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书名: [乱世佳人]玛格小姐 第62章 作者:无法忘记的遗憾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超级乐神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校花的贴身高手     也不怪苏埃伦会这样说斯卡利特,事实却是如此,因为在父母身边,因为身上的重担有人挑,所以斯卡利特并没有跟原著那样发生蜕变,她依旧是爸爸妈妈心爱的女儿、依旧享受着父母的庇护;反而是跟着玛格一起一直呆在医院这边的苏埃伦先一步得到成长,而这种成长,几乎可以说是冒着生命危险的。

    不仅仅是因为她要面对在医院里面肆虐的天花、伤寒、肺炎的威胁,还要面对那些北方士兵的刺刀和|枪|口。

    亚特兰大被攻打下来了,联邦政府占领了这座城市,可是依旧有数万南方的伤员滞留在亚特兰大,不仅仅是滞留在火车站附近的医院里面,还滞留在那些商店的走廊里面、那些住宅的庭院里面。

    死亡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亚特兰大。

    缺少医生、缺少护士、缺少护工、缺少各种必备的药物……

    更别说,北方联邦政府的舍曼将军打下亚特兰大的时候,因为玛格和苏埃伦在这附近的庄园一直在供应医院的伙食和人手——因为南方邦联政府用土地跟玛格和苏埃伦换取大量的物资,使得现在亚特兰大附近郊区超过百分之八十都归了这姐妹俩(剩下的公有土地现在不是工厂就是公墓),而玛格也很清楚,南方的战败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所以她很早就在郊区设立了农场,不但生产食物,还有蛆壳做的手术缝合线。

    这种供给,即便是亚特兰大被攻打下来之后也没有断。

    率军占领亚特兰大的舍曼将军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当时脸色就变了。

    他对自己的副官道:“你们说什么?”

    副官答道:“将军,总统特赦令上的两位太太,玛格丽特·奥哈拉·克拉克太太和苏埃伦·奥哈拉·肯尼迪太太,这两位太太不止在梅肯和琼斯博罗拥有各自的超级大庄园,在亚特兰大一样拥有巨大的地产。亚特兰大郊区百分之八十的土地,除了那些工厂和公墓以外的土地,不是属于肯尼迪太太,就是属于克拉克太太。”

    舍曼将军当时就嘀咕道:“该死的有钱人!该死的大庄园主!”

    “将军?”

    “这两个女人现在在哪里?”

    副官道:“将军,她们在医院,是的,她们现在是亚特兰大战地医院最重要的两位医生之一。”

    女人也能够成为医生?副官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就跟他第一次听到联邦政府有一笔巨额的国债被掌握在了南方人的手里一样。

    可怜的副官,他第一次听到玛格、苏埃伦和瑞特掌握了美国三成的国债的时候,还以为是天方夜谭!

    当然,有同样的感觉的,也不止他一个。就连舍曼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我记得这里滞留了数万南方伤员?”

    “是的。”

    “他们还有战斗力吗?”

    副官立刻摇头。

    “不,将军。南方撤退的时候,还能够走的轻伤员已经跟着走了,现在留下的都是重伤员,很多都已经失去了意识。他们现在是俘虏。克拉克太太和肯尼迪太太在用自己在亚特兰大郊区的产业供养着这些人。她们的黑奴是照料这些人的护工,对,护工,就是这个词。”

    “护工?”

    “对。用那些人的说法,能够上手术台为伤员们动刀子的就是医生,不会动刀子却是医生的助手的就是护士,护士的助手就是护工。那几个黑人就是这么说的。还有几个大个子的黑人在搬运死尸。”

    顺着副官的手指,舍曼将军远远地看到几个大个子黑人用门板抬着一个又一个白人远去。虽然有点远,但是那僵硬的线条,还有那不祥的颜色,都在告诉着人们,这场战争的代价。

    是的,在1862年的时候,亚特兰大就已经是南方的一个医疗基地了,到了1864年七月,也就是两个月之前,战争形势丕变,北方联邦政府的军队步步紧逼,四条铁路线每天都会运来数以万计的伤员,而亚特兰大的医院早就容不下这么多伤员了,以致于那些伤员们不得不在附近的商店的走廊上,或者是别人家的住宅的庭院里面呻|吟,等着那可能性几乎可以说是微乎其微的治疗。

    这个时候的亚特兰大,用“伤员已经满出来了”这种说法一点都不为过。

    在舍曼将军攻打下这座城市的时候,这座城市就已经充斥着尸臭。

    听到这两个名字,舍曼将军立刻就想起了总统的一再叮嘱,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给我盯着他们,那两个女人,还有她们的黑奴。不要对这两个女人和她们的产业动手。她们拥有总统的特赦令。”说着,舍曼将军就忍不住嘀咕道:“该死的政客!”

