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8 上学,倒霉催的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78 上学,倒霉催的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后来。

    沈襄仔细检查过阵法。

    原来不知何时,那稻草人身上缚的头发,赵飞凤的头发,竟不知所踪了。沈襄仔细回想,也和乌天炎确认过,这里一直无人进入。

    最后,只能归于于猫咪,可能上次无意中碰掉,而沈襄并未在意,以至于发生这种差错。

    人已死。

    现在再讨论这已无益。

    沈襄将阵法撤掉,在家给赵飞凤上了一炷香,叹息一声。

    ·

    闫天阑和赵飞凤接连死去,闫天阑大哥三弟也被赵飞凤雷霆手段解决。天兴娱乐公司群龙无首,着实内乱过一段时间。

    股价一度跌停。

    沈氏还以私人名义,趁机购入不少。

    不过,闫家并未坐视不理,未过一个月,天兴娱乐公司便空降一位新董事长,雷霆手段,很快控制住局面。

    据说这位总裁着实神秘。

    空降一月,天兴娱乐内部都不太与此人碰面,神龙见首不见尾,平时也极少出现在公众面前,身边人嘴极严。

    大家竟对此人一无所知。

    不过,此时沈襄并无时间管这些。

    她要考试了。

    期中考。

    对于这个考试,沈襄十分重视。她现在在的省一中是全省最著名的中学,而其中的初三一班,正是其中最好的班级,其中学生若非有顶级成绩,便是有顶级家世。

    沈襄来时,静悄悄的。

    大家都见怪不怪,想来空降在这个班级已是极为常见。只是,沈襄偶然在办公室,听老师议论过,能够在初三最紧张的下学期,让校长亲自吩咐,插班进来,也不知这沈襄背后有和背景。

    沈襄这才晓得,原来,寻常这时候,是无法插班进来的。

    此刻,她才真正知道。

    周部长能力到底有多大。

    沈襄本就想低调,平时也甚少出风头,在此中考紧张时刻,倒是并未惹人注意,安安静静过下去了。

    期中考是沈襄第一场考试。

    她不得不重视。

    其实,入学前还有过一次入学测试。

    因校长关照,她是单独做的试卷,排名也未计入全班排名。最后成绩只她一人知道,说实话,着实有些难看。

    全班五十五个人,她排第五十五名。

    看着成绩,她真正明白差距。

    全省前五十的初中生,能够优秀到什么程度。

    她本不是智商绝高,只是有点小聪明,喜欢投机,底子不扎实。况且,她之前学校一般般,纵然鸡头,也比不上凤尾。

    更何况,她直接空降到凤头上。

    就像一个立于鸡群的鹤,把它放到鹤群中,还需得是最高,最壮,最美的鹤群,那只鹤自然会被埋没……再无任何声息。

    沈襄到底不是小孩子。

    她能接受这差距,并想办法弥补。

    索性,重生给她一大好处,除了那空间外,还有一个额外奖励。那就是一个好身体,和被强化过的脑子。

    这让她追赶起来,轻松许多。

    这次期中考,便是她检验的机会。

    又在家认真看书,沈襄确定要考的内容,都已复习过。她才慢慢放下心,收拾收拾东西,去学校。

    学校实在是个封闭地方。

    这几日,外面因沈氏娱乐背后老板露面,早已掀起议论狂潮,后来,虽闫天阑赵飞凤葬礼压过些风头,到底也算新闻。

    可忙于中考的学生哪顾这些。

    沈襄本做好,随时被人认出的准备,只是,或许是她运气好,或是那日的妆容灯光太盛,让她看起来于平时不同。

    总之,沈襄尚未被认出。

    尚未上课。

    沈襄坐回座位,冲同桌打招呼。

    “早。”

    同桌是一个圆圆脸的小姑娘,戴眼镜,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名作陈卓云。成绩很好,除学习外,第一爱好是八卦,因此也有百晓生之称。

    “早。”

    陈卓云扬头,一笑。

    沈襄拿出文具,摆到桌上,问:“你是哪个考场的?”

    陈卓云道:“第二考场,你呢?”

    “第四十八考场。”沈襄拿出书看,道:“听说这个考场顺序,考号都是按照考试成绩排名安排的?”

