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我不想修炼

【书名: 圣墟 第五章 我不想修炼 作者:阿小姐姐

强烈推荐:死人经斗战狂潮大主宰不朽凡人掠天记仙玉尘缘修真之覆雨翻云一剑诛仙     结元启刃,凛流锐风

    以刀突之,是为重锋

    ————————《刀势道印》

    莫岚摸索着掏出带黄色粉末的纸包,抓了一把洒在自己的身上,掩盖那浓浓的血腥味,又倒出一颗丹丸胡乱服下,勉强提元,抱起昏迷的女孩,踉跄着往上风处走去,此时离林子不远,不断有兽吼传来,显然这里的血腥味已经随夜风传开···

    足足走了半个时辰,直到快听不到野兽争夺血食的吼声,莫岚才停下,把女孩轻放到一块石头上,莫岚靠着巨石瘫了下去,运转落云心法,过了一阵,胸腹剧痛才慢慢缓了过来,莫岚强撑起来,抓着女孩的手,输了一股元力过去,引着元力死死护住女孩的心脉,此时女孩身体中元力不断乱窜,破坏着生机。莫岚没有停留太久,抱起女孩往峰底走去,莫岚现在虽然有黄色粉末掩盖那血腥味,可清澜峰中,妖兽无数,若是现在出现妖兽,哪怕只是几只下九品的妖兽,两人将在劫难逃,莫岚忍着火烧般的疼痛,抱着女孩缓缓向峰底走去,若是能碰到个外门的师兄弟,帮上一把那是最好。

    直到天色微明,莫岚背着女孩才走到峰底,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运气好,同门师兄弟也没碰到一个,但是妖兽也没碰到。那寻常野兽闻到莫岚身上黄色粉末混着拜月犼的味道,夹着尾巴逃了。

    在峰底找到一个大岩洞,淳淳溪流从洞中流出,以前莫岚到清澜峰做宗门任务之时曾在这里休整过,故而对这个大岩洞颇为熟悉,抱着女孩走了进去,找块干燥地方把女孩放下后,莫岚又在外面寻了些柴火,把纸包中的黄色粉末都倒在了洞口处,做完这些,莫岚又吐了一口血,挣扎着回到了岩洞内,洞内亮起熊熊火光,莫岚拿出一块肆品灵石,盘坐闭目修炼。

    两个时辰后,洞外天色已经大亮,莫岚慢慢呼出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元力引入体内,平复着拜月犼巨力造成的内伤,至于断的肋骨,莫岚没有理会,向女孩走去,女孩身上套着一套黄色衣裙,长及脚踝,上面满是鲜血凝成的红块、灰尘,想来是被莫岚抱着逃命之时沾上,女孩闭目气息凌乱,脸上微红带着灰印,满是痛苦之色,一头黑色的秀发也变得杂乱,莫岚看着女孩眉目,轻轻一叹,缓缓输入自己的元力,帮助女孩修补破损的经脉,直到女孩呼吸渐渐平缓,女孩只是被拜月吼追逐时摔断了脚踝,而后又在树洞中强行提元,启那虚影小剑,造成了内伤。莫岚这时才注意到身上传来的异味,与那拜月犼激斗一番,身上的已满是血腥,而后又抱着女孩行走半日,混上汗水,尘土杂物,已变成暗红,散发着异味,看到女孩已无大恙,莫岚朝火堆添了些柴火,才走到溪流边清洗。

    “不要··”

    听到尖叫传来,莫岚急忙飞身而还,火堆旁依旧只有女孩一人躺在地上,双手胡乱挥舞,面目狰狞,

    莫岚看到女孩这番模样,急忙走过去,一指摁于女孩额头之上,缓缓输入元力。

    “不要过来!”

    “别杀我··”

    “别过来!!”

    “你··”

    女孩依旧双手挥舞,把莫岚脸上刮出了几道血痕,莫岚也没在意,依旧度入元力,想来是昨夜厮杀,给女孩心神造成极大冲击,恐有入魔之相。足足半个时辰,直到声音渐渐嘶哑,女孩才停止挥舞双手,脸上狰狞之色消失,声音渐轻,带着哭腔

    “·好·怕··”

    “我·不修炼··”

    “·嬷·嬷,我不··”

    “···”

    最后咬着自己一根拇指头,轻轻舔舐着,沉沉睡去。

    莫岚这时才松了一口气,胸口断裂的肋骨又开始疼痛起来,内伤也隐隐爆发,急忙又拿出一块肆品灵石握在掌中,修炼那落云心法。

    这一修炼,直到天色又暗,莫岚才停止,内伤已缓缓平复,而断裂的肋骨看来只要在修炼个十来日,就可恢复如初。洞内火堆不知何时已经熄灭,莫岚把火堆升起,柴火发出爆裂声,熊熊火光燃亮岩洞,女孩还是沉睡未醒,可能觉得有些寒冷,女孩侧卧蜷曲,眼色宁静,嘴里依旧含着拇指,口水流了一小滩,在岩石上形成了水印。

    可能感觉到莫岚的目光,女孩眉头皱了皱,缓缓睁开眼睛,尤带着迷茫之色,看到莫岚,眼中泛起惊恐,强撑坐起往后退去,

    “你··你··”

    女孩护住胸前,而后仿佛想起了什么,脸上一红,头低了下去。

    莫岚收回目光,拿着弯刀起身道:“你先到溪中清洗一下,我到外面猎些食物,你现在还不能服食辟谷丹。”

    女孩耳根泛红,声音有些嘶哑,小声说道:“师·兄·我··叫·明流溪·月·”

    莫岚点点头道:“我叫莫岚!”

