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2-16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33章 2-16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山村名医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尚书府。

    伍雪雁柳眉蹙眉,看着座下哭得梨花带雨的几位女子, 只觉得头疼不已。

    离她最近的孙莹月一边用帕子擦着眼泪, 一边低泣道:“夫人,往日都是奴婢们不知天高地厚, 如今已然知错了, 请夫人原谅奴婢们的一时糊涂, 从今往后我们必定吃斋礼佛, 为夫人和大公子祈福, 请夫人饶了我们一条贱命吧。”

    其他人也连连哀求道:“请夫人饶了奴婢一条贱命吧!”

    孙莹月道:“其实这些年来, 老爷心里只有夫人您啊,奴婢们算什么, 加起来也比不上夫人您的一根头发丝儿, 奴婢往日失了分寸, 夫人您切莫当真……”

    伍雪雁拧眉打断她的话,“你们都回自己院子去,如今外头正乱, 没事不要出府,若出了什么意外, 我也保不住你们。”

    这些女子纷纷止住眼泪,磕头谢恩, 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见人走干净了,伍雪雁抵着额头,轻轻叹了口气。

    大将军伍兴德占领建州城,包围皇宫的消息已经在百姓中盛传, 谁能想到伍氏一门忠烈,竟会走上造反的不归之路,莫说旁人,就连伍雪雁自己,也是吃了一惊。

    能够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压制保皇党,以及皇族暗中培植的势力,可见伍兴德此举并非临时起意,恐怕是密谋已久。

    想到素来心高气傲的父亲这些年来引而不发,为景氏一族效忠大半辈子,伍雪雁既觉得心痛难当,又是忧虑担心。

    景氏一族霸占了中原九州五十余年,岂是说推翻就推翻的,何况虽然君主资质平庸,百姓却也安居乐业,贸然动摇社稷稳定,恐怕会背负一世骂名。

    父亲他如此孤注一掷,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年纪,即便夺取江山又能如何……

    伍雪雁猛地一惊,道:“备轿,我要去一趟荣王府。”

    她匆匆忙忙走出内院,却被陶云峰拦下。

    “让开。”

    陶云峰没有动,“不必去了,煜儿此时不在建州。”

    伍雪雁脑子嗡了一声,无意识地问:“什么意思,不在建州,那他能在哪?”

    陶云峰捋了捋胡须,道:“还有半月有余,他便会跟随荣王的部队到达城外,这场仗,赢的不是皇帝,也不是泰山大人,而是荣王。”

    “荣王?荣王不是南征去了,这才半年都不到啊……”

    陶云峰轻笑一声,也不知是在笑谁,道:“你当他还是当年的五王爷吗,民间写话本子的书生都知道,大铭的荣王爷,攻无不克。我这辈子唯一看走眼的人就是他……景氏一族,命数未尽。”

    伍雪雁身体僵硬住,随即苦笑一声,道:“这么说来,是我伍家注定要没落了。”

    陶云峰没说话,陶子煜如今在景丞手上,这场逼宫根本就是一个笑话,白白给了景丞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让他师出有名,把皇位坐稳。

    伍雪雁脸色发白,咬着唇道:“煜儿上次回门,兴高采烈地告诉我,说荣王爷待他很好,莫非那些情意也是假的?不过是掩人耳目的手段?”

    陶云峰将她揽入怀里,抚慰地拍了拍她的背,道:“荣王那样的人怎么会有真心,煜儿怕是真的傻了。”

    傻?原来相信自己的夫君爱自己,在他的眼中也是傻。

    “你倒是看得明白,”伍雪雁冷笑着推开他,道:“也是,你跟他本就是同一类人,你明知煜儿不在建州,却不及早告知,眼睁睁地看着我父亲出兵,给景丞做开路的人,受天下万民唾骂!陶云峰,陶尚书,陶大人!你真是好狠的心……”

    陶云峰静静地望着她,道:“你怎么不问,我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伍雪雁深吸一口气,苍凉笑道:“陶大人想来是早已归附了荣王,良禽择木而栖,你做得好,是我眼睛瞎了,看错了人。”

    陶云峰道:“不管你相信与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你还有煜儿,荣王答应我不会伤害泰山大人,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法子。”

    伍雪雁看着他,觉得此时此刻这个面无表情的陶云峰,才是她最初认识的那个人,这些年的假面在这一刻尽皆褪.去,却让她前所未有的陌生。

    她推开陶云峰的手,冷淡道:“家父犯下滔天罪行,伍氏女不敢拖累尚书府,烦请陶大人赐休书一封。”

    “夫人这是何意,”陶云峰蹙眉道:“你以为煜儿在谁的手上重要吗?这场仗早就注定了败局,如今不过是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厮杀,百姓免去了一场灾祸而已,你为何看不清楚?”

    “我看得很清楚,陶大人,你能一言不发地看着亲子陷入险境,也能眼见我父亲踏入迷途袖手旁观,你理智清醒,胸怀天下,是我目光短浅,配不上你。”

    言罢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陶云峰追到门外,却见她夺了一匹马,径自往将军府去了。

    =========

    又过了半月时间,南征大军已经到了建州城外,此时正是寒冬,天上飘着小雪。

    苏漾掀开厚重的车帘,伸手接了几片雪花,转过脸笑道:“下雪了!”