    舍曼将军会这么说,绝对是事出有因。

    这里插些南北战争时期的干货。这场战争一开始的时候,北方的人口就比南方多,在人口上,北方具有绝对了优势,也就是说,几乎于两倍的南方的人口。

    这也造成了一个非常直观的结果:北方的兵力一直是南方的两倍以上。

    ……

    ……

    ……

    虽然说,北方工业基础扎实,可是一开始的时候,北方的军工业水平并不高,甚至还曾经害怕船坞落入南方的手里(那个时候,几乎人人都以为英国和法国会站在南方这边——为了廉价的棉花。)而选择焚毁自己的船坞,

    虽然说,南方在战争初期就储存这大量的军火,而且南方别的工业是不发达,可是因为一早就打着宣战的主意,南方从一开始就十分看重军工业,

    可以说,在宣战之前南方就已经为战争准备了好几年了。

    一开始北方连连战败的原因,是因为南方拥有很多优秀的军官,而北方,则是大量的政客占据了军官的位置……

    也就是说,南方为这场战争精心准备了十年之久,还有很多军官也加入了南方,对比之下,北方联邦政府在兵力和潜力上拥有绝对的优势,可是军队中很多高级将领的位置被政客们占据了。

    这直接导致了北方联邦政府在战争初期节节败退的严重后果,当然,另外一个结果就是,受那些政客同僚们的影响,北方联邦政府的将领们没有政治上的白痴。

    舍曼将军很清楚,两位南方上流家庭的太太意味着什么。

    就是把这两位太太手里掌握的大量北方国债因素排除在外,看这两位太太充满风险精神地呆在医院里,不顾医院里肆虐的天花、肺炎、伤寒也不顾亚特兰大的沦陷依旧呆在医院里面,舍曼将军就不能对这两位太太做什么。

    无论是南方还是北方,对于这种奉献精神,都是十分推崇的。

    更别说,这两位太太还拥有总统的特赦令了。

    副官听到总统的特赦令,忍不住道:“将军,联邦政府真的有那么多国债掌握在这两个女人手里吗?”

    “不止这两个女人,还有她们的代理人,瑞特·巴特勒,如果这个男人没有参军的话,他应该就在这个城市!”

    舍曼忍不住回忆起他跟总统林肯的那次会面。

    没错,那个时候舍曼也觉得自己的耳朵幻听了,或者是总统发疯了。那个时候,看到总统和银行家们点头,再看到那些文件,舍曼和他的同僚们都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国债掌握在南方人的手中,总比掌握在英国人的手里好。

    舍曼可不愿意看到美国成为另一个法国。

    “对亚特兰大进行军事管制,对医院和桃树街进行戒严,管好下面的士兵,不许他们去这些地方,更不许他们去骚扰那些白种女人!亚特兰大有的是女黑人,也有□□……”

    最后,舍曼将军派出军医对亚特兰大医院的情况进行了核实,在对亚特兰大城进行军事管制的同时,对医院及其周边地区采取了三倍兵力、严加防备。

    当然,这种作法让亚特兰大的气氛空前紧张。

    大约是大量的难民外逃(毕竟连三支柱之一的怀廷太太也离开亚特兰大去了梅肯),城里的居民数量已经下降到开战以来的最低——要知道在这场战争中,南方形势急转直下可亚特兰大城却得到了飞黄腾达的绝好时机,原本不过区区两万人口的小城市却因为地处交通枢纽而得到了充足的发展——剩下的白人家庭虽然没有离开,却也躲在窗帘后面,用着防备和警惕,盯着刚刚进城的舍曼将军和他的军队,就好像舍曼将军手下的黑人随时会在舍曼将军和北方联邦政府的支持下冲入他们家里侮辱这些人家的女眷一样。

    well,这种事情是不会有人在女人们的耳朵边上说的,但是城里仅剩不多的几个男人(他们都残废了,跟或者跟杰拉尔德这样没了一条腿,或者干脆就是没了一只手,所以无法上战场)都在擦枪,打算给那些胆敢闯入他们家里的“北佬的黑鬼们”一个教训。

