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3(捉虫)

【书名: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 第20章 2-3(捉虫) 作者:夕夕里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娱乐之教师也疯狂吃在首尔盛世芳华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犯罪心理:罪与罚山村名医     此时正是傍晚时分,天边的云霞与夕阳的光辉连成一片,饱含诗情画意的水榭楼台也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辉。

    景致自然是美的,可惜苏漾无暇欣赏,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快逃!!

    无关新仇旧恨,这是每个人面对极致危险时的正常反应。

    眼前的男子身着玄黑庄严的亲王蟒袍,相貌冷峻华贵,自上而下冷漠地打量他,那双深不可测的黑眸中泛着冷冷的寒光,尤其是钳着手腕的那只手,几乎想将苏漾的腕骨捏碎一般。

    以他如今这身娇贵的皮肉,哪当得起这般欺凌,苏漾当即疼得脸色发白,一边挣扎一边嚷道:“你快放开我!疼!”

    说着还向伍雪雁投去求救的目光,他这人旁的不擅长,撒娇却是基本技能,黑葡一般圆润黑亮的眸子沁着点点水光,像一只被夺走食物的小奶狗,委屈中带着渴求,别提多惹人疼了。

    伍雪雁当即被击中了母性,想要上前解救苏漾,却被陶云峰不着痕迹地拦下,二人一时间僵持不下。

    苏漾知道她是指望不上了,只好把委屈的目光转向景丞。

    “你为什么要欺负人,我又不认识你,”他软糯的语调中还带着一丝哭腔,真是生生被疼哭的,“你这坏人,快放开我!阿贵,阿贵救我!”

    跪在角落的阿贵抖得更厉害了,赶忙把自己缩得更短小一些,生怕被五王爷的王霸之气波及。

    没错,揍是这么没义气!

    苏漾怒其不争,一时间又想不到别的办法,竟是直接上嘴去咬,结果啃得景丞一手背都是亮晶晶的哈喇子,却连一个牙印都没留下。

    苏漾:“……”

    他看向景丞,景丞也看向他,苏漾毫不怀疑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嘲弄的笑意。

    马丹这日子过不下去了!!陶子煜这口整齐的小白牙就是摆设,根本啃不动!而且还牙疼!

    景丞缓缓松开苏漾,再没看他一眼,转身对陶云峰道:“陶尚书,聘礼三日后到府,近期漠北军饷吃紧,一切礼仪规格从简。”

    陶云峰自己就是户部尚书,军饷吃不吃紧他能不知道么,不过既然景丞说吃紧,那就只能是吃紧。

    他赶忙赔笑道:“这是自然,一切按照您的意思来,不过王爷时刻惦记军中事务,实在叫下官敬服,煜儿素来是个不成器的,能嫁给王爷,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

    苏漾一愣,纳尼?嫁人!他吗?!

    景丞冷峻的脸上没有半分情绪,只是淡淡道:“就这样吧,本王先告辞。”

    陶云峰连忙挽留:“王爷请留步,下官已经命人备了薄酒,王爷若不嫌弃,不如让下官与犬子为您接风洗尘,这一路舟车劳顿的,歇歇脚也好。”

    景丞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忽然嗤笑一声。

    “本王若是记的不错,从前陶大人可是百般避讳,嫌弃本王这只老牛,吃不起府上的嫩草,如今这薄酒恐怕也是吃不起的。”

    言迄再没有多留一步,大步离去。

    被奚落一番的陶云峰却没什么反应,照常跟上去送客,礼数周全得让人无可指摘。

    伍雪雁蹙着眉检查苏漾的伤势,膝盖上的擦伤还好,只是手腕上青紫了一圈,看上去狰狞可怖,也不知使了多大的力气。

    从前的景丞可是连碰他一下都舍不得的,如今间隙已生,恐怕再难修补。

    苏漾甩开她的手,赌气道:“你也是坏人。”说罢自己跑进了屋里,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大有一种一辈子都不出来的架势。

    伍雪雁挥退下人,屋里只剩下他们母子二人,听到被窝里传来的“低泣”,她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她坐在床边轻声道:“对不起,娘不是故意不救你,只是……如今皇上和五王爷的博弈,我们尚书府是最关键的一步棋子,你爹其实也很不容易……”

    如果是陶子煜还是从前的陶子煜,她是决计不会说出这种话,因为作为一名合格的母亲,不该把家族的宿命强加给孩子,她希望儿子能快乐地长大,而不用背负这些沉重的真相。

    但是如今她的儿子呆了傻了,即使说给他听,他也什么都不懂,正因如此,她才可以放心地倾诉。

    “你爹当年还是个穷酸的书生时,在街边买卖字画为生,有一次我路过那条街,便对他一见钟情了,我不惜隐瞒身份,以普通绣女的身份接近他,后来他承诺,待来年高中便会娶我为妻。”

    “后来他的确是高中了,先皇钦点的状元郎,当街走马,风光无限,满建州城的大家闺秀谁人不心动,他却满心记挂着一个小小绣女。”说到这里她笑了一笑,轻轻拍了拍被子中的苏漾,道:“那时他真是傻,拒绝一门又一门的亲事,却不知道他在找的,其实是个大麻烦。”

    “你外祖父是当朝一品大将军,曾经救过皇帝的命,换来一道免死金牌,还有数万御林军在手,可先皇生性多疑如何能放心,他不好直接收回兵权,怕落下恩将仇报的骂名……后来你的两位舅舅接连死在军中,还算体面,如今我伍氏一脉,就只有你这一点骨血了。”