    他裹着厚厚的狐裘夹袄,头上戴着一顶雪白的兔绒帽子,漆黑的圆眼闪着璀璨光芒,笑起来甜甜糯糯的,倒有些憨态可掬。

    景丞用帕子将他手上的水珠擦干净,道:“不许贪凉,说了多少遍,你总也记不住。”

    苏漾摇了摇头,道:“不凉,是暖的!”

    景丞动作一僵,心中顿觉惶然。觉得暖,是因为体温比雪的温度还低。

    他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天山玄锁固然威力极强,可有他日日用天罡至阳之气压制,按理说不会病情恶化得这样快速。

    按照他从前的打算,这小狗崽儿至少能陪伴他七八年,就像一只真正的宠物,到了一定的寿数就安静地离开,短暂的一生都属于他,只属于他。

    可如今才过去一年,他的生命却在迅速萎缩,一日比一日虚弱,如流沙一般,任凭他握得再紧也留不住。

    今时今日,他总算相信了佛家所说的“因果报应”。

    他是景丞,权倾朝野的荣王爷,大铭子民心目中的不败神话,可除此之外,他谁都不是。

    没有人爱过他,没有人真心实意地在意过他,生母因毒害他而被诛杀,生父厌弃他血统低贱,百般算计打压,族内兄弟手足更是层出不穷的阴谋诡计,谁对他有过好意,有过一丝一毫真心?

    即便此刻叫他弑兄杀父,他也断不会眨一下眼睛。

    皇家没有纯粹的父子,没有骨肉亲情,更没有永恒的信赖,他也不需要这些脆弱的,经不起考验关系。

    他有自己的抱负,他要平漠北,收南海,他要重整景氏河山,他要做大铭最杰出的帝王,他要在历史长河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却未曾料到,这只笨笨傻傻的小狗崽儿,成了他生命里最大的变数。

    那日他许苏漾一个愿望,只是为了哄他开心,谁料这小崽子竟高兴地扑进他怀里,口口声声说只要他,只要他爱他。

    ——我要夫君爱我,我要夫君只爱我一个。

    那样傻的话,却是他所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那么……

    “好,我答应你。”

    苏漾眨巴着眼睛看他,问:“夫君,要答应煜儿,什么?”

    景丞轻轻摩挲他消瘦的下颌,微微一笑,“没什么,忘了便忘了吧,但你要记住,为夫是言出必行之人。”

    苏漾懵懂地点点头,“记住了。”转而掀开帘帐,惊叹道:“雪下大了!”

    景丞搂着他一同看向窗外,轻声道:“建州城就要到了,我们很快就能回家了,王府里时刻烧着地龙,煜儿就不会觉得冷了。”

    假话说得多了,似乎便成了真话。

    苏漾掩去眸中的情绪,兴冲冲道:“那我要吃,梨花酥,要嬷嬷,亲手做的!”

    景丞低笑道:“好。”

    苏漾又道:“我还想回家,看娘亲,煜儿好想娘亲。”

    他说这话纯粹是为了试探,这一去就是半年,他知道景丞在建州之内留有眼线,发生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景丞犹豫了一瞬,应道:“好,等你身体好一些,夫君带你去见她。”

    是“见她”,而不是“回家”,苏漾敏锐捕捉到他话里有话,却不好直接问。

    匀速前行的马车骤然停下,片刻后先锋官的声音在马车外响起:“启禀王爷,前方有一队人马出现,带队的是伍老将军和陶夫人。”

    景丞脸色一变,往苏漾身上披了一件披风,道:“乖乖在这等着,不要下车。”

    苏漾却扯着他的袖子,撒娇道:“煜儿也去。”

    景丞耐心安抚道:“不要胡闹,外面雪这样大,你不怕冷吗。”

    苏漾只管抱着他的手臂不肯松手,其实他的力道比小猫儿还不如,景丞无需用力便能轻易挣脱,偏偏舍不得对他动粗,只好就这么僵持着。

    苏漾嘟囔道:“娘亲来了,我要见她,你明明,答应过的。”

    景丞见他这副被人欺负的委屈模样,终究还是把他抱下车,牵着他冰凉的小手,缓缓往前方走去。

    来人果真是伍氏父女,这二人只带了十多骑人马,显然不是来打仗而是求和的,这是他们如今唯一的选择。

    苏漾那张虚弱苍白的小脸刚出现在视线里,伍雪雁已经抑制不住眼眶通红,这才短短半年不见,她的孩子竟然被折磨成了这般模样。

    伍兴德也是面如土色,仿佛一夕之间老了十岁。

    苏漾见到他们却是极高兴的,当即便唤道:“娘亲,煜儿回来了!”

    伍雪雁咬着唇怒视景丞,几乎想要将他千刀万剐,却碍于儿子在他手上,不得不忍气吞声。

    景丞淡淡道:“伍老将军,陶夫人,别来无恙。”

    伍兴德咬牙道:“荣王殿下,老夫是来领罪的。望荣王殿下看在老夫是两朝元老的份上,放过我伍家最后一点血脉,老夫愿意以命相抵,并上交五万御林军的调动虎符。”

    景丞道:“本王听不懂伍老将军的意思,本王和煜儿是夫妻,自然会好好疼爱他,何来放过之说。”

    伍雪雁红着眼眶道:“荣亲王,我知道煜儿曾经对不起你,可他如今也遭了天谴,失了心智,您大人有大量,放过他可好,妾身给您跪下。”

    说着她便双膝跪在雪地之上,重重磕了一个响头。

    “娘……”

    苏漾有些失措,想挣开景丞的手,却被景丞紧紧扣在怀里,动弹不得。

    “你哪都不准去。”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就结束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