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英雄救美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73 英雄救美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这……”肖帜声音明显一滞,呼吸急促,“不会这么巧吧,没有这么巧吧。虽然那个道士确实是往这边跑得,但是……”

    他拎起那件衣服。

    这是一件灰蓝色道袍,被脏兮兮汁水染出一块块深痕,手肘地方被磨破,落出斑斑血迹,暗沉的红色。

    “这是他的衣服,我认得。”他几乎脱口而出。

    “肖帜,你确定吗?”

    “我确定。”肖帜极其肯定道,“这件衣服手肘磨破了,有一道血迹,这是,我刚刚刚追那个道士时,他慌忙逃窜,在地上摔得。我认得,这是他自己摔得,就摔在肘子上。”

    沈襄深吸口气。

    “这么说……这件衣服真的是那个道士留下来的。”

    肖帜眼底又开始燃起火花,看向沈襄:“小襄……这衣服上有那个道士的血迹……”

    沈襄知道,他是不会放弃的。

    找到这件衣服后,更不可能。

    “让我试试吧。”沈襄呼口气,道,“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否则中间被打扰,施法就没有效果了。”

    “嗯。”

    声音明显振奋了。

    沈襄在心里叹口气,这件事已经在肖帜心里成了心结,不解决,恐怕以后肖帜一辈子都得在其阴影下度过。

    “走吧。”

    她在前面领头,肖帜拎着衣服跟着。

    两人找了个隐蔽无人的小巷,四周查探,肖帜在巷子门口守着,沈襄开始施法查探,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小襄极狭,两边皆是高大围墙。

    沈襄取出符咒,夹于两指间,双目紧阖,喃喃念经。片刻后,指向那衣裳,厉声喝道:“燃——”

    衣裳腾地一声自燃起来。

    灼灼火焰燃烧。

    沈襄轻斥一声,黄符飞出,宛若一条游龙,绕火端旋转三圈,忽然猛地绷直身子,朝着一个方向飞出去。

    “跟着它。”

    沈襄忙跟上,到巷口,拍拍肖帜肩膀。

    肖帜也连忙跟上。

    “这是追踪符。”沈襄边走边道,“如果有你想要找的人的血迹、头发、贴身衣物,或者其他沾染上那人气息的东西,就可以利用这个找到那人。”

    肖帜低低道:“太好了。”

    “不过。”沈襄补充道,“如果对方是修道中人,本身在天机之外,又有自身气息护体,会影响寻找结果,所以也只能找出一个大概位置……不能直接找到那人。你最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我知道的。”

    肖帜低声道,“能找到一个大概位置已经很不错了。”

    黄符在黑夜中悬浮,急速移动,带着两人在城里绕了许久,约莫半个小时后,几人终于来到一个道馆前。

    符纸停在道观门口,来回打转,片刻后,凝滞半空,不动了。

    “这里是个道观,里面有许多修道之人。”沈襄收起符咒,道,“这道观又屏障,追踪符进不去,只有破开这屏障,追踪符才能找到人。”

    肖帜嗯了一声。

    两人同时抬头看向道观。

    这是个香火鼎盛的道观。

    灰墙红瓦,房屋高大,屋檐高飞,正中一圆拱门,旁漆着黑色门框,头顶一红漆金框牌匾,上书三字。

    太乙观。

    “太乙观……”沈襄喃喃道,“我似乎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道观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我记错了……”

    “是吗?”

    “到底是谁呢?”沈襄皱眉,努力思索,“我肯定记得,我在那里听过这个名字的。或者说,我身边的人和这里有联系……”

    “想不起来就不想了,没事的。”

    “……好吧。”沈襄无奈,只得放弃,“每次都是这样,到了着急得时候,就想不起来,明明到口的名字,偏偏想不起来。”

    “在心理学上,这叫做舌尖效应,是大脑对记忆内容短时抑制造成的,所有人都会有经历的,比如在某个时候,突然忘掉一个很熟悉的同学的名字,名字到嘴边了,就是想不起来……人人都会经历的,过一会儿就好了。”肖帜道。

    “咦……”沈襄诧异看向他,“没想到,你还学过心理学?”