    可以说,当时舍曼将军进城的时候,亚特兰大城里的气氛空前紧张。

    玛格就是在这个时候——其实也是梅兰妮刚刚生了孩子没几天的时候——玛格就打算去见一见舍曼将军。

    苏埃伦说什么都不同意,最后还是米德大夫说,还是让他这个老头子去。

    这就是南方的骑士精神。北方已经舍弃的骑士精神依旧留存在南方人的心中。

    玛格争不过这位可敬的老人,只得让他带上了那份倡议书。

    也不知道米德大夫最后经历了些什么,米德大夫也没有提,但是,医院好歹还是维持了下来,舍曼没有让自己手下的军医入驻亚特兰大医院,却让人送来了不少亚特兰大早就见不到的药物,好比说奎宁和鸦片。

    虽然数量不是很多,却也帮了亚特兰大医院很大的忙。

    当然,舍曼的部队也用了不少医用纱布、医用绷带、医用酒精,当然,还有食物。舍曼当然不可能付账,而玛格手下的那几个黑人又非常固执,直到舍曼的军需官答应记账、签字,这些黑人们才让舍曼的军需官把东西运走。

    惹得这些军需官们在背地里没少嘀咕:“这些黑鬼!简直就跟看门狗没什么两样!”

    这也是那些联邦政府军队里面的白人最搞不明白的地方。

    《汤姆大叔的小屋》里面不是写得很清楚了吗?为什么这些黑鬼还是对那些南方佬那么忠诚?

    可是不明白归不明白,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这个时间去给这些黑人做思想工作。

    这一路打过来,这些白人早就知道,南方的那些黑奴之中也是有阶级的,分成在棉花地里工作的粗使黑人,和在屋里伺候的高级黑奴。

    对于这些黑人来说,被选为主人的贴身男仆和贴身女仆是一件非常荣耀的事情。那些粗使黑人有可能跟他们走,可那些高级黑奴,尤其是那些做着贴身男仆或者是贴身女仆活计的黑人,他们很少会跟他们走,相反,这些黑人跟他们的主人感情很深,即便是主人死了,也会继续追随主人的继承人,有的则会很干脆地跟主人同生共死。

    看到这种黑人,北方的白人们总是会叹息,觉得这些黑人们都被彻底洗脑了。可是在他们的心里,未尝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对南方上流人家,他们的态度也非常复杂。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态,其原理,大约跟对贵族和王族的崇拜很接近。

    当然,这些眼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却意义深远以致于再度改变了战场形势的重要事件。

    北方联邦政府的士兵们盯着亚特兰大医院、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和医院附近的女黑人们已经很久了。

    就跟那位写《乱世佳人》的续集《斯嘉丽》的那位女作家在《斯嘉丽》里面说过的一样,从战场上下来的男人们总是希望用|性|来证明他们还活着,东方也有类似的俗语,当兵七年,母猪赛貂蝉。

    对于北方联邦政府的士兵们来说,女黑人们就是那么蠢,只要几句好话,几句不要钱的“给你们穿好衣服、戴金耳环”,那些女黑人们,尤其是那些黑人女孩们就会跟他们走,当然,这些黑人女孩们虽然不是军|妓,可实际上,她们承担的,就跟军|妓没有什么两样。

    军|妓|们的故事,玛格曾经跟自己身边的人透露过。黑人女仆们是没有读过什么书,却不得不说,她们的记性很好,加上那又是真实的、东方古国的历史,所以奥哈拉庄园的黑人女仆们在背地里可没少讨论,而这种讨论,随着战争的开始和玛格苏埃伦姐妹俩的出嫁,被带到了巴顿庄园和蔷薇庄园……

