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不说打死你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74 不说打死你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沈襄还没来得及反抗,已经被抱着跑出老远。

    那人跑得飞快,在黑暗中几闪后,便来到后院一处茅草顶小屋前,小屋又小又狭,看起来是放杂物的。小屋看着极旧了,屋顶稻草几近腐烂,摇摇欲坠,眼看年岁不久。

    那人抱着沈襄,弯腰钻进去。

    沈襄想让那人松开她。

    他可是手臂上有伤,这样单手搂住她,肯定十分吃力。况且,她和他并没有熟悉到那个程度……刚刚还可以用情势紧急来解释,现在就没必要了。

    感受到沈襄动作,那人把手一松。

    他正弯腰进屋呢,一下松手,沈襄差点摔地上。

    情急之下,沈襄只得环上他脖子。

    黑暗中,她似乎瞥见那人嘴角扬起一个微笑,怎么看怎么有几分狡猾味道。

    屋里无窗,乌漆嘛黑。

    但那人显然对此处熟悉至极,如入无人之地。三两下找到正确位置,挪开一个似乎是大竹筐东西,拉开一个铁门。

    灰尘被震起,沈襄捂住鼻子。

    那人单手抱住沈襄,似乎在解释:“下去就好了。”

    沈襄没说话。

    那人将铁门拉开,露出一个小楼梯,黑洞洞,仿佛巨兽大口。他单手搂住沈襄,往下走,下去两格后,在墙上按一下。

    灯亮了。

    他伸手,将铁门重新拉严实,恢复原状。

    两人继续下楼梯。

    借助橘黄色小灯,沈襄看见,这楼梯通着一个地下室,不大,只二三十平,灰扑扑的水泥墙面,内里空空如也。

    那人将沈襄小心放下。

    沈襄立刻看向他胳膊:“你的伤?”

    穆冉轩道:“无事。”

    “还没事。”终究是救过自己,沈襄也不好太冷脸,道,“你的衣服上全是血,小心出血过多,失血而亡。”

    穆冉轩不说话。

    “把衣服脱了。”

    穆冉轩看着沈襄。

    沈襄被他看着有些尴尬,道:“看什么看,我只是帮你包扎而已。不想死就把衣服脱了,别让我自己来动手。”

    穆冉轩顺从脱下上衣。

    “先说好……”沈襄抬头,瞪一眼穆冉轩,道,“我是因为你救了我,我才救你的。一报还一报。这茬过了,咱们还是敌人。”

    “我知道。”

    “知道就好。”沈襄小声嘟囔,“真是不怕死的。”

    师傅有教导,让沈襄随身带伤药。沈襄一直谨记,随身带着,但一直没什么用处,如今倒显出它来了。

    简单清理伤口,沈襄毫不犹豫扯下他衣裳,给他包扎好。

    沈襄看也不看穆冉轩,只是道:“你先把衣服穿好。”

    让他脱袖子而已。

    居然把上衣都给脱了。

    暴露狂。

    沈襄一面腹诽,一面忍不住瞟了眼。

    嗯。

    身材好棒。

    偏白肤色,八块腹肌、只是上面有这许多大大小小伤痕,斑驳横竖,大多颜色极淡,应当是有些年头了。

    “这些……伤?”沈襄忍不住问出声。

    穆冉轩语气平静:“小时候,早起练功,睡着了,被爷爷打的。”

    “嘶——”沈襄暗暗吃惊,“这么多,全部是你爷爷打的?”

    穆冉轩:“嗯。”

    “当时你多大?”