    肖帜随意笑笑道:“我爸爸一直怀疑我是得了妄想症,把我送到心里医生那里治疗了两年多,我这些都是在心里医生那里听到的。”

    沈襄沉默了。

    “没事的……”肖帜见沈襄沉默,摸摸她脑袋,道,“我都习惯了,而且那心里医生对我挺好的,每天也就陪我聊天而已,见我没什么起色,就把我又送回去了。”

    沈襄也只能苍白附和:“嗯……都过去了就好。”

    “这个道观……”肖帜转移话题,指着面前的道观,道,“我们该怎么办。现在道观肯定关闭了,可若是等到明天,又怕那道士跑了……”

    “夜闯!”

    沈襄抬头盯着他。

    “啊?”

    沈襄表情坚定,露出坚毅的笑:“咱们,夜闯进去!”

    ·

    太乙观院墙极高,约莫四米多。灰色的墙,黑色的突出的盖帽儿一般地檐,扑扑的延展出一大片,犯旧的黄斑驳着,却又光光的让人连攀爬的支点都没有。

    两人找了半小时,才找到一支愣的歪脖子树。

    肖帜表情一言难尽。

    “这棵树……太矮了些吧。”

    “凑合着吧。”沈襄挽起袖管,道,“咱们可没时间在绕着这道观转了,半天也就看见这一棵树,只能从这进去了。”

    肖帜也无话可说。

    与白月光同色的粗壮树干,枝叶算得上繁茂,郁郁葱葱一大团,伞一般翁蓊散开,油绿过头的色彩,算得上好爬,唯独只矮了些,恐怕不好攀上院墙高沿。

    “来,我先过去,再拉你过去。”

    肖帜费力蹬上歪脖子树,朝下面沈襄喊话道,“你你一个女孩子,这么高的院墙,肯定不好翻过去,慢点,等我拉你……”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

    “那怎么行,可是我把你拉出来了,怎么能不好好照顾……”

    一句话还卡在喉管里。

    肖帜便瞪圆了眼,看见沈襄足尖一点,在地上助跑几步,蹬蹬瞪在院墙上点几下,人已轻盈飞到院墙那边去了,落地后,抬起头,朝肖帜粲然一笑。那笑、那笑……肖帜脑袋轰的一声,像被黑又沉的锤子,狠狠砸了一下,余波久久不散。

    那场景……

    他不会忘记那场景,她头发微微飞起,在大而白的月盘上划过一道鸿影,衣袂翩跹,乌发飞扬,回眸翩然一笑,那黑枣核般的眼里,眸中一点银炸开,亮过月色……

    肖帜呆住了。

    那一瞬间……

    他仿佛看见,神妃仙子从天而降。

    不可方物。

    他下意识屏住呼吸,生怕一动,那天仙似的人儿,就在那夜风里,乘风去了……这等人物,几时人间有。

    沈襄却不知肖帜心理。

    她站稳后,从还在树上肖帜笑笑,见他不动,便道:“肖帜,你怎么了?怎么站树上还能呆住,当心从树上掉下去……”

    话音未落。

    哐——一声,对面传来重响,而树上肖帜已不见踪影。

    沈襄先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

    “肖帜……”沈襄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你居然,从树上跌下去了,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怎么能就从树上摔下去了呢……”

    肖帜无奈看她笑。

    事情都过十几分钟了,她笑就没停过。

    肖帜也觉得丢脸。

    他原本是准备攀着树干,就往上爬,一只脚已抬起来,就在那时,看见沈襄的笑,怔了神,结果!一时不查,另一只脚就从树上滑下去了。

    摔下去时,他清楚感受到大地都震颤了。

    太丢脸了。

    沈襄还在笑,眼泪都快出来了。

    “喂,你自己能过去……”肖帜只得转移话题,问道,“怎么还要找歪脖子树,直接带我爬过去不行吗?”