    而亚特兰大现存的黑人们,超过一半,不是玛格的手下就是苏埃伦的手下。

    也就是说,北佬军官和士兵们的花言巧语以及事后的不负责任、拔*无情,亚特兰大的黑人们清清楚楚。

    联邦政府的士兵们万万没想到,亚特兰大的女黑人们竟然不吃他们这一套。

    是的,这些士兵们对那些黑人女孩们许下这种诺言的时候,得到的不是欣喜若狂的脸,而是面带讥笑的傲慢眼神。

    这些黑人女孩们宁可跟着玛格和苏埃伦两个在医院里累得半死也不愿意跟他们走,更别说约炮了。

    北方联邦政府的士兵们在别的地方无往不利的手段在亚特兰大根本就没有用。

    事实上,这是他们第一次碰壁,后来他们在琼斯博罗和梅肯也分别遭遇过一次,而这两个地方,琼斯博罗是蔷薇庄园的所在地,梅肯是巴顿庄园的所在地。

    这些黑人们紧紧地团结在了自家的两位太太身边,让舍曼将军头疼也让那些士兵们十分不爽,然后,就有人向舍曼将军建议,把那些黑人赶走、把亚特兰大郊区的农场烧掉就算了。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极大的诱惑,有那么一刻钟,舍曼将军都想点头了。

    是的,只要攻打下这两个庄园,联邦政府的军队就能够得到足够补给,不,不需要考虑那么远,只要把这两位太太位于亚特兰大郊区的产业给拿下,他们就能够得到大量的补给。

    可是舍曼将军能这么做吗?

    当然不能。

    想到林肯一再地发电报,要求自己不得主动对玛格苏埃伦和他们的产业动手的时候,舍曼将军第一时间就爆粗口了:

    “这些该死的政客!他们难道忘记了战争刚开始时的耻辱了吗?”

    是的,舍曼不是政治上的白痴。

    虽然现在北方一样拥有了大量的志愿军官,但是,政客出任军职还是在北方联邦政府的军队中留下了印记。现在在军队中的将军们,个个都对政治上的那些事儿有着属于自己的看法。

    也就是说,换一个不懂事儿的人来呢,早就把玛格和苏埃伦干掉了,反正可以推锅嘛,再不行,推给那些黑人也可以啊。可是,就是因为舍曼对政治的那些条条框框多多少少都知道一点儿,所以他反而不敢对玛格和苏埃伦动手了。

    不但不敢对这两位典型的南方大庄园主家的太太动手,他还得加派人去保护这两位太太了!

    然后舍曼发现,自己好像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因为这两位太太没有出面,她们手底下的黑人就把联邦政府的黑人士兵们给勾走了!

    没错,舍曼忘记把手下的黑人士兵跟玛格手里的那些黑人分隔开,然后这些黑人就交流上了。

    舍曼手下的黑人士兵这样说:

    ——喂,伙计,你为什么对着这两个白种女人这么忠心?她们可不会把我们当人看。

    然后玛格手下的黑人就这样回答:

    ——说得北佬好像对你们有多好一样!那些白种人很容易就找到工作,难道你们在北方一样能够找到跟白人一样轻松又钱多的工作?

    ——嗨,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谁让我们没有读过书?也没有人家聪明……

    ——说得那些白人不用上学就什么都懂一样。那我问你,你们有独立的、带着地板和盥洗室的小房子吗?这种的。

    玛格手下的某个黑人就比划了一番,大概就是后世那种美国普通家庭很常见的楼下厨房会客室楼上三间卧室带地下室、阁楼和一小片草坪的小房子。

    联邦政府的黑人们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玛格手下的黑人们就道:

    ——我们现在就住这样的房子!睡在那些白人先生太太们一样的细棉布床单上,喝着白人先生太太们一样喝的葡萄酒,还有小蛋糕做点心。

    联邦政府的士兵立刻反驳:

    ——可是这些房子不属于你们!

    ——现在是不属于我们,可是为太太工作十五年以后,这栋小房子就属于我们啦。这就是我们的住房基金。只要缴满三年,我们就有这样的小房子住,你们有吗?

