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她会原谅我吗?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97 她会原谅我吗?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沈襄愣住。

    她双手握拳,藏于袖内,微微颤抖,以为自己听错了,缓慢而沉沉转头,直直盯着他,声音低哑:“你说什么……”

    穆冉轩盯着她,一字一顿道:“我说,我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

    出乎意料的,沈襄却笑了。她毫不退避盯着他,唇角微勾,神色似雪若霜,冷冷道:“好,那你说。你想明白什么了?”

    穆冉轩看着她,道:“我想明白我对于你的感觉了。”

    沈襄笑着,神色冰冷:“好,你说,你对我什么感觉。”

    “沈小姐——”

    一直在旁看着二人的宋家宸见事情到此地步,不得不出声,提醒二人道:“我先到巷口等你等你,若是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大声喊我。我可以直接赶过来。”

    “多谢你,宋先生。”沈襄真诚道。

    穆冉轩警惕盯着宋家宸,目光似冰冷刀片般凛然,若是杀气可实质化,恐怕宋家宸全身已千疮百孔,血肉模糊。

    宋家宸回望他,勾唇冷笑。

    两人丝毫不退。

    如两只争夺领地的雄狮。

    宋家宸冲沈襄笑笑,眉目如画,温和道:“沈小姐不必多礼,宋某人一向以能为美丽的女士服务为荣幸。”

    接着,他转身离开。

    沈襄怔怔看他背影一步一步,走离那发白灯光,任凭黑暗从肩头染上,化开浸染全身,最后全部没入其中,与夜溶成一体。

    宋家宸——

    这个人——

    沈襄露出几分恍然神色。这个男人当真如他给人感觉一样体贴入骨,处处为人着想,偏偏还如春风细雨,不喜浮夸。

    “小襄,你喜欢他?”

    背后冒出幽幽声音,穆冉轩从黑暗中现身,站到沈襄背后,在她耳畔说道,声音带着难以察觉的委屈。

    沈襄回神,冷冷道:“没有。”

    “你和他说话,你对着他笑,你还让他送你回来——”

    穆冉轩目光不肯从沈襄身上挪开,紧紧盯着沈襄,表情委屈而不满,如被主人遗弃,巴巴睁着黑眼睛的大型犬。

    事实上,穆冉轩快气疯了。

    他一想到刚才那个男人送小襄回家,还和小襄说笑,他就要发疯……若不是顾及小襄在场,他恨不得将那人眼睛一拳打出来……那双看见过小襄笑容的眼睛……

    他嫉妒得发疯!

    一想到小襄会对另一个男人这样笑,在另一个怀里露出害羞脸红的表情,他心里就腾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暴戾,烈火般灼烧,恨不得杀了那个男人,杀了所有可能觊觎小襄的人。

    他的……

    小襄是他的。

    他一个人的。

    所有想抢走小襄的人,都得死。

    不管是谁。

    他只要略微一回想两人走在一起的画面,心里像有一百个巨大的发动机一齐轰鸣,轰隆轰隆,耳里脑里都是这个声音,要爆炸前的压抑,将他逼疯的烦躁。

    他想毁灭!

    但他知道,他不能。

    他不能露出那种表情。

    小襄会不喜欢。

    他不能让小襄不喜欢他。现在小襄不理他,他已经压抑得几乎无法呼吸了,想要杀人,想要发泄,想要毁灭所看见的一切……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但,他知道小襄不可失去。

    所以,他只敢这样小小抱怨一句。他甚至不敢直接了当去问小襄,怕从小襄口里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答案……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他喊道:“小襄——”

    沈襄回头,似笑非笑:“那又怎样?”

    “小襄——”穆冉轩委屈盯着沈襄,没有人注意到,他藏在袖中拳头握得死紧,不深的指甲已深深嵌入肉中,渗出鲜红的血。

    沈襄挑眉,嘲讽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这话?”

    穆冉轩沉默,盯着沈襄的眼睛。

    沈襄面色讥诮,直直与他对视,脸上始终不见半分暖意,与她素日里笑吟吟,乖巧,大方模样迥然不同。

    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她。

    那个藏在笑脸迎人面具下,真正的她。

    沈襄自认凉薄入骨,在这世上能被她真正放在心上的人除父母外,也只师傅一人而已。她行事向来遵循本心,与人为善是她性格,但并不代表她的真实。

    一旦被触及,她就像刺猬。

    或许,穆冉轩是第一个,或许也是最后一个领略到她这一面的人。

    “小襄——”穆冉轩沉沉喊道,看着她的脸色,目光幽深,“你别这样,我心疼。”

    沈襄一怔。

    她没想到穆冉轩会说出这句话。

    她的心一颤。

    穆冉轩继续道:“我知道,你生气。”

    沈襄只冷笑。

    他继续道:“是我的错。你尽管怪我,但不要这样子伤害你自己。”

    沈襄声音一软:“我没伤害自己。”

    “我听得出来。”穆冉轩沉沉道,上前捉住沈襄的手,紧紧握住始终不放,道,“我听得出来,你心里在难过。”

    沈襄偏过头,不看他。

    手心触觉温暖而略带粗粝,是独特的,他的手的触觉。那灼热温度自冰冷的血管传至心口,让她的心和口都忍不住温热起来。

    “不要生气。”穆冉轩道,“我不想看见你生气。”

    沈襄浑身僵立,指尖微微颤抖。

    又是这样。

    又是这样。

    每一次都是这样。

    都是这样……

    穆冉轩站到她身侧,高大身子将沈襄整个笼进去,仿佛从背后拥住沈襄似的。他道:“小襄,我喜欢你。”

    “够了!”