    “……记事起就有,记不清了。”

    沈襄说不出话。

    这该是多么严厉的家长,才能下得这等狠手。一个尚未记事的孩子,只因为练功不努力,就打成这样。

    这么多年,疤痕尚未消尽,足见当时伤势之重。

    穆冉轩平静穿上衣服。

    沈襄看着他,忽然有点心疼。

    “你……为什么要救我。”沈襄望着他的胳膊,“为了救我,你还受伤了。”

    穆冉轩沉默。

    “为什么?”沈襄再次问道。

    穆冉轩垂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对。”穆冉轩望着前方,“我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一种最直接的反应而已。”

    沈襄沉默下来。

    两人并排坐着。

    空气寂静。

    “……你不是天同教的右护法吗?”沈襄问,“今天怎么会出现在太乙观?我记得,天同教和太乙观可是有宿仇的。”

    穆冉轩不语。

    “还有——”沈襄越说越怀疑,“还有这里。这个密室,这么隐蔽的密道,我想除非是太乙观里面的人,没人会知道吧?你怎么会知道?”

    穆冉轩吐出两字:“找人。”

    “找人?”沈襄紧接着问,“找谁?找太乙观里面的人吗?”

    穆冉轩点头。

    “找谁?”

    “……我不能说。”

    沈襄看着他。

    两人僵持住。

    空气都开始紧绷。

    “你……”穆冉轩望向沈襄,“很讨厌天同教?”

    “不是讨厌,是仇恨。”沈襄纠正道,“我仇恨闫家,闫家和天同教有牵扯不开的关系,所以,我也仇恨天同教。”

    穆冉轩点头:“我也不喜欢闫家。”

    “?”

    沈襄以为她听错了,迟疑问道:“你不是天同教的人吗?为什么你会讨厌闫家?”

    “我是天同教的人,但不是闫家人。”他似乎想解释,“你看到的不一定就是真相,现在的天同教不是真正的天同教……”

    沈襄不解:“什么意思?”

    穆冉轩却怎么都不肯开口。

    见他如此坚决,沈襄知道,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便转移话题,伸出手,放到穆冉轩面前。那手指纤长,嫩葱般白,上赫然戴着一碧绿戒指。

    “这个是怎么回事?”沈襄皱眉问,“为什么取不下来?”

    穆冉轩看她。

    “这是你给我戴上的,现在你给我取下来。”

    “取不下来。”

    “什么?”

    “这戒指一旦戴上,就再取不下来。”

    “那你还给我带!”沈襄气炸了,把手伸到他面前,“戴的还是无名指。你知道带无名指什么意思吗?你……”

    穆冉轩茫然:“戴无名指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

    “不知道。”

    沈襄极度怀疑穆冉轩在撒谎,现代人哪还有不知道戒指戴在无名指意思的。她还是解释道:“无名指,只能结婚戒指戴。”

    “……结婚?”

    沈襄愕然,看穆冉轩懵懂神色:“你不会,连结婚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是成亲?”

    “嗯。”沈襄极度怀疑,这人不是装疯卖傻,就是从古代穿越而来,居然连结婚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她又想到什么,问道:“你知道……上次在我手机上留的备注‘老公’的意思吗?”

    “知道。”

    沈襄松口气,又觉得放心太早,问道:“那你说说,老公是什么意思?”

    穆冉轩茫然:“不是女性对男性的自然称呼吗?”

    沈襄:……

    这人到底怎么长大的。

    “你真的不知道?”沈襄又确认一遍,“老公是现代女性对于自己配偶的亲昵称呼,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叫的。”

    “配偶?是指妻主?”

    “妻主?”沈襄重复这个词。

    “妻主就是男性对于女性,配偶……”他说这个词时,十分陌生,“的称呼。而且只有这一种称呼。”

    沈襄皱眉。

    这人该不会真是穿越的吧。

    妻主……

    ‘妻’字就算了,还要称呼一声‘主’。主在这里应该是主人的意思吧?这两个字连起来,岂不是称呼自己妻子为主人?

    这样阶级性如此强的称呼……

    莫非这人来自母系社会?

    沈襄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面前的人了。

    “这些……”沈襄试着组织语言,“我是说,妻主这个称呼,还有它代表的意思,是谁告诉你的?”

    “爷爷。”

    一个意外的答案。

    沈襄继续问道:“平时,你的朋友,难道就没有纠正你这些观点的吗?比如说,你和别人交流,不会有障碍吗?”

