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 赵飞凤死了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77 赵飞凤死了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沈襄回头。

    这句话,居然出自一直站在旁边冯川之口。

    他双拳捏紧,愤怒异常,死死盯着赵飞凤,浑身僵硬,“天兴娱乐!他们有过什么好心,现在过来也不过是看着我们过得好了,来砸场子罢了!”

    乌天炎惊愕。

    沈襄也看向冯川。

    两人俱是无比惊讶,冯川以前在他们心中都是那种笑眯眯,憨厚淳朴的形象,还从未见过这般鲜明表情。

    沈襄沉吟。

    看来,天兴娱乐对他的打击,影响真的很大。

    沈襄拍拍他肩膀。

    冯川赤红着眼,却不肯后退。

    沈襄只是叹气。

    她拍拍冯川后背:“不管怎么样,今晚你是主角之一,多少双眼睛都看着你。现在你不能闹出任何新闻。”

    冯川长长呼出一口气,点头。

    沈襄放下心来。

    人已到这里,定然不能装没看见。况且,沈氏娱乐作为主,在初次经历这种场合,定然不能闹出什么丑闻。

    尽管再不待见赵飞凤,沈襄还是上去迎接。

    “闫夫人,您好。”沈襄上去,伸手,与赵飞凤握了握,“之前给天兴娱乐发过请帖,但一直没有回应,我还以为您今天没打算来呢。”

    赵飞凤一挑眉,回握她的手,将责任推的干干净净,道:“都是底下人办事不利,我竟都没看见那请帖。回去得好好罚罚他们了,办事太不利了。”

    沈襄心下一沉。

    果然。

    赵飞凤体内,再无咒术存在。

    她设下的咒,不是那般能够轻易解得。若是没有功力和她相当的天师,或许根本看不出咒术存在。

    可现在……

    她沉吟。

    到底哪一环出了错。

    现在也不是思考的时候,沈襄只作若无其事将手挪开,将赵飞凤等人迎进来:“未料到闫夫人会过来,未曾远迎,实在太过失礼。”

    赵飞凤道:“无妨。”

    一行人大摇大摆进来。

    场上人目光几乎都聚集在这群人身上,随他们移动二不断挪动,或窃窃私语,或暗自猜测,或缩进角落。

    谁不知道,天兴娱乐和沈氏娱乐不对头。

    鬼知道这天兴娱乐这样大摇大摆过来,是不是来砸场子的。该躲远的还是躲远点好,免得被误伤不是。

    还有一些演员,更是恨不得赵飞凤不要注意到自己。

    明知道沈氏和天兴娱乐不对头,他们就是打着天兴娱乐不会过来的念头,才过来的。结果,居然在这里,碰到了天兴娱乐董事长夫人,简直是见了鬼了。

    还是祈祷人不要注意自己得好。

    不过,赵飞凤也懒得理那些小人物。

    她走进来,看看四周布置,便抚掌,大赞道:“布置的好,看来沈小姐品味不错。对艺术也多有鉴赏。”

    沈襄但笑不语。

    也不问为什么,她刚才没来,还知道自己姓名的。

    赵飞凤走进来,找了张沙发,大喇喇坐下,才摆摆手,示意众人,朗声道:“都愣着看我干嘛,今天可是沈氏娱乐的庆功酒会,主角可是沈小姐。你们再看我们,当心沈小姐不高兴了……”

    说罢,哈哈大笑。

    众人却笑不出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为什么和想象中剧情不一样,不是说沈氏娱乐和天兴娱乐不对头的吗?他们还以为会看到一场针锋对麦芒的……

    结果,居然是两人相互打趣?

    沈襄嘴角也有点僵,随即扯了扯,若无其事道:“闫夫人这话可不对了,我们是主人不错,可您却是贵客,自然要先紧着贵客。大家说是不是这道理?”