    联邦政府的黑人士兵摇头。

    ——我们有自己的退休基金,就是以后老了干不动了,依旧有食物券可以领,可以凭劵得到免费的食物。你们有吗?

    联邦政府的黑人士兵再摇头。

    ——我们有自己的结婚基金、生育基金,结婚生孩子都能够拿到补贴,现在虽然没有,以后还会有教育基金,你们有吗?

    可怜的联邦政府的士兵们,无论是黑人和白人都听傻了。

    有人虚弱地反驳:

    ——我敢打赌,那些白人就没有。

    ——只要为我们太太工作,这些都能够拥有!

    为玛格和苏埃伦工作的那些黑人们扬起脸,一副我骄傲我自豪的模样,别说是那些士兵们,就连将官们都傻了。

    然后《芦柴棒的故事》在私底下悄悄流传……

    就是北方的黑人很自豪地抬出了征兵令,以自己成为一位光荣的联邦政府的士兵为荣,玛格手下的黑人们也十分鄙视:

    ——傻瓜,打仗是要死人的!别说远了,就说这后面的医院里,那么多白人先生们都残废了呢!要是我当初也上了战场,只怕现在死的就是我了!

    然后英勇的北方联邦政府的黑人士兵们发现,好像自己在军队里面的地位是十分低下,好像自己就在战争初期做过炮灰的事儿。

    这些黑人们就不爽了。

    为什么送死的活计是我们的?为什么我们的军功被那个谁谁谁给顶了?

    黑人们不爽了。

    他们不想打仗!他们想进克拉克太太和肯尼迪太太的产业为这两位太太干活!

    等舍曼将军发现不对的时候,局势已经控制不住了!

    他手下的那些勇敢的黑人士兵们最先开始反对攻打玛格和苏埃伦两人的产业,然后,很多黑人表示,他们愿意留在这里监视南方残留势力。

    话是说得很漂亮,可事实却是,继南方的厌战情绪高涨之后,北方联邦政府的军队中也开始厌战了。

    不同的是,南方厌战是因为伤亡太大,而北方联邦政府的黑人士兵们厌战,则是因为觉得自己受骗了……

    这真是一场大灾难!

    舍曼将军很清楚,联邦政府之所以力压南方邦联政府,甚至在战争初期一再失利的情况下还能够反败为胜,除了本身的经济实力之外,还因为征召了大量的黑人,而且这些黑人还很勇敢!

    更直白地说,这些黑人打起仗来就跟不要命一样!

    是的,在南方一开始就把黑人排除在了兵员之外,就连穷白人想要投军也要被嫌弃。南方的军队采取的是精英政策,而不是人数政策。所以,一开始的战斗力惊人却承担不起太大的损失。

    而北方,对于联邦政府来说,只要几个金币、几句好听的话就有大量的黑人送上门来。所以北方刚开始的时候战斗力低下,可是耗得起。尤其是战场位于南方,大量的资源被消耗,也促进了北方工业的进一步发展,为联邦政府的军队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补给。

    现在,北方联邦政府最依赖的黑人士兵们都开始撂挑子了,舍曼将军也不得不开始调查原因以方便采取相应的措施。

    没错,舍曼将军任由玛格和苏埃伦留在医院里面,继续为南方奉献,就是本着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

    他不可能杀了这两个女人,就跟他不可能杀掉南方那么多的白人伤员一样。可是舍曼将军又很清楚南方的奉献精神,所以,为了防止这些南方人在自己的耳边唧唧歪歪,舍曼将军选择了让玛格和苏埃伦继续呆在医院里面,继续治疗那些南方伤员。

    可是现在,知道这两个女人有这么大的能量之后,舍曼都后悔了!

    早知道如此,他就在第一时间杀掉这两个女人了!现在什么都晚了!这两个女人如果少一根头发,他手下的士兵就要先炸了!

    而且,把刺刀和|枪|口对准两个柔弱的女人,而且还是南方上流社会的太太,舍曼如果真的这样做了,就等着满头包吧。他肯定逃不过战后的清算!

    本来还打算跟南方邦联的军队争夺亚特兰大附近的城镇和铁路线的舍曼将军也没辙了。

    他不得不停下原来的计划,选择龟缩在亚特兰大城里面,还不得不派人去保护那两位金贵的太太和桃树街上克拉克宅的人!

