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对峙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96 对峙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那人闻言,朝沈襄看过来,温和一笑,伸出手,礼貌道:“沈小姐,你好。我是宋家庆的哥哥,宋家宸。家弟前段时间对沈小姐多有打扰。在此,宋某人代家弟给沈小姐道歉。”

    沈襄同样伸手,与宋家宸握手,大方笑道:“无事。宋家庆同学性格很可爱。我们俩相处倒是很有趣。”

    宋家庆登时瞪向沈襄。

    他那目光里写足不不满,小声嘟噜道:“什么可爱,那明明是用来形容女生的……”

    宋家宸只淡淡瞥一眼宋家庆,一个简单眼神,清清淡淡,毫不带任何威胁,却立刻让宋家庆安静下来,嘟着嘴,纵然不开心,也只安静站在一边。

    沈襄摇头而笑。

    真是一物降一物。

    没想到这个如此另类,追求个性的小混混宋家庆的哥哥与他性格会如此迥然相异,儒雅、温和、得体到让人难以相信。

    沈襄很难用一个准确的词形容他。

    诚然而论,他的五官容貌算不得最精致、棱角分明,但一番搭配后,便独有一股韵味,不同于这个时代的沉静古典,仿佛纸灯木楼中,红袖栏上,回眸一笑,温和儒雅,笑容清隽的浊世翩翩佳公子。

    沈襄是知道宋家宸身份的。

    一个餐饮行业,鼎鼎有名,举足轻重的大亨,日日穿梭于油烟火热中,衣角却沾不上半点尘气,优雅温和得仿佛从楼阁深处,古籍丛中而出。

    真真一个奇人。

    沈襄看他,他也微笑打量沈襄。

    不同于任何人总带着各色探究的目光,让人不舒服,他的目光似极为干净,似乎简简单单想看清楚面前的人,想把面前的人记在心里般。

    他温和而笑:“沈小姐,一直听说家弟说起过你,而无缘相见。今日,正好我们刚刚回来,碰上算得上缘分,想请你进去吃顿饭,不知你是否能答应?”

    沈襄想着,索性她现在也没事,不想回公司,不想回家,正好碰上他们,一起吃顿饭,也算打发时间。

    她笑道:“那就多谢宋先生的邀请了。”

    宋家宸微笑。

    他笑起来模样着实动人,仿佛整个世界都亮了般,很难想象,有一个人会将简简单单一个微笑演绎出几分儒雅与风流味道。

    他伸手,招呼沈襄上前:“沈小姐,请。”

    沈襄微笑点头。

    宋家庆领先,鼓着嘴,生闷气般跟在两人身后,拖着行李箱,轮子在地上一下一下颠簸倾轧,咕噜噜地响。

    沈襄与宋家宸跟在后面。

    宋家宸无奈,笑容几分宠溺。

    宋家宸的别墅装潢十分出众,典型中式古典风格,内里一应皆是红木雕花家具,青花瓷瓶,雕花屏风,头顶还是几盏灯笼模样花灯,古色古香。但细看下,却会发现其中一应现代化设施一应俱全,只巧妙被藏在那繁复精美雕饰后,舒适而精美。

    宋家宸请沈襄在沙发上坐好,一面给沈襄斟了杯清茶,放在她面前红木茶几上,一面进厨房吩咐准备晚饭。

    沈襄坐在沙发上,打量着陈设,忍不住赞道:“好漂亮。”

    “那可不是。”宋家庆昂起头,宛若一个骄傲的小孔雀,得意洋洋道,“这可都是我哥亲自设计的,能不好看吗?我哥可厉害呢。”

    沈襄吃惊道:“这些,都是你哥哥设计的?”

    “怎么?”宋家庆挑衅看他,“不信吗?用不用我把我哥的这个屋子平面设计图拿过来给你看?”

    沈襄失笑:“不用。我只是有点惊讶罢了。”

    宋家庆只哼哼两声,便得意洋洋的笑:“我哥可厉害这呢。你以后接触他还会知道呢,他就是个天才。”

    “看不出,你们兄弟感情还不错。”沈襄笑道。

    “那是当然。”宋家庆挺挺小身板,坐直身子,得意道,“我哥对我可好了,我想要什么他都给我。”

    沈襄看得好笑,反问道:“那你为什么那么怕他?”

