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我喜欢你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98 我喜欢你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沈襄垂眸,沉默。

    穆冉轩只静静看她,看着她的眉,看着她的眼,看着她的鼻,看着她的唇,看着她脸上每一寸,表情虔诚而认真。

    室内陷入长久静默。

    两人都不说话。

    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微凉发白月光自二楼小小窗口照进来,照在穆冉轩坚挺的鼻侧,在他脸侧打下浅浅阴影,在地上晕开清而亮光痕。

    房间安静极了。

    偶尔有风声,落叶被吹出簌簌响动,夜行的猫头鹰呼啦啦展翅,从树上飞出去,沿着笔直路线,像一只离线的箭。

    室内依旧没人说话。

    沈襄偷偷瞟他一眼,呼啦一下拉起被子,蒙住头。

    穆冉轩眉目难得温柔起来。

    他继续道:“把你卷进这些事情里,我很抱歉。”

    高高拱起被子动了动。

    穆冉轩声音低沉,去掉平日里让人难以接近疏离与冰冷后,只剩清朗的温柔,配上这微凉夜色,格外撩动人心:“小襄——”

    拱起被子一动不动。

    穆冉轩缓缓说道:“我没想到会让你这么困扰。我只是想对你好而已,不想让你受委屈。我知道我身边太危险……我从来都没想过要让你和我一起承受这些危险……”

    他停下。

    室内安静如水。

    他说道:“我舍不得你受伤……”

    沈襄依旧沉默。

    穆冉轩坐在床沿,仰望窗外一片深蓝色天空,皎白月光如一块牙齿落在上面,深秋微凉的寒意自开着的窗口里侵入,吹动垂落的床帘。

    他起身,给沈襄关窗。

    沈襄偷偷从被子里探出头,复杂看着他的背影。见他转头,立刻缩进被子里,还不忘将被角整理一下,调整呼吸,装作什么都没发生。

    穆冉轩重新坐回床边:“小襄,你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子。只是,我太笨,不懂得怎么样喜欢一个人,我只想尽我所能让你开心,却没有考虑到你会怎么想,没有想到别人会怎么想,没有想到那些世俗的身份问题,所以让你受了很多委屈……”

    被子一角微微颤动。

    他认真道:“小襄,我对不起你。”

    沈襄依旧沉默。

    狭小室内只有他沉沉声音缓缓流荡,如清凉的水,从房间每个角落流过,最后回到沈襄耳边,打着旋,静静环绕。

    他说:“小襄,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

    他看向沈襄,漆黑眸子深邃幽深,像藏着一片浩瀚星空,晶亮星星在其中闪耀,如散落满地的碎金,被炙热融化,拖出一笔重彩。

    他看着沈襄。

    沈襄不动。

    窗外又起了风,隔了层关住的窗,这声音小上许多。在这静谧空间,那小小呼吸声,却是唯一最清晰的声响。

    穆冉轩看着沈襄。

    他等着。

    “我有问题问你。”被子里传出闷闷一声。

    穆冉轩沉沉道:“你问。”

    “你在闫家那个右护法要做到什么时候?”沈襄慢慢从被子里探出头,但却只埋着头,不看穆冉轩,“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穆冉轩摇头:“我不知道。”

    沈襄咬唇。

    穆冉轩解释道:“我在闫家呆了太久,闫家有太多人认识我。就算我现在放手,不想干,离开也非常危险。”

    沈襄沉默。

    穆冉轩继续道:“爷爷虽然没有和我说目的,但我隐约猜到一点,似乎和闫家那个沉睡的定山老祖有关。”

    他顿了顿,道:“爷爷想要杀掉那个人。”

    沈襄坐起身子,抓着被子,低低地说道:“那……穆家和闫家到底为什么有世仇?”

    “我不知道。”穆冉轩摇头,沉沉道,“爷爷不告诉我。但我听家里老仆说漏过一句,我们家以前似乎和闫家是合作关系……”

    沈襄皱眉:“合作关系?”

    “我也只听过这么一句。”

    穆冉轩同样思索,道,“但我爱知道,穆家和闫家的共同点一定在天同教上。”

    “什么?”

    沈襄吃惊看向穆冉轩,“穆家也和天同教有关?”

    “如果我没猜错。”穆冉轩点头,道,“很有可能。我从小就跟着爷爷跪拜一个道像,那个道像涂着红黑两色颜料,披着道袍,看模样应当是个女的。爷爷从小就带着我跪拜她,让我喊圣母庇佑天下,千秋万载万寿无疆。”

    “只有一个道像?”

    沈襄难以相信,疑惑问道,“可我分明在闫家看见有两个道像,一大一小,一个被称作圣父,一个被称作圣母。为什么你跪拜的只有一个圣母?”