    众人木木点头。

    他们越来越看不懂这形势了。

    赵飞凤笑起来:“哈哈,瞧着小丫头,真会说话。”

    众人跟着干笑。

    “好了好了,你们也别管我了。”赵飞凤斜坐在椅子上,摆摆手,道:“该干嘛干嘛去吧。我记得沈小姐正要庆祝,是吧……那就继续,别耽搁了时间……”

    俨然一副主人态度。

    沈襄挑眉,弄不懂此人怎么想的。

    以不变制万变。

    沈襄决定,暂时将这个变数放在一边。

    原本流程是,介绍完沈襄,便该由沈襄介绍出冯川,和冯川一起来敲破冰块,庆祝两亿票房的好成绩。

    现在,程序照旧。

    沈襄接过话筒,请咳道:“想必大家知道我们沈氏,都是因为前段时间一部电影《疯狂的鱼缸》吧。作为亲眼见证过这部电影票房奇迹的我,非常庆幸,我们拥有一位天才的导演,也正是因为这位导演,成就了这部影片,这个奇迹,也成就了我们沈氏。接下来,就让我们欢迎《疯狂的鱼缸》导演,也是著名的两亿导演,冯川。”

    冯川微笑走上台。

    他站到沈襄身边。

    沈襄将话筒递给他。

    冯川接过话筒道:“刚刚小襄那样严肃地夸我,真是让我都有些脸红了。毕竟,我自认为这部电影还有很多改进空间。我自己也存在很多不足之处。如今取得这个成绩,多数还是运气使然。我想,我这辈子最大的运气,就是遇见了小襄,并受到她的赏识,让我能够顺利将这部电影拍出来,与大家见面。毕竟,大家都知道,这部剧本能够得到拍摄,已经是一件极为不易的事情。小襄刚刚说,是《疯狂的鱼缸》成就了沈氏,现在我想说,没有小襄,没有沈氏,就没有今天的我,没有今天的《疯狂的鱼缸》。实际上,是沈氏给了《疯狂的鱼缸》这个腾飞的机会。”

    他说着说着,看向沈襄,眼里有着泪水。

    沈襄看着他,冲他微笑。

    场下慢慢响起掌声。

    众人看着场上那对人,心中也是滋味万千。

    实际上,当时《疯狂的鱼缸》投过不少影视公司,除了把人打出去的天兴娱乐,还有不少小公司,包括场上的许多人。

    可是他们呢。

    不少人听说是天兴娱乐不要的剧本,立刻给扔出去了。还有一些,确实看过,却觉得片子题材太过冒险,不愿担风险。

    于是……就这么生生错过了。

    就在前几天,他们在办公室看到那部片子最终票房的时候,几乎没把肠子给悔青,若是当初没有那么武断,若是当初稍微肯担一点风险……

    那几乎暴利的电影……就是他们的了。

    可惜,一切都只是如果。

    就像现在,他们只能咬牙,看着台上这一对人,相互成全的故事,心里就算后悔得肝肠寸断,也不能丝毫改变事实。

    还有一些演员也是。

    当初,沈氏也是有往外找过演员的。可但凡有些名气的,都不愿接这个烫手山芋,有些甚至直接回绝,还将人讽刺一遍。

    圈里那时几乎是把这部电影当笑话看。

    还有人曾经弄过一个很无聊的赌注,说是要赌《疯狂的鱼缸》的投资商撑几天会撑不住,最高的是三个月,最低的甚至是立刻就要亏惨……

    后来,《疯狂的鱼缸》拍完了,要上映。

    那些人无聊,又开始猜票房。

    他们仍然记得当时群里的几个数据,最高也不过两千万,最低,甚至只有一百万的总票房的猜测……

    可现在。

    两千万只是人一天的票房。

    而那些参演的小演员,丁点名气都没有的,都一夜爆红,身价暴涨,成为正当红,还越过了他们。

    他们看着,能不悔吗?

    可悔有用吗?

    显然是没有的,所以,他们也只能在这里站着,巴巴看着台上两位,一面幻想着,当初要是自己接了那部片子有多好。

    哎……

    乌天炎笑吟吟走上去,打趣道:“你们俩,互夸夸就行了。可别太过了,大家还等着看庆祝呢。”

    冯川不好意思笑笑。

    两人一起走到一个水池前。

    水池中丝丝冒着寒气,中间冻着一个巨大的,龙飞凤舞的‘2亿’冰块。冰块巨大,晶莹剔透,在灯光下折出绚烂色彩。

    沈襄接过一个红缎小盒,递给冯川。

    冯川打开小盒,取出一个精致小锤。

    沈襄举起话筒,道:“现在就请我们的两亿导演,亲自敲碎这个两亿的冰块,来庆祝《疯狂的鱼缸》这部电影的票房胜利。”