    同时舍曼将军还一天三封电报发往指挥部,表示自己需要更多的兵力!

    玛格这只蝴蝶的翅膀终于发挥了她的威力,在她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地方。

    是的,玛格自己都没有想到。

    当瑞特跑来通知她的时候,玛格都傻了。

    事实上,玛格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会按照原来的既定路线走,即便自己想要发挥出自己的能量也要等到战争结束后。

    她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竟然是在战争期间,自己的能量就已经显现出来了!

    而且还是如此的强大、势不可挡!

    听完瑞特的话,玛格愣了好一会儿,就连得到消息赶来的米德大夫也听傻了。

    只是替丈夫打理庄园,竟然能够发挥这么大的力量!

    在今天之前,米德大夫甚至从来不知道,大庄园主家的太太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是的,就跟埃伦时时刻刻对桀骜不驯的斯卡利特耳提面命的那样,女人为男人打理庄园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打理得好了,也要称赞男人事先安排得宜,因此得到男人的夸奖也要称赞男人的眼光好。

    这个时代,不,应该说刚刚过去的那个时代的男人对女人的要求就是听话、顺从,他们不喜欢女人拥有自己的想法。

    瑞特·巴特勒和乔治·克拉克几乎是当时硕果仅存的两个奇葩了。

    但是,现在不同了。至少,经历了这么多的死亡的米德大夫的想法已经发生了改变,当然,米德大夫的年纪也不小了,所以他的思想的改变的方向也有点奇怪。当他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就这样说:

    “玛格,原来这就是你说的慈善吗?是的是的,如果这就是爱心的力量,那我的确看到这个力量是多么的强大!是的,强大!”

    米德大夫就好像老了好几岁。

    他的儿子,达西和菲尔都死了,达西生前送来的最后信件上对父亲唯一的要求就是恳求父亲为他找一双靴子,让他的弟弟菲尔帮忙送来。结果,七月里的第一批死亡名单上就有达西的名字。

    十五岁的菲尔一心想参军,然后,他如愿了,不久之后,他就死了,头部中枪,当场死亡,根本就没有被送到父亲面前的机会!

    两个儿子的死,对于米德大夫和米德太太的冲击是巨大的,巨大到了米德大夫沉溺在一台又一台的手术中,生怕自己想起死去的儿子。

    米德大夫的头发也在那几日里面全白了,整个人生生地老了二十岁都不止。

    看到这样的米德大夫,瑞特也在心里叹息了一声。

    跟玛格一样,他也是不看好南方的那一类人,虽然南方为了这场战争精心准备了十年,可在瑞特看来,这场战争依旧十分愚蠢。

    玛格是瑞特知道的、在这个问题上跟他保持一致的少数人中的一个,而且还是女性。但是米德大夫却不是。

    过去的米德大夫就是瑞特心目中那个典型的战争狂热分子,可是现在,看到这样的米德大夫,瑞特深深地叹息。

    他没有在这个时候,用他惯常的讥讽来刺这个可怜又可敬的老人的心。

    抱着牛奶坐在那里整整两个小时之久,玛格一直都没有说话,可是从她的神情、从她头上暴起的青筋上都可以看出,她是多么用心地在思考。

    米德大夫当然不可能等这么久。他休息了大约一个小时之后,就回手术台上去了。

    直到第三个小时都过了一大半,玛格这才抬起了头。

    瑞特道:“克拉克太太,您有什么头绪吗?”

    玛格道:“事情的发展超过了我的预料。不过,这个时候已经容不得我后退了。方才,我在思考,那位摄政王太后陛下将来会如何对待美国。”

    “哦?这么说来,您是有想法了?”