    她可清楚记得第一次见这家伙时的模样。

    一个紫发小混混,分明又青又嫩,还要学着人耍酷,到大街上扮小混混,装出出一副大佬模样,结果被她揭穿,听说已经通知哥哥后,那副天都塌了的表情。

    小混混顿时语塞。

    “谁说我怕他了,我没有怕他,我只是不想惹他生气罢了这这这——我哥就是,就是生气起来有点可怕——”他支支吾吾半天,不敢看沈襄,“这这这——我哥就是,就是生气起来有点可怕……”

    沈襄揶揄道:“这样啊。”

    小混混恼羞成怒,含糊半天,想解释,却只憋出一句:“算了,不跟你说话了。”

    一溜烟跑了。

    沈襄无奈而笑。

    正巧,宋家宸端着一个漆红果盘过来,正好与匆匆而逃的宋家庆撞了个擦肩而过。他看着宋家庆匆匆背影,摇头失笑:“这孩子,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他将果盘放在桌上,给沈襄斟了一小杯,置于她面前,对沈襄比了个请的手势,道:“新制的果茶,你尝尝。”

    沈襄接过来,捧到手心,尝了一口。

    她并不太懂茶,却也尝得出这茶颇有几分味道,颜色清亮、茶叶在水中打旋,入嘴后,先是微微苦涩,继而是绵长而浅淡的清甜,在舌尖打旋,当你以为这已经是全部后,却又会在不经意爆出一股巨大的香,沁人心脾。

    沈襄眼睛亮了,惊喜道:“好喝。”

    宋家宸抬眸,纤长睫毛在他眼下打出浅浅阴影,晦暗灯光下,他脸部轮廓如被粗毛笔加强过般,与白皙皮肤相称,有种浓墨重彩的惊艳,极古典而沉静的美。

    他微笑着,问她:“好在哪里?”

    “我是个粗人,不懂茶。”沈襄摇摇头,十分诚实道,“所以说不出一二三,只是知道这茶很好喝。”

    “品得出好喝,已是不错。”他神情不动,笑笑道,“品茶也没外人眼中那般高雅,和厨师想做出好吃的菜一样,我捣鼓这些,其实也只是为了一饱口腹之欲而已。”

    沈襄觉得这话有趣,笑笑道:“恐怕那些茶艺大师听了这话,要被气死。”

    宋家宸摇头,微微笑道:“现在许多茶艺大师都把功夫放在绚丽技巧上,这茶道本身倒被他们丢了个干净。论起来也该他们羞愧。”

    沈襄看他,道:“你对茶道很有研究。”

    “算不上,只是有点兴趣罢了。”宋家宸笑笑,又给她倒了一杯:“再来尝尝这杯。”

    沈襄端起茶杯,细细品呷。

    这一回,茶叶有股清新而浅淡的味道,味道比上一杯要稍稍淡一些,但胜在极为绵长,而且极其霸道,待到咽下去后,才发现唇内齿间都萦绕着那股清香,久久不散。

    沈襄冲他一笑,赞道:“好。”

    宋家宸微微一笑,又推了一杯过来:“再尝尝这杯。”

    ……

    两人谈了半小时茶道。

    沈襄发现,他实在是个有趣的人,上一秒还与沈襄一本正经讨论茶道,深入浅出,透彻清晰,下一秒又能毫无架子与沈襄吐槽那些端着架子的所谓大师。说起茶的故事来,又娓娓道来,让人忍不住沉在其中。

    刻进骨子里的优雅与宽和。

    这样的人真的很难让人不喜欢。

    待到沈襄将所有茶品完后,两人就能有说有笑,共同讨论了。宋家宸将桌上空茶杯一一收起,又将杯子端回去,起身道:“今天和沈小姐品茶,倒似遇上一个知己。”

    沈襄笑道:“能做宋先生的知己,是我的荣幸。”

    他温和笑笑,便端着盘子离开了。

    自始至终未解释为何会和沈襄说起茶。

    沈襄看着他背影。

    这个人实在是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她明明与此人才相识几小时,犹记得刚见面时,尚对此人几分疏远与警惕,现在却只记得他的温和与儒雅,说话时的如浴春风。

    宋家庆在房间里探头探脑,见他哥走了,才又出来,走到客厅里,坐到沈襄对面,撇着嘴,就是不看她。

    沈襄哭笑不得。

    “茶香!”

