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夜月星斗仙山

【书名: 坐忘长生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夜月星斗仙山 作者:飞翔的黎哥

强烈推荐:修真聊天群精灵世纪:GO星际麒麟电影世界大盗神级妖术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美食供应商盗运成圣     丹田,方寸之地,却有天地之宽,法力流到此处,就如百川同归渊海,波澜壮阔,烟波浩渺。

    而柳清欢做为合体修士,丹田更是广阔无边,醇净清湛的灵力缓缓流淌,蕴藏着盎然生机,中央一棵灵根所化大树,枝繁叶茂、立地参天。

    一把龙骨雕琢的扇子,一段三尺冰锋,以及一只细颈圆肚的青木瓶,都不动声色地悬挂在树枝间。

    然而在这一片青色天地中,不知何时多了一点灿金之色,汩汩喷涌而出,在灵根之树下汇成一汪小泉。

    若此时内视柳清欢法身,便会发现在七经八脉之外,还有一条金色的灵脉蜿蜒而生,既独立于原本的经脉体系,又枝枝末末与之相连共存。

    激荡的灵力渐渐平静,锋锐尽藏于波澜之下,柳清欢睁开眼,抬手一指——“噗”的一声,千锤百炼水火难侵的静室地面出现一个小洞。

    “嗯,果然多了些锋锐之气。”

    低语了一句,柳清欢微略收拾一下,起身出图。

    炼化金脉圣果花费的时间比预料的长了些,他心中挂念着外面,因此一刻都没在图内多呆。

    重新回到囚室中,柳清欢快速一扫,法阵内空无一人。

    “还真跑出去了?”

    心中不由诧异,虽说那头贼驴有几分不安份,但还是知道分寸的,断不可能长时间擅离职守。

    至于玉尊,他完全不对她会有分寸抱任何希望。

    等他打开法阵,便知道极可能出事了。

    通道依然那般黑暗,但到处都是崩落的石块土块,可见之前这里曾发生过什么事情,多半跟归不归去打九阶妖兽有关。

    “难道已经打完了?”

    柳清欢微微皱起眉,感受着周围不同寻常的安静。

    既听不到兽吼,亦无任何人声,静得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以神念呼吸灰驴,也半天未得回音。

    凭借灵兽与主人之间的神魂契约,他竟联系不上福宝,甚至感觉不到对方的气息。

    心下微沉,不由低骂道:“蠢驴乱跑什么,找到了非得先揍一顿再说!”

    指尖一掐,快速打出几道复杂的法诀。

    一道青光从他眉心飞出,钻进一侧的通道。

    柳清欢一甩衣袖,疾步跟上飞驰的青光,在第五层囚狱内转了好大一圈,几乎是觅着福宝之前乱逛的行进轨迹又重走了一遍,最后停在一间囚室前。

    蹲下(隔)身,挥开几块石块,就见囚室门前有一滩已然凝固发黑的血迹。

    “不错,从残留的气息来看,确是福宝的。”

    他抬头望向石门内,很快在半塌的囚室地面上发现了端倪,等清理走崩塌的石土,一个传送法阵赫然呈现在眼前。

    “小型的、短距离传送法阵?!”

    柳清欢有些意外了,这囚狱之下竟然还有一座传送法阵?

    且看各处阵眼中耗尽力量后化成碎片的空晶石和灵石,这座法阵不久前还曾经启动过。

    他知道福宝身上有不少私藏,自己收集的灵药、灵材等,悄摸寻到的稀奇物,以及这些年跟在身边,他随手也给了不少好东西,要启动一座法阵不在话下。

    “简直胆大包天!”柳清欢怒道:“不知法阵传送到何处就敢进,果然是太久没被修理皮痒了!”

    可惜灵兽是自己养的,不管又不成,而他身边还带着一个更不知天高地厚的玉尊,但愿莫要出什么事。

    “短距离法阵,那么他们极可能还在这仙府内,但是为何会联系不上呢,难道是传送到某个特殊地点了……”

    心里揣测着,很快就在法阵中重新安放好灵石,柳清欢叹了一声,握紧灭虚剑,打出启阵诀。

    一道白光闪过,空气重新流通起来,法阵这一边依然是间不大的石室,只不过墙上多了两支火把,火光摇曳不定,晃出一室暗影。

    柳清欢目光落在插在墙壁上的火把上,微感诧异,修仙界照明手段众多,火把燃烧时间有限,又需更换,所以已经很少见了。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墙上雕刻的图案吸引过去,那是一幅绘制得十分精细的星图:东有启明,西有长庚,有救天毕,载施之行,是二十八宿中西方七宿之一的毕宿。

