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3-5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39章 3-5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医香重生军嫂有空间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李孟辉吓得两腿发软, 不知何时额上已经出了一层冷汗,他哆哆嗦嗦捡起地上的手机, 小心翼翼地问:“赵、赵爷,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话未说完,通话已经断了, 他看了看手机, 怀疑自己在做梦。

    赵家的权势不仅仅覆盖了s市, 在整个华国乃至于东南亚都是极为可怖的存在, 赵封作为家主, 其地位堪比帝王,这样的人, 为区区皇廷经理出头, 简直像在开玩笑!

    可是, 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他转过脸看向一旁的苏漾,这小子刚刚睡醒,眯着迷蒙的睡眼打着哈欠, 眼睫上还挂着一滴生理性的眼泪,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平心而论,这小子的相貌实在是无可挑剔, 哪怕他对男人不感兴趣, 此时也有些移不开眼,莹白的脸蛋在灯光下找不到半点瑕疵,漆黑的眼珠蒙着水光像是上等黑曜石,他就像一颗璀璨的明星, 光彩夺目。

    李孟辉猛地一震,忽然想起偶然听别人提起的传言——赵家主最喜欢唇红齿白大眼睛的年轻小男生!!

    他又凑近一些打量,苏漾忽然抬起眼眸朝他一笑,颇有些取笑的意味。

    他嘻嘻道:“李叔叔,怎么,你对我有兴趣吗?”

    李孟辉脑子嗡嗡嗡地响,忽然觉得眼前这个漂亮的大男孩,比魔鬼还要可怕!

    “你,你是赵爷的人!”他听到自己怒气冲冲道。

    苏漾大大方方地点头:“是啊,我是赵爷的人。”

    李孟辉:“……”

    先前他觉得这个许彦清天真开朗,活泼耿直,和他聊天非常有意思,此时却是恨极了他的耿直,连带着他那清甜的嗓音听在耳朵里,也变得阴狠恶毒起来。

    他气得说不出话来,嘴唇却是一个劲地抖,脑子里只有三个字在不停地旋转——完蛋了。

    苏漾见他抖得实在可怜,难得好心给他倒了一杯凉白开,道:“你别怕,赵爷不会吃人的。”

    李孟辉笑的比哭还难看,颤颤巍巍接过那杯水,一口没喝放在桌上,道:“彦清老弟,其实这都是我跟高经理之间的矛盾,不该牵扯到你,你又何必帮她对付我呢……”

    苏漾无辜道:“李叔叔,我怎么听不懂呢,不是你的保镖把我绑架过来的吗,怎么成了我对付你。”

    李孟辉皱了皱眉,道:“可你应该说实话,为什么骗我说你是高敏的远方表弟呢!你要是早说你是赵爷的人,我肯定不会留你到这么晚!”

    苏漾却是一本正经地摇头:“你敢在皇廷里绑人,说明根本没把赵爷放在眼里,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赵爷的仇家,人总要给自己留点底牌,你说是吧。”

    李孟辉说不过他,恨恨地灌了一口凉开水,这还没咽下去,眼前的门已经被人一脚踢开。

    砰的一声巨响,屋里的人还没回过神来,已然被不知从哪来的不法分子团团包围住。

    走在最前方的正是赵封,他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外面一件敞开的黑色大衣,没打领带,内里衬衫解开了两个扣,胸.前的肌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衬得那张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他双手插在口袋,缓缓踏了进来,沉稳的脚步声在安静的包厢里显得尤为突兀。

    李孟辉已经吓跪了,苏漾也受了不小的惊吓,因为他看到那扇不知道什么金属材质的门上,留下一个明显的凹进去的洞——是被赵封踢的。

    苏漾眼看着他迈着笔直有力的长腿朝自己走来,两条从没争气过的腿又可耻地打颤了,他担心自己的小心机没有瞒过赵封,赵大佬一怒之下,也狠狠地给自己来一脚。

    苏漾滴溜溜的眼角又瞟了一眼遭受重创的金属门,心有余悸地想,自己绝不能坐以待毙!

    等他再抬起眼眸时,眼眶已经通红,眸中蓄满了眼泪,耸着鼻尖朝赵封奔过去,直直扑进他怀里。

    赵土匪阴沉的脸一下子就僵住了。

    苏漾一脸的惊惶:“你怎么才来,我好怕……”

    李孟辉:“……”

    你丫绝壁是人格分裂吧!!

    然而赵土匪却很吃这一套,当即把宽厚的手掌放在苏漾的小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撸了一把,动作算不上有多温柔,却明显有着安抚的意思。

    他淡淡地看向李孟辉,直看得他冷汗涔涔,才缓缓开口道:“我知道是误会,但你动了我的人是事实,断一条腿不过分吧。”

    李孟辉瞪大眼睛,求饶道:“赵爷,我真的没动许少爷,就请他喝了两杯茶,是真的啊赵爷!不信你问许少爷……”话未说完已经被人堵上了嘴。

    赵封没有再看他一眼,拉着呆若木鸡的苏漾往外走。

    苏漾有点慌乱,他只是想给李孟辉一点苦头尝尝,毕竟这人手段下作是事实,谁知道赵封一开口就要断人家的腿。

    他咽了咽口水,小声道:“封、封哥,他真的没有……”

    赵封轻嗤一声,道:“我知道,没人敢在我面前撒谎。”

    在他面前说过多次谎话的苏漾头垂得更低了,嗫嚅道:“你知道,为什么还要打断他的腿。”

    赵封转过身,捏住他的下颌轻笑出声,“他这条腿是为你断的,懂吗?”