    “嗯。”陈卓云点头,“你是新来的学生,考号只能排最后一名,所以在最后面的地四十八考场。不过,没关系,下次考试,你就能和我们一起了。”

    沈襄笑笑。

    心道,下次考试,她还不知道自己这成绩,能不能够上前两个考场呢。

    “哦……”陈卓云想到什么,道,“对了,沈襄,你要小心。我听说,最后一个考场里面,都是一些塞钱进来,不学无术的小混混。特别喜欢,捉弄女生,你要小心点。”

    沈襄心道:我也是塞钱进来呢。

    “谢谢你啦。”人是好心提醒,沈襄自然真心感激,道,“多亏你提醒,要不是你和我说,我还不知道那个考场的情况呢。”

    陈卓云拍拍胸脯,侠义道:“没事。谁不知道,我这个人外号包打听的,你要是以后,还有什么不懂,还可以来问我。”

    沈襄笑眯眯道谢。

    上过早自习。

    众人提前十五分钟,找考场。

    沈襄拎着东西,去找四十八考场。经过陈卓云的科普,她对此考场,有一定心里准备,但推开门时,还是……静默片刻。

    乌烟瘴气?

    鱼龙混杂?

    一地鸡毛?

    垃圾场?

    沈襄脑内一时跳过许多词,让她一时静在原地,看着里面的一群头发染得乱七八糟,身上穿着巨大骷髅,鼻上挂金色鼻环的一群男男女女……和地上,被他们撕碎的书……

    显然,里面的人也注意到她。

    “哟,新来的?”为首一高大男生,用鼻子指了指她。

    沈襄懒得理这些人。

    她只作看不见这些人,冷着脸,不发一言,拎着书,直接走到最后一排,最后一个位置,找到自己位置,开始默默看书。

    众人见她这模样,没了兴趣。

    不多时。

    老师过来了,咳咳两声。

    大概也知道这考场学生秉性,他只咳嗽两声,示意老师已经来了,然后直接发卷,并未训示考规考纪或者其他规矩。

    这些人倒也没和老师过不去,坐回位置,拿过卷子,并没有闹出动静。

    沈襄注意到,一个考场里,来了的人,不到一半。也就是说,还有十几二十个人,不知是不在乎这次考试,还是根本没来上课。

    不管这些。

    沈襄开始答题。

    开始一切风平浪静。

    一个小时后。

    沈襄注意到,前排有动静。

    一直在窸窸窣窣地想,沈襄一看他们动作,就知道,他们在用手机作弊。有人给他们发答案,用手机接收。

    一大群人都在低着头,望抽屉。

    老师再低头,昏昏欲睡。

    沈襄只看一眼,继续答题。

    窸窸窣窣动作响了十几分钟,静下来。

    又过半小时。

    那股声音又响起。

    这次,不知道是谁,可能误触到什么界面,手机发出巨响,叮铃铃——像是闹钟,又像是铃声。

    这声音如雷般炸开在教室里。

    沈襄思绪被打扰,皱眉看向前面。

    一个女生手忙脚乱,按关机,却不知是不是误触音量键,声音更大几分,整个考场人都看过来不说,门外似乎也听见老师在问,怎么回事。

    再怎么也是学生。

    终归这时候,还是怕老师的。

    门外正好有巡查的主任过来。

    老师先得去应付巡查主任。

    老师瞪了那一群人一眼,慢悠悠站起身,一面冲好奇打量的学生,道:“别看了,别看了,老师马上处理。继续答题,继续答题……”

    一面去应付巡查主任。

    谁现在还答得进去。

    那一小撮人慌了,拿那手机没办法,恍若一热锅蚂蚁。

    见老师慢慢走过来,那群人都收好自己手机,唯有那个肇事手机……仿若烫手山芋,几个人慌成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办,老师过来了……”

    “完了,这要被我爸知道……”

    “怎么办怎么办……”

    ……

    不知谁弱弱说了句:“要不,把手机扔出去……”

    这群人也不知是脑袋抽了,还是如何,居然接受这个建议,趁着老师还没走过来,将手机往窗口一扔……

    企图制造死无对证。

    但是……

    咚——

    手机重重砸在,沈襄的桌上。

    原来,那小姑娘力气本就不大,此刻慌乱起来,抡起手机就是一扔,哪里注意得到力道和角度。

    结果,正好砸到沈襄桌上。

    沈襄觉得她真是倒霉催得。

    改天一定给自己带一个万事如意符。

    沈襄看着面前的手机,现在想毁尸灭迹,也不行了。因为,正好这时,老师把巡查主任打发走了,一回头,看见手机在沈襄桌上。

    沈襄:……

    老师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不过,这老师也没那么蠢。

    至少他不相信,沈襄如果真是作弊的,会大喇喇地把手机放桌上,等着老师回头看。于是,当老师问起沈襄时,沈襄毫不犹豫看向那一小撮人。

    是你们先拉我下去的。

    岂可独善其身。

    沈襄虽没直接说什么,那一个眼神已传达出很多信息。于是,老师明白她的意思,大手一挥:“你们几个,都到我办公室来,好好解释解释刚才的事。”