    沈襄忽然爆发,甩开穆冉轩的手,猛地转身,直直盯着他,因用力过大,身子还微微颤抖。她含着眼泪,大吼道:“够了,我已经受够这一套了。每次都是这一套,你就吃定我一定听见这些话一定会原谅你,对吗?”

    穆冉轩愣住。

    沈襄固执睁大眼,不让眼里泪水落下来,盯着穆冉轩,一字一顿道:“我最后再问一次。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穆冉轩怔怔然看她:“小襄——”

    沈襄盯着他,道:“最后一次,你到底把我当什么?”

    “妻主。”

    穆冉轩沉沉道,斩钉截铁,直接而坚定:“你是我的妻主。”

    沈襄一愣。

    这才记起来,在他的思维里,妻主便是爱人的意思。妻主,这样一个陌生而奇怪的词汇,和他一样,与这个世界有着诡异冲突感。

    “妻主?”沈襄低嘲一笑,“一个连自己喜欢的人真实身份都不知道的妻主?”

    “小襄——”穆冉轩喊道,“不是我不告诉你,而是我……”他顿了顿,才道,“我不能说……”

    “不能——”沈襄垂头,自嘲,“不能——”

    “小襄——”穆冉轩抓住沈襄肩膀,喊道,“你听我说,我只是怕你有危险,我的身份给我太多危险,我怕你也跟着我一起,也会遭受危险。小襄,我不想拖累你,你懂吗?”

    沈襄耸耸肩,将他手抖掉。

    “小襄——”穆冉轩握得紧,始终不放,“小襄,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你也看见了,我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受伤。我怕……”

    沈襄见抖不掉他的手也不再徒劳,只垂头捂脸。

    “小襄——我怕你受伤——”穆冉轩沉沉喊道,“你懂吗?”

    沈襄忽然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两步,争锋相对望着他,目光里满是倔强和对抗,“我不懂,我一点都不懂!我什么都不想懂!”

    她直直盯着穆冉轩,眼里写满质问:“难道,我沈襄在你眼里,就是这么贪生怕死,只愿躲到别人身后,受别人保护,连陪自己的爱人面对危险的勇气都没有的人?”

    穆冉轩愣住。

    沈襄盯着他一瞬,毅然转身:“穆冉轩,你看错我了。”

    说罢,转身就走。

    干净利落。

    沈襄掏出手机,编辑一条短信给宋家宸,“今天多谢你了,我已经到家了,天色太晚了,你先快点回家吧。”

    点击发送。

    身后静悄悄的,沈襄抬头,将即将溢出的眼泪倒灌回去,仰头,看着满天碎金一般地星子,扯出一个笑。

    沈襄。

    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看,地球还在转。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笑着推门,进屋,终于在抬脚跨入门槛那刻,眼前一片模糊,脸上缓缓流过温温热热的液体。

    她的眼泪落下来了。

    穆冉轩站在原地,看着沈襄背影一步一步走远,没入那无边沉默黑暗中。他的心也像被生生扯下一块,血肉模糊,痛彻心扉。

    他伸手,想抓住她。

    可最终只抓住一片空。

    ·

    沈襄始终笑着,笑着推开门,笑着开灯,笑着回屋,笑着关门,笑着躺在床上,笑着闭上眼睛。

    她一直在笑。

    可为什么,她的脸上都是温热的水。

    她闭上眼,努力不让自己想到刚刚的事。今晚,她也会睡得很好,一定不会失眠,一定不会想起他的。

    一定不会。

    她睡着。

    不知何时,窗户被打开,一个人影窜进来,站在沈襄床边,借着微弱月光,他影子被拖出长而暗的一条,深深盯着床上的沈襄。

    沈襄没有动,好像睡熟了。

    那个人只静静看着她。

    沈襄不动。

    “从我有记忆开始,我就在练功。我没有朋友,直到十五岁之前,我都没有见到一个同龄的人。每天从早上四点半开始,我就会跟着爷爷起床打坐。在一个又窄又狭的小房间里,正中摆着一尊道像,涂着红黑两色颜料,模样看起来很奇怪,但总是慈眉善目笑着的一尊雕像。每天我都要对着那雕像练上十几个小时的功。”