    苏漾一愣,随即脸色发白。

    赵封眯着眼,额头抵在苏漾的额头上,轻声道:“那晚我见识过你的身手,不说有多优秀,至少不必受制于人,你乖乖跟他的人走,是不是想看我为你着急?你这孩子,人小,心眼却多。”

    苏漾张大嘴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赵封又道:“以后想要什么就直说,再敢耍心眼,下次断腿的人就是你,听清楚了吗。”

    苏漾讷讷地点头,大佬脑回路清奇,他真的跟不上!

    赵封见他呆呆的模样,只觉得心痒难耐,直接把人打横抱起,手臂托着他柔.软的臀.部,感到心里头一片火.热。

    他哑着嗓子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哥,哥就成全你。”

    他抱着苏漾大步走进电梯,按下顶楼号码,便迫不及待地把人按在墙上狠狠亲.吻起来,与上一次亲在脸颊上不同,这次是真正的唇舌交缠。

    苏漾本就被他圈禁在怀里,此时背部抵在冰冷的墙壁上,根本逃无可逃,只能被动地仰着脖子,被他掠夺搜刮口中的津液,没过一会,嘴里便传来一阵腥甜和刺痛。

    这土匪果真是属狼狗的,连接吻都搞得跟吃人似的,苏漾非常怀疑,过了今晚自己还有没有命在。

    赵封是真的想把怀里的男孩吃了,仅仅是一个吻,甜蜜得叫他心底发涩,前所未有的极致的美.妙感觉在灵魂深处发散,他仿佛听到一道陌生的声音在说:

    ——就是他!!

    仿佛苦苦追寻了几十年,也不过是为了怀里这一个宝贝,除了极致的喜悦,还有一种诡异的,令他难以忍受的痛。

    他抑制不住地加大力道,只恨不得把这孩子揉进自己身体里,从此谁也夺不走。

    苏漾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赵封带进了自己的房间,被压.在那张宽大到足以容纳四人的床上。

    他伸手摸了摸唇,果然已经被咬破了,疼得很。

    苏漾泪眼涟涟地望着赵封,小声道:“我不想要……”

    赵封已经褪.去外衣,露出精壮的上身,八块结实漂亮的腹肌在灯光下给人造成强烈的视觉冲击,苏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睛不受控制地往他身上飘,心想,我也想要这么漂亮的肌肉。

    赵封勾起唇角,露出一抹邪气的笑:“嘴上说着不要,眼睛倒是很诚实。”

    苏漾:“……”

    他委屈地抿抿唇,最后视死如归一般展开身体,哼道:“算了,随便你吧。”反正反抗的结果也是被镇压,他又不是没试过。

    赵封俯下身,亲亲他的唇角,道:“放心,哥会很温柔的。”

    =========

    事实证明,男人在那个之前说的话完全没有可信度,苏漾被折腾了大半宿,最后彻底失去了意识,等醒来的时候,人已经离开了皇廷,躺在赵家老宅。

    苏漾睁开眼第一件事就是查询进度,发现已经到了38%,轻轻吁了口气。

    比起上一个世界,这速度已经算很快了,看来不会在这里耗很久,否则按照赵封那禽.兽的尿性,他很可能会以某种非常屈辱的方式死去。

    他正兀自思索着,忽然发现一只小萝卜头“潜伏”了进来,趴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朝他的床前进。

    苏漾哟了一声,道:“你是赵封儿子吗?”靠啊,有儿子还在外面包养小情儿,凑不要脸!

    那小萝卜头忽然停下来,抬起头问:“你在跟我说话吗?”

    是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包子,白白胖胖,水.嫩水.嫩的,正一脸好奇地望着苏漾。

    苏漾点点头。

    那小孩眼珠子转了转,脆生生应道:“是啊,赵封就是我爸爸。”

    苏漾皱眉,那小孩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膝盖和小胖爪子,道:“你是谁啊,是不是我爸爸包养的……呀啊!放开我!放开我!”

    他话还没说完便被人拎了起来,赵封黑着脸道:“你爸爸在米国,想他的话,我今天就派专机送你过去。”

    那小萝卜头在他手上扑腾,道:“赵封你敢欺负我,我要告诉爸爸,让他教训你!”

    赵封冷笑一声,道:“那就让飞机半空失事好了,反正爸爸这么多儿子,也不差你这一个。”

    那小孩瞬间就蔫了,只是眼眸里仍旧是不服输的神色,像一只小狼崽子,逮着机会就要扑上去咬人。

    赵封随手把他扔在一旁,小孩从地上爬起来,迈着小短腿飞快地跑了,临出门前还丢下一句:“等我长大一定会报仇的!”

    赵封无所谓地把门关上,大步走到床边,往苏漾脸颊上重重亲了一口,眼眸里盛满了饱餐一顿后的餍足。

    他轻声问:“饿了没。”

    苏漾摇摇头,他昨晚太累了,现在没胃口吃饭。

    “但是我饿了,”赵封拿起他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以下的位置,问:“感受到了吗。”

    苏漾:“……”

    你特么还是人吗?!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