    “我不知道。”

    穆冉轩缓缓摇头,“我第一次在闫家见到那两个大小不同的道像时,也特别惊讶。我以为是摆错了,可周围人都太过习以为常……所以,我知道不是摆错了,而是……穆家和闫家跪拜的从来不是同一个东西。”

    沈襄惊讶得说不出话。

    他顿了顿,又道:“但自小我就只跪拜那一个道像。爷爷也告诉我,这是唯一一个圣母,任何模仿她的都是伪神,都必须被烧死……”

    沈襄惊愕瞪大眼。

    这算什么事?

    难不成穆冉轩的爷爷也是资深教徒?

    还是最虔诚那种。

    但是——只有一个天同教,怎么弄出两个不同道像来的呢?听他的描述,两个道像分明同属一源,应当是互相有关联的,但双方都只坚持自己的信仰是正确的。

    那另一个多出来的道像是什么呢?

    沈襄头大。

    “别皱眉——”

    穆冉轩轻轻触上沈襄的眉,似乎想帮她把紧皱眉头舒展开,坚定说道,“别皱眉,一切有我在,不用担心。”

    沈襄微楞,露出一个笑。

    “好。”

    她说着,看着他,眼神认真,“好。有你在,我不皱眉。”

    穆冉轩也露出一个笑。

    “但是!”

    沈襄伸出一根手指,目带威胁,道:“想要我答应原谅你,可没那么容易。首先,你必须得答应我几件事。”

    “好。”

    穆冉轩一口答应。

    沈襄愕然,随即无奈道:“你都不听听是什么事情再来答应。”

    “不用。”

    穆冉轩看着她,认认真真道:“不管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

    沈襄愣住。

    随即,她心里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酸酸涩涩感觉涌上来,又酥又麻,让她鼻子发酸,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想哭冲动。

    这家伙总是这样。

    用这么单纯的眼神,说着这么让人感动的话。

    每次都是这一套。

    可她偏偏就吃这一套。

    简直是……犯规。

    沈襄哼了哼,算是应了,继续道,态度显得颇为趾高气昂:“不管你答应不答应,今天我还是得和你说说我的具体要求。”

    穆冉轩看她。

    沈襄清清喉咙,道

    “第一点,以后你的任何事情都不许瞒着我。”她定定看着穆冉轩的眼睛,丝毫不退避,“听清楚了,是任何事情。”

    “好。”穆冉轩一口答应。

    沈襄露出微微笑意。

    她继续道:“第二点,因为我和天同教也有很深仇恨,必须报。所以,我要求你和我联手,一起对付天同教。”

    穆冉轩看着她。

    “怎么?”沈襄瞪他,“你不答应?”

    穆冉轩摇头,缓缓道:“我只是担心——”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沈襄强硬打断他的话,直视着他,径直说道,“我有能力保护自己,我也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我不想一直被人护在后面……我想做自己要做的事情……你知道吗?”

    穆冉轩沉默。

    片刻后,他缓缓点头:“我会尽我可能帮你。”

    沈襄得意扬唇,扬起拳头,小声嘟囔:“这不废话吗,你敢不帮我吗?哼哼——”

    穆冉轩也露出些许笑意。

    “第三点,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不准再有危险,不准再受伤,也不准受伤以后一个人扛着,不告诉我——”

    她说着,眼睛微酸,扬着拳头,威胁道:“听见了没?”

    穆冉轩看着她,目光幽深。

    他认认真真将沈襄的话重复一遍:“我一定会好好保护自己,不会再有危险,不会再受伤,更不会在受伤后一个人扛着,不告诉你。”

    他说完,对沈襄道:“小襄,谢谢你。”

    沈襄偏过头,还嘴硬:“有什么好谢的,我才没有关心你。”

    穆冉轩眼底闪过几点笑意,伸手,揉了揉沈襄头发。沈襄嫌弃躲开,却在穆冉轩第二次伸手时,只略微闪了闪,便仍由他揉了。

    两人说完,都沉默。

    难言的氛围在两人间萦绕。

    许久,沈襄才低声问道:“你之前说你还有事——是有什么事?”

    穆冉轩抬眸,看着她道:“闫家让我去找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沈襄接着问。

    “不知道。”穆冉轩摇头,“闫家对这次的事情特别重视。除了派我去以外,还另外派了好几个闫家的人,只有我们到目的地后才能知道真正要找的是什么东西。”

    “那——”

    沈襄咬唇,道:“你们要去哪儿?有没有危险?”