    “我没有朋友。”

    穆冉轩极平静道,“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这么多话的人。”

    沈襄受宠若惊,不知所措:“……真的吗?”

    “真的。”

    沈襄忽然不知说什么好。

    这人生活基本常识匮乏到如此程度,让她产生一种莫名愧疚感,仿佛逼问他,就是在无形欺负他。

    “平时,都没有人和你说话?”

    “没有。”

    穆冉轩补充道:“他们都怕我。”

    沈襄看看他长相,虽然长得异乎寻常的帅气,但确实是异乎寻常的冷。若是这样,倒也能勉强解释。

    “而且,他们都很无聊。”穆冉轩又补充道。

    沈襄:……

    好吧。

    这种典型就是又高又冷到没朋友。

    沉默片刻后,穆冉轩先开口了。

    “你受伤了。”

    极肯定的语气。

    “受伤?”沈襄不明所以,“我没有受伤。”

    穆冉轩皱眉,显然不明白沈襄为什么否认。

    “你受伤了。”他一字一顿,极为肯定道,“你真的受伤了。”

    沈襄一脸懵。

    她受伤了?

    为什么她不知道。

    她仔细检查自己全身上下,并没有看见伤口,连最细小的擦伤都没有,全身上下完完整整,无比健康。

    “我……没有受伤啊。”

    沈襄简直哭笑不得。

    穆冉轩又皱眉:“可是……”

    他忽然朝沈襄凑过来,沈襄吓一跳,下意识往后退一步。穆冉轩似乎用力闻了闻,又极为肯定道:“你真的受伤了。”

    沈襄:……

    她真的没受伤啊。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的?”沈襄迟疑会儿,小心翼翼。

    “你的血有一股特殊味道。”穆冉轩道,“我闻得出来。”

    他想了想,补充道:“很甜。”

    沈襄默默。

    敢情,那天他来找自己讨血,说的那句,你的血很甜,还真不是调戏。人说的是实话……

    沈襄反驳道:“可现在……我又没流血……”

    等等……

    沈襄脑袋一根弦接起来,想到一个不那啥的可能……

    自己不曾留意的。

    还在流血的……

    不是那啥吧。

    天啦。

    沈襄彻底懵了。

    那边,穆冉轩还在皱眉,道:“你真的受伤了。我闻到你的血的味道。你不包扎一下吗?要是不方便,我可以帮忙。”

    沈襄:……

    该怎么向他解释。

    真是尴尬透顶。

    穆冉轩目光炯炯望着她,眼神清澈,十分平静。看着这双眼睛,沈襄打消方才怀疑这人整她的想法。

    可,若不是整她。

    这就更难解释了啊。

    “嗯,你知不知道,”沈襄睁大眼,望着他,试图给他上一节生理卫生课,“人到一定年龄,都会有正常的生理变化?”

    穆冉轩望着她,目光平静。

    沈襄继续努力:“比如,男的会出现喉结?”

    沈襄看向穆冉轩喉结。

    很好。

    很明显。

    穆冉轩点头。

    沈襄继续道:“还有,会长胡子?”

    她看向穆冉轩下巴,嗯,没胡子,不对,刮得很干净,个人卫生习惯不错,知道刮胡子,应该知道胡子的存在。

    “知道”穆冉轩道,“但这和你受伤有什么联系?”

    沈襄决定来一记大的。

    “你知道男孩子到十五六岁都会出现一种正常生理反应。”沈襄朝他脐下三寸望了望,“比如在早起或者受到刺激,比如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子的时候,又或者和别人有亲密接触的时候。或者看到什么暴露场面,你的某个器官会突然变化吗?”

    穆冉轩茫然摇头。

    沈襄吃惊问:“没有?”

    穆冉轩点头。

    “一次都没有?”沈襄不甘心地问,“这是正常人的生理反应,你不用害羞,也不用感到不好意思的。”

    穆冉轩想了想,又摇头。

    他好学地问:“为什么要害羞?”

