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落为赤血 云即死骨

【书名: 圣墟 正文 第八章 落为赤血 云即死骨 作者:阿小姐姐

强烈推荐:修真之覆雨翻云仙玉尘缘掠天记大主宰斗战狂潮死人经不朽凡人一剑诛仙     房间内

    许封倒了一杯水,递给许势道:“说吧”

    前半年他犹在山门外做那宗派任务,一回山门就听别人提起许势与莫岚之事,带着许势就找上了莫岚,其中情形还不甚了解。

    许势抬起头,半边脸仍然浮肿发乌,许封不发话,他也不敢运元消去。

    许势接过水杯,开口道:“约四月之前,我与王江一行人到那清澜峰做宗派任务,回程之时,在那山腰之中,碰到几个陷阱,陷阱中还有几只下七品妖兽,我们一番查看,四下无人,便将几只下七品妖兽收到了令牌之中,结果在行个几里,那贱奴就跳出来我们破了他的陷阱,拿了他的诱饵,当时我与王江他们一看那贱奴才引气之境,并没有将他之语放在心上,而后,我们··我们就辱了他几句。”

    许封淡淡道:“几只下七品妖兽而已,还他就是,何必起那么大纷争?”

    “我们那贱奴也就引气之境,所以就···”

    “许势啊··你以为他就引气之境,所以没将他放在眼里?几只下七品妖兽,虽然无多大价值,不过没花什么心思就得到几只,想来你们也不会吐出是么?”

    “我们当时觉那贱奴有些胡搅蛮缠,毕竟引气之境要活捉那下七品妖兽也不是一件易事,况且要拿那下七品妖兽做饵,想来是那贱奴无意中看到我们收取陷阱中的妖兽,想占些便宜···”许势说到这里,而后悄悄看了许封一眼,:“后来那贱奴提出要到刑殿之中,证明那妖兽实乃他物,我无意中看那贱奴握刀之手有一些油刺斑块,知他原先是贱奴,便辱了他几句,没曾想他直接暴起,当时我们一行人便将他打伤···”

    “后来刑殿传书与我,才知那贱奴将我们一行人告上刑殿,可是我们已经在外门集市之中所得之物售出,刑殿弟子也无可奈何,草草结了此事,当时我有些愤怒,便言语挑衅于他···而后,那贱奴竟然敢在外门中伤人,我一时不查,被那贱奴一刀斩下了胳膊。”说到这里,许封脸上愤愤不平,若不是刑殿不许弟子在外门之中起争斗,他也不会松懈,让莫岚偷袭斩下胳膊。可事后发生的事情让许势更为愤怒,当时被莫岚斩下胳膊后,虽然惊痛,不过还能抵挡莫岚刀锋,过了一阵,刑殿弟子来临,原本以为莫岚会收到严惩,没想到刑殿弟子只是将两人带入刑殿,将自己的断臂接上,而对那莫岚竟然没有一丝处罚之意,刑殿弟子只是淡淡言道:“两人若有纷争,提出报备,可在外门大比之中,入演道台一决生死。”

    “那贱奴,竟然向刑殿弟子提出报备,而后刑殿弟子之前,起誓杀我!”

    许势说到这里,脸上恨声起,口中言到:“那贱奴··那贱奴···”

    许封脸上微寒,冷声打断道:“许势!被一人斩下手臂,还让他全身而退,你有何胆色唤他贱奴!我唤他贱奴,是因我强于他,就算如何辱骂与他,他也只能生生受了,而你呢?入门三年,开识灵又如何?若我不在,你可敢在他面前,吼一声贱奴?”

    闻言许势低头不语,双拳紧握,身躯轻轻颤抖。

    许封叹息一声,挥了挥手,灵元入肉,许势脸上浮肿渐消,“世家傲而立,若无傲气,何必争道?虽说蝼蚁尚且苟活,可若世家子弟无傲气,苟活又有何意义?”

    “我···”脸上浮肿处,不断有痒意传来,不知如何开口。

    “你先后七次与他争斗,虽然数次重伤与他,可每次都不敢下死手,将他斩杀。”

    许势虽入落云外门后,斩杀妖兽无数,可终究只是十五六岁少年,让他随意斩杀一名同门师弟···又有那刑殿弟子条例,故而每每与莫岚争斗,只抱着重伤对方,让他怯退的想法,始终不敢狠心斩杀莫岚。

    “我知你顾及刑殿条例···可是修道一途,念起便杀人,就算是刑殿条例又如何?修道乃争道,世人皆争道,可哪有那么多道与人行···吾十三入落云外门,修道八年,妖兽别派弟子之命两说,就算同门弟子,也杀过十余名,现在却依然安好,你可知为何?”

