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 爆发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95 爆发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韩娱之秘密讯息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沈襄坐在病床旁椅上,看着床上那人。

    他脸色苍白,唇上几无血色,大小擦伤红紫淤伤斑驳分布,整个人看起来憔悴极了。可就是这样,他唇上还挂着微微的笑,极轻微,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于他,这已是极开心的表情了。

    睡梦中都在笑……

    真的有那么开心吗?

    你在为什么笑呢?

    是为刚才那个……吻吗?

    沈襄伸出手,蜻蜓点水般在他唇上掠过,触及那温热血肉后,又触电般收回手。许久,她才轻轻摇摇头,神情落寞。

    真是个呆子啊。

    她叹口气。

    穆冉轩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昏迷,并不具有生命危险。因此,只略略在医院躺了半天,便苏醒恢复健康了。

    这个人恢复能力惊人。

    上午看着还狰狞伤口,血流满身,看着几乎下一秒就要断气,人事不省。下午,沈襄只出去吃个饭,回来就发现他已经醒了,正在挣扎起床,给自己穿衣服。

    沈襄忙跑上去,按住他肩膀,就要把他往床上推:“你怎么起来了。伤口才刚刚包扎好。现在乱动,伤口又会裂开的。快给我躺好。”

    穆冉轩只是不动。

    沈襄没料到他一个病人力气还不小,见他纹丝不动,只沉默和她对峙,也来了脾气,坐到他对面,冷冷看着他:“你要起来做什么?”

    穆冉轩沉沉道:“我还有事。”

    沈襄直接逼问:“什么事?比命都重要?”

    穆冉轩沉默,目光躲开。

    沈襄却不打算直接放过她,单刀直入,态度强硬而直接,如尖刀般强势要劈开此人封闭的嘴,道:“你说话啊?是不是比你的命还重要?”

    穆冉轩垂头,久久后道:“是——”

    沈襄毫不避闪,直直盯着他:“什么事?”

    穆冉轩抿唇,略薄而先凉薄的唇绷成一条直线,在他那张英俊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脸上,肃杀而冷意,给人重重威压。

    沈襄笑了,忽而两声,却听不出任何喜色。

    穆冉轩直觉那笑不对劲,抬头看向沈襄。

    她直直盯着穆冉轩的神情,不躲不闪,眼底却凉到彻底,一个字一个字地逼问道:“好。那你和我说,你这次为什么受伤?电话里,为什么有枪声?”

    穆冉轩再次沉默。

    片刻后,他沉沉道:“我暂时不能说。”

    “那你现在能和我说什么?”沈襄步步紧逼,丝毫不打算给穆冉轩任何躲避的机会,“你说,只要你说,我就听。”

    穆冉轩垂头,十指收紧,指节泛白。

    沈襄只盯着他,冷声道:“你不肯说。好,我来问你,为什么你分明是穆家少主,却又是天同教的右护法,你到底是哪边的人?”

    穆冉轩沉默。

    沈襄笑容越来越冷,声音愈来愈平静,只是那漆黑瞳孔深处,幽暗而烦躁的火焰愈燃愈旺:“好,你不肯说——”

    她继续问:“那我问你。你的功夫是从哪里学的?你的师傅是谁?”

    穆冉轩僵坐,浑然一尊冷沉石像。

    “你的那些奇怪称呼……”沈襄顿了顿,才短促呼口气,道,“妻主,还有夫之类的称呼,是属于哪里的?”

    她目光如锋利的勾,紧紧咬住穆冉轩:“你到底是谁?”

    穆冉轩沉默。

    他背脊微弯,像负着什么难以承受的重担,将她压得喘不过气,只得负重而行般,背影格外疲惫而沉寂。

    “对不起——”

    他道,沉沉而愧疚。

    沈襄笑容冷极,脸上甚至出现几分讥诮,却不是为了嘲笑,而有一股儿让人看着就感受到难言压抑的悲伤:“最后一个问题。”

    她深深吸一口气:“在你心里,到底把我当做什么?”