    沈襄:……

    好吧。

    连这个问题都问出来了,这位应该是真不懂。

    既然不是撒谎……

    就是真一次没有咯。

    看这位模样,至少有二十三四岁了。

    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

    她看着穆冉轩,摇头,叹口气,颇为可惜地想,这么帅得一张脸,身材还这么好,功夫又好,简直人中龙凤,万千女孩梦中情人。

    可造化弄人,这样的人偏偏是个yw。

    上帝果真是公平的。

    穆冉轩瞥到沈襄惋惜目光,十分不解,一脸茫然:“可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受伤。”

    沈襄扶额。

    为什么还记得这茬。

    她解释无力,只得道:“你别管,我心里有数。死不了。”

    “哦。”

    出乎意料,穆冉轩并没有追问,反而十分顺从接受这个答案。

    沈襄惊呆。

    她刚才,为什么要费那么大力气,和他解释那么多东西。

    简直是吃力不讨好。

    这一番对话后,气氛更尴尬。

    沈襄和穆冉轩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尴尬盯着前方一净白墙,细而密水泥粒仿佛鱼籽,放馊阉掉那种,不起眼的颜色。

    看着看着,她眼睛忍不住打架。

    折腾到现在,都已经是第二天了。她又累又困,此刻又无聊得紧,几乎打个哈欠,就恨不得立刻倒床上睡着了。

    可这毕竟不是她一人。

    她不信任穆冉轩。

    “你说,现在几点了?”沈襄强忍住一哈欠,有一搭没一搭说话,“还有多久,我们才能从这里出去?”

    “太乙观六点有香客过来。”

    穆冉轩望着她,道:“现在最多不过两点,你还可以睡四个小时。”

    “谁说我想睡了。”沈襄瞪一眼穆冉轩,又忍不住,打个哈欠,“我才不困,我要守到明天凌晨。”

    她眼前东西出现重影。

    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见他的声音:“困就睡,我凌晨叫你。”

    他把她脑袋拨过去,枕在他肩膀上。

    “谁要你叫……”沈襄半梦半醒,嘟哝道,“哈……我才不会睡着,明天凌晨六点一到,我立刻就走……”

    剩下的,沈襄便没有记忆了。

    她一醒来,便发现自己,靠在穆冉轩身上,头枕在他肩上。而穆冉轩与之前一个姿势,似乎自始至终未曾动过。

    沈襄猛地弹起来。

    自己居然靠在这人身上睡着了。

    昨天到底发生过什么。

    “啊啊啊——”沈襄揉脑袋,却想不起任何细节。她到底经历什么,居然会就这么躺在穆冉轩肩上睡了一晚上。

    头疼的厉害。

    穆冉轩站起身,肩膀僵硬,却并未说什么,只是道:“现在应该天亮了,我们可以走了。”

    “啊?唔……”沈襄刚睡起,迷糊着,反应过来道:“好的,那我们赶快走吧。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免得夜长梦多。”

    还有昨天靠这人睡一晚的事,也必须甩到脑后。

    沈襄捏紧拳头。

    必须得忘掉。

    随穆冉轩上去,两人一路沉默。沈襄发觉体内法力运转正常,再无凝滞之感,畅快运转灵力后,心下大安。

    看来,护观大阵已经关了。

    昨晚那般狼狈,实在是太难忘。

    可偏偏有人又要提起。

    穆冉轩在前面走,平静道:“昨晚的事,你不必太介怀。你的灵力于护观大阵不属一源,受护观大阵压制严重,法力凝滞,自然会有困顿之感。”

    沈襄不开心。

    这家伙,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她简单‘哦’了一声。

    穆冉轩也不再说话。

    两人沉默上去。

    外面日色正浓,阳光灿烂到发白。久处幽室的沈襄一出来,眼睛眯了眯,才适应过来,环顾四周,并未看见他人。

    暗忖,看来小屋着实偏僻,寻常少人来。

    她转身,向穆冉轩拱手道:“昨晚,多谢你的帮忙了。现在事情已经解决,我们还是就此分开的好,否则对你对我都不好。”

