相信我的,讨厌你。”

    苏漾皱眉:“我什么时候不相信你了,我……”他忽然消声,道:“你是说,有一个人跟我长得一样,躺在冰块里那件事?”

    赵柒点点头,撅嘴道:“我都看到了,就在赵封的书房里,我不小心推倒了笔筒,门就打开了,好多没见过的东西,金光闪闪的,里面有一个大冰块,很冷很冷,那个哥哥就在里面睡觉,我跟他说话他也不理我……”

    他说得有条有理,自然不像林非凡解释的那样,把梦境和现实相混淆,事实上,赵小柒很聪明,很多小孩不会记得的事,他却连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

    赵小柒拽苏漾的衣角,道:“不是胡说八道的,是真的!”

    苏漾头疼地想,就是知道是真的才害怕啊!

    见他不说话,赵小柒从儿童床上跳下来,扯着苏漾的手往外走。

    “你不信的话,那我带你去看!”

    “喂喂别闹了,”苏漾吓了一跳,连忙把小包子抱回床上,“你还在发烧,不可以乱跑。”

    赵小柒眉头皱成一团,不高兴地说:“到底看不看嘛,说了你也不信,带你去看你也不愿意,比我爸爸还难讨好。”

    苏漾哭笑不得,理智告诉他,赵家乱七八糟的秘密太多,贸然掺和进去很有可能会引发不妙的后果,但是感性上他又想去看看,赵封的那位心头白月光究竟是何许人也,能让那匹饿狼惦记这么久。

    他犹豫不决,转念一想,只有了解赵封的过去,才能更好得攻略他,这个理由完全成立,于是他重重一点头,“好,你带我去看,不过我先帮你把鞋穿上。”

    赵小柒这才喜笑颜开,把小脚丫子伸给他。

    ==========

    赵封的书房在五楼,这里是赵家的禁地,平时除了赵封谁也不敢踏足,不过赵小柒经常在楼梯口玩耍,有时候偷偷上楼玩一会,监控室的保安也只当做没看到。

    不过这次例外。

    苏漾被赵小柒拉着上了楼梯,刚踏足五楼,警报器就突兀地响起来,半分钟不到,这两人已经被十多个保安团团包围住。

    赵小柒撒泼道:“谁敢拦我,我就告诉我爸爸,把你们全都送去非洲挖石油!!”

    苏漾:“……”

    面对无理取闹的赵宝宝,保安大哥淡定道:“小少爷,我们是赵爷的人,不归老爷子管,你请回吧。”

    赵小柒不干,直接瘫在地上打滚,不管苏漾怎么劝都不起来。

    周遭这么多人看着,苏漾被自己领出来的熊孩子弄得束手无策,简直尴尬到了极点,恨不得找块布把脸遮住才好。

    “怎么回事。”身后传来一阵上楼的脚步声。

    这声音……苏漾脊背一僵,心想完了。

    赵小柒也瞪大眼睛停止闹腾,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躲进他许哥哥的怀里寻求保护,苏漾气得想把他从五楼扔下去,早这么听话多好!

    他强作镇定,转头道:“封哥,你今天……回来得真早啊。”

    赵封皱着眉走过来,摸了摸赵柒的脑门,道:“老二说老七发热,我回来看看,怎么,病已经好了?”

    见他神色如常,苏漾悄悄松了口气,道:“烧是退了,不过扁桃体发炎,还是要继续吃药。”

    赵封点点头,忽然话锋一转,问:“刚才这一出是什么意思,大病未愈就在地上打滚。”

    赵小柒不敢说实话,直接把脸埋在苏漾怀里装死。

    苏漾干笑两声,道:“我来这么久还没上五楼看过,就想让小柒带我转转,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后就不来了。”

    赵封望着苏漾开合的粉嫩唇瓣,轻笑出声:“你这张小.嘴真甜,每次说得哥心软,一再舍不得惩罚你。”

    他虽然在笑,笑意却没有抵达眼底,反而透着一股阴冷,叫人心里发寒。

    苏漾感到危险,下意识往后挪了半步,赵封察觉到他的动作猛地上前,一把扯出他的手腕,沉声道:“跟我说句实话有这么难吗。”

    手腕上的力道前所未有的大,让他忍不住害怕,“封哥……对不起,我不应该好奇心过盛……”

    “够了,”赵封冷声打断他,“我说过不喜欢别人骗我,如果你一定要说谎,倒不如什么不要说。”