    “你五岁那年入宫进选皇太孙伴读,我其实是不愿的,怕你遭遇不测,后来你平安归来我还没来得及感激,赐婚的旨意却随之而来,五王爷那年已经十八,不说年岁差距,就说你们都是男子……”

    苏漾已经把脑袋从被窝里伸出来,小心翼翼替她擦拭眼泪,这个女人,一生过得实在是苦。

    先皇手段歹毒,他不好直接收回恩典,便想让伍家绝后,等伍将军年老西去后,一切又还是皇家的。

    伍雪雁握住他的手,笑道:“可后来五王爷待你是真的好,我也就放心了,生为伍家血脉,我不求你传承子嗣,只求你平安健康地长大,这便是上天的恩赐了,可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过……”

    “五王爷虽有帝王之才,先皇却更属意皇长子,即今上景乾,你和五王爷的婚事其实是一石二鸟之计,娶男子为正妃,五王爷注定此生没有嫡子,也就永远与皇位失之交臂,一场赐婚,既断了伍家的血脉延续,又斩断了五王爷的野心,先皇,真不愧为我大铭的太.宗皇帝。”

    原来竟是这样,难怪陶子煜得罪景丞到这种地步,回过头还能嫁给他,看来皇帝是打定主意要塞个男人给景丞。

    不过景丞不是任人摆布的人,当初接受赐婚应该是真的待见陶子煜,如今也是真的不待见他了,那么又为何要接受这场没有意义的赐婚?

    他可不信现在还有谁能勉强当朝五王爷,即便是先皇的遗愿又如何,以他那种个性,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他这么做,莫非是为了伍家!

    伍兴德这老头是出了名的死脑筋,两个儿子都被先皇害了不说,唯一的亲外孙也被赐给一个男人为王妃,他却始终如一地效忠大铭,堪称愚忠典范。

    苏漾却觉得其中有问题,按照先皇的个性一定会斩草除根,可为什么对陶子煜拖泥带水,没有痛下杀手,也许……伍兴德并不是真的冷血,他跟先皇做了什么交易。

    这件事又跟景丞有什么关联?

    苏漾想了一会觉得脑袋疼,皇族的秘辛向来是剪不断理还乱,这个女人难道就在这种看不透的环境中生存了数十年吗?

    都说伴君如伴虎,伍家世代忠良,最终却落得子息断绝的下场。

    这些年来,恐怕她日日夜夜都寝食难安,不知道头顶的铡刀什么时候会落下,还要承受内心的愧疚。

    伍雪雁轻声道:“若当初没有娶我,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状元郎,可以肆意施展才华抱负,成为一代名臣,却因为伍家的原因被皇帝猜忌,看似身居要职,其实日日都是如履薄冰,稍有不慎便会摔得粉身碎骨。”

    “这几年我看着他渐渐麻木不仁,沉迷酒色,在皇帝和五王爷之间周旋,他丢弃了从前的孤傲,学会了谄媚作态,学会了阿谀奉承,我知道,他不敢赌,因为尚书府的存亡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这些,都是我施加给他的。”

    如果当初路过那条街道时,她没有撩开轿帘往外看,那该有多好。

    人生若只如初见,人生若不曾相见。

    苏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虽然陶云峰也很可怜,但是既然娶了人家姑娘就应该负责到底才是,否则就不要贸然许诺,给了人家希望,又给踏碎,比什么都不给还要过分。

    尽管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但鉴于他现在是个傻子,只好选择缄口不言。

    伍雪雁舒了口气,她并不需要谁来安慰,她只是憋了太久,需要找个人倾诉而已。

    在外她是受人敬仰的将门虎女,是堂堂尚书夫人,是光鲜亮丽的名门贵妇,在内她只是个留不住丈夫的妻子,是个管不住儿子的母亲,她的一生,看似光华在外,实则败絮其中。

    “好煜儿,三日后你便要出嫁,五王爷想必不会好好待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见苏漾疑惑地看她,伍雪雁拉开他的衣袖,指着青紫的伤痕,道:“那个欺负你的坏人,他就是五王爷,旁人叫他五王爷,但是,你要叫他夫君。”

    苏漾于是乖乖点头,表示记住了,他脸皮厚无压力啊。

    伍雪雁又道:“那个人脾气不好,也许会欺负你,但只要你乖乖的,他一心软,就舍不得了,懂吗?”

    苏漾又点头,讨巧卖乖,他强项啊!

    ……

    王府。

    老管家匆匆忙忙地闯入书房,躬身问道:

    “主子,不知道陶家公子的住处安排在何处为好?”

    景丞眼都没抬一下,淡淡道:“既是夫妻,自然是我的房间。”

    管家:“……”

    正在议事的一干下属:“……”

    景丞看着自己的手背,那里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他忽然想起小时候养的那只小番狗,只有手掌大小,即使把手指塞进它嘴里让它咬,它也只能咬出一个浅浅的牙印,不疼不痒的反而有趣。

    陶子煜比那只小番狗更柔弱,更精致漂亮,撒娇时的神态更生动可怜,可唯独没有狗的忠诚。

    既然他学不会忠诚,那就给他栓条链子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渣受洗白攻略[快穿]相邻的书:靠近你,淹没我异世之夫父有责[综武侠]圣僧我的皇妃是只喵[星际]韩娱百花缭乱[综]审神者好像哪里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