    沈襄说完,转身便走。

    穆冉轩似乎想挽留,嘴唇动动,却没说出任何话,沉默看着沈襄远去。

    走出几步,沈襄终于忍不住回头,看见穆冉轩站在原地,久久未动,只是远远看着她。浓烈日光自头顶打下,将他照出一片白的颜色,五官深邃俊朗,仿佛从时尚杂志封面走出男模,闪亮夺目……

    只是。

    沈襄咬唇。

    只是,他的眼底为何总有那一抹重重沉痛,如墨深沉,沉郁凝实,阳光都穿不透那些,反而被冻得几分冷了。

    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沉痛。

    她不知道。

    她……想不想知道?

    她也不知道。

    ·

    沈襄一出门,便碰到肖帜。他看上去极狼狈,衣裳都是昨晚的,眼下有着乌青,仔细看眼角还有乌黑拳印,乌黑头发乱蓬蓬,显然没时间打理,除那张俊脸,整个一落魄犀利哥。

    “小襄——”

    肖帜一见到沈襄,激动迎上来:“小襄,你终于出来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把我吓死了。知道吗!”

    沈襄惊讶。

    “肖帜——”她问道,“你一直守在这里?”

    肖帜直勾勾看着她。

    “你这一晚上都没回去?”沈襄接着问,又注意到他脸上的伤,“你脸上的伤怎么回事,谁打的?”

    “你不出来,我怎么能放心。”

    肖帜偏头,不让沈襄看伤。

    沈襄沉下脸:“是不是太乙观那群道士打的?”

    肖帜垂头,沉默。

    “是不是,你给我说实话——”沈襄怒气冲冲,紧紧盯着肖帜眼睛,“你的伤,是不是那些道士打的?”

    肖帜动动唇,终于承认:“是。”

    “怎么回事。”

    “我昨天看你一直没出来……”肖帜道,“就一直守在门口。听说太乙观是六点开观,到了六点,我自称香客,要求进观。那些道士却不肯开门,只说要我等到七点,我不肯答应,就在外面和那些道士吵了起来。”

    沈襄看着他。

    “后来,那些道士估计是嫌我太吵了。”肖帜慢慢道,“就要我闭嘴,否则就把我赶走。我没闭嘴,也没走。他们就一群人冲出来,把我打了一顿,让我不许在门口吵闹……”

    “那你现在还站在这里?”

    “你没出来。我怎么能离开。”肖帜骄傲小公鸡般,梗起脖子,“再说了,小爷也不是弱鸡,和那群道士打架,他们也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刚才那群道士就被我打伤了四五个呢……我才眼睛上这点伤,说起来还是我占便宜……”

    沈襄声音放柔:“肖帜……”

    “嗯?”肖帜垂头,看沈襄。

    “你没有必要这样的……”沈襄语气艰难,缓缓道,“你是知道,我能保护自己的。你这样……”

    “小襄……”

    肖帜打断她,露出微笑。那笑容在眼光下,无比璀璨耀眼。他眼神又黑又亮,像星星落进其中,让人忍不住沉溺。

    “我知道,你很强。我也知道,你是天师,你能预知很多事。你有法力,和普通人不一样。但是,这些都和我想要保护你无关。”

    “……肖帜。”

    “小襄,我想保护你。和你是否强大无关,和你是什么身份无关,和你的心意无关。它只和我相关……”

    肖帜指向胸口,慢慢道:“和我的心相关。所以,你没必要有压力。所有我做的这些,都是我想做的。也只是我想做的,与你无关……”

    “你懂吗?小襄?”