    穆冉轩抬头,惊愕看向她。

    沈襄却不管不顾,言语如亮了刃的刀,直接而锋利:“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要帮我这么多次,为什么要……”

    她咬住唇,顿了顿,才道:“为什么要吻我。”

    “小襄——”

    穆冉轩惊讶叫着,似乎想辩解又或是宣告什么,“小襄,你——”

    “你先听我问完。”

    沈襄不管不顾打断他,直接将自己最想问的一句话问出口,紧紧盯着穆冉轩一丝一毫表情:“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

    穆冉轩有些愣住。

    他显然并未仔细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只是根据直觉,道:“我喜欢你。”

    沈襄表情却未变化,而继续盯着穆冉轩,锐利而审视:“然后呢?你喜欢我,然后呢?我在你心里是什么地位?一个喜欢的人?”

    穆冉轩皱起了眉头,不理解沈襄的问题,只是茫然抬头,看着沈襄,似乎有些无辜:“我喜欢你,难道还不够吗?”

    沈襄笑容一寸一寸收敛。

    穆冉轩见沈襄表情,着急喊道:“小襄——我——”

    他着急张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沈襄沉默。

    沈襄一下一下揪着桌边的白色流苏桌布。

    纯白色桌布被她揪起来,扯成一团,揉的褶皱满起,如一块被蹂躏过得腌菜,与周遭一片平整光滑的桌布相去甚远。

    穆冉轩目光落在那桌布上:“小襄,你别气,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沈襄猛地将桌布甩开,站起身,居高临下看着他,冷笑:“谁气了?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你自己都不在乎自己的身体,我凭什么管你。我是你的谁啊?我谁都不是,连你真实身份都不知道,连你要做什么都不知道,我有什么资格气你,一切都不过是我的自作多情罢了,我是谁啊,不过是你想找就找,不想找就放到一边的人罢了,我有什么资格管你,我凭什么管你……我有什么资格好气的,我什么都不是而已——”

    穆冉轩讷讷看着她,喊道:“小襄——”

    沈襄情绪一瞬间上涌,烦躁、压抑、难受、愤怒、千种情绪,万种感情一齐翻腾,拥拥挤挤滚到舌尖喉处,让她忍不住吼了那些话出来。

    可话说到一半,突然凝滞住。她的情绪也像一瞬间断了线,纵然内心再波涛汹涌,也找不到方才那一口气淋漓的感觉,只能任由情绪翻滚在心里,如塞了块滚烫棉花,闷闷地窒息,却什么都发泄不出来。

    她捂着脸,将头埋进膝盖,背脊弯下,如深夜沉默的桥。

    她好恨。

    恨自己为什么这么软弱,要在这个人面前露怯。

    谁都可以——

    为什么要是这个人。

    穆冉轩怔在对面,似乎没想到沈襄会如此激动,伸了伸手,想去扶住沈襄肩膀,指尖却又颤抖,似乎怕碰坏了沈襄,终究只虚浮停在半空中。

    “对不起。”他认真道歉。

    沈襄却不想再听他说话。

    她站起身,收拾自己的衣裳,头也不抬,根本不给穆冉轩一个目光,将东西收拾好,直接便要走:“我走了,你想出院,自己去找护士。医院费已经付过……”

    她还想说什么,动动嘴唇,还是转身就走了。

    “小襄——”

    背后传来穆冉轩的喊声。

    沈襄却没停,只是越走越快,捂着嘴,极快穿过人群,如翩飞起舞的蝶,消失在人群涌涌的走廊里。

    “小襄——”

    穆冉轩还在喊,伸手想要去抓住沈襄背影。

    他本就坐在床沿,腿上还有一道刀伤,刚刚包扎固定好,尚且不灵便,此刻骤然一动,还来不及反应,便从床上跌了下去。

    咚——

    他这一下摔得结结实实,地板都轻轻一震。他腿上的伤口立刻崩开,鲜血从雪白纱布上渗透而出,如一大片绽开鲜红蔷薇。

    穆冉轩却来不及管这些。

    他那只腿受了伤,无法动弹,索性就不惯,只是跛着腿,一跳一挑扶着墙,追了出去,饶是这般,他的速度也快得惊人。

    待他出走廊后,还是没看见沈襄。

    沈襄已经走了。

    他扶着病房门,注视着面前人来人往,拥拥挤挤,人潮贯往的走廊,目光一点点沉下去,抓着门框的手不断收紧,直至木质门框上出现五个深深凹陷的指印。

    护士正好过来查房,一见他,立刻惊叫起来:“你这个病人,怎么下床了。还走了这么远,你的腿上还有伤,伤到骨头了。三个月都不能下床的,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穆冉轩不管她,眼里出现一股坚毅的光,盯着前面走廊,忽然直接扶着墙,顺着沈襄走过的路跟了上去。