    “还有……”那老师看向手机,“这个东西,先交到我手上。”

    事已至此。

    沈襄也只能认栽。

    此时,她唯有庆幸一件事。

    辛亏她写得快,试卷已经写完了。要是能洗刷掉冤屈,她说不定还能有这一课的成绩。否则,就冲她作弊,单科成绩为零……

    她这半个月全白费了。

    到办公室。

    老师拉把椅子坐下,很悠哉,道:“说罢,怎么回事。”

    那一小撮人,你看我,我看你,倒是没有让沈襄背锅的意思,哆哆嗦嗦,将事情解释了一遍,垂着头。

    沈襄冷脸。

    那老师听完,举着手机:“所以,你说,这东西,你是打算销毁,结果扔到了这位同学的桌子上?”

    那小女生点头。

    老师问道:“我有点好奇,你们为什么会承认。毕竟,刚在人赃俱获,要是你们死活不认,这个锅,就只能这位同学背了。”

    他指了指沈襄。

    沈襄也看向她们。

    五六个人,有男有女,分明只是十五六岁,可偏偏要把自己打扮得极为成熟,烟熏妆,大金属耳环,爆炸头发,鼻上还有鼻环。

    看见她们,沈襄就想起很久之前,流行的一个词。

    非主流。

    这群人非常符合这个定义。

    那丢手机的小姑娘,挺一挺胸,十分正义地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虽然成绩差,可我有自己的侠义。”

    颇有道理的样子。

    沈襄:……

    那老师也一愣,随即一脸忍笑的模样,道:“看不出来,你们年纪挺小,倒挺有担当的。还一人做事一人当。”

    小姑娘哼一声,不理老师。

    老师又问:“既然如此,当初为什么还要作弊呢。毕竟作弊的成绩,也是抄别人的,也不是自己的成绩,你们倒是做得挺溜的。”

    “那不一样。”

    有人梗着脖子道。

    “怎么不一样。”老师给自己倒了杯茶,润润喉咙,道,“不都是违反校纪校规的吗?想要好成绩,自己考就是了……”

    几个人都不说话。

    “说说啊。”老师道,“我对你们现在这些学生怎么想的,很感兴趣。”

    “作弊的后果,是自己一个人扛。就算被捉了,也是自己的事,我们自己认。但是,不能扯到别人身上,让别人替我们背锅。这是我们的原则。”

    那小女生继续道,“但是,作弊是因为我们学不进去。而且,如果成绩下降,你们给我爸妈打电话,他们肯定会骂我,还扣我生活费。”

    很悲愤的模样。

    老师问:“学不进去,可以慢慢学。生活费被扣了,也可以再找父母要,你们小孩子,家长也不会真生你们的气。”

    那女生道:“我父母平时在y国,很少来电话,没机会要。”

    老师叹口气,也不说什么了。

    沈襄默默听着。

    “你呢。”那老师和那群非主流少年少女谈完,看向沈襄,“你在这里听了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沈襄冷冷道:“没有。”

    那老师笑了:“你也是真倒霉的。”

    沈襄不说话。

    真是倒霉的。

    “等我看看手机里的内容。”那老师道,“再把你们几个的名字记下来,等到考试结束,你们就可以走了。”

    几个少男少女立刻垂头丧气。

    沈襄不说话。

    她心情不好。

    终于等到考试结束,沈襄一马当先,走了出去。不顾后面一直喊得:“那位同学……等等等等……”

    但那女生却追上来。

    她一把拉住沈襄手臂,道:“你跑那么快做什么?”

    沈襄道:“你找我做什么?”

