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4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21章 2-4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娱乐之教师也疯狂盛世芳华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没有挑选黄道吉日,没有核算生辰八字,甚至连当事人的意见都没有征求,只凭王爷大人空口白牙一句话,苏漾就这么从一名单身贵公子,成了一个大男人的新婚妻子。

    果真是万恶的封建社会,根本就没有人权可言!

    穿着一身雍容华贵的大红喜服,头上插着两只鸾凤朱钗,苏漾瞪着一双圆眼,愤怒地跟一群婢女对峙。

    开玩笑,成亲而已,用不着又是涂口脂,又是抹水粉的吧!还有满头的金银首饰,走快一点都能掉下来,这种装扮跟女人有什么区别!

    还好母亲大人通情达理,摆摆手挥退侍女,道:“那些都省了吧,我们煜儿天生丽质,用不着涂脂抹粉,不过凤冠还是要戴上的。”

    苏漾看着那目测有五六斤重的大帽子,果断摇头,誓死不从!

    陶云峰在旁边道:“他不愿就算了,虽然断袖分桃是自古就有的,但从未听过男男嫁娶的,既然咱们尚书府是第一例,那就随着煜儿的喜好来吧,不必拘泥于寻常的礼节。”

    这便宜爹总算说了句人话,伍雪雁这才放下凤冠,把苏漾拉回镜子前,手持玉白象牙梳,缓缓替他梳理一头锦缎似的长发。

    她悉心叮嘱道:“母亲昨晚告诉你的,你可还记得?”

    “记住了,”苏漾掰着手指头数道:“第一不可吵闹,第二不可乱跑,第三不能轻易和陌生人说话,第四……第四是到了王府,一定要听夫君的话!”

    伍雪雁欣慰地摸了摸他的鬓角,随即转过身,飞快地擦了擦眼角。

    转过身仍是笑着夸赞道:“煜儿真乖,这个红色锦囊里装着你爱吃的点心,路上饿了就拿出来吃,但是千万别给旁人看到,若是被抢走,你就只能饿肚子了。”

    苏漾点头应下,将那袋点心珍而重之地束在腰间,他代替不了陶子煜尽孝道,但是他会尽力在险恶的朝局中,保全尚书府和将军府。

    这时阿贵推门而入,“老爷、夫人、公子,王府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不过……不过,五王爷他……”

    陶云峰拧眉道:“有话直说,有什么好好支支吾吾的。”

    阿贵连忙跪在地上,小声道:“启禀老爷,迎亲的队伍里没有五王爷,来的是……曹副将。”

    伍雪雁脸色骤然大变,手上的象牙梳啪的一声断了。她脸上一片青一片红,气得涵养全失。

    “景丞欺人太甚!他如此作为,日后让煜儿如何见人!当真以为我将军府怕了他不成,我伍家的血脉,即便是死也必须堂堂正正,没得遭受这般折辱!”

    陶云峰也没了平常的淡定,他拦住伍雪雁,脸上露出一抹森冷的笑意:“你稍安勿躁,本官好歹是正二品大员,嫡长子出嫁的大日子,即便是龙子皇孙也要给三分薄面,若五王爷当真这般不知所谓,我一定要他给个说法。”

    言罢大步走了出去。

    苏漾面上一副懵懂的模样,心里却有些纳闷,这种莽撞的做法,无异于直接扇了伍老将军和陶大狐狸的两张老脸,景丞会这样没有分寸吗?

    伍雪雁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替苏漾整理喜服,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笑脸了。

    她知道这场婚事是政治交锋的产物,皇帝自以为可以借此压制景丞的锋芒,却不知道,景丞只是顺水推舟,既是报复陶家给他的侮辱,又是嘲笑皇帝的愚蠢。

    若她的煜儿没有傻,还是那个自私狡诈的纨绔该有多好,虽然可恨可恶,可至少他知道自保,而不是这样傻傻跳进虎口不自知。

    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总觉得不公平,做错事的明明是心智健全的子煜,如今遭罪的却是这个忘记前尘,有一颗纯然赤子心的傻孩子,她觉得不忍心。

    过了片刻,陶云峰从门外推门而入,脸色仍是阴沉。

    伍雪雁连忙问:“怎么回来得这般迅速,王爷是如何说的?”

