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2-12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29章 2-12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吃在首尔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     行军旅程无疑是枯燥的, 是乏味的, 是艰苦的。

    为了防止自己的小崽子在路途中遭罪,景丞真可谓是用心良苦。

    且不提马车内部布置得多柔.软舒适,也不提准备了多少零食和解闷的小玩意儿,就说拉车的马匹都是千挑万选的良驹, 确保路上不会颠簸。

    但是这狭隘的一方小天地, 哪里能关得住苏漾那颗想要飞翔的心, 他只消停了两天, 就开始耐不住寂寞想要搞事情了。

    他委婉地向景丞表达了自己想要骑马的欲.望,景丞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当即把人抱上马, 二人一道策马前行。

    夕阳的余晖下, 二人同乘一骑,充满了诗情画意, 随行将士们纷纷被闪瞎了狗眼, 表示王爷你简直不仗义,说好的一起做单身狗你却偷偷讨了媳妇!!

    景丞只留给他们一道逐渐模糊的潇洒背影。

    苏漾是第一次骑马,难免新奇一些, 窝在景丞怀里高兴道:“快一点, 再快一点!”

    难得小崽子这么高兴,景丞当即一拍马背,“赤影,驾!”

    景丞座下的这匹汗血宝马乃是江湖上一位高人所赠,极速奔驰时只能看到一道血红色的幻影, 因此得名赤影。

    绛红色的马匹得了主人指使,闪电一般冲了出去,呼啸的风声快速从耳畔划过,道路两旁的山丘和树木以一种可怕的速度倒退,很快便将大部队甩在身后。

    苏漾一头乌发被吹得凌乱,他却毫不在意地张开双臂,高声欢呼起来。

    “好—快—啊—!!!”

    景丞连忙揽住他的腰肢以防他摔下马,见他这般高兴,也不自觉勾起唇角。

    然而这种愉悦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苏漾忽然抓住他的手臂,难受道:“停、停下!!”

    景丞赶忙勒马停驻,追问:“怎么了,不舒服吗?”

    苏漾连连摆手,动作迟钝地想要下马,还没来得及落地便呕地一声,然后……咳咳,总之场面非常不环保。

    赤影打了个响鼻,嫌弃地往旁边挪了两步,景丞冷睨它一眼,想要过去查探苏漾的情况,却被他一个手势制止住。

    虽然呕得肝肠寸断,但苏漾的理智还在,坚决不能、绝对不能让别人看到自己不完美的一面!尤其这个人还是目前正在攻略的对象!

    但是景丞显然不是那种听话的人,只稍稍停顿一秒,二话不说走上前,蹲在边上轻轻帮他拍着背,想让他舒服一些。

    “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苏漾捂着嘴压抑腹中的翻江倒海,泪眼涟涟地看着他,简直想喷景丞一脸血。

    荣王殿下却会错意,笑道:“没关系,本王不嫌你脏。”说着还揉了揉苏漾被风吹乱的头发,表示真的没有嫌弃他。

    苏漾:“……qaq”

    对于苏漾来说,这种黄胆水都吐出来的场景被人看到,等同于女明星出门忘了化妆结果被路人抓拍的尴尬场景,可以说,简直是令人绝望的!

    苏漾恨不得一头钻进地下,直接抵达地球的另一端,但是肚子里的苦水再次汹涌而出,他呕的一声,再次吐得天昏地暗。

    期间景丞一直帮他揉着小腹,赶都赶不走,理所当然地目睹了全过程。

    回去的时候苏漾异常安静,非常之消沉,就像黯淡了一个色调,整个人都灰败了。

    作为一个无时无刻都要保证自己美美哒萌萌哒帅帅哒的超级偶像,苏漾的偶像包袱无疑是巨大的,却在今天被某人强行扯了下来,可想而知有多悲愤。

    但是他并不敢跟命运之子公然叫板,只好用沉默来表达自己强烈的不满。

    ——超委屈!!还不快来哄朕!!

    然而景丞素来性情寡淡,如何能猜出他复杂又纠结的小心思,只当他身体不适不想说话,也不勉强,只让赤影放慢速度,二人一马一直到天黑方才回到队伍。

    夜路不好走,将士们已经就地安营扎寨,开始准备晚饭了。

    景丞把苏漾送回马车里,让人备好柴火烧些热水。

    曹副将看上去是个大老粗,却是个心思极为细腻之人,当即发现了苏漾的异常。

    他凑到景丞边上,小心翼翼地问:“王爷,那个……王妃他是不是生气了?”

    景丞一头雾水,皱眉道:“没有,他身子娇弱,受了一路颠簸,现下不大舒服。”

    曹副将“哦”了一声,心道骗谁呢,那么明显的生闷气,当谁看不出来似的。

    很快热水烧开,景丞没再跟他废话,装了一壶送去给苏漾暖暖胃。

    掀开车帘,却见苏漾抱膝坐在角落里,他脱去了外褂只穿着一身单薄的里衣,黑亮的锦缎似的长发就这么随意地披散在肩,垂在厚厚的虎皮垫子上,衬得脸颊,手臂和小腿的肤色白皙清透,远远看着就像一副画中仙。

    景丞心跳漏了一拍,将水壶递与苏漾,问:“身体可好一些了。”

    苏漾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默默接过水壶轻抿一小口,点了点头。

    景丞索性直接钻进车里,把人拖到自己怀里,小心地拍着。

    “怎么不说话,还难受?”