    沈襄边笑边道:“我修炼体质才不足三月,功力不够。院墙太高,我自己过去还行,带你一个,就太重了。我怕飞到一半,就把你摔下去了……”

    “哈哈,摔下去了……”

    肖帜捂脸。

    为什么总是绕不过那个圈!

    道观的屏障是用来挡符咒,不挡人的。两人轻巧进来,又燃起符咒,任由符咒转一圈后,朝一个方向过去。

    沈襄二人跟上。

    他们进来处似乎在后院,许多厢房渐次而立,从小小木窗看进去,一排排人随着,这里应当是道观中,道士们休息的厢房。

    符咒顺着厢房窗户慢慢飞过。

    到前面,房子间隙大些,屋檐也高许多,一间里头似乎只住着一两个人,屋舍安静,这里应当是地位较高道士的寝房了。

    符咒停在两间寝房窗户中央,定住了。

    沈襄彻底收了符咒:“那人修为应当不弱,气息干扰厉害,只能找到这里。你要找的人,应该就在这两个厢房里面了。”

    肖帜深深吐出一口气。

    “现在……”沈襄望向肖帜,“你打算怎么办?这两间厢房,不知道那间是那个道士的,所以,我们先去哪一间看看。”

    “这两个选择有区别吗?”

    “有。”沈襄沉沉吐出一口气,“这种百年大观,里面都有阵法,对非本观天师法力有压制。我的隐身咒,到这里,能够支持的时间,只有原来的一半。”

    “……一半是多久?”

    “两分半。”

    “而且,能住在这里的人都是这个道观里面,实力最高的一批人。只有两分半钟,能够有把握全身而退查看的房间,只有一个。”

    “……所以,你让我选先去哪个房间?”

    “嗯。”

    肖帜紧紧咬唇,手捏紧。

    沈襄拿出一枚硬币:“……我们扔硬币吧。正面左,背面右。”

    “等等……”肖帜抬起头,望着沈襄,“我来扔。这个决定我来做,到时候若是找不到,或者出了什么意外,这个责任我背。”

    他看着沈襄:“你已经帮我很多了,不能让你再背责任。”

    沈襄神色有些震动。

    肖帜一把夺过硬币,往天上一扔,硬币便翻滚着飞起来,小小的,圆圆的,飞到顶高地方,被月光照出一面亮,银银到发白的光。

    叮铃铃——

    硬币落地了。

    正面。

    “左边的房间。”肖帜弯腰拾起硬币,放进兜里,指腹触到凹凸不平花纹,似乎还可以从上面感受到那人的温度。

    他重重一出气:“咱们走吧。”

    ·

    沈襄没说错。

    这里对隐身符压制十分厉害,她将隐身符催动后,其中灵力比平时运转快一倍多,按照这速度,不知这隐身符能否坚持两分半。

    “走。”

    沈襄一招手,轻声道。

    肖帜悄然跟上。

    他们要用衣服裹住门栓,轻手轻脚开门,悄无声息走进去,像两只夜行的猫,落地无声,半分不露痕迹。

    房间不大,内里摆设极为空旷。一桌一椅一凳,上有一套白瓷茶具,白而淡月光下反照出一点光,靠墙是一张木床,除此在外,别无他物。

    床上是蓝灰被褥,整整齐齐,显然并没有人在此入睡。

    沈襄和肖帜对视一眼。

    没人?

    “去下一间?”沈襄转头,冲肖帜作一个口型,“这件应该是没人,去下一间看看吧。”

    肖帜点头。

    两人悄声从屋里退出去。

    临关门,沈襄站在门口,忽然有些不安,往屋里看上一眼,借一窗月光来看,床上依旧干干净净,床单直拖到地上,掩住底下场景,看不出分毫有人入睡痕迹。

    那……

    为什么追踪符会停在两房之间呢?