    “喂。”那女生捅捅沈襄,道,“我知道你不是我们这一波的。刚才的事,别放在心上,最后不会关你的事的。”

    沈襄神色松缓些。

    她知道,于这些人,这已经算道歉。

    她硬邦邦道:“没事。”

    “没事就好。”那女生大力拍拍沈襄肩膀,道,“你还蛮不错的。放心,下午的考试,我绝不会再麻烦你了。”

    沈襄看她面色,犹豫。

    那女生看着她,奇怪问道:“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我跟你说一句话。”沈襄深吸一口气,道:“你一定要记住。如果可以,今明两天内,尽快到你父母身边去,不管用什么方法,否则你会后悔的。也不要问我原因,你去了自然就知道。”

    她极快说完一句话,道:“信不信由你,我的话已经说完了。”

    沈襄转身就走。

    那女生愣住,反应过来,大叫道:“什么意思?你说啊?”赶着要追沈襄,却发现沈襄转瞬就消失在人群中,半点没了踪影。

    她嘟哝一句:“搞什么鬼嘛,神神道道的。”

    ·

    沈襄觉得,她今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

    倒霉事一件接一件。

    刚出校门口。

    沈襄走出没两步,就看见一群小混混,鬼鬼祟祟跟着出校门的学生,最后,不知怎么的围到自己身边。

    她冷笑。

    柿子捡软的捏吗?

    正好,我今天心情不好。

    看着几个将她团团围起来,笑得贱兮兮,言语挑衅的小混混,沈襄一边揉着手腕,一边露出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既然有人送上门让她解气,她自然就笑纳了。

    面前几个小混混都只有十五六岁模样,满脸的稚气,行事和言语都嫩得很,却学人摆出一副黑帮大佬的范,生怕不知道他们是小混混似的。

    站在最前面的小混混染着眩目的紫头发,骷髅头t恤,吊裆裤,还拎着根铁棍,脸上倒是干干净净,稚气得很。尽管他硬是摆出一副凶恶的表情,配上那张嫩脸,还是十分引人发笑,像根没长熟的葱,杆上都透着微微的青。

    “小妞,长得挺漂亮啊,陪爷玩一玩吧。”紫发小混混很敬业地扮演着流氓。

    后面几个跟班也跟着摆出一副恶仆模样。

    沈襄看着这群明显没经验,头一次出来做坏事,脸上明晃晃都写着心虚,却尽力想维持自己黑帮气魄的小屁孩们就想笑。

    果然还是暑假作业太少。

    “哦,那你们想怎么玩?”沈襄问。

    紫发小混混被问住了。

    哎,剧情走向是不是有哪里不对。这个时候小美女不是应该抵死不从或者瑟瑟发抖吗?现在小美女这么配合,他该怎么演下去……

    后面跟班提醒道:“少爷,调戏,调戏!”

    紫发小混混瞪了眼跟班:“滚边去,爷还用你提醒!”

    跟班灰溜溜滚下去了。

    紫发小混混色厉内荏道:“那就给爷笑一个!”

    沈襄顺从地笑了笑。

    紫发小混混顿时看直了眼,盯着沈襄直流口水。好漂亮的小美女,怎么办,舍不得对这么漂亮的小美女下手了。

    “你叫爷声哥,给爷当个干妹妹,爷就放过你了。”紫发小混混道。

    那些小跟班没料到这转折,都惊讶地瞪大眼:“老大,咱们这么多天,好不容易才堵到一个,就这么放了?”

    紫发小混混咬牙切齿:“闭嘴!”

    小跟班们从善如流地闭嘴了。

    沈襄只是笑,反问:“你想当我哥?”

    紫发小混混挺挺小胸膛:“怎么着,爷还不够格。爷跟你讲,这一片都是爷罩的,要是你认了爷当干哥哥,爷让你在这一片横着走。”

    “我又不是螃蟹。”沈襄诧异问,“干嘛要横着走。”

    “额。”紫发小混混又一次被噎住了。

    “要不,咱们来比一比。”沈襄笑得极为奸诈,“你赢了,我就喊你哥哥。”

    “好。”紫发小混混一口答应。

    沈襄摇摇手指,道:“我还没说完呢。要是你输了,你就得管我叫姐,你背后的这一群小跟班也得认我当姐姐。”

    小跟班们有些慌:“老大……”

    “叫什么!”紫发小混混不屑道:“我才不会输呢。”

    “我答应你了,我们比什么。”紫发小混混正是心气高的年纪,又自诩是这片区的老大,哪肯被一个小姑娘比下去,当下就要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

    “比打架。”沈襄道。

    紫发小混混上下瞟一眼沈襄:“和你?”