    苏漾想要辩解,却被他猛地压到墙上,纤弱的脖颈被一把扣住,呼吸受到阻碍,苏漾难受极了,费力去掰脖子上的桎梏,却无法撼动赵封一丝一毫。

    赵小柒受到惊吓,扑过来抱住赵封的腿,哭道:“不是不是,是我要带哥哥找冰块的,你放手你放手呜呜呜……”

    周遭围满了保镖还有周家的管家仆人,赵珏站在不远处抱胸看热闹,赵小柒的哭声萦绕在耳畔,苏漾脑子里一片混沌,双颊涨得通红。

    在众人面前受到这样的折辱,让他觉得羞耻。

    生理性的泪水盈满眼眶,他低声呜咽:“你说过,不会伤害我的。”

    赵封眸中泛着冷光,一点点加大力道。

    “是,我是说过,可是你又是怎么做的,从你跟着我的那天开始,嘴里有没有一句真话!”

    苏漾不懂他在发什么疯,但他知道赵封是真的动怒了,不是因为他擅闯五楼,而是为了别的什么原因。

    他从喉咙里挤出破碎的声音,如同受伤的小兽:“我是卧底,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不是吗,可我现在,真的喜欢上你了,封哥……”

    赵封无动于衷,缓缓从嘴里吐出几个字:“乔洋,你还认识吗。”

    乔洋……

    苏漾缺氧的大脑缓慢运转起来,这人是许彦清的初恋男友,父母都是高官的,在警校的时候两人好过一段时间,后来许彦清被外派当卧底,两人就分了。

    准确来说,是许彦清去酒吧跳舞时恰巧遇到乔洋,众目睽睽之下许彦清没法解释,只好说自己厌倦了,让他以后别来打搅自己,两人正式撕破脸。

    “他对你真是情真意切,得知你殉职的消息,像条疯狗一样四处咬人,因为他,皇廷已经正式停业了。”赵封嘲弄道:“怎么,你很感动吗?”

    “与我,无关。”

    赵封松开了手,苏漾整个人失力一般瘫倒在地,狠命地咳嗽,几乎没把肺咳出来。

    赵小柒扑进他怀里哭个不停,苏漾抱着小包子闭上眼睛,看上去憔悴不堪。

    ——马丹,一个卧底身份不够,又弄出一个初恋男友,怕玩不死人吗?!

    他脆弱的模样让赵封拧起眉头,胸口没由来地一阵烦闷,他怒吼道:“都滚,把小少爷带走!”

    管家连忙上前把哭泣的赵小柒带走,周遭的人也匆匆散了,赵珏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踱回自己房间。

    苏漾仍旧瘫坐在地上,喉咙疼得厉害。

    赵封半蹲在他面前,道:“既然与你无关,那么他死了也无所谓吧。”

    “你说过不会杀人……”苏漾重重喘着气,道:“不要让我对你失望,好不好?”

    他在赌,赌自己在赵封心里究竟有多少分量。

    “你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赵封道:“你不是好奇吗,我书房里的那个人,你应该猜到了吧,是,那是我唯一喜欢的人,你也好,其他人也好,都不过是替代品罢了,只要我不想要,随时可以丢弃的物件。”

    苏漾蓦地瞪大眼眸,随即苦笑出声:“果然是这样啊……”

    看他露出受伤的神色,赵封胸口的烦闷非但没有消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这种感觉让他彷徨,从得知许彦清和乔洋之间的事开始,他就已经被满腔的戾气所支配,那种所有物被人染指的感觉,让他愤怒得想要毁灭眼前的一切。

    他原以为只要伤害这只蠢兔子,让他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代价,让他比自己更疼,他就能得到解脱。

    可是没有,他只感到心疼,锥心的疼。

    他把失魂落魄的男孩揉进怀里,机械地说道:“即便只是替代品,也是属于我的,谁都不准碰,谁都不行。”

    苏漾没有说话,他害怕自己无意间再次激怒赵封,暴怒之下的男人让他打从心底觉得恐惧,他不想再面对哪怕一次。

    “说话。”赵封抬起他的下颌,眼眸深处是微不可查的恐慌,他咬牙道:“你给我说话!说什么都好……”

    苏漾抬起眼眸,眼泪毫无预兆地从那双通红的眼眶落下,他唇角绽开一抹苦涩的笑,倾身贴上赵封的唇。

    这是一个如同献祭般的,带着绝望色彩的吻,赵封第一次知道,原来眼泪的味道这样苦涩。

    苏漾哑声道:“替代品……也可以,只要封哥愿意要我,就好,因为,我是真的喜欢你。”

    胸中的怒火渐渐熄灭,被一阵汩汩流动的暖流所取代,赵封缓缓收紧手臂。

    “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会对你好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