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5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22章 2-5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娱乐之教师也疯狂不死佣兵盛世芳华盛世医香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重生军嫂有空间     此时皇城之内,当朝太子的东宫,正处于令人窒息的宁静中,内外伺候的宫女太监皆是冷汗涔涔,两股战战,大气不敢喘一个。

    为的不是别的,而是声名赫赫的大铭战神,震慑漠北边境数百里的冷面罗刹,当今圣上亲笔御赐的荣亲王,就在东宫之内。

    景丞一身玄衣负手而立,嗓音听不出一丝半点的情绪,淡淡道:“兵法有云,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这句话是说,在战场上取得先机往往可先发制人,而延误战机者,则会处于被动。”

    太子殿下手里摇着一把坠玉描金锦扇,眯着眼睛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慢条斯理地打断道:“且慢,这些兵法太过玄奥,本殿还是不大懂,烦请皇叔再细细分解一番可好?”

    景丞问:“敢问太子殿下哪句不懂。”

    景升笑眯眯地说:“本殿,每一句都不懂。”

    大殿内因为他的这句话瞬间将为冰点,几个胆子小的宫女已经吓得跪倒在地,即便有站着的,也已经抖得不成样子。

    “原来如此,”景丞微微颔首。

    他转身走到书案前,抽出一册厚重的《古语注解大典》扔在景升面前,“以太子殿下当前的资质,合该从基础学起,不适合学习兵法。这册书誊抄百份送去王府,本王会一字一句地检查,如有错漏,课业加倍。”

    景升脸色一变,问道:“皇叔这是什么意思,不知本殿做错了什么,需要被皇叔罚抄?”

    景丞道:“太子殿下并未做错什么。”

    “那——”

    “殿下虽然没错,只不过本王素来是个急性子,”景丞冷淡道:“只是未曾料想太子殿下如此驽钝,既然想学好兵法,那就按照本王的规矩来,如果太子殿下不愿配合,倒也简单,请皇兄卸去本王太子太傅一职便是,也好过辱没本王一世英名。”

    景升涨红了脸色,怒道:“荣亲王你——!”

    景丞嘲弄一笑:“天色已晚,微臣先行告退,太子殿下不要忘记誊抄《注解大典》。”

    言罢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徒留景升在东宫内跳脚。

    ……

    苏漾在景丞的地盘待了整整一下午,心境变化大概可以总结为:惊恐—紧张—困了—睡醒—无聊。

    人在极度无聊的时候胆子就会变大,苏漾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这句话绝不仅仅是空穴来风,而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

    他琢磨着自己来这个世界好几天了,一听到景丞两个字就怂,导致任务毫无进展,他不能再继续堕.落下去,他要奋起!他要用魅力征服景丞!

    系统毫不留情地奚落他:“等你两条腿不抖了再说。”

    苏漾:“……”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好伐!

    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苏漾拍案而起,直奔后院,顺着墙角的一棵歪脖子树爬上近两米高的围墙。没错,墨麟殿的主殿和偏殿后花园是连在一起的,中间只隔了这一道围墙。

    也就是说,只要翻过这道墙,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景丞的寝宫!

    他骑在围墙之上那叫一个豪情万丈,仿佛整个世界都匍匐在自己的脚下,王爷大人的寝宫近在眼前,等他摸清了这人的脾性,还怕找不到他的弱点逐个击破吗?

    苏漾信心满满地握拳,仿佛已经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一个大嗓门的洒扫婆子问:“哎老刘头,你看是不是有人骑在围墙上面?”

    说时迟那时快,苏漾由于受到惊吓脚下一滑,直接以一个优美的姿势坠落,刚好四肢朝地趴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愣是没敢发出一点声音。

    却听那老婆子又说:“怎么不见了?方才还看见的。”

    那老刘头打趣她:“天色这么暗,别是看错了吧,偏殿里就只住着新来的王妃娘娘,听说是尚书大人的公子,娇贵着呢,无缘无故爬树做什么。”

    等这两人走远了些,娇贵的尚书大人的公子缓缓从地上爬起身,淡定地摘掉头上的杂草,一瘸一拐地走进景丞的寝宫。

    他心有余悸地想,今天诸事不顺,还是速战速决为好。

    结果刚推开门,他就感到一阵凉风吹过脊背,这种熟悉的不祥的预感!