    陶云峰道:“没见到他,倒是曹副将带了一句话给我,说王爷不是不愿来,而是来不了,让我好生想想。”

    伍雪雁略一沉思,恨声道:“一定是皇帝!他虽然把煜儿指给五王爷,但又不想失去尚书府和将军府的支持,就使出这种下作手段,让我们以为五王爷故意给陶伍两家难堪,好一个一石二鸟之计,倒是符合皇家一贯的下作风范。”

    陶云峰冷笑一声,问:“你又如何知道,这不是景丞的计中计?姓景的没一个好东西,咱们这些臣属,只有被他们愚弄的份。”

    苏漾听得嘴角直抽抽,这些搞政治的就跟玩套娃似的,你得一层一层地往里剥开,否则永远别想看到事情的真相。

    无论如何,苏漾最终还是被推上了花轿。

    堂堂亲王正妃,这迎亲的规格却连普通官家女都比不上,一顶四抬小轿,算上吹唢呐和敲锣打鼓的兄弟们,统共只有百十号人,怎一个寒酸了得。

    那位代替景丞来的曹副将倒是很有意思,身长八尺,一脸的络腮胡,客套的话一句没说,直接把苏漾塞进轿子里。

    苏漾连忙掀开轿帘作惊慌状,那大老粗却没心没肺道:“你又不是大姑娘,至于吗,进去坐稳了。”然后粗着嗓子吆喝一声:“起轿了!”

    这些轿夫大约都是练家子,脚步稳得很,一路没怎么颠簸,苏漾甚至因为太舒服而睡着了,什么时候到了王府都不知道,最后还是被曹副将的大嗓门吵醒的。

    王府坐落在建州城的西郊,这座宅邸有些年头了,景丞从出宫建府起便一直住在这里,其实“五王爷”这个称呼本身就有些不伦不类。

    一般王爷都有封号,而景丞却是用的排行,因为先皇一直到死都不曾为他封王,一直到景乾即位后,给了他爵位,却仍旧没给封号,明眼人都知道,这其实是一种变相的羞辱。

    景丞就顶着“五王爷”这个称号过了十多年。

    苏漾抬起头,正门上方【荣亲王府】四个龙飞凤舞的金色字体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这个男人亲自夺回了属于自己的荣耀。

    曹副将见他望着新换的牌匾发呆,笑道:“这是前天才挂上去的,原先那个【五王府】的牌匾已经送去厨房当柴火了,咱们王爷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五王爷,陶公子可不要把从前的性子带进王府,否则只怕会吃不了,兜着走……”

    苏漾轻轻垂下眼睫,再抬眸时已是一脸天真。

    “你家王爷就是五王爷吗,我知道他的,我娘说他是坏人,会欺负我,所以我不喜欢他,可我答应娘要听他的话。你说的陶公子又是谁,他为什么吃不了还要兜着走,这不是浪费吗,我多少都能吃下去,但是兜着走也可以,因为可以边走边吃!”

    “…………”

    曹副将额角划过一滴冷汗,早前听人说陶家公子撞伤脑袋,不但失忆还傻了,没想到竟是真的。

    他扯着苏漾的衣袖往里走,边走边感叹道:“你傻的真够彻底,不过最好别在王爷面前犯傻,他最讨厌别人啰嗦,绝对会忍不住揍你。”

    苏漾一愣,随即嘟囔道:“他就是喜欢欺负人,我什么都不做,他也会欺负我。”

    曹副将忍俊不禁,拍他肩膀道:“说什么呢,王爷是你能非议的吗!你小子不要命啦!”