    冯川嘿嘿笑笑,举起小锤,照着‘2亿’的‘2’砸下去。

    哐——

    细小声响。

    那巨大冰块从上开始出现裂缝,最后,慢慢碎掉,落在巨大水池里。或大或小冰块渐次交错,竟有种层层嶂叠嶂的错觉。

    砰……

    天空中开始发出烟花。

    众人纷纷抬头看,漆黑天幕中,炸开细小流丝,五彩缤纷,宛若一个个琉璃丝,有各式各样形状,将天空装点十分漂亮。

    砰——

    砰——

    砰——

    烟花响了十几分钟。

    直到最后一个落下,天空才恢复宁静,众人也挪开目光,纷纷开始赞叹沈襄和沈氏娱乐,还有《疯狂的鱼缸》……

    接下来,便是大家自由交际时间了。

    沈襄端了杯酒,坐到一个角落里,暗暗观察着场上一些人,并记下他们品行,和未来发展,再整理起来,交给乌天炎。

    有沈襄这个作弊器,沈氏娱乐想被人坑都不容易。

    乌天炎也坐在他身边。

    倒是冯川被围起来了,不少演员一直在试图和他搭话,想问问下部拍摄计划,找个机会。冯川看起来,被惨的,颇有些脱不开身。

    沈襄和乌天炎看着,幸灾乐祸。

    丝毫没打算去解救他。

    忽然,赵飞凤也捧着酒杯过来了,冲两人一笑,问道:“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乌天炎看了眼沈襄,见她并未有什么反应,客套礼貌,道:“闫夫人,自然是可以的,请吧。”

    说着,让出一个位置。

    “大半年不见,老乌愈发精神了。”她寒暄着,“看起来比在天兴娱乐的时候,年轻了不少。”

    乌天炎脸一僵,随即又笑道:“自然,我这一把年纪了。还能有第二次起来的机会,这辈子也算活得比一群人都精彩了,当然高兴,看起来就年轻了。”

    “是这样啊。”

    赵飞凤冲他笑笑,坐到沈襄身边。

    沈襄笑笑,打招呼:“闫夫人。”

    “沈小姐……”赵飞凤举举酒杯,算是回应,“早就听过沈小姐的名字,没想到本人这样年轻漂亮,真是让我自愧不如。”

    沈襄也不问她为什么早就知道自己名字。

    她淡淡笑笑道:“闫夫人天生丽质,保养得当,还如此迷人又魅力,又何必妄自菲薄。”

    “沈小姐很会说话。”赵飞凤眯起眼,摇晃着酒杯,“连我这个老女人,也能夸得这么有水平。”

    沈襄道:“闫夫人误会了,我不过是说实话而已。”

    “沈小姐这件事是不是说实话,我不知道。”

    赵飞凤看向沈襄,目光似刀锋般利,道:“但我有一件事很清楚,沈小姐,和我丈夫的昏迷,有不可否认的关系。”

    沈襄不惊不怒。

    她仿佛被讨论的不是自己那般,还有趣地问道:“赵夫人,何以见得?外面不是都传说闫总裁是心脏病突发吗?”

    赵飞凤冷哼:“你以为我会信那些吗?”

    “哦?”沈襄摇晃酒杯,看光线在其中折射,无数光彩璀璨:“那闫夫人,你认为,真相是什么呢?”

    “我说过……”

    赵飞凤定定盯着沈襄:“真相在你身上。”

    沈襄漫不经心道:“闫夫人,您是否太高看我了。如您所见,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女,或许我做了一些在旁人看来很成功的事,但不能否认,我今年才十五岁。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能做些什么?”

    赵飞凤神色笃定:“那天,和天阑一起在警局的,只有你和那两个警官。那两个警官,我找人查过,都没有能力把天阑弄成那样……”

    “这又说明了什么?”沈襄道,“说不定,闫先生就是突发暴病。”

    “我不信!”赵飞凤突然抬高声音,“我不信!老闫根本就没病,他是被人害得,而害他的人,就坐在我面前。”

    沈襄望向她:“既然你如此笃定,还来找我做什么?”

    “你可以报复我,就像之前设计《疯狂的鱼缸》一样,”沈襄慢悠悠道,“或者,你可以找人暗杀我,为你丈夫报仇……随你怎么样都可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过来,找我?问这些问题,难道只是为了当面对峙吗?”