    宋家庆闻到什么,忽然吸吸鼻子,惊叫出声:“哥哥给你喝茶了?”

    沈襄不明所以,点头。

    “你可真有福气。”宋家庆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盯着沈襄,不甘心道:“才第一次见面,哥哥就给你喝茶了。多少人想求着他这一杯茶,每天上门求……他都不答应呢。”

    沈襄愕然。

    宋家庆继续嘟哝道:“连我都没喝过几次我哥的茶。”

    沈襄试探着问:“这茶,很珍贵?”

    “那当然啦,之前有人出几万,就想哥哥的一杯茶呢。”他白了眼沈襄,又仔细嗅嗅,哭丧着脸道:“他居然给你喝了五种茶,天啦。我都没有喝过的一种新茶……”

    沈襄怔怔然。

    宋家庆不甘心地看着沈襄,又道:“不过,看你现在的样子,哥哥的茶也没算白费。”

    沈襄不解看他。

    “每次哥哥看见谁特别不开心了。”宋家庆自己解释道,“就会请那个人喝茶,只要喝了他的茶的人,没有一个不会心情变好的。你看看你,也是一样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对你给外得好,特地给你拿出了珍藏好久的几种茶,我都没多少机会尝过的茶啊……”

    沈襄怔住。

    她摸摸自己的脸。原来,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脸上就一直带笑容了,而之前那种沉闷压抑的茫然感,竟在不知不觉间一扫而空。

    原来,宋家宸是看她不开心,所以才请她喝茶的。

    他是在安慰她。

    “家庆——”

    宋家宸从厨房里出来,正在拿毛巾擦手,如此一个简单动作,被他做出竟也又些优雅味道,见到沈襄与宋家庆二人,笑着问道:“家庆,你和沈小姐说什么呢?”

    沈襄冲他使了个眼色。

    宋家庆看了眼沈襄,嘟嘴,到底没说:“说我们家伙食不错呢。她这回可是真饱了嘴福了,让她做好心理准备。”

    “你这孩子。”

    宋家宸坐到他身边,揉揉他蓬松短发,道:“哪有你这样,对着客人自吹自擂的,再说了,可是你一开始请人家过来吃饭的。”

    宋家庆嘟囔两句,没说话了。

    宋家宸没听清,问道:“你说什么?”

    沈襄却听清了,有些无奈。这家伙说的是,我只是来请她吃饭,没想到你把珍藏的碧水青天都给她喝了啊。

    宋家庆偏过头去,不理他哥。

    宋家宸无奈而笑,转而对沈襄道:“沈小姐,厨房那边已经在准备了。饭菜马上可以上桌了。”

    沈襄摆手,微笑道:“不着急,我没事的。”

    宋家宸坐在沈襄对面,看着她,微笑起来,道:“听家弟说,沈小姐懂周易风水,还会看相?”

    “略懂皮毛。”沈襄谦虚道。

    沈家宸瞥了眼自家弟弟,笑道:“沈小姐过谦了。只听舍弟上次的事就知道沈小姐的本事。在下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说。”

    沈襄淡笑道:“方才宋先生请我喝了那么久的茶。我以为我们俩之间不必如此客套了的。宋先生但说无妨。”

    宋家宸笑笑道:“不知为何,我旗下一家酒店里一直有些奇怪的事情出现。不知沈小姐有没有时间,帮我看看酒店里的事。”

    “行。”

    沈襄想着最近确实一直忙着‘最美声音’的事,许久都未曾去堪风水,破面相,攒功德了,便一口答应,道:“不知宋先生意在何时?”

    宋家宸思索片刻,道:“我一走几个月,堆积下许多事情处理,这一个星期都不得空。不知,沈小姐,下个星期有没有时间?”