    习武之人难免掌握不住力道,苏漾被他这一掌拍的有些踉跄,一旁的伍嬷嬷连忙上前扶住他。

    伍雪雁怕苏漾一个人在王府应付不过来,所以把自己的奶娘送过来陪嫁,也顺便帮他打理嫁妆和产业。

    伍嬷嬷是从将军府出来的,年轻时候还伺候过太宗皇.帝,那气度比宫中的姑姑们也是相差不离的,当即厉声呵斥道:

    “不得无礼!我家主子如今脑子不清醒,但也是先皇赐婚,今上为媒的亲王正妃,哪容得你一个小小副将这般放肆!”

    曹副将也知道自己的行为逾矩了,他方才只是想跟苏漾开开玩笑,没想到他一个公子哥儿比姑娘家还要柔弱,顿时觉得无趣,拱手道:

    “是末将逾矩了,嬷嬷和王妃同去后院休息吧,如今府中正在设宴,都是些粗野男儿,若是惊扰了王妃大驾可不好。”

    这话分明是把苏漾比作见不得外男的女儿家,伍嬷嬷气结,却找不到话反驳,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大大方方地离去。

    苏漾在心里哀叹一声,这下可好,不但成了整个建州城的笑柄,还得罪了景丞身边的得力干将。

    伍嬷嬷还在抱怨:“一介低等副将,对主子竟也敢如此狂妄,这荣王府实在不成体统!迎亲之礼简陋不说,新郎官的脸都不曾见着,如今尚未拜堂便要先入洞房,更是不知所谓!”

    苏漾直觉再让她说下去会出事,又不好直接出言阻止,便拉着伍嬷嬷的手道:“嬷嬷,我困了,想睡觉呢。”

    说着还似模似样地打了个哈欠,他本就生的玉雪可爱,十七八岁的年纪还有一点婴儿肥,软糯白嫩的脸蛋衬得唇色越发艳丽,黑葡萄的眼珠子沁出一点水光,看得人心软成了一滩春水。

    伍嬷嬷哪里还记得自己在生什么气,连忙应好,笑眯眯道:“老奴这就带公子回房休息,不跟这些没规矩的人置气。”

    伍嬷嬷这回却是说错了,荣王府非但有规矩,而且规矩极严,比如她刚说完这句话,便有几位年迈的姑姑前来引路,这几人看上去比伍嬷嬷年岁小一些,行事却是一板一眼,看得出来是景丞从宫中带出来的老人。

    “按照王爷的意思,王妃娘娘的住处安排在王爷居住的墨麟殿,王爷平日住在主殿,王妃的寝宫安排在偏殿,方便伺候王爷的起居。王爷性子很好,只是喜静不爱吵闹,除了洒扫的婆子和巡逻的护卫,旁人是一步也不得靠近墨麟殿,王妃有此殊荣与王爷同住,该叩谢王爷的恩典才是。”

    苏漾:“……”同住?!

    伍嬷嬷皱眉道:“我们公子自个儿尚且要人照顾,哪里能伺候王爷,万一伺候得不合王爷心意,又该如何是好,不如让老奴代劳……”

    一个长相精明的婆子打断她的话,道:“伍嬷嬷,这是王爷的意思,出嫁从夫的道理你想必也懂,王妃娘娘出嫁前固然是千娇百宠,不通庶务,可既然嫁来王府,总是要学会照顾夫君的。我等在王府住了十多年,也不曾进过墨麟殿,莫非伍嬷嬷才刚到,就想打破王爷立下的规矩?”

    话说到这个份上,伍嬷嬷哪敢再反驳,只得苦笑道:“老奴不敢,老奴不敢。”

    她担忧地看向一脸呆滞的苏漾,顿时重重叹了一声,只盼着这位小祖宗能机灵一些,不要惹那位煞神不高兴才好。

    苏漾想得却是,两个人单独住在偌大的寝宫,不出点事简直对不起作者煞费苦心的安排!

    作者有话要说:  景丞:本王的洞房花烛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