    “r国。”

    穆冉轩简短道,伸手,握住沈襄的手,让他温热掌心温度染上她略显冰凉的手,替她握着暖手:“别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

    “嗯。”

    沈襄低低应着。

    她此刻什么都做不了,除了让他小心,注意安全什么都做不了。可仅仅只说那两句话,她自己都觉得苍白而浅薄。

    她只能咬唇。

    “这次去多久——”她低低道。

    “通知的是去一个月左右。”穆冉轩道。

    “一个月……”沈襄小声重复。

    在异国他乡,和那些相熟但不相信任,随时提防自己,对自己有敌意的人相处一个月,去完成一个听起来便神秘而危险的任务。

    他甚至连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沈襄心上像压着什么,闷闷的难受。

    这样的生活——他从十五岁就开始过了。上辈子,她的十五岁在做什么,上课不听讲看小说,为考试成绩担心,想着怎么说服妈妈多给一点零花钱,偷偷溜出去夜市上玩……

    可他的十五岁已在生与死之间数个来回了。

    一个人。

    自始至终。

    如一只孤狼,永远傲立于地平线那一*而白的月亮面前,只给人一个强势而寂寞的背影。

    她很心疼。

    “要小心——”

    直至最后,她还是只能苍白地说出这句话。

    “嗯。”

    穆冉轩点头,平静道,“我会小心。

    他顿了顿,补充道:“为了你。”

    “嗯。”沈襄道,“为了我。”

    穆冉轩看着沈襄。

    沈襄看着他。

    “这个给你,你收好。”沈襄从空间里取出一个小小护身符,叠成三角状,上面用朱砂画着奇异符咒,捧在手心里,递给穆冉轩。

    穆冉轩接过来,直接挂在脖子上。

    沈襄垂头,神色恹恹。

    这一回,她真的做了所有她能够做的了。

    那个护身符是她最得意的作品,原本是打算留给还没出生得小弟弟小妹妹的。现在也给出去了,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什么了。

    “别担心。”穆冉轩大手一环,紧紧抱住沈襄。

    沈襄被他紧紧箍在怀里,感受着他紧实胸膛,和里面那个砰砰砰跳动的心脏,以及从他身上传来的温暖温度,终于忍不住,靠了上去。

    她伏在他肩上,感受他的气息。

    她要记住这气息。

    这独属于他的气息。

    任何人都无法混淆,记在身体里的气息。

    待他离开时,还可以想念他。

    “你低头。”沈襄忽然招招手,仰头看着他,认真道。

    穆冉轩听话低头。

    沈襄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粗粝的眉,深邃漆黑的眼,高挺的鼻,极具男儿气概的下巴,还有那起伏的侧面曲线,轻轻地吻了上去。

    穆冉轩一愣。

    沈襄随即弹开,低着头,不敢看穆冉轩,低声道:“你可以走了。”

    “还不行。”

    他眼里染上笑意,将沈襄的腰揽住,轻轻凑了上去,温热气息扑在她的耳侧,听着她略显急促的心跳,低低一笑,性感而慵懒:“还差一点。”

    他轻轻捏着沈襄下巴,看着她。

    沈襄心如擂鼓。

    她怔怔看着他。

    看着他的脸一点点接近,看着他慢慢放大的眼,那长长的睫毛又黑又亮,一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睫毛呢?还有他的眼睛,似乎有一层泪膜,平时;冷然如霜时候看不见,但一旦温柔下来,便会闪出晶亮的光,让他神情格外动人……

    沈襄胡思乱想着——

    那股气息越来越接近

    沈襄越来越紧张。

    她的心跳的好快。

    尽管她知道待会要发生什么,可偏偏就在这个将要发生而没有发生的时候,格外紧张……她甚至盼望着他快些……

    不要在煎熬她了。

    沈襄迷迷糊糊中头一次想到,原来等待是如此难熬。

    “嗯——”

    头顶传来短促低低笑声。

    沈襄睁开眼,不解看着他。

    他将沈襄头上一小团棉絮拿开,道,“这块棉絮一直在你头上。我帮你帮它拿下来。”

    沈襄看着他手上的棉絮。

    ……

    穆冉轩看着沈襄,忽然道:“小襄,你闭着眼睛的样子很美。”

    沈襄:……

    她才不肯承认自己刚才居然不知不觉竟闭上了眼睛。面对那么清澈眼神,沈襄不敢直视,只好头,躲了过去,不敢抬头

    “小襄——”

    他轻轻唤道,沈襄下意识抬头,轻声应了一声。

    接下来,她又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深邃的眼,长长黑黑的睫毛,高挺的鼻子,以及那个性感漂亮的嘴唇——

    那唇落在她的额上。

    额上轻轻一暖。

    沈襄听见他在自己耳边,温热而鲜活呼吸声,略略粗重,低沉而沙哑嗓音,在静谧夜里,在亲密耳侧,在耳鬓厮磨间,更有一股味道。

    他说道:“我喜欢你。”

    沈襄低低嗯了一声。

    她将头埋进他的肩膀里,感受他宽阔而坚实的肩膀,轻轻道:“我也喜欢你。”

    两人说完,都沉默住。

    时间像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这一刻整个宇宙所有光线、色彩、都在一瞬间灰飞成不见,静谧而黑白世界里,只有这一对人永恒存在。

    无论未来如何,这一刻的温情永存。

    他和她相爱的这一刻。

    ------题外话------

    感情戏居然又写了一章。

    明天开始事业线。

    (づ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