    沈襄思忖片刻后:“可以。”

    两人暂且谈妥动向,正在此时,开始上菜,一道道精致盘盏渐次如流水般送上桌来,满满一桌,十分精致。

    宋家宸拿起筷子,为沈襄介绍:“这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菜,佛跳脚,这味道是一绝,沈小姐可以尝尝。”

    沈襄微笑道谢。

    宋家宸继续介绍:“这一道是……”

    ……

    在宋家一共待上近两个小时,直到沈襄偶然瞥见外面天色漆黑,月光清亮,才惊觉天色早已不早。

    她起身向两人道别:“今天多谢你们的款待了。”

    宋家宸也看了眼窗外,笑道:“倒是我疏忽了,只顾与沈小姐说话谈天去了。忘记了时间,我的错。”

    沈襄笑道:“这可怪不到宋先生头上。”

    不得不承认,与此人聊天绝对算得上一个享受。他尽管是一介商人,可并没半分铜臭味,反而颇喜欢阅读古籍,对周易八卦大学都多有研究,与他谈起这些,如遇知己。

    宋家宸起身拿外套:“天色太晚了,我送沈小姐回去吧。”

    沈襄点头,没拒绝。

    这里晚上也不好打车。

    宋家宸进里屋去拿车钥匙。

    一直在旁赌气,不说话的宋家庆见沈襄要走,终于挪过头,别别扭扭喊沈襄:“喂,你要走了?”

    沈襄点头,笑他:“怎么,难不成你要留我?”

    宋家庆气鼓鼓不说话。

    过了一会,他才又别扭地小声道:“喂,上次的功夫除了去少林寺,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学了吗?”

    沈襄不解:“什么功夫?”

    “就是你上次在校门口,制服歹徒的那个功夫啊。”宋家庆摸摸自己头发,十分不舍模样,然后看向沈襄,“我上次让你教我,可是你说要去少林寺学功夫,还要剃光头发,当几年的弟子才行。可是我哥哥和我爸妈都不同意我去少林寺学功夫,所以,除了去少林寺,还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学到那功夫的?”

    沈襄愕然。

    她这才想起来,当时宋家庆让自己教他学功夫,她被缠得受不了,随口扯了句让他剃光头发去少林寺,本以为会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他居然真打算试过?

    沈襄目光略过宋家庆一头浓密短发,漆黑蓬松,虽然这家伙性格不讨喜,抡起模样当还是好看的,青春洋溢……

    一想到这家伙剃光头发——

    沈襄心里暗自庆幸,幸亏他爸妈拦住他了。

    她看着宋家庆亮晶晶的眼神,颇为头疼。功夫可不是谁都能学的,更何况这家伙已经十五六岁了,早就过年纪了。

    她无奈道:“你年纪太大了,我这种功夫要打小练起的。”

    “真的吗?”宋家庆失望垂头。

    沈襄想了想,继续道:“如果你真的想学功夫,我觉得你还是从外门功夫开始学起。跆拳道、擒拿术、或者武术学院,甚至警校都是不错的地方。”

    宋家庆立即抬头看她:“真的吗?”

    沈襄顶着他目光,道:“真的。”

    宋家庆还想再问什么。正巧此时,宋家宸换了衣服,取了钥匙,走了出来,对沈襄道:“等急了吧,我们走吧。”

    宋家庆一见他哥就怂,不敢说话。

    沈襄趁势逃走了。

    ·

    此处别墅距离沈襄的家很远,中间约有一小时车程。待宋家宸将沈襄送到家门口时,已经近十点。

    车子停在一个小巷口前。

    小巷口极狭,里面车开不进去。而自小巷口到沈襄的家尚有一段距离,天色漆黑,小巷一望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宋家宸见此皱眉:“这个巷子太黑了。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进去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

    沈襄想拒绝。

    “让女孩子一个人走这么危险的地方可不是我的作风。”说罢,宋家宸态度坚决,直接虚揽了沈襄肩膀:“走吧。”

    沈襄只得随他。

    宋家宸边走边打量四周,和沈襄闲话似的拉家常。说起来,他不管和怎么样的人似乎都能聊起来,而且让人十分愉快。

    他问道:“沈小姐怎么还住在这里。我记得,沈小姐的公司运道一向好,这段时间还出了一个收视率极高的节目。怎么不换个安全、舒适、大一些的房子呢?”