    柳清欢一时也弄不清在这小室中刻一副星图是何意,见并无异状,便暂时略过,走到出口处,发现外面又是一条深长的地下通道。

    从通道出去,于一扇半掩的厚重石门前他又停了一下,在一侧门上看到了半个沾着血和土的指印。

    “看来他们的确来过这里,而且福宝还可能受了不轻的伤。”

    柳清欢暗自焦急,侧身穿过门,外面似乎是一间小殿,幽静的月光从大洒窗透进来,窗前栽着一棵树,树叶如一枚枚银色的小船,闪烁着灵动的清辉。

    柳清欢蓦地一退,眼睁睁看着几缕飘渺轻灵的仙灵之气,悠然打着转从窗外飘了进来,然后就像游鱼发现了水泡一般,竟向这边围过来了!

    以他目前的修为,还无法炼化仙气,柳清欢心中骇然之时,眼见无处躲避,一按丹田,万木峥嵘甘露瓶立刻出现在手中。

    不待他掐法诀,瓶口已经自己打开,欢欣地一吸,便将那几缕仙气吸了进去。

    万木瓶圆圆的瓶肚鼓了鼓,显然极为满意。

    柳清欢也很满意,解除了危机,此时倒希望再来几缕仙气了,目光扫过大洒窗,却骤然定在了窗下的那张木几上!

    木几的样式颇具古意,摆着一套青玉茶具,如莲花一般的茶杯洁净温雅,杯中茶水浅碧,还袅袅冒着热气!

    就像不久前有一人便坐在这木几旁,一边欣赏着窗外的月夜美景,一边闲适的品茗。

    有人!

    只一刹那,柳清欢强大的神识已轰然放出,穿窗而过,扫遍每个角落。

    “没人?”

    怔了怔,柳清欢眼中难掩异色,几步出得门外,唯见青山悠悠,绿萤点点,晚风送来花的香气和草木的清香。又听灵泉叮咚,碎珠溅玉,却不知隐在哪重巍峨仙阁之后;仙气飘渺,轻舞飞扬,又钻进哪处庄严宫阙之中。

    而天空中,星群密布,璀璨辉煌,好似九天玄女打翻了珍珠斛,漫漫铺满了整个宇宙洪荒。

    柳清欢正惊疑自己莫非闯进了世外仙山,还不及感叹,突一声古怪的大叫声乍然响起,从右侧林木中冲出一个人,眨眼就到了近前!

    柳清欢这一惊非同小同,灭虚剑毫不犹豫地飞了出去,在月色下划出一道凌厉至极的利芒!

    却不想那人身形一扭,也不知如何动作,竟一闪便过了剑光,冲到了他面前,又躲开他仓促拍出的一掌,大喊大叫地往白玉长道那一头飞跑而去!

    好半晌,柳清欢才回过神来,几乎疑心并没什么人莫名其妙的突然冒了出来,又莫名其妙的消失。

    然而那人虽跑不见了,尖笑声却穿透凄清长夜,依然隐约可以听到。

    “疯、疯人?”

    回想刚刚惊鸿一瞥,那人满身泥垢,近身时扑面而来的酸臭气,以及那一头也不知多久没打理清洗的乱发,与大街上遇到的疯人乞丐何其相似。

    然而,对方又不可思议的一连躲过他两次出手,不仅毫发未损,且如果对方有心在那么近的距离攻击,他怀疑自己未必能躲过。

    “这、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正想着,右侧方又传来一声轰然坍塌的大响,他倏地转头,就见那边隐在茂密树影后的宫殿群腾起一片土尘,法力波动和喊叫声同时传来。

    今晚一连被惊了几次,柳清欢反倒平静了,略一思索,身形一提——

    数丈之上的空中突然现出无数光丝,纵横交错成一张贴合着山势而展开的大网,其内电芒微吐。

    他又骤然落地:“禁空禁制?”

    那边的吵闹声更大了,柳清欢抬眼看了看空中已迅速隐去的电网,贴着地面朝声响传来的地方掠去。

    穿过几重宫殿,只见破损的大殿中几个修士正大打出手,似乎是为争夺什么东西。

    柳清欢一眼扫去,竟然看到一个略眼熟的身影:“曲老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坐忘长生相邻的书:神变山海经交锋超维术士贤者时间终焉领主武林装逼秘籍美漫之复制强者恶魔直播间终极主神进化史上神为奴绑架全人类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