    玛格点了点头,道:“是的,国家跟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就跟之前在国际上英国和法国站在南方这边一样,为什么英国和法国要做出这样的姿态?很简单,因为英国需要南方的棉花,而南方上流社会对英国货和欧洲货又是那么的追捧……”

    “这已经是过去的事儿了。”

    “历史会一再重复。”玛格淡淡地道:“区别也只是具体的行事。衡量一个国家的强盛的标准是重工业,而一个国家的潜力就是广袤的国土和丰沛的人口。美国是个有潜力的国家,拥有广袤的土地,而且,对西部的进一步开放,会为国家的强大打下更加厚实的基础。那位林肯先生在这件事情上的表现,我很赞同。”

    玛格说的就是西部大开发。没错,这个时期,美国不停地向西部推进,虽然对印第安人赶尽杀绝的行为很残酷,可就是如此残酷的血腥行动,造就了后来的美国。

    对于印第安人来说,这是残忍的,但是对于美国来说,西部大开发更多的是好处,大量的好处。

    “您还没说英国和那位摄政王太后陛下。”

    依旧是那副模样,依旧是那个腔调,瑞特就好像成竹在胸、早就知道了玛格想说的是什么一样。

    玛格没有发现瑞特的坏心眼,她只是按照自己的思路往下说:

    “以前,南方在英国的眼里,就是原材料产地和广大的市场,但是战争推动了北方工业的发展,也就是说,如果那位摄政王太后陛下想把美国重新纳入掌控,她就必须做出选择,以达到削减美国工业发展速度的目的。”

    “你是说……”

    “食品工业、轻纺织工业、医疗、慈善,都是我们可以加大投入的产业。但是重工业、军工业势必会成为英国打击的重灾区。也就是说,战后,英国和联邦政府在这些东西上面肯定会有一系列的争斗,而我们,则可以乘机在这段时间内发展南方。”

    玛格清楚,既然南北战争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自己又发挥了如此重要的影响力,那位老乡肯定是注意到了自己。

    问题是,玛格不清楚,那位老乡是否容得下自己。

    论国家潜力,美国广袤的土地和丰沛的资源注定了美国在未来超越英国成为超一流的大国。

    可是作为一个大国的统治者,那位老乡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切的。

    所以玛格怀疑,那位老乡会不会派人来刺杀自己,免得自己给她找麻烦。

    鉴于对方戴上王冠已经快半个世纪了,玛格坚信,对方早就有了一系列准备。

    所以,玛格不想直接对上那位老乡。

    五十年的时间足以改变一切。就是对方在上辈子也许不如自己,可对方既然走到了今天,这五十年的累积就足够可怕了。

    更别说,对方已经握住了法国,有了法国的资源,对方还能够间接的控制欧洲和北非……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

    玛格自认,就是自己对苏埃伦有足够的影响力,就是自己跟苏埃伦、瑞特三人掌握着美国近三成的国债,可这底子还是太薄了,跟就没有跟那个老乡同台叫板的资本。

    玛格能够投资的方向,就是农业和农副产品。

    厚积薄发、后发制人。

    这是玛格唯一的选择。

    敌人不同了。

    在拥有十全的把握之前,玛格只能蛰伏。

    玛格抬起了头:“瑞特,你愿意听听我接下来的两个计划吗?”

    “什么计划?”

    “非暴力不合作计划和南方家庭战后互助计划。”

    非暴力不合作计划是针对这场战争的。事实上,巴顿庄园和蔷薇庄园目前采取的就是非暴力不合作计划。

    不采取武装敌对,却也不主动配合,这跟这两座庄园眼下巨大的人口是息息相关的。

    至于南方家庭战后互助计划,与其说是为了帮助战后濒临破产的大庄园主家庭渡过战后最初的两年、帮忙缴纳赋税恢复生产之外,还为了对南方的进一步开发。

    是的,玛格打算垄断美国,至少最近的目标是佐治亚的美国人民的菜篮子和日常用品。将来,她会把这种垄断推行到周围的几个州,甚至是整个美国。

    “瑞特,我需要您的帮助。”

    “当然,我尊敬的太太。”

    依旧是同样的人,

    依旧是同样的对话,

    可是两个人的心情已经大不相同。

    上一次,瑞特觉得玛格的行为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挽救南方的未来,可是这一次,瑞特相信,玛格会创造奇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乱世佳人]玛格小姐相邻的书:红楼之不要拦着我上进挥剑决浮云[综武侠]红楼之谁来阻止这疯狂的世界重生之纨绔娇妻拽翻天动人心弦,总裁强势撩妻宠婚入骨之天价暖妻青山不改[综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