    若是别人问这话,沈襄定然会觉得那人别有用心。

    可由他问出来,沈襄只觉得他在关心。

    她笑笑,道:“也是有换房子的打算的,之前也看过一些房子。只是家里母亲这段时间不宜动迁,便一直拖了下来。”

    宋家宸点头:“这样啊。”

    他看向沈襄,道:“如果沈小姐打算换房子。我可要向沈小姐推荐我住的那个别墅区,今天沈小姐也看到了,挺不错的房子。”

    沈襄笑笑,道:“行,我会考虑。”

    宋家宸打趣道:“沈小姐可要好好考虑,有沈小姐这么一个风水大师住在旁边,我才算是对那个地方的风水彻底放心了。”

    沈襄顿时大笑:“好啊你,居然是这么个目的……”

    ……

    两人说说笑笑,到沈襄家门口。

    沈襄转头,迎着明亮的灯光,五官精致轮廓被勾出,轮廓深邃,衬得肤白如雪,面容精致,笑靥如花,对宋家宸笑道:“今天真是多谢你了。把你耽搁这么久,都这样晚了。”

    宋家宸微笑道,眉目清朗:“我可是一直认为,能为美丽的女士服务是我的荣幸呢。沈小姐,感谢你今天给我这个机会。”

    沈襄又被他逗笑了。

    两人道别。

    “那么,再见了——”沈襄挥挥手,笑道。

    “再见——”宋家宸笑着说,但尚未说完,便被人打断——

    从路灯旁的阴影里,沈襄背后,站出一个人,五官俊朗,只是表情沉寂,头发凌乱,身影萧索而沉默,扶墙而立,一只腿上还绑着被染红的纱布。

    “小襄——”

    沈襄听见背后的声音,心猛一颤。

    她知道是谁。

    她知道他在喊她。

    但是她不能回头。

    一定不能。

    一定。

    宋家宸朝那方向瞥了一眼,迟疑道:“沈小姐,我好想听见有人在叫你。”

    “什么?”沈襄只装作没听见,一味若无其事地对宋家宸笑,道,“我没听见呢。宋先生,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哦。”宋家宸似乎明白什么,不再询问这问题,而是道,“沈小姐,你先进去吧。我看见你安全上楼就离开。”

    沈襄没说话,点头。

    身后又有人喊她。

    “小襄——”

    宋家宸瞥一眼沈襄,见她只装作没听见,只朝那个方向看了眼,便也不再管那声音:“沈小姐,晚安。”

    “晚安。”沈襄回头,冲他一笑。

    “小襄——”

    这一回,是沈襄的手臂被抓住了。

    沈襄知道是谁,这个熟悉而强势的气息,只要这人略微靠近,凭借着独特而强势的气息,她便不能再忽视他的存在,一如他这个强势而冷硬的人。

    可她不回头,自冷声道:“放开。”

    穆冉轩紧紧盯着沈襄,见她甚至连转头看自己一下都不肯,又想到刚才一直看着她和另一个陌生男人一直说说笑笑,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甜……他的心里就忍不住烧起一场无法扑灭的大火,几乎将他理智燃烧殆尽。

    他声音里带上委屈,固执道:“我不放。”

    沈襄冷声重复:“再说一次,放开。”

    穆冉轩只紧紧盯着沈襄的眼睛,如狼一般充满掠夺性的目光,像看着自己唯一重要的东西般,充满强大的占有欲,道:“我不会放手的。”

    宋家宸看得出两人认识。

    他见两人对峙,自然也猜得出两人之间有什么纠葛。但他和沈襄相熟,作为一个男人,自然不会看着沈襄任由人欺负。

    宋家宸站到沈襄面前,看着穆冉轩道:“这位先生,现在沈小姐不想你拉她的手。作为一名绅士,你最好放开你的手。”