    “不!当然不是!”赵飞凤疯狂叫道。

    沈襄看向她:“那闫夫人,你的目的是什么呢?或者说,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个问题似乎将她问呆了。

    赵飞凤愣愣的坐着,像一尊沉默的雕像,许久,才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抱着沈襄大腿:“求求你,求求你,我今天来,就是来求你的,求你救救老闫……”

    沈襄这回真动容了。

    她从来没想到,赵飞凤会下跪。

    她看起来那样骄傲,分明有一副极硬的脊骨,铁锤不碎,钢打不断,怎样都不能让她低头的。现如今,却在她面前跪下来。

    乌天炎忙拉她起来:“闫夫人,闫夫人,你先起来说话。”

    沈襄也忙道:“是啊是啊,起来说话,跪着成什么样子。”

    两人却拉不动她。

    赵飞凤一定要跪在地上,盯着沈襄的眼睛,近乎威胁地恳求道:“沈小姐,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不起来。我求求你了,老闫是我的命,我不能没有老闫,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他,只要你救了他,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答应,哪怕是天兴娱乐……那怕是天兴娱乐也可以……”

    沈襄定定看着她:“据我所知,天兴娱乐你们只是掌权者,但是背后却是闫家的吧。你们拿什么说可以把天兴娱乐给我……”

    “可以的,可以的。”赵飞凤急急道,“只要你肯,我让赵家出面,让赵家拿他们产业和闫家交换。父亲和哥哥那么疼我,一定会答应的。”

    “还有闫天阑的大哥和三弟……”沈襄问。

    “他们都不是问题。”赵飞凤急忙解释道,“我已经把他们都解决了。他们不会再出来招惹你了。我已经把他们彻底解决了。”

    沈襄心下一惊。

    好快的手段。

    两个难缠的亲戚,竟一朝都给解决了。

    这个女人,很不简单。

    沈襄看着她:“我救不了。”

    “为什么?”赵飞凤跪在她面前,凄婉看着她,“为什么,明明你是可以的。我知道,你一定有特殊的本领,你既然能把老闫变成那个样子,也一定能让他变回来,一定的……”

    沈襄沉默片刻,道:“我找不到救他的理由。”

    赵飞凤急了,道:“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要,我就给你,只要你说你要什么。我一定给你找到。沈小姐,我只求求你,救救我丈夫,我已经失去我儿子了,不能失去他了。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了。”

    “救他?”

    沈襄冷笑,“把他救活,然后你们夫妻想起之前的时,又会想,就是那个沈襄当初害了我们,我们一定要报复回来。然后,我给自己培养一个对手,一个敌人?闫夫人,我还没那么傻……”

    “不会的,不会的……”

    赵飞凤恳求道:“你相信我,我会劝阻老闫的。只要你肯救他,我让他不会找你的麻烦。真的,只要你能救活她。”

    沈襄看向她:“你确定你能说服他?”

    “我确定。”

    赵飞凤表情十分坚毅,“老闫对我言听计从,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违背过我的意思。只要是我说的,他一定会照搬的。”

    “还是不行。”

    沈襄道:“我有千万种方法可以得到我想要的,包括天兴娱乐。只要等闫天阑死了,或者等内部大乱,但是,我没必要冒这个险,为自己树立一个可能的劲敌。”

    “不会的,我保证。”赵飞凤恳求道,“你要你能救活他,我们立刻会搬到另一个城市,或者出国,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沈襄叹口气,道:“闫夫人,我知道你对闫先生一向情深,但是,这件事我确实无能为力,你丈夫中的是鬼面疮,只要开始,就没有救活的可能,哪怕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拿现在的情况没有办法,还请您接收现实。”

    “不可能!”

    赵飞凤疯了般吼起来,“你在说谎,你骗我的。你一定有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明明就是你把他变成那样的,你怎么会没有办法呢?”

    她这一声极高,不少人都看过来。

    堂堂天兴娱乐董事长夫人,跪在她面前,一个小辈,还是死对头,还哭成那样,这原本就极具可猜测空间,又是在这种公众场合……

    瓜田李下。

    沈襄看向乌天炎:“把她拉起来。”

    乌天炎低下身,去拉赵飞凤。

    赵飞凤自然挣扎着,死活不让乌天炎把她拉扯起来,一面还哭喊着,极其凄厉:“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了。只要三天,三天之内,老闫就必死无疑了……为什么你们都不肯救他,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要我的命,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救救老闫救救老闫……”

    沈襄暗施一把巧劲。

    赵飞凤被她直接从地上拔起来。

    赵飞凤还没来得及惊恐,有感觉颈后一痛,眼前发黑,软软晕过去了。

    沈襄将人推到乌天炎怀里,道:“把人交给天兴娱乐一起来的人吧。这人,不要再让她进来了。”

