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年

【书名: 圣墟 第四章 三年 作者:阿小姐姐

强烈推荐:不朽凡人死人经斗战狂潮大主宰掠天记仙玉尘缘修真之覆雨翻云一剑诛仙     又是秋风劲起的时日,渭城里的树木叶子又黄了许多,在过段时间,会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在风中招摇。

    一批批役夫又缓缓汇入了渭城的城墙之中,而后又分别进入渭城的三座军营之中。

    渭北军校场,两千多名渭北军将士在偌大的校场露天而坐,新来的役夫早已经打乱编入莫营中,每个木桌前都围坐着五人。梁**中步兵五人为队,十队为户,十户为百夫,五百夫为营,十营为军,每一军都会额外配有两个骑兵百夫。渭城有三军,分别为渭北军,渭南军,渭西军。

    这时渭北军莫营校场走来一个清瘦的少年,被边关风沙染成黄褐色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不过棱角如刀削,已见分明,虽然不见得有多俊美,不过在荒凉的边关之所中,夕阳下的少年如标杆挺立,一股阳刚、杀伐之气扑面而来!少年扫了扫校场上的将士,朝后面挥了挥手,后面跟着的一队随从每人肩膀上都扛着一个胀鼓鼓的黑色大袋。随从唤来负责后勤饮食的军人,把手中的大袋递了过去。不一会儿,军中食盘流水般上齐,而且每个木桌上都摆上了一个盖着的食盒。役夫中自然有老兵,一脸戏谑的看着新来的役夫,等到役夫们将手中食盘吃到一半时,每张木桌前的老兵不约而同的伸手把盖着的食盒给掀开,顿时木桌倒地、惊叫声、呕吐声···老兵们看着新来役夫的狼狈模样,哈哈大笑,被役夫呕吐物弄脏军服老兵的还挥起了拳头,朝新来的役夫头上砸去,一时间,尘土飞扬,喧嚣嘈杂,整个校场混乱了起来。

    一名少年走进了混乱的校场,军靴踏在校场上的沙地上自然不能发出多大的声音,不过少年所到之处,寂静犹如瘟疫一般,扩散开去。只见有的老兵死死摁着新来役夫的嘴巴,似乎害怕他的呕吐时发出的声音,惊扰到了这位大人!正在朝着新人挥拳的老兵犹如重了被仙法控制一般,腰杆站的挺直,一脸狂热!,

    校场上,只有秋风偶尔吹过,卷起细小的烟尘,偶有一个食盘落地的声音,还有少年军靴踏在沙地发的沙沙响声。

    嗒

    嗒

    嗒

    少年踏上木桌。

    一颗天狼荒族的人头在木桌上食盒里面的摆着。

    天狼荒人和人族样貌相差无几,只是一双眼睛比人类的大上许多,圆滚滚的几乎占了三分之一的脸,虽然死了,仍然睁着露出凶意,嘴巴微突,四颗獠牙翻出嘴唇,相互交错。

    少年似乎对桌上的天狼族人头没有兴趣,看都没看一眼。

    少年迎着夕阳,露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开口轻轻道:“你们好!我叫莫岚。”

    吼!!

    哦··喔!!

    啊哦····!!

    整个校场沸腾了起来!

    呜·····

    低沉的声音飘在在关外荒漠上,狼荒如潮水一般向后退去、此时已经是初冬,在胜荒州南方地方已经落下了雪,不过关外依然是秋风瑟瑟,关外荒漠上,虽然寒冷,却从未有过雪花飘落。

    几个核计军功的后勤官坐在木桌后,虽然在军帐中,不过觉得有些冷,紧了紧手中的大衣。

    此时已临近半夜,城外与狼荒的战斗早已经结束,渭城各个营地的军功早已经核计完毕,不过后勤官依旧望着军帐外,似乎在等着谁。

    突然,帐外变得有些吵杂。

    几名后勤官一震,不顾饿得咕咕叫的肚子,挺立腰杆,整理军容,笔直的坐在凳子上。

    帐布被轻轻撩开,寒风带着血气涌进了军帐之中,只见进来了一群汉子,身上尤挂着血浆、碎肉。显然是刚刚从战场回到渭城之中。

    这群人进来了以后,没有急着到后勤官那儿核计军功,而是排成了几列,在等待着某人。

    每个人身上腰间都缠绕着几串荒人耳朵,有的腰间都挂不下了,只能把耳朵挂在胸前···

    嗒

    嗒

    嗒

    似乎军靴有些潮湿,踩在地上发出了嗒嗒嗒的声音,干瘦的身影慢慢走了进来,浑身浴血,一步一个血脚印,远远看去就像血人,手中抱着一块厚厚血色裹布,应该是从哪个死人身上撕扯下来。腰间空空如也,一个狼荒的耳朵都没有,干瘦的少年走到木桌前,轻轻放下裹布,抬头,脸上的血迹已匆匆擦过,少年一脸笑容的对军需官说到,说到:“登记下,我捡回来的。”

    裹布里,脏兮兮的衣服包着一个女婴,绑着一个小辫子,含着着拇指头,安详的睡着。

    后勤管急忙翻出另外一个登记薄,翻到一页,小心翼翼的问道:“叫什么名字?”