    穆冉轩看向宋家宸,微眯起眼,漆黑眼眸中略过锐利眸光,一股属于从血与火之间厮杀出来的锋利强大气势全放,让旁边空气都紧绷。

    宋家宸毫不退避,与之对视。

    他虽然外表儒雅温和,看起来颇有几分儒生味道,但骨子里也强势得厉害,面对挑衅,第一反应不是退避,而是直面。

    “你是谁?”穆冉轩轻眯着眼,沉沉问道,声音不复寻常温柔沙哑,而冰冷肃杀,如刚磨亮的利刃。

    宋家宸轻笑:“我并不认为你有什么资格问我这个问题。”

    穆冉轩斩钉截铁,干净利落:“我有。”

    “哦?”宋家宸挑眉,微微一笑,“我可不认为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比声音大就可以决定的。我是作为沈小姐的朋友的身份出现在这里。而你又是已什么身份问我,一个作为沈小姐的朋友的人的身份呢?而你如果想问我的身份,至少要得到沈小姐的同意……”

    他看了眼沈襄拒绝的背影:“可我并不认为沈小姐给予你问这个问题的身份。”

    穆冉轩皱眉。

    身份?

    又是身份?

    为什么每个人都在纠结这个问题。小襄也是,这个人也是。可他不明白,他喜欢小襄,小襄看得出也不讨厌他……

    两个人互相喜欢。

    这还不够吗?

    不够吗?

    为什么大家都在纠结身份?身份到底是什么?一个虚无缥缈的说法?这比两个两个人在一起时开开心心还重要?

    他不懂。

    他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些东西。从小到大,他只被教导,想做什么就一定要不顾一切争取,直来直往,简单明了。

    也不是没有人教过他各种与人相处技巧。如何利用微表情瞒过别人,如何巧妙隐藏自己身份,如何模仿别人而不被怀疑……

    可从来没有人教过他怎样追求他喜欢的人。

    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东西。

    而是一个让他哭,让他笑,让他酸,让她甜,让他心跳加快,让他日思夜想,让他魂牵梦萦的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有些迷茫。

    “总之,我不放手。”穆冉轩直直盯着宋家宸,目光冷厉而冰冷,就像一头饥肠辘辘的狼王盯着阻止他进食的对手。

    宋家宸微笑,态度强硬:“这可不一定由得了你。”

    穆冉轩眯起眼:“你想打架吗?”

    宋家宸松松领带,挽起袖子,活动着手腕,微笑,彬彬有礼道:“我从来都是讨厌以暴力解决问题的。不过,显然有时候,暴力必不可少。”

    穆冉轩冷哼:“找死。”

    气氛紧绷,安静得什么都听不见。

    战争一触即发。

    “够了!”沈襄背对两人,忽然转过头,锐利目光从两人身上扫过,厉声喊道,“你们两个,都给我停下。”

    “沈小姐——”

    “小襄——”

    宋家宸、穆冉轩同时喊道。

    “你们两个……”沈襄疲惫揉眉心,先后看向两人,却在触及穆冉轩目光时,飞快低下头,“都走吧。我现在很累,没心情管你们这些事。”

    “小襄——”穆冉轩着急喊着。

    她却看向宋家宸,认真道:“宋先生,今天真的多谢你了。你能这样对我,为我拦住他,我真的很感动。只是,我不想你因为我受伤——”

    宋家宸迟疑看向沈襄:“可是那个人——”

    沈襄缓缓摇头:“你打不过他的,我不想你受伤。”

    宋家宸沉默。

    两人之间实力差距他不是感觉不到,只是作为男人的强势一面不允许他退后,不允许让他看着一个女孩子被人欺负。

    沈襄真诚弯腰致谢:“真的很谢谢你,宋先生。”

    她又转向穆冉轩,却始终不抬头看他,只是低着头,声音很冷:“穆冉轩,你现在还来找我,算什么意思?你把我当做什么?你想明白了吗?”

    “我想明白了。”他道。

    ------题外话------

    今天写论文,耽搁了时间,

    一直赶啊赶,也没赶到万更。

    我有罪,给大家跪地赔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