    “是。”乌天炎道。

    赵飞凤被带走了。

    沈襄向众人解释道:“闫夫人因为闫董事长的重病,心中很是焦虑,所以出现精神不正常。目前已经回去休息了。还请大家不要担心,涉及到天兴娱乐董事长夫妇的事,也请各位不要多嘴,将今天的事不要说出去。”

    众人纷纷应和。

    虽然心里不这么想,也是各有猜测。

    但,现在掌握话语权的人是沈氏娱乐,另一方又是天兴娱乐,两个都是惹不起的,他们看戏就好,还是不要参合进去了。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众人各怀心思,却只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觥筹交错,谈笑晏晏,俨然一副歌舞升平,天下大同的场景。

    酒会就在暗潮汹涌中结束了。

    ·

    第三天。

    沈襄得到消息。

    乌天炎死了。

    “终于死了。”沈襄便写作业,边道,“我还以为,他上个月就能死了的。看来,那些被他害死的人,怨念真的很深,居然把他折磨了这么久。”

    乌天炎在旁边道:“闫天阑的葬礼,我们去不去?”

    沈襄皱眉,看向乌天炎:“你怎么说?”

    “去。”乌天炎道,“最好的选择,肯定还是去。毕竟上次酒会,赵飞凤过来了。外面都在猜原因,如果这次,我们不去,怕会引得很多人议论。”

    沈襄叹道:“做生意真麻烦。”

    两人还是去了。

    闫天阑灵堂设在家里。

    中间一口乌木大棺材,头顶吊灯光线惨白,地板光可鉴人,冰冷发寒,整个室内有一股让人瑟瑟发抖的寒意。

    沈襄皱眉,走进去。

    里面都是来吊唁的人,俱是黑衣黑裤,丧服。

    因为闫天阑大哥三弟都被赵飞凤解决掉了,第二代又拎不起来。所以,全程都是赵家的人在招呼丧礼,并没有看见赵飞凤。

    沈襄站到人群里,安静如鸡。

    哀乐响起。

    气氛也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沈襄却只是跟着人一起低头,并未有半分哀戚。闫天阑只能说死有余辜,不能让她有半分怜悯或者其他的感情。

    这种人,死掉只是除害。

    不过,到底闫天阑还是有些亲友的。

    这时候,前排哭声显得格外清晰,还有一些劝着的声音。

    沈襄耳力惊人,分明听见有人在那几个哭的孩子身边劝道:“使劲哭,哭得越伤心越好,你二婶没孩子……只要你哭得越伤心,就越有可能让你二婶喜欢,认你做儿子,将来闫家的钱,都是你的……”

    这种丧事……

    全场真正为闫天阑伤心的,恐怕只有赵飞凤一个吧。

    说赵飞凤,赵飞凤就到了。

    她被人搀扶着,全身素服,漆黑窄装,人几天内暴瘦成一把骨头,眼窝都凹陷下去了,眼睛哭得像桃子,憔悴不堪,丝毫看不出之前那般刚烈,飞扬的味道。

    旁边有人劝她:“飞凤,别哭了,你哥还有你爸爸都很担心你……”

    赵飞凤不理,只是默默流泪。

    沈襄了然。

    那是赵家的人。

    赵飞凤仿佛听不到那些劝阻一样,只痴痴看着面前的大棺材,好像能透过棺材看见里面的人,眼泪簌簌而落。

    “老闫……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一个人扔下我……”

    “子青也走了,你也走了,留我一个人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你好狠的心,当初和我说好,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你怎么敢先走,你怎么忍心先走……”

    “老闫……我好想你……”

    赵飞凤嫂子一个劲劝她:“飞凤,人死不能复生,你想开一点,节哀顺变。你才四十出头呢,大把好日子等着你呢,飞凤,你不能这样钻牛角尖……你哥哥还有你爸爸都很担心你,特别是你爸爸……”

    赵飞凤只痴痴盯着那棺材。

    忽然。

    她一把挣脱嫂子的手,朝着那口乌木大棺材,炮弹般冲过去,把脑袋在上面一撞,顿时咚得一声儿响,鲜血自头上软软流下,在她惨白皮肤上,触目惊心。

    所有人都惊住了。

    赵飞凤嫂子尖叫起来:“飞凤!”

    赵飞凤歪在地上,头望着天空,痴痴道:“老闫,我来找你了。我们夫妻俩,黄泉路上不寂寞。”

    头一歪。

    眼睛闭上了。

    她死了。

    ------题外话------

    终于死了。

    我松了口气。

    赵飞凤,就是那种特别烈性,为了爱情,什么都能做的人,也不知道我写出这种感觉没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