    “肖帜……”

    沈襄看着他,喉管似被堵住,发不出声音。

    “走吧。”肖帜转身,拉起沈襄的手,“你出来就好。我昨天可吓坏了。那道士还被我放在宾馆里,得赶紧过去看看,可不能让人跑了。”

    “肖帜……”

    沈襄停下脚步。

    “怎么了?小襄。”

    肖帜回头看她,逆着光,五官清晰而鲜明,眸子里汪出一滩水,明亮耀眼。他五官本就漂亮,此刻又仿佛被打上一层柔光,朦胧模糊,却异常温柔,眉目如画。

    “等等……”

    沈襄抬起头,“咱们不能就这么走了。”

    肖帜不解看着她。

    “看我的。”

    沈襄取出一张黄符,捏在指尖,闭目默念一段决。片刻后,猛地睁开眼,把符往地上猛地一拍,地上震起金光,气波如旋冲起,将沈襄额前头发震起,露出一张白净秀美脸庞。

    “好了。”

    沈襄看着那黄符,搬块小石头,压在黄符上。石头大,黄符小,若把石头搬开,根本看不出石头下黄符。

    “小襄,你这是在做什么?”肖帜凑上前。

    “给那些臭道士一点教训。”沈襄拍拍手,满意道,“打了我的人,就得付出点代价。今天他们可都别想出门了。”

    “这是?”

    “这个符招小鬼。等有人出来时候,小鬼就会就会出来,拉他们的脚,让他们摔一个大跟头。”

    肖帜哭笑不得:“小襄……”

    “可别小看这道符。”沈襄白他一眼,道,“这个符,至少可以让他们观里的人,三天之内绝对没人出的去。”

    “可是,那些路过的人……”

    “放心。小鬼只喜欢有灵力的修士。”沈襄道,“他们不会去戏弄普通人的。所以,来上香的香客都不会有事……只有那些道士……”

    肖帜愣神,摇摇头。

    他有些担心:“不是说太乙观有护观大阵的吗?你在他们观门口动手脚,会不会遭到阵法反噬?”

    “不会的。”沈襄盯着门口方向,解释道,“护观大阵除非有人故意驱动,平时都只是被动防御状态,根本发现不了不是主动发起的攻击。”

    沈襄露出狡猾笑容:“况且,你没发现,我埋得位置,距离正大门至少有十米远吗?”

    肖帜一瞧。

    还真是。

    他哭笑不得。

    “有人出来了。”沈襄扯扯肖帜袖子。两人一齐躲到墙角处,掩住身形,道,“这个道士刚刚打你了吗?”

    肖帜探头瞅瞅,肯定道:“打了。”

    “好嘞。”沈襄露出微笑,十分狡猾,“你看好咯,看我怎么把他打得一点一点加倍还回来!”

    话音未落地。

    嘭呲——

    那道士剔着牙,大摇大摆出来。本来走得好好的,平平脚下一滑,身体失衡,往前一仆,生生砸在地上,震起一大团灰尘。

    半分钟后,那道士才反应过来:“哎呦,我的老腰。要断了,要断了。痛死了,好生生走着,怎么就摔了一跤呢。”

    他慢吞吞爬起来。

    又是一步向前。

    扑通——

    灰尘四溅。

    地上淋漓出斑驳血迹。

    “我的牙,我的牙……”那道士捂着嘴巴,含糊不清道,“我的牙断了,我的牙摔断了。今天怎么这么晦气……”

    他躺地上哎呦哎呦叫半天。

    并没有人搭理他。

    那道士又只得艰难爬起,谁知,刚撑起半边身子,哧溜一声,脚底又是一空,整个人直接摊饼似的摊在地上。

    这一回,他没叫唤。

    因为已经砸晕过去了。

    ……

    后来观里又有出门的,看见这人惨样,想上前扶他,却一不提防,整个人向前扑出去,硬生生落在前一个道士身上。

    落地时……

    肖帜似乎听见前一个道士的哀嚎。

    “这这这……”肖帜准确来说,还是头一次接触如此反科学事件,震惊得说不出来,“这也太……”

    沈襄冲他笑笑:“放心吧,死不了人的。这些道士都是有灵力的,皮厚着呢,尽管让他们多摔几次。”

    肖帜默默给道士们点根蜡。

    出掉这口气,沈襄心情显然好许多,对肖帜道:“走吧,咱们去看看昨天让咱们费那么大工夫弄出来的道士。今天,要好好扒一扒他的皮。”

    两人到小旅馆里。

    道士被随意扔在地上,昏睡不醒。

    沈襄也不客气,在他额上点一下,直接用法力唤醒他,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望他,目光冷凝。

    道士悠悠转醒。

    “你是谁?”