    沈襄肯定道:“和我。”

    紫发小混混:“我才不欺负女孩子。”

    沈襄只高深莫测地一笑。

    接下来。

    疾风骤雨,乒里乓啷,刀光剑影,杀声一片。

    半个小时后。

    “啊啊啊啊,姐姐姐,姐姐,饶了我吧。痛死了……”

    紫发小混混脸上青一块紫一块,骷髅t恤上皱成腌菜,屁股上还有一个清晰的脚印,只得用一个狼狈来形容。

    不过显然他此刻也顾不得形象。

    可怜巴巴的他被沈襄踩在脚底下,跟个翻不过来的乌龟似的,鼻涕一把泪一把,哇哇地大叫着求饶,“我的腿要断了,断了……痛死我了。姐。我的姐嘞。我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吧……”

    沈襄略显嫌弃地将小混混的手拍下去,望着那边地上躺着的七八个小混混,挑眉问:“你们呢?还要打吗?”

    七八个小混混哆嗦一下,齐齐摇头。

    那动作整齐一致跟约好了似的。

    他们七八个人一起上去对一个,非但没打赢,腿上屁股上挨了好几下不说,还让人踩在脚底下喊姐姐,简直丢死人了。

    才不要被这个女暴龙继续打。

    “这才像话嘛。”沈襄揍了些人,出了身闷气,也松了筋骨,现在心情正好,笑眯眯道,“都是些小屁孩,就该好好在家写作业。”

    几个小跟班不敢吱声。

    紫发小混混嚷嚷道:“我才不是小破孩,我是黑帮老大,这一片都是我罩的。”

    “黑帮老大?”沈襄用脚碾了碾紫发小混混的胸口,“被人踩在脚底下,痛得哭着喊着要求饶的黑帮老大?”

    紫发小混混涨红了脸。

    沈襄冷笑,从小混混的荷包里摸出个手机,找到通讯录里面标注的‘哥哥’,打了个电话:“喂,你好……”

    紫发小混混顿时警惕道:“你在给谁打电话?”

    沈襄脚下用力,拖长尾音:“嗯?”

    紫发小混混屈辱地叫道:“姐。”

    沈襄笑眯眯的:“这才乖。”

    她扬了扬手机,幸灾乐祸道:“小屁孩,你哥说马上就过来。”

    “我哥!”紫发小混混顿时就炸了,扑腾着身子,哭丧着脸,“姐,求你放过我吧。我哥要要来了,我会被我哥打死的……”

    沈襄笑眯眯的,就是不挪脚。

    她早看出来了。这小混混命格极好,父母至少有一方为官,权势还不小,含着金钥匙出生,是家中幼子,上面有个大他八岁的亲哥,家人和睦,命中有两灾,七岁那年已安然过去,十五岁是大灾,若有贵人相助,便是一生顺遂,财禄双全,若无贵人相助……

    不过,谁让这小孩运气好,遇上她了呢。

    如果不是她出现,今天被这小孩拦在巷子里的应当是个真混不吝的妹妹。那混不吝的最护妹妹,当下就和这小孩打起来。混乱中,小混混被捅了一刀,正中肺叶……

    要她说,这种小孩,纯粹是有钱闲得慌。

    就是欠打。

    揍一顿就好了。

    不过,这灾让她给挡了,也得让这小孩长点教训才行。

    她挪开脚,蹲在小混混面前,见小混混想跑,用一根指头将他脑门按住,闲聊起来:“我告诉你,我不仅打架厉害,还有一本事。”

    紫发小混混抬眼看她:“什么本事?”

    沈襄笑眯眯地道:“算命。”

    紫发小混混顿时露出‘别逗我’的表情。

    沈襄慢悠悠道:“你家庭环境不错,父母在官场地位不低,因此你从小衣食无忧,还有一群人捧着长大。你还有个哥哥,大你八岁。你命中注定有大小两灾,七岁那年是小灾,犯水,还有一大灾是在十五岁,就在今天……要不是我出现,你早就被那个蓝衣服的姑娘的哥哥给砍死了。”

    小混混警惕道:“你调查我?”

    他虽中二,却不傻。由于家庭原因,看到的经历过的比一般小孩要多得多,从小被人捧着长大,多多少少对自家权势有些概念。碰上沈襄这种,第一反应就是来骗钱的,甚至他开始怀疑今天和沈襄的巧遇都是她计划出来的了。

    沈襄懒得理他,嗤笑一声:“你还没那价值。”

    她看着空气里金光一闪,是这小孩的功德点到了,也不想和他多纠缠:“你哥还有两分钟就到了,好好在这呆着。我不陪你玩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

    第二天。

    沈襄来到学校。

    刚到校门口,就被一个人给拦住了。

    ------题外话------

    想想,今天题外没什么好说的。

    祝大家天天开心吧。

    亲亲(づ ̄3 ̄)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