    她轻轻关上门。

    “走吧。”沈襄走到另一间房门口,利落道,“我们得加快时间了。现在,隐身符剩下的时间不足一分钟了,再次驱动符咒还需时间,也会打草惊蛇。”

    肖帜沉沉点头。

    两人又推开另一道门。

    这间屋同上一间一般大小,同样摆设,只是墙上挂在一把红穗长剑,桌上摆着摊开的纱布,酒精,已经带血的内衫。

    两人看见那血衣,眼神俱是一震。

    他们立刻看向床上。

    床上坐着一中年男子,正在看书,四十余岁,团团脸,肉特别多,因此脸显得也白的很,眉毛下压,一股凶狠相。

    居然也没睡。

    那人并未注意到他们,只是咦了一声。

    “奇怪,今天风怎么这样大,把门都吹开了。”

    肖帜呼吸急促起来。

    “是他,就是他。他化成灰,我都能认得他。就是他,我不会认错的,就是这个道士,我终于找到他了!”

    他几乎要朝床上扑过去。

    沈襄紧紧拉住他:“别轻举妄动,他是修道之人。你上去只会白白受伤,我去,你在旁边看着人。”

    肖帜徐徐吐出一口气,往后退一步。

    沈襄走上前,喃喃自语片刻,一指按在那人眉心上,那人似乎挣扎片刻,立刻没了动静,死板躺着。

    “走……没时间了。”

    沈襄将人一把扛起,飞快往外走。

    肖帜飞快跟上。

    就在此时。

    静极了的夜晚,忽然响起急促脚步声,听声音,来人就在门外,并且很快就能到这间屋子门口来。

    “有人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惧看见其中惊讶。

    这么晚了。

    会是谁。

    沈襄一面祈祷来人不是朝这间房子走进来,一面将小心翼翼带着肖帜,背上道士,转向窗户方向。

    若是有人来……

    只能先跳窗了。

    咚咚咚——

    脚步声愈来愈近。

    两人一面慢慢移动,不敢弄出任何声响,一面提心吊胆,担心外面的人听见声响,会一下子冲进门来。

    事违人愿。

    脚步声最终停在门口。

    咚咚咚——

    有人敲门。

    “师弟,你睡了吗?”

    此时两人刚巧挪到窗边,好险没有直接出去,否则肯定被那道士逮个正着,到那时,惊动的人可就太多了。

    肖帜背都僵直了。

    沈襄一听这声音,汗毛就立起来。

    她之前一直觉得这道观名字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其中究竟。但……一听这声音,她脑内灵光一闪,一个名字从舌尖弹出。

    陈一达。

    那次在地下室,和她一起被关在地牢里的道士。

    他是太乙观道士。

    两人后来又在林正强那奇异消失的好友,刘伟病房遇见过一次。那时,陈一达说他是路见怨气,前来超度……

    现在,她又遇上他了。

    真是太巧了。

    巧得让她有些心悸。

    陈一达还在敲门。

    笃笃笃——

    “师弟,听说你今天受伤了,我过来看看你,你睡了吗?”

    一片寂静。

    “师弟,我推门进去了。”

    就在此时,沈襄将窗户推开,一把将肖帜推出去,道:“趁他进来的时候,你赶紧先走,隐身符时间不多了,快。”

    肖帜拉住窗棂,不肯走:“那你怎么办?”

    沈襄向门口看一眼,见陈一达已经一只脚已经快迈进来了,猛地将肖帜一推,道:“我自己可以脱身,你先走。待会在歪脖子树下面等我,我们再回合。”

    这一把用了十足十的力道。

    肖帜被彻底推开。

    门外重物落地,咚得响了一声。

    沈襄瞟了眼门口,见陈一达似乎被那声音吸引,往门外瞧了眼,并未直接进来,身子正好卡在门口。

    不能让他发现屋里没人。

    更重要的是。

    隐身符只剩五十秒了。

    五十秒!

    怎么办?

    怎么办!

    陈一达是认得她的,若是和他正面遇上,自己是有口说不清。

    而且……

    会惊动许多人。

    沈襄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脑袋转的飞快,在屋里各个角落仔细打量,寻找能够暂时隐蔽自己的场所。

    忽然,她瞥见了床上整整齐齐的棉被。

    ……

    陈一达似乎听见走廊上有点动静,像什么东西砸下来了。他怀疑似的瞥了几眼,却并没有看到什么,便挪开目光。

    还是先去看看师弟吧。

    他推门而入。

    室内干净而空旷,一如既往。

    桌上随意放着师弟的血衣,纱布,酒精。他又看向床上,棉被厚实,拱起一大团,小山丘般起伏着。

    陈一达皱眉。

    师弟今天怎么睡得这样早。

    不是和他说过……

    他走上前,要将棉被掀开:“师弟,你今天怎么睡得这样早,我不是与你说过吗?今日……晚些睡,今晚总部有重要的人要来,我们要一起去见他的……”

    走到一半,他忽然停下。

    有些不对劲。

    背后似乎有别的气息。

    难道房间里有别人?

    他猛地回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笑笑,摇摇头。

    大概是错觉吧。

    就在他回头那一刹——

    沈襄深深呼出一口气,微弱灯光下,忽然露出一个摇曳灯影,长条形,身量窈窕,看模样是个女孩,手里举起一个,砖头。

    就在那一秒前,隐身咒失效了。

    就差那么一秒。

    辛亏晚了那么一秒。

    陈一达走到床边,又唤了声:“师弟,师弟?你真的睡着了么?”

    半天毫无响动。

    他嘟哝:“怎么睡得这样熟。”

    一面走上前,掀开盖得严严实实的被子。忽的,他的眼睛骤然放大,难以置信于愤怒交织,将那被子摔在地上。

    那被下唯有一大白枕。

    哪有半分人影。

    陈一达愤怒将枕头扫下床,气冲冲往外走。到底是谁,简直如此胆大包天,该直接冲到太乙观来抢人。

    该死……

    等我把人捉……

    一条幽灵般油滑影子自黑暗间浮现,举起手中所持之物,方方正正,黑黢黢,照着陈一达的头,狠狠砸下去了。

    咚——

    陈一达眼前一黑,应声而倒。 沈襄收起砖头,转身走了。

    对不住了。

    你还是先睡几个小时吧。

    也是天确实不遂沈襄,没过多久,正好有人起夜,迷迷糊糊间,回房间时走错了,开门,一脚就踢上陈一达的尸体,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定睛看清脚下之物后,当即吓呆。

    “……啊啊啊,有刺客闯观啦……”

    寺庙因这一声,彻底醒来,灯光渐次亮起,许多道士半夜披衣,起床查看,见到陈一达后,皆倒吸一口冷气。

    “追!”

    “必须得追!”

    “要查出凶手,给陈师兄一个交代”

    一场大搜查,就这么开始了。

    而此时。

    沈襄刚赶到歪脖子树下。

    庆幸的是。

    今天沈襄没迷路。

    她远远就看见肖帜站在墙边,翘首张望,不停踱步,树下那清隽少年,肤白清秀,五官俊朗,在月下拖出长影,实在赏心悦目得紧。

    见沈襄过来,他立刻迎上来。

    “怎么才过来,怎么样,你受伤没?”

    “没有,你别总把我当小孩子。”

    肖帜翻出一白眼:“就你这么任性,还不是小孩子呢。”

    沈襄讪讪然,摸鼻子。

    “那个道士呢?”沈襄往四周望望,见那人躺在地上,毫无声息,道“待会怎么把他运出去,这墙太高了……”

    肖帜也皱眉:“……只能我们俩一起试试看了。”

    “试试看吧。”沈襄也皱眉道,“这太乙观阵法压制太厉害了,我的灵力被压制到平时的一半,否则,可以直接将他提起来,也可以省些力。”

    肖帜望望围墙:“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先把人运出去吧。”

    两人便开始搬这个人。

    “小襄,你在这边把他举起来,我到歪脖子树上去接他。这人看着有些沉,你要小心点,别一时没注意,伤着自己。”

    “我知道的。”

    “真沉……这道士至少有一百五十斤。”

    “恐怕不止,实在太沉了,肯定有两百斤。”

    “你说,他要是砸下来,会不会……”

    “……肖帜,你可以不那么乌鸦嘴的。”

    ……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那个道士总算被两人给弄过去,从歪脖子树下去,扔到那边的草地上,暂时搁放着了。

    沈襄站在地上。

    肖帜攀在树上。

    两人相视一笑,俱是无奈。

    “咦……”肖帜站得高,看得远,抬头望了眼,问道,“小襄,你回头看看,是不是有点不对劲,我怎么看着太乙观里面的房子都亮了。现在还没到天亮的时候吧,不会这么早就起床吧。”

    沈襄闻言,立即感觉不妙。

    果然,一回头,黑沉沉夜幕上,隐约可见亮起的屋舍。

    “他们……不是起床。”沈襄感官超越常人,看到听到远比肖帜多,沉沉道,“是抓贼。我们应该被发现了。”

    肖帜低头看她:“被……发现了?”

    “快——”沈襄立刻道,“趁他们还没找到这边,先下树,把人背着,赶紧离开这里。要快,一定要快。”

    肖帜明白事情轻重,立刻下去。

    沈襄也欲极快飞身过去。

    谁知……

    沈襄发现,她出不去了。

    从院墙外面,整个升起一巨型透明罩子般隔膜,像锅盖一样,从上至下,将整个太乙观盖住,隔绝任何人出去可能。

    沈襄撞上那屏障,咚一声,重重摔下来。那罩子上似乎还布了法阵,对于非属本观的天师有极强攻击性。

    沈襄如遭电击,摔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那边。

    肖帜还在喊:“小襄,你怎么还没过来?”

    沈襄没来得及回答。

    “小襄,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肖帜声音焦急,“等我,我过去看看。”

    咚……

    又是一声儿重响。

    “这是什么东西。”肖帜惊恐道,“我为什么进不去了。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像玻璃罩子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沈襄咬牙,忍住痛苦。

    “肖帜,你快先走。”

    “小襄,这是怎么回事?你的声音不对,是不是受伤了?该死的,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碰都碰不到,又过不来。”

    沈襄慢慢找回自己声音:“应该是阵法,太乙观的人把阵法启动了,现在所有的人都被困在太乙观里,进不来也出不去。你既然出去了,就快先走,赶快离开这里。”

    “那你怎么办?”

    “我不要紧的。只要你把人带走了,他们找不到人,就没办法定我的罪。况且,我和太乙观的人还有旧识,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沈襄厉声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你,你赶快先走,把人带走。不要被人捉住,这才是最重要的。”

    那边没声音了。

    半晌。

    才听见肖帜悲愤声音:“小襄,你等着,我一定回来救你。”

    沈襄听着那边声音渐小,才重重吐出一口气,撑起身子,找地方躲藏。刚才那些话都是她骗肖帜的,就算她曾有恩于太乙观,这时候出现,也洗不掉嫌疑。

    沈襄走得很慢。

    只有亲身体验后,才明白百年大观底蕴,护观大阵何等厉害。方才那一击,沈襄直到现在,半边身体都是麻的,灵力滞住,行走不畅。

    沈襄咬牙走着。

    她得尽快找到一个躲藏处。

    太乙观众人速度极快,几乎一瞬间,沉睡寺庙就彻底苏醒,到处可以看到举着手电,到处寻人的道士们。

    沈襄远远看见,立即躲开。

    就这样,一路躲过三四波搜查的道士。

    她窝在一排房子后面的黑暗角落里,蜷缩住身子,小心屏住呼吸,让自己存在感降至最低,不敢有任何声响。

    阵法启动,她的灵识被大大削减,对危险警觉性极度降低,有几次,那些搜查的道士已经到她身边十米,她运气好,及时看到,才堪堪躲过。

    但这样实在太冒