    屋里只点了几盏微弱的烛台,比之偏殿里的灯火通明,这宫殿显得阴森,冷清,就像景丞这个人,让人脚底发寒,打从心底里犯怵。

    他拿起桌上的一盏烛台往里走,越走越觉得不对劲。

    如果说偏殿是精装豪华型别墅小洋房,那这里就是普普通通的两室一厅平价套房,差距不要太鲜明,以景丞现在的身份地位和威望,用得着这样委屈自己吗?还是说,他就喜欢这种质朴无华的风格?

    苏漾对系统道:“难道景丞是那种生活在权谋宫斗世界里,却一心向往田园种田风的男主?这到底是什么奇怪的属性啊!”

    系统:“……”

    苏漾刚想再说什么,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住了脚腕,一下子重重摔倒在地上,手里的烛台因为剧烈的撞击随之熄灭。

    他伸手在地上摸索,似乎是一条细长的锁链,很结实,也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的,上面附着一股深重的寒气,仿佛能侵入骨髓一般,他下意识把这玩意儿丢开,指尖还保留着那种诡异的冰凉的触感。

    景丞的屋子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还是在床边上……

    他没来得及细想,房门便被猛地推开,一道高大的身影缓缓靠近,黑暗中他看不清对方的相貌,但他知道这人是景丞。

    那双古井无波的黑眸,即使在夜晚,也泛着冷漠的寒光。

    景丞没有直接靠近他,而是转了个弯,把屋里的灯盏一一点亮,很快这间黑暗的房间被柔和的光亮填满。

    苏漾却不觉得温暖,他直觉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此时他瘫坐在地上,身上穿着早上那身华贵繁复的大红喜服,一头凌乱的黑色长发散乱地披在肩上,鲜艳的饱.满的唇.瓣像五月盛开的月季,一双无辜的水汪汪的圆眼怔怔地望着景丞,其中带着不易觉察的祈求。

    他小声地解释:“我,我饿了,想要吃的,可是没人理我,才翻墙过来找,可是这里也没有找到……”

    苏漾自顾自地说着,景丞没有给他半点回应,淡定地把最后一盏烛灯点亮。

    他走到苏漾跟前,居高临下地看他,缓缓道:“本王听说你失忆了,脑子也不灵光。”

    苏漾没吭声,因为一个傻子是不会承认自己傻的,所以他只是茫然地眨了眨眼。

    “其实真的也好,假的也罢,本王并不在意这些。”他徐徐道:“本王想要的,不过是一个永远不会离开,不会背叛的人罢了。”

    “……”大佬您真有追求!

    景丞徐徐蹲在苏漾跟前,拾起他肩上的一缕发丝,凑到鼻尖轻轻嗅了嗅,道:“今日本该亲自去接你的,但是临时被一些事牵绊住手脚,你生气么。”

    苏漾眨巴着眼摇了摇头,轻轻鼓着两腮,像只赌气的小松鼠。

    生气?他敢么!

    景丞深邃的黑眸中泄出一丝笑意,虽然很浅,但是能看出他此时的心情不错。

    他凝视着苏漾水润的眼眸,轻声道:“本王有一件礼物送你。”

    没等苏漾回答,他已经自顾自牵起他的手,撩开苏漾冗长的水袖,露出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次在尚书府,被他欺凌留下的伤痕还依稀可见。

    他挑眉问:“还疼吗?”

    苏漾点头,眸中满是惊惧,挣扎着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却被他牢牢抓住无法动弹。

    于是只好小声嘤咛道:“坏人,为什么欺负我,会疼,上次就很疼……夫君……”

    景丞的动作微微一顿,只觉得心上被不轻不重地挠了一下,有些微痒意。

    他看向苏漾,问:“谁教你的。”

    苏漾老老实实回答:“……娘教的,她说旁人叫你五王爷,可我,要叫你,夫君。”

    景丞垂下眼睫,半晌轻轻勾起唇角,道:“呆子,竟就这么把你娘卖了,她若是知道,只怕要气死。”

    苏漾一副单纯无知的模样,小心翼翼地回缩自己的手,却被景丞一把拉入怀里,然后手腕上骤然一凉,已经多了一个银白的镯子。

    正是和先前绊倒苏漾的锁链相连的,丝丝缕缕的寒气争先恐后地往他身体里钻。

    景丞执起他的手腕打量了片刻,赞道:“很合适。”

    苏漾欲哭无泪,面上却是懵懵懂懂地望着景丞,换来他轻轻一吻。

    “这样,你就再也跑不掉了。”他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