    莫岚莫师兄,女孩点点头,突然看到前面有一滩小水印。

    “啊···”明流溪月小声尖叫,脸上羞涩大起,微微抬眼看到不远处莫岚回头,急忙摆手道:“没事··没··”

    被师兄看到自己睡相不说,自己还···过了好一阵,偷偷抬头看到莫岚已经不在岩洞之中,明流溪月才松了一口气,而后闻到自己身上的异味,又是一声轻叫,急忙起身一瘸一拐的向那流水声处走去。

    火堆上架着一只野兽,不断有油脂滴落,让火光又是一窜,火堆旁的明流溪月脸一红,悄悄的用力吸几口气,挪了一下,似乎想离火堆更远些,方才在溪水之中只是胡乱洗了手脸,自己身上的还有些异味,···

    莫岚翻转着手中的木枝,开口道:“师妹何时入门?”

    “啊!”正沉浸在小女孩心思的明流溪月听到莫岚发问,一时反应不过来,低声惊呼后,脸上羞涩又起,低头呐呐道:“三月··余·”

    “为何来清澜峰?”

    眼前女孩不过刚入引气之境,估计都无法凝元结道印,却跑到清澜峰山腰处。

    “我·我领了··宗门任务。”

    莫岚皱了皱眉头,眼前女孩一身黄色长裙,不像是做宗门任务,而是到那峰中玩耍来了。

    “独自一人?”

    明流溪月抬头碰到莫岚目光,头又低了下去,鼻子轻恩一声。过了一阵才徐徐开口,她刚入门两月,前些日子终于可以引元入体,进入了引气之境,每月下发的一百宗派点数不够到那解道石室中修炼功法,于是便想着接一些宗门任务,换取那宗派点数。可没想到一入峰中,迷失方向不说,还不小心进入了拜月犼的领地。说到这里,明流溪月起身朝莫岚鞠躬:“多谢莫师兄··救命之恩!”

    莫岚摆了摆手道“无妨,只是你这样就前来清澜峰,未免有些不妥。”

    明流溪月看了看自己,又看向莫岚,眼里满是疑惑,黄色长裙沾上血液灰尘,有些破损脏乱,可是自己一向都是这样穿着,有何不妥了?

    莫岚沉吟了片刻,才道:“你接下宗门任务之后,未到那解道殿中寻一些前人笔记研读?”

    “解道殿?我··不·知道。”

    莫岚看着一脸不解的明流溪月,淡淡道:“难道引你入门的师兄,没有告诫与你,峰中妖兽无数,刚入引气之境,欲做宗门任务之时,最好结伴而行么?又或者应该到解道殿中寻一些前人笔记细细研读?”

    明流溪月抬头看了看莫岚,而后又低头,抱着双膝,半天才轻道:“·我···师兄·没··说。”

    “解道殿中如何摆脱妖兽纠缠记载无数,例如昨天拜月犼乃独居妖兽,只是白天捕猎时才聚于一处,而你在夜晚却能引出二十余只拜月犼。若你杀掉第一只拜月吼,在它领地中停留即可无事。”

    “身着长裙,快步行走时易被那蔓枝、山石阻碍,长发飘扬,快步逃命之时若被被矮枝缠上···这些都是宗门任务之时,忌讳之事。”

    莫岚叹道:“师妹,修道一途,绝非易事。”

    明流溪月头已经埋进双膝之中,半天没有答话,隐约有抽泣声传来。

    莫岚没有在说下去,而是继续转动着手中的木枝,一时间,岩洞内只有明流溪月的轻泣声传来,间或几声柴火的爆裂声。

    “我·不想··修炼·”过了好一阵,才传来明流溪月的声音,带着抽泣之声。

    莫岚轻叹一声,火光照在脸上,神色莫名。

    “我·不·想·来这里··呜··可是··呜呜呜·”明流溪月抬起头,脸上两条泪痕,眼眶通红,“莫·师兄··我不·想修炼··”

    咕咕咕··

    岩洞中清晰传来某人腹中之声,明流溪月顿时当场呆立。

    饶是莫岚心智坚硬如铁,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引得嘴角弯起,露出笑容。

    明流溪月看到莫岚脸上笑容,才反应过来,急忙把头又埋了下去,脸上红晕更甚,耳根如炭火一般。

    “吃吧。”

    莫岚用小刀把架上兽肉削下一块,用树枝叉起。

    明流溪月隔了一会才抬头接过,轻道:“谢谢莫师兄。”

    说完轻启贝齿,咬下一小块,腹中饥饿之声又起,明流溪月脸上又布起红晕。兽肉入口后,腥味传来,直冲入脑,明流溪月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腹中一阵涌动,不停干呕着。

    莫岚急忙拿起盛满溪水的芪叶,递了过去,明流溪月接过喝胡乱喝了一口,正欲说话,又是一阵呕吐。

    显然明流溪月从未经历厮杀,昨夜之事对她冲击不小,看着明流溪月不停干呕得可怜模样,莫岚也无可奈何。

    过了一刻,明流溪月干呕渐歇。

    莫岚起身道:“我去外面寻些野果。”

    明流溪月双手撑着身躯,轻道:“多谢师兄,不必了。”

    闻言莫岚又坐了下来,道:“我第一次与人搏杀后,模样也好不到哪去。”

    明流溪月擦了擦嘴角,问道:“为了修道么?”

    “不,为了活下去。”

    岩洞内,不时有呕吐之声传出。

    足足两个时辰之后,明流溪月才把第一口兽肉吞落腹中,喝下一口溪水后,明流溪月理了理杂乱的头发,对莫岚展颜一笑,起身鞠躬道:“多谢师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圣墟相邻的书:万古皆妖我的大侠系统武神不灭天启之星仙巅天峰凌天仙府等我在千年之后娶你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残剑封魔超品风水师九真九阳墨侠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