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2-13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30章 2-13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重生军嫂有空间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车外月光清冷, 一抹皓洁的柔光透过车帘,倾洒在苏漾的安谧的睡颜上。

    景丞眸中一片幽深, 他抬起苏漾的手腕, 那枚银白的手环一如往昔地散发幽幽的寒光。

    天山玄索,天山玄锁,一字之差, 却是生与死的差距。

    少林绝情大师费时三十余年, 才将一根天山玄索锻造成这小小的一枚天山玄锁, 而此刻,这枚天下至尊的牢笼, 就静静地躺在苏漾的手腕上。

    天山玄索意味着冻结生命, 而绝情大师锻造的天山玄锁却意味着结束生命,每日日落时分阴气大盛之时,雪山日积月累的凛冽寒气便会在人体内肆虐, 世间唯有天罡之气可破。

    苏漾只知道每天日落之前要乖乖回到他身边, 却不知道,一旦他不遵守约定,那就唯有死路一条。

    可即便遵守了约定……

    景丞轻轻抚过苏漾的额头,指尖下是一片冰凉的触感, 在天山玄锁的日日侵蚀下,他的体温早已不同于常人,此时已入夏,可苏漾却永远留在了寒冬。

    根基已毁,他的寿命, 已是一个未知数。

    雪山千年寒气和天罡至阳之气相生相克,却同样霸道,谁也不知道这种平衡会在什么时候打破,这具脆弱的躯体,又会什么时候彻底崩溃。

    等到那时,该怎么办。

    景丞像是被人扼住了咽喉一般,当初是他亲手把天山玄锁扣在苏漾的手腕上,如今后悔、心疼的也是他。

    那时候他并未犹豫,他想得到这只娇贵的漂亮的小狗崽,却不再相信他的忠诚,背叛即意味着死亡,他绝不再给别人践踏自己的机会。

    更何况,这孩子是伍兴德最后的筹码,只要把他捏在手心,伍兴德那老匹夫便注定了一败涂地的下场。

    这是最正确的决定,他始终这样告诫自己,可如今,他不确定了。

    这只小崽子是无辜的,他这样傻这样笨,合该被人宠着捧着,一心一意地呵护着,不该被卷进这些是是非非,面对寒冷的孤寂的死亡。

    他必须尽快讨回那把钥匙,世间唯一的钥匙。

    关于这些苏漾并不知情,在他的认知里,这个银环虽然寒气逼人,却对人无害,即便没有景丞在身边,也只是受受冻,陷入短暂的休眠而已。

    他不怕沉睡,他只怕一睡不醒。

    =========

    南征的大军仍在继续行进,苏漾却发觉曹副将不知踪影,同时失踪的还有景丞的汗血宝马——赤影。

    苏漾看到景丞,拉扯他的手臂着急道:“曹曹他,他偷了你的马,跑了!”

    景丞一愣,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摸着苏漾的脑袋,温声道:“我让曹副将去办点事,只有赤影认识路,所以就把马交给他了。”

    苏漾这才安心地点头,继续翻阅手上的话本子,也不看文字,只浏览插画,也不知道看懂了没有。

    景丞看着他安静的眉眼,忽然开口:“还有几日就到南海了,届时两军交战,你一定要乖乖待在营地,切记不可乱跑。”

    苏漾又翻过一页,眨巴着眼道:“我才不怕,有夫君,会保护煜儿的。”

    景丞胸口一窒,连呼吸都带着疼痛。

    ——你知不知道,你最信任的夫君,其实才是伤你最深的人。

    苏漾毫无所觉地低头翻阅册子,心里却在纳闷,景丞最近很奇怪,具体也说不上来,就是对他比以前好多了。

    以前当然也很好,但是荣王殿下的手段略有些简单粗暴,霸道地给予,霸道地掠夺,从不问苏漾需要与否,也在意他是否愿意,就像把他当成一件所有物,不需要顾及他的喜好,只需要他的顺从和陪伴。

    这算是从爱宠上升成情.人了?这是地位的显著提升啊!

    然而苏漾并不是很在意这个,他就想知道,进度什么时候才能满!难道真的要使出江湖上使用频率最高,套路最烂俗,却总是百发百中的挡刀子桥段?

    所谓挡刀子的真谛就是:我爱你胜过我自己的生命,为了你我简直可以去死!

    凭借这种生死时刻挺身而出的大无畏精神,充分展现自己无私的爱意,让对方感动得无以名状!!

    不过这种方式存在几大缺点:首先操作难度大,技巧性太高,而且偶然性和人品占据很大一部分影响因素,一个不好就会因公殉职,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刻,一般不会轻易冒险。

    敬业归敬业,不能把性命丢了。

    不知何时,景丞已经坐到他身边,将苏漾手上的话本抽去,问:“看得懂?”