    何止是难受,苏漾简直要怄死,他生平第一次这么丢人,而这都是景丞的错!他已经完全忘记骑马是他自己想出的主意,就是这么无理取闹!

    见他一言不发地垂着小脑袋,景丞这才觉察出异样,问道:“当真生气了。”

    苏漾板着苍白的小脸,下巴一抬。

    ——没错,就是生气了!!

    景丞又问:“原因呢。”

    苏漾抿了抿粉唇,又是一抬下巴。

    ——你还好意思问我!!

    景丞看着这张让他又爱又恨的白嫩脸蛋,真真是哭笑不得,乖巧听话不娇气,这小东西占了哪一样?

    他这一辈子鲜少去讨好别人,就算是从前的陶子煜,他也仅仅是满足他的物质需求,并不曾放低过姿态。

    世人皆道他沉默寡言,冷漠木讷,他承认,因为能牵动他情绪的人和事太少。

    只是如今怀里这个香香软软、白白嫩.嫩的小崽子着实是他的克星,大抵是前世欠下的孽债,今生剪不断的孽缘,一举一动都能牵扯他的心。

    于是荣王殿下不耻下问:“敢问陶公子,可是本王做错了什么,惹得公子你不开心了?”

    苏漾重重一点头。

    景丞等着下文,却见他鼓着腮帮子并没有解释的意思,顿时有些无奈。

    他想了想,蓦地轻笑出声:“莫不是因为,本王今日见识到了陶公子呕吐的盛况,因此被记恨上了?”

    什么呕吐的盛况……

    苏漾被他说得面红耳赤,羞恼万分,像只小狗崽似的胡乱蹬手蹬脚,试图从景丞的怀抱里挣扎出去。

    景丞哪里还看不出来,他这是一语中的了。

    他紧扣苏漾的腰肢不让他挣脱,好笑道:“本王说了不嫌弃你,这又是闹的哪门子别扭?”

    这是身为国民偶像的坚持你不懂!!!

    景丞自然不懂,但他瞧出来苏漾被触到了逆鳞,素来温顺的小狗崽儿忽然就炸了毛,不过还是一如既往地招人疼。

    他松开了力道让苏漾逃脱,等他逃到角落里,又拎着他的胖脚丫子把人重新拽回自己怀里,苏漾果然就不挣扎了,因为知道自己逃不出这人的魔爪。

    见他气闷的可怜模样,不知哄人为何物的景丞一时犯难,半晌憋出一句:

    “今日算是本王对不起你,你想要什么补偿都可以。”

    苏漾眼眸蓦地一亮,问:“什、什么都可以要?”

    见他终于肯开口说话,景丞暗自松了口气,点头应道:“是,只要本王有。”

    苏漾期期艾艾地伸出小拇指,道:“那拉勾,拉过勾就不能反悔的……”

    景丞好笑不已,却还是伸出小指,配合他幼稚的举动。

    在景丞的认知里,这小崽子除了爱吃便是贪玩,所求的无非是数不尽的山珍海味,糕点零食,或是什么珍稀玩意儿,以自己的手腕,满足他这点小爱好又有何难。

    却不料苏漾猛地扑入他的怀抱,搂着他的脖颈,高兴地欢呼道:“我要夫君爱我,我要夫君只爱我一个!!”

    景丞的身子骤然一僵……

    苏漾搂着景丞的脖子,用水.嫩的脸颊蹭他下巴上的胡茬,软糯的嗓音里透着无尽的欢喜。

    “答应了就不能反悔的,夫君要爱煜儿,就像煜儿爱夫君一样爱!”

    景丞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涩然道:

    “除了这个呢,煜儿不是最爱吃点心吗,本王可以把桂心坊买下送你,这样你就有一辈子吃不完的点心了,煜儿不想要吗。”

    “不要不要,”苏漾只是摇头,固执道:“煜儿只要夫君,煜儿只要夫君爱煜儿!”

    景丞有如踏在云间,脚踩万丈高空,胸腔中被莫名的酸涩充斥,生平第一次品尝到了悔恨的滋味。

    他倏然收紧手臂,几乎要把怀中这个蠢笨的小崽子勒进自己骨血里,一直到听到苏漾吃痛的嘤咛声,才堪堪松开了手。

    景丞的语气里透着深深的寒意:“煜儿,如果……如果夫君不小心伤害了你,你会不会原谅夫君?”

    这是他第一次在苏漾面前自称为“夫君”,而不是高高在上的“本王”,其中隐含的深情不言而喻。

    苏漾收到系统的提示,进度已经瞬间涨到了84%,顿时心花怒放。

    他喜滋滋地说:“夫君做什么,煜儿都喜欢夫君!”

    那一刻,景丞只觉得自己身处地狱,万劫不复。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让大家久等了!昨天一直头疼,以后咱们晚上八点更新,周六周日酌情加更,爱你们!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