    “哎哎哎——”护士在后面喊道,“你的腿,你的腿还没好。你要往哪里去,给我站住,站住——”

    她却没拦住穆冉轩。

    他走了。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沈襄会那样生气,不过他却知道,不能就让沈襄就这么走了。否则,他将后悔一辈子。

    沈襄那样生气,一定是他错了。

    他错在哪里,他可以改。

    只要不要让她离开自己——

    绝对不可以——

    不可以——

    ·

    沈襄一个人出来后,茫然走到大街上。看着周围熙熙攘攘人群,忽然有些不知道往哪儿去,被人群裹挟,四处走着。

    她打了辆的,一上车,便对司机道:“随便走。”

    司机为难看她:“这——”

    沈襄直接拍出两百块,递给前面的司机,道:“这是车费,把计价器开着。什么时候到了价钱,就把停车。”

    司机顿露喜色,一踩油门:“好嘞。”

    沈襄将头靠着的士的车窗上,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各种城市街景,匆匆而过的人群,仿佛每个人都有目标……

    这个时候,只有她一个人在茫然吧。

    天色从下午走到近黄昏,沈襄已经不记得自己花了多少钱。只记得,司机说实在不行了,必须要交班了,她才下车。

    她环顾四周,打量周围。

    不知不觉,居然走到一处别墅区前。

    索性今天没有目的,沈襄就打算随便走走,顺着一栋栋独栋别墅区前面的林荫大道上走着,昏暗灯光下,如丢了魂的野鬼。

    忽然,她似乎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她诧异回头。

    后面却没人。

    沈襄自嘲笑笑,这个时候,谁会来找她呢……尚未想完,肩膀忽然被重重拍了一下,耳边传来惊喜地声音:“沈襄!”

    沈襄转头看人,惊讶道:“是你。”

    对面的人笑得极开心,他神情有些疲惫,风尘仆仆的,像是刚赶回来,笑容却极为灿烂,如亮眼的星辰:“你怎么会来这里?”

    沈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他。

    那个小混混。

    之前他说要替哥哥请自己吃饭。沈襄答应了,却没真赴宴。因为她看得出,这兄弟二人短期内都有远行动向。

    果然,没过两天。

    小混混便和她说,他家里有事,必须和哥哥两个人一起赶回去。吃饭的事只能挪后。这一挪,便到了现在还没吃上那顿饭。

    看样子,这兄弟俩才回来。

    沈襄笑笑,含糊道:“我就随便走走,就到了这里。”

    小混混露出狐疑神色,却不知为何没有多问,而是高兴地对沈襄道:“之前不是一直想请你吃饭,都没有找到时间的吗?今天真的太巧了。正好我和哥哥也刚回来,不如我们就今天去我家吃饭吧?”

    沈襄看他:“你家?”

    小混混兴奋地指了指一栋别墅。

    沈襄尚未答应,后面便又传来另一个声音,道:“小宝,别胡闹。”

    小混混顿时耷拉下耳朵:“哥哥,我没闹。这是我的那个同学,就是上次和你说的,一直想请到家里吃饭的,会算命的那个……正好碰见了,我想请她去我们吃个饭。哥哥,好不好?”

    他又拉着沈襄,指着那人,骄傲挺胸对沈襄道:“这是我哥哥。怎么样,长得好看吧?”

    沈襄回头,正对上那人眸光。

    她眼前一亮,愣在原地,几乎脱口而出。

    这是哪儿来的公子哥,生得好生俊朗。

    ------题外话------

    没有恋爱经验的两个人,刚开始肯定都有磨合和冲撞的。

    但只要相爱。

    都会走向更好。

    所以,我觉得这里是两人感情一个升华点,后面基本都是虐狗了。

    哈哈哈

    ps:普通话考完,马上就是六级……

    生活为什么这样艰难。

    哭哭。

    今天比较少。

    明天看能不能憋出万更来。

    加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