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2-17(完)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34章 2-17(完)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雪越来越大, 很快铺了一地的白色。南征归来的十万大军, 与伍家父女带来的十余骑人马相对峙。

    伍雪雁双膝跪地, 对着景丞恭谨磕下一个头, 额上渗出血丝她却浑不在意,苦苦哀求道:“求荣亲王放过我家煜儿, 求您放过我家煜儿……”

    驰骋沙场数十年的伍兴德老泪纵横,仰天道:“老天啊,我伍氏一门究竟是造了什么孽!你为何如此残忍啊!!”

    “景丞!你放了老夫女儿和外孙, 让他们自去关外, 景乾父子这两块绊脚石,老夫替你一并铲除, 这叛贼之名老夫也独自承担, 你依旧是平漠北、收南海的大英雄, 受万民敬仰,流芳百世!”

    景丞神色淡淡,一言未发。

    苏漾眼眶泛酸, 伍家人对他很好,他本打算护住伍家和陶家作为报答, 哪知自己反成了景丞用来对付他们的筹码, 以至于亏欠得越来越多。

    他在景丞怀里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 嗓音已然带了哭腔:“你放开我,你欺负娘,你是坏人……你是坏人……”

    察觉到他的抗拒, 景丞胸口剧痛,却固执地不肯松手,反而拥得越发紧了些。

    他看向伍氏父女,眸中掀起前所未有的痛恨,他残忍的一面可以被任何人看到,唯独在他的小狗崽儿面前,他想做一个体贴的夫君,一个善良的好人。

    这对父女的贸然出现,打乱了他全盘的计划,将他的伪装尽皆撕去,还让他的宝贝这样难过。

    他禁锢着胡乱挣扎的苏漾,不无苦涩道:“你总算是发现了,本王从来就不是好人,你这傻子,总算发现了。”

    苏漾泪眼婆娑地望着他,不住地摇头,“不是,煜儿是说气话,夫君对煜儿最好了,可是……可是娘流血了,地上的雪都红了,她会疼,煜儿想去娘身边……”

    景丞察觉到手背上一片冰凉的湿意,深吸一口气,抬手替他擦拭眼泪,轻声哄道:“煜儿别哭,你娘和外祖父想夺走你,夫君不能失去你,你说了要陪夫君一世的,怎么能现在离开。”

    一世……

    苏漾先前当真以为景丞要许他一世,如今只觉得讽刺,他口中的“一世”原来这样短暂。

    他瞪着一双湿润的黑眸,一眨眼晶莹的泪珠便往下掉,看得景丞整颗心脏都在疼,被他的眼泪生生灼伤。

    苏漾抓紧他的衣襟,小声哀求道:“煜儿不离开,夫君让娘起来,好不好……”见景丞不语,他又问:“好不好?”

    景丞已然心软,刚要答应,伍雪雁却是凄声大喊:“煜儿别傻,娘怎样都无所谓,你不能再留在他身边了,他一直在欺骗你!你不要相信他的话,他是想杀你啊,你的身体,你的身体都被他毁了……”

    说到最后已然泣不成声。

    伍兴德将她从地上扶起,一双拳头攥得死紧,眼眸里透着玉石俱焚的狠辣。

    苏漾茫然地瞪大眼睛,一滴眼泪从白皙的脸颊上滑下,他转过脸看着景丞,讷讷地问:

    “夫君……想杀我?”

    景丞脸色阴沉至极,他想捂住苏漾的耳朵已然来不及,待听到他的低喃,仿佛置身于冰山火海之中,粉身碎骨之痛也不过如此。

    苏漾又问:“为什么,娘说,夫君想杀我?”

    景丞不知如何作答,只能紧紧抓住他的手腕,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挽回他的信任,他的依赖。

    这个全心全意爱着他的男孩,有一天会用仇视的目光看自己?这种想法哪怕只是在脑海中浮现,都叫他难以忍受!他眸中泛起血光,恨不得毁灭眼前的一切!

    伍氏父女尤甚!!

    苏漾垂下眼眸,苍白一笑:“原来,你不喜欢我……”

    他抓着景丞衣襟的手骤然松开,合上眼眸软倒在他怀里,景丞瞳孔骤缩,惊得失了魂,连忙点住他周身五处要穴,手却还在发颤。

    伍雪雁跟伍兴德见状心急如焚,想要上前夺人,被景丞的大军直接拿下。

    “景丞!你放了煜儿!否则老夫跟你拼命!”伍兴德厉声吼道。

    过了片刻,景丞阴冷得叫人齿寒的声音响起,宛若来自地狱。

    “要本王放了他?你们有什么资格。当初把他送来本王身边的,不正是你们这些亲人?你们一个为了篡位,一个为了心爱的丈夫和陶府,不顾煜儿的意愿牺牲了他,如今心疼了后悔了,便想要回去,凭什么!”