    “为什么要抓我?”

    “我是太乙观的人,你们这样随意抓人,就不怕我师父他们知道,过来报复吗?快把我放了,我兴许还会替你说好话。”

    那道士嚷嚷个不停。

    “不知死活。”沈襄踢他一脚,抱胸看他,冷笑,“你是选择现在闭嘴,还是我让你闭嘴。”

    那道士不说话了。

    沈襄拉把椅子,悠闲坐在他面前:“你是太乙观道士?”

    “……是。”

    极屈辱的声音。

    “你知道天同教吗?”沈襄紧紧盯着道士表情,果然见他面颊肌肉不自然一缩,眼神极快往四周扫过一圈。

    他心虚。

    “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尽管嘴硬。”沈襄挑眉,并未发怒,而是笑眯眯的,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危险,“你可以看看,你旁边站的人是谁。”

    那道士颤抖,扭头看旁边。

    这一看,他吓得失声叫出来:“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肖帜冷冷看他:“黎道士,自从妈妈去世,咱们也有七八年没见了。现在见到我,很惊讶吗?”

    黎道士强作镇静:“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装,你给我装。”肖帜冲上来,踢在他肚子上,接着又是一拳,一拳一脚,近乎疯狂殴打着。

    “不认识我,不认识我就害死了我妈妈,不认识我就害得我家破人亡,从小没了妈妈,不认识我就让我家破裂,我妈妈死于非命……”

    重重一拳,黎道士吐出一口鲜血。

    “不认识我,我就让你好好认识认识我。”

    “不要打了……”

    “我让你好好认识认识我……”

    “别打了……”

    ……

    黎道士是修道之人,*强横,却依旧被肖帜打得如虾般蜷缩,口吐鲜血,不断求饶,足见肖帜下手之重。

    沈襄站在旁边,静静看着。

    这口气……

    肖帜压在心里七八年了。

    如今能让他发泄出来……也好。

    终于,肖帜气喘吁吁停下来。

    黎道士死鱼般躺着,蓝灰衣襟上被染成暗红,脸色惨白,上上下下布满脚印,连动弹力气都没有。

    他喃喃自语着。

    “这不可能,不可能。你不可能还记得我的。这绝对不可能,你应该早就不记得这些的,就像你姐姐和你爸爸一样……”

    肖帜高高看他:“现在,你认识我了吗?”

    黎道士挪动眼珠,看向肖帜。

    肖帜又是一脚上去:“说话,你到底认不认识。”

    那道士吃痛,倒吸冷气,答应着。

    “……认识你……我知道你,你是江城肖家的孩子,你妈妈是章成立。我都记得的……我都记得的……”

    “亏你还记得我妈。”

    肖帜踩上他的脸:“你说,天同教是什么组织?你们怎么找上我妈妈的,为什么要找我妈妈?还有,为什么妈妈时候,所有人都不记得妈妈了?”

    那道士缓缓蠕动双唇。

    他声音很小,但能听清:“我不知道……我不负责发展教众,只负责传道。我被通知去给你妈妈传道时,你妈妈已经是天同教教众了……”

    “还有呢?”肖帜强忍怒气,问道。

    “还有还有……”他剧烈咳嗽两声,身体蜷缩起来,半晌才慢慢说道,“至于,所有人都不记得你妈妈是因为……你们被抹去了记忆……”

    肖帜和沈襄对视一眼。

    抹去记忆……

    这是怎样功力才能做到。

    “你别想忽悠我。”肖帜怒声道,“那么多人,所有见过妈妈的人,怎么可能都被同时抹去记忆!还有妈妈的户口,身份证……”

    “我……不知道。”

    黎道士慢慢道。

    肖帜用力踩踏他的脸。

    “不要、不要……”黎道士哀嚎,痛苦挪动身子,“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些都有专人去办,我只知道这些人是被抹去记忆……但具体怎么被抹去,谁动的手脚……我都不知道……”

    “那户口呢?身份证呢?”