    苏漾重重一点头:“看得懂!”

    景丞瞄了眼画册,顿时愣了愣,眼神古怪地问:“那你说说看,这本书说的是个什么故事。”

    苏漾略一思索,一本正经道:“这两个男人,在打架!矮的那个,打不过高个的,就被他压在地上,衣服都扯破了,他们还在打呢!”

    景丞看着他严肃的小脸,忍不住笑出声来,“你这傻子,真恨不得立时把你吃了。”

    苏漾一脸正直地板着小脸,心里却在想:你个老流.氓,往车里放xx图不算,还特么是我们两个的同人小本,简直没节操透了!!

    系统:“你明明就看得津津有味。”

    苏漾:“……”

    苏漾厚颜无耻地辩解:“我要是不看,他们会以为我看得懂,会怀疑的。”

    更何况他又不叫陶子煜,没有那么强烈的代入感,平心而论,细节处理得超棒好吗!画师可以再加十个鸡腿!

    景丞却没打算就这么饶过他,他把苏漾扯进怀里,暧.昧道:“既然煜儿看不懂,不如为夫来教你看吧。”

    被迫坐在景丞的腿上,腰上是他结实的手臂,而那本画册,就正正地摆在二人的面前。

    苏漾脸颊一下子就红了,麻痹这个姿势他方才还在书里看到呢!臭流.氓!!!

    景丞翻开第一页,指着上面的“陶子煜”三字,道:“这三个字分别念作陶、子、煜,也就是煜儿的名字。”

    苏漾惶然大悟道:“原来是我的名字!”

    景丞笑了笑,又指着旁边的“荣王爷”道:“这三个字,是指为夫。这册子本是市井小民胡乱编写的荒唐故事,内容是为夫如何疼爱煜儿的,那些胆敢肖想你的人,为夫已经严惩,不过这书册画的不错,便留下来了。”

    苏漾嘴角抽了抽,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轻轻点了点头。

    景丞问:“煜儿不想知道,这书里写的是什么吗?”

    苏漾果断摇头,“不想,不想知道。”

    景丞抬起他的下颌,幽深的眸中满是柔情:“煜儿,你的脸好红。”

    苏漾:“……”

    不是他忽然学会了矜持,不过刚看完一本xx图,难免有点气血充脑,景丞又靠的这么近,扑面而来的雄性荷尔蒙,让他一下子想起书里荣王爷非常雄伟的oo!!

    苏漾小声嘟囔道:“我,我热……”

    景丞吻了吻他的鼻尖,笑道:“为夫是不是可以认为,我的煜儿,终于长大了。”

    长、长大……那岂不是要开吃?!脑海中忽然想起王府内那一池子肥嫩的锦鲤,全都变成了糖醋鱼,被端上了餐桌,苏漾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他满脸无辜地回望景丞,用懵懂的眼神告诉对方:并没有!!宝宝还是个孩子,你千万千万不要乱来!!

    景丞定定地和他对视片刻,终究还是败下阵来。

    他缓缓收紧手臂,轻声叹道:“不要怕,我不会再伤害你了,再也不会了。”

    苏漾靠在他的怀里,总觉得景丞的语气充满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他的胸口莫名不舒服起来。

    ========

    经过一月的长途跋涉,终于抵达了南海。

    驻守盐城的军民在日复一日的困守即将丧失斗志,终于等来了朝廷的救助。

    景丞率领大军入城的时候,全城的老百姓和将士尽皆跪在地上,一再磕头膜拜,齐声高呼:“荣王千岁,荣王千千岁——!!”

    苏漾掀开车帘往外望去,他从这些人的眼中看到希望和生机,这是景丞带来的,他是大铭的不败神话,给这小小盐城带来了曙光。

    他虽然没有经历过真实的战争,却也知道它的破坏力有多强大,一条鲜活的生命转瞬就会被夺去,一个家庭瞬息之间,便已经支离破碎,它带来的伤痛和灾难,是无尽的时光也清洗不去的。

    在建州城内的达官贵人在忙着审局度势,忙着投靠明主的时候,这些人只想活下去而已。

    此刻,他终于懂了景丞的那番话,也懂了他的豪迈。

    景丞并非想要这万里江山,但他知道景乾景升父子守不住,所以他才要夺走。

    苏漾望着骑着骏马走在最前方的景丞,他挺拔的身姿隐藏着危险的力量,苏漾忽然觉得与有荣焉,这些人心目中的大英雄,是为了他才来到这里拯救他们的。

    景丞似有所觉,勒马回转,只见到马车上缓慢晃动的帘幕,冷厉的眼神骤然变得柔和起来。

    苏漾:才没有偷看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早上十点和晚上八点各有一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