    少年早已经想好,轻轻答道:“叶云轩,写我的侄女吧。”

    脸上又泛起笑意,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

    后勤官嘴里念叨着,在登记薄写下:叶云轩,莫岚大人后辈,侄女。

    而后又讨好的把等级薄推到莫岚面前问道:“大人要不要看一下?”

    “不用了,登记军功吧。”莫岚起身抱着女婴走了出去。

    李家城,三十五个狼荒,核计三十五点军功。

    李占奎,四十二个狼荒,核计四十二点军功。

    刘大山,三十二个狼荒、两个狼骑,核计三十六点军功

    刘江,三十····

    刘·····

    后勤管机械的报着每个人的军功点,另外一个手后勤官不停的在等级薄上写写画画,把军功点数写在相应名字的后面。有些军需官有的时候会克扣一些军人军功点数,轻点狼荒耳朵的时候少报一些,或者在登记的时候少写一些。要知道军功点数可以换取的东西很多,不过想到刚刚出去的少年,后勤官把这想法死死压在心底。而被点到名字的人只是点点头,就走了不出,登记薄看都不看一眼,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后勤官耍什么小花招。

    摸约一个时辰后,最后一个人的军功核计完,后勤官身后的荒人耳朵按照等级已经堆了几个大筐,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道。

    后勤官暗自咂舌,一个莫营的军功竟然堪比整个渭北军。

    这时又走进来两人,肩上皆扛着大袋,大袋还不停在往下滴着血。两人走到木桌前,把袋中之物倒到了地上,又是一股血腥味铺面而来,荒人耳朵咕噜咕噜掉下,堆在一起。

    后勤官也没有出声询问,似乎知道这是谁的战利品,而两人也似乎知道后勤官知道是谁,倒出荒人耳朵后,没有停留就离开了。

    几个后勤官也顾不上吃饭了,急忙清点起地上的狼荒耳朵。

    狼荒···狼骑···狼教官·····后勤官常年负责登记军功,早已经熟练无比,不一会儿地上的耳朵就被分成了几个小堆,只余下了几个不像的狼荒耳朵,其中一个后勤官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冲冲的从军帐翻出一册书,打开对照着地上那几个狼荒耳朵翻了起来,不一会儿,嘴里不由得发出惊呼,“天狼直系族人,五百军功点!”、“天狼支系族人,三百军功点”···

    几个耳朵的军功点竟然比那几小堆加起来还多!

    后勤官急忙打开军功等级薄,翻到莫岚那一页,小心翼翼写上:一百四十二个狼荒、七十八个狼骑、二十七个狼校官·····一个天狼直系族人····核计一千六百二十八点军功。

    几个后勤官把地上的耳朵按照等级装入大筐,那几个天狼直系族人的耳朵则放在一边,做完这些后,靠了过来,挤眉弄眼问道:“大人的军功点加起来有多少了?听说大人都没兑换过军功点。”

    负责登记的后勤官瞪了那几人一眼,似乎早已经知道他们回问,无奈回到:“加上这次,四万二千三百七十八点。”

    渭北军莫营,莫岚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一身绷带的莫岚看着床上不肯睡觉的小女娃,头痛无比。

    天狼部一个奢华的大帐内,几名侍从跪在地上,身躯不停的颤抖,身边的地板上摆着两具尸首,左耳都已经被削去。

    高高的王座上,烛火照在老者脸上,忽明忽暗,老者手扶着额头,良久,叹了一口气,终于开口,你们自己去死吧。

    声音嘶哑冰冷,如同一条蛇滑过皮肤,地上跪着的人听到老者的话,如逢大赦,毫不犹豫的一手插入自己的心脏。

    座上老者自嘲一笑,和人族差不多大的眼里哀伤升起,喃喃自语,天狼族未来的族长,竟然被凡人削去耳朵当了军功····可笑,可笑····

    一夫关倚靠的山脉连绵,奇峰无数,翠碧千里,和山脚下的荒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一处谷地,若有修炼之人在此,就会发现,天地元力不断汇聚,在谷地的上空形成了一个漏斗状的元力潮汐,缓缓转动,下方有一个祭台,莫林双手掐诀盘坐在上面,天地元力不断汇入身躯之中。良久,莫林睁开眼睛,看着漫天星辰。

    三年、三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圣墟相邻的书:万古皆妖我的大侠系统武神不灭天启之星仙巅天峰凌天仙府等我在千年之后娶你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残剑封魔超品风水师九真九阳墨侠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