    “咳咳——”黎道士嘴角慢慢溢出鲜血,小声道,“这个也有专门部门负责……我只隐约听过……zf高层里有天同教的人……”

    嘶——

    肖帜和沈襄倒吸口冷气。

    如果,黎道士说得是真的。

    zf高层有天同教的人。

    那该是多高级别,才能如此高效,如此迅速,如此干干净净将一个人存在痕迹彻底抹掉,丝毫不留……

    细思极恐。

    两人都后背发凉。

    若真是如此……

    这件事,他们现在就完全不能碰。

    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两人一致略过这个问题。

    “天同教到底是什么样的宗教?”一直沉默的沈襄忽然开口,问道,“闫家是什么时候创立天同教的?”

    黎道士猛地摇头,嘴唇咬得死紧。

    “快说……”肖帜踢他一脚,恶狠狠威胁着,“我们再问你问题,信不信,我再一脚踢过去的。”

    黎道士却咬紧不说话。

    肖帜一连踢上好几脚。

    黎道士痛得吐血,白眼直翻,却始终不肯吐口。被打的急了,他只是蜷缩起来,护住头,嗬嗬道:“……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你说不说!”肖帜气急败坏,“信不信我直接在这里把你打死的。”

    那人却闭上眼,蜷缩起来,摆明不肯合作。

    “我不能说……”

    肖帜气急,又要踢他。

    “肖帜,你先等等。”沈襄拦住肖帜,道,“让我来看看,看能不能让他吐口。”

    肖帜顺从退后。

    沈襄走上前,蹲在黎道士面前,笑眯眯的,俨然一漂亮单纯小丫头,丝毫看不出危险性。可黎道士却剧烈蠕动,拼命往后挪。

    “别怕。”

    沈襄笑着说道:“我又不会吃了你。”

    那道士剧烈摇头,不住往后缩。

    “如果我没猜错。”沈襄笑眯眯道,“你应该中的是禁口咒吧。有关于这个天同教和闫家的一切都不能说,否则,将会直接暴毙……”

    “对不对?”

    黎道士惊恐看她。

    沈襄摊摊手,露出‘我就是这么聪明,怎么办’的表情。

    她乖巧笑笑,又贴到黎道士耳边,轻声道:“禁口咒的后果,只是让你直接暴毙。可我这里有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东西,你想试试嘛?”

    “比如……”

    她伸出手,手心躺一小瓷瓶:“蚀骨水?”

    “嗬嗬嗬嗬——不要——”

    黎道士满目满脸俱是惊恐,仿佛看见洪水猛兽,一面摇头,一面不断蜷缩后退,整个人几乎缩成一个圆。

    “不要——”

    “不要?”沈襄站起身,居高临下看他,“不要就给我乖乖说。”

    忽然,她又笑了,乖巧天真:“其实,除了蚀骨水,我这里还有一瓶万蚁噬心丹,里面应该还有,唔,七颗八颗……一个小时给你喂一颗,足够你吃一天呢。”

    “……你期待吗?”

    “我说……”黎道士哭出声来,抱着头,身体抖成筛糠,“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沈襄站起身,满意拍拍手。

    “闫家……不是天同教创始人,最开始闫家只是天同教一个家族之一……”黎道士白眼珠定定,仿若石化,木然道,“天同教创始于明末清初,是一个叫做……”

    他忽然剧烈颤抖,双眼翻白。

    半分钟后。

    他头软软一歪。

    死了。

    ------题外话------

    解释几点:1、穆冉轩不是穿越的

    2、穆冉轩不是来自母系社会

    3、穆冉轩不是yw

    4、穆冉轩超级纯情,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嗯。

    有小天使问沈襄上学的事。

    沈襄按照时间轴应该是上学了,但是并没有大事发生,所以,没有写到那里。

    既然大家想看,我会尽快写。

    嗯。

    要赵飞凤领盒饭后。

    放心。

    马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