    “晚了,已经晚了……”

    也不知是说给伍兴德和伍雪雁听的,还是说与他自己听的。

    伍兴德无言以对,当时他的确能保住苏漾,让他不必嫁去王府,却因为担心被皇帝猜忌没有出手阻止,想着让这混小子多吃点苦头,也好快些成长起来,却没想到景丞的手段这般狠辣,一出手便是死路。

    伍雪雁更是悔恨交加,当初苏漾那一身喜服是她亲手穿上的,她如何能不知道,儿子嫁过去必然要遭罪,可她还是做了,因为她是伍氏之女,她是陶府女主人,她不能自私,只得送这傻孩子去受苦。

    景丞轻嗤一声,冷漠道:“等王妃醒来再行处置,带下去。”

    =========

    苏漾这一睡就是近两个月,等意识苏醒时,人已经躺在建州城,荣王府的寝宫之内。

    窗外飘着鹅毛飞雪,显然正是寒冬腊月,这幽暗的寝宫内烧着地龙,温暖得有如初春时节,伺候的丫鬟们发了一身热汗,谁也不敢抱怨一句。

    如今的荣王爷,已是大铭真正意义上的君王,谁敢惹他不快。

    景丞坐在床沿,紧握苏漾葱白玉洁的手,忽然见他紧闭的眉睫微微颤了颤,心头猛地收紧,比漠北首次取得大捷时还要欢喜。

    在景丞一瞬不瞬的注视下,床上的男孩缓缓掀起浓密的眼睫,漆黑的眼眸渐渐有了焦距,看到景丞时有些许怔愣,险些没有认出来。

    他好憔悴,下巴上冒出一截黑色的胡茬,眼眶通红,隐隐有泪光闪烁。

    ——他竟然哭了。

    这个素来冷漠寡情的男人,这个亲手夺去他生机的男人,如今在为他哭泣。

    苏漾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总之不太好受。

    他动了动唇,许久没说话嗓子干涩得厉害,曾经甜腻的嗓音也变得喑哑难听。

    “我娘,还有外祖父,怎么样了。”

    他甫一开口,景丞便品尝到一抹苦涩滋味,他勉强笑道:“好吃好喝地供在府里,等你身子好一些,我再让你们相见。”说着他用勺子舀了一些温水,递到苏漾唇边,道:“喝点水,嗓子会舒服一些。”

    “身子好一些再相见……”苏漾问:“我还会好吗,在梦里,我好像看到了另一个世界。”

    景丞没说话,只是勺子中的水不慎倾洒了一些。

    苏漾道:“我全都都想起来了……”

    景丞一愣,却听他用粗嘎的嗓音,缓缓道来。

    “我记得我五岁那年进宫入选太子伴读,先皇夸赞我伶俐聪明,将我赐予五王爷为正妃,那时我还不懂正妃为何,只知道所有人看我的目光都带着怜悯,还有嘲笑。”

    “煜儿……”

    苏漾道:“后来我知晓世事,终于看懂了旁人的眼光,我是男子,却不能娶妻生子,要以男儿之身嫁给别人做妻子,我心里很不愿,我本不该怨恨你,可……你待我太好,我时常会想,会不会先皇赐婚实际是你的主意,是不是你毁了我的一生。”

    “不是,那时我尚且不知道你的存在。”

    苏漾做出释然的模样,道:“我那时既恨你又怕你,只想逃离你的掌控,我一边和你虚与委蛇,一边借你的权势敛财,我想离开大铭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后来你出事,我心里其实是高兴的,可离开家才知道,外面的世界太过险恶,刚出建州,我的钱财便被人夺走,不得不回家和父母请罪……”

    后来的事情景丞也有所耳闻,那时觉得很可笑,如今听他淡然提起,只觉得心疼至极。

    苏漾知道自己大限将至,进度却始终未满,他猜测是因为原主当年的背叛,在景丞的内心深处始终是个抹不去的疙瘩,不解开这件事,他的小命今日就得交代在这里。

    “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对我真心实意,我却以怨报德,有今日都是我的报应,我一点都不怪你……”

    “这一年,真的好幸福,如果我不是陶子煜,只是你的小笨狗,该有多好。如果当年,我能看清自己的内心,而不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一味地逃避,该有多好。”

    他看着景丞,轻声问道:“夫君,煜儿好爱你,你爱煜儿吗……”

    景丞死死咬住牙关,才能抑制住从喉间涌出来的痛楚,他伸手擦去苏漾嘴角刺眼的一抹殷红,嗓音颤.抖道:

    “爱,夫君爱煜儿……”

    当前进度:百分百。

    苏漾漆黑的眼眸中骤然浮现一抹亮光,他微微咧开了樱唇,露出一个灿烂得有些炫目的笑容。

    就像每一次景丞下朝回来,这只小笨狗都会扬起这样温暖的笑容,乖乖蹭到他怀里,口里软软糯糯地唤着夫君。

    只是这一次,他轻轻地合上了眼,再也没有睁开过。

    离开半年的曹瑞骑着赤影从塞北匆匆赶回,只带回一个空盒。

    原来,天山玄锁,本无钥匙。

    =========

    后记:

    乾元八年秋,一品大将军伍兴德起乱,乾元帝景乾,先太子景升,先后死于祸乱之中。

    时年冬,荣亲王景丞南征归来,夺取建州平复战乱。

    次年春,荣亲王即位,号承天,改国号为煜。

    春末,户部尚书陶云峰辞官归隐,同行者一老翁一美妇,几年后江南,其妻孕一子,名为:陶子忆。

    承天七年冬,承天帝病逝,其一生功绩无数,唯膝下无子,终与先皇后陶氏合葬。

    作者有话要说:  撒完玻璃渣该换甜甜甜啦~~

    下集预告:暴怒的黑道大佬vs爱哭鬼卧底警察

    小弟一号:听说大哥喜欢男人!

    小弟二号:听说大哥喜欢承天皇帝的陶皇后!!

    小弟三号:听说大哥喜欢的男人,都长得像承天皇帝的陶皇后!!!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