    许势抬头望向许封,眼中满是震惊,那刑殿条例不是不许同门弟子起杀意么?

    许封轻道:“宗派不是善堂,修道一途亦不是有得道高人,唱个喏,言一句小子你有仙缘,便死皮赖脸将你引入山门,无数灵石丹药法宝与你,让你修途坦荡···”说到这里,许封淡淡一笑,“落云、落云···端得气势悠扬、仙风道骨,可你在过些时日,便会明白这落云,落是赤血,云是死骨。”

    许势沉思片刻后起身,朝许封行礼,狠狠道:“在演道台上,我定然杀他!不辜兄长苦心!”

    “不错。”听闻,许势之言,许封似乎有些开心,转头轻道:“好好修炼,若能在外门大比之前,进入开识灵之境那是最好,将来你修途之中,遇上之事不知凡几,我观那莫岚,实乃心胸狭窄之辈,不值一哂。”

    ······

    梁国与鱼凫由汾水分之,汾水宽十余里,如巨龙般呼啸而过,穿行群山之间,其势滔滔,翻涌巨浪,离岸百里可闻,临岸百步而怯,世人难渡。

    渭水下游绕入一群山,声势陡然全无,平缓流过,水面如镜,清风起波光,似恐其声扰人,又怕其势侵人。

    此处地处梁国与鱼凫交界,梁国谓之埂州,群山接天,汾水临一山,山有有突起,远观似一土坟,草木皆无,近观才知土坟之大,无数丈高灰绿石碑斜插于上。

    土坟之前,两块灰绿石碑如门户一般,直立与土坟之前,石碑年月甚久,有些破损缺块,散发着丝丝阴气,令人心生悸意。

    小道上,行来二女,身着长裙,一绿一浅绿,一高一矮。

    不多时,两人就走到了残破石碑之前,身着绿色长裙乃一少妇,而三十余岁,脸如白玉,眼若星辰,看着身前高大的石碑,面露回忆之色,良久转头,向身边少女说道,言语中满是关怀之意,“岚儿,不在思量一番么?”

    少女抬头望向少妇,脸上勾起笑容,顿时春临苦地,雨霖旱原,连石碑都似被少女笑容感染,散出阴气都透着一丝丝暖意···少女轻道:“那小子心胸狭窄,若是旁人欺了他,他便日日思量,如何报复。”说到这里,少女似想起什么,又是浅笑,“不过这也不错,旁人若对他好些,他便怕亏欠了别人似的···与他相处数年,我也学到这不好的习性,我来山门已快五年,而他却死活不知···”

    少妇闻言叹道:“当年偶遇你之时,你已昏迷,我···”

    “我能遇上师傅,想必那小子就算黄泉之下,也满心庆幸···”少女一礼,“劳烦师傅,若我能出来,能带我到那临荒州一趟。”

    少妇闻言眉头一皱,而后一叹,不在言语。

    半个时辰后

    两块石碑升起惨绿火焰,缠绕石碑而上,在石碑上空缠在一起,不断变幻着鬼物。

    石碑前,一根火烛熊熊燃烧,赤色火焰上不断冒出绿色烟雾,流入鬼脸之中,少妇脸上严肃无比,手上不断掐诀,火烛焰光更盛···

    “焰炙魂,开鬼门!”

    少妇一声轻喝,石碑上变幻的鬼物仿佛受到极大刺激,无声嘶嚎着欲向少妇扑来。

    嗒嗒嗒嗒···一阵令人酸牙的摩擦声传来,两块石碑轻轻颤抖,缓缓向两旁分开,石碑上缠绕着鬼物冒出害怕之色,犹在惨烈嘶嚎。

    “架魂梯,入鬼地!”

    少妇又是轻喝。不知何时用来无数乌云,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白昼如夜。

    整个土坟都在晃动,土坟上石碑绿光大起,不断冒出一个个鬼物,向着天空惨烈嘶嚎。

    石碑继续颤抖着向两旁分开,一个黑呦呦的洞口出现在两块石碑之间,鬼物似乎承受不住,钻入石碑,不多时,一条绿莹莹的台阶,从洞口处延伸而下···

    “多谢师傅!”少女一礼,向洞口走去。

    ··········

    落云外门藏道殿

    明流溪月将手上一对耳环放到台上,怯怯到:“师兄··我··想抵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圣墟相邻的书:万古皆妖我的大侠系统武神不灭天启之星仙巅天峰凌天仙府等我在千年之后娶你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残剑封魔超品风水师九真九阳墨侠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