    穆冉轩顿了顿,始终盯着沈襄。

    沈襄还是方才姿势,一动不动。

    “那个房间从来没有灯,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天都还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小房间窗户很小很高,连月光都照不进来,整个屋子都是一片漆黑。我小时候胆子小,怕黑,每次都会偷偷点一根蜡烛。蜡烛小小的光,大约没我一个手指粗细,但可以让房间里有一点亮,总算让我不再那么怕了……”

    他声音平静无波,好像说得不是自己事情般。

    “后来,那个蜡烛被爷爷发现了。爷爷特别生气,说一个怕黑的孩子,不配成为穆家的人,不配成为圣女的护法……于是,他把我关进一个地下室,完全黑暗的环境,我一个人,整整三天里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有一只手将饭菜从一个两个巴掌宽的长条型的口子送进来。”

    他顿了顿,道:“我在里面呆了三天,出来就不怕黑了。说起来也真是奇怪,大概是已经习惯了吧。最后发现黑暗也没什么可怕的。”

    沈襄将被子拉起来,蒙住自己的头。

    穆冉轩唇角翘起一个细微弧度。

    “等我长到十五岁的时候。爷爷给我布置了一个任务。他要我以另一个身份,假扮我们穆家的世仇,闫家的人潜入天同教,尽量成为闫家的高层。我问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爷爷说时候到了,自然会告诉我。他还说,这是我作为一个穆家人必须承担的责任。虽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做这个穆家人。但是……我也没有别的想做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去做了。”

    他看着头顶一片黑暗,声音平静。

    “我花了七年,做到了右护法的位置。但因为我不是闫家的人,所以有很多闫家嫡系的人嫉恨我。他们使出很多办法,想要除掉我。但是,我活到了现在。后来,不知道是谁翻出一张我在穆家出现的照片,说我的身份可疑。这件事闹得很大,很多闫家嫡系想要把我赶出去,但也有人力保我……这件事闹了很久,直到那位闫家那位老祖听说了我的事……”

    拱起老高的被子忽然动了动。

    他继续道:“她给我吃了一种药。只要不是闫家的子弟,每个月都会毒发,痛苦不堪。而且一个月比一个月严重,当时我别无选择,喝下了那个药,并用功力压制住毒发的反应。每次毒发的时候,我都会躲出去,不让人发现。但是,那个毒发太痛苦了,我有时也会忍不住,有几次差点都被发现,幸好……我都躲过去了。”

    “后来——”

    他看向缩在被子里的沈襄:“我遇见一个奇怪的女孩,明明年纪比我小得多,功力却并不比弱多少。我开始对这个人有点好奇。后来,我又发现,这个人身上的血居然对我有一股特殊的吸引力,特别是在毒发的时候……我试着去找她,想找她要一点血……但是这个女孩好像和闫家有仇,我也被她当做仇人……最后,没有办法,我只得答应以交换情报和她换了一碗血——”

    沈襄悄悄把头从被子里探了出来。

    穆冉轩摸摸她的头发,被沈襄一侧头,躲开了:“从那天开始,我开始注意这个女孩。我发现,她长得很漂亮,她做生意很有本事,她会看相,她会看风水,她还创办了一个娱乐公司……她明明才十五岁,怎么会做这么多事呢?”

    他看向沈襄,目光沉沉。

    “后来,有一次在报纸上发现有一张她和歹徒搏斗的照片。尽管我知道她功夫很厉害,可看着人拿刀子对着她,我还是忍不住担心……担心她会不会一时失手,受伤了。或者,受到惊吓,毕竟她还那么小,本来就该被别人护在身后,好好捧在手心里保护的年纪……”

    沈襄也看向他。

    穆冉轩又一次去拂过她额前碎发。

    这一次,沈襄没有躲。

    穆冉轩眼底浮起浅浅笑意,继续道:“后来,问过她,我才知道,我是喜欢上她了。可喜欢是什么东西呢?我不知道,从小到大,我都在爷爷的安排下作各种事情,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自己想做的事,更不知道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应该怎么做……”

    沈襄静静看他。

    “所以,我在学。”

    他慢慢道,“我在学着怎样对一个人好,怎样让她开心,怎么样让她生活的更好,怎样让她安安全全,开开心心,一辈子不碰到任何危险。偶尔,还会有一点点忍不住的时候,想要抱抱她,亲亲她,把她捧在手心里。”

    沈襄从被子伸出手,握住他的手。

    “不过——”

    穆冉轩停顿片刻后,道,“显然我学的功课不太好。我我不知道她一直执着得身份是什么意思,也不能告诉她我的一切,我怕她会有危险。要是她受一点点伤,我恐怕会直接疯掉。我也怕她会嫌弃我,我除了杀人和打架,什么都不会。但是,直到刚才,我才知道,原来她想要的不是我给她的这些……我发现我做错了——”

    “我做错了,所以她生气了。”穆冉轩道,“我心里特别怕,怕她再也不理我。”

    沈襄垂下眼睑,纤长细密睫毛在眼下打下一片浅浅阴影,掩住她此刻神情。

    “我想改。”

    穆冉轩看向沈襄,捉住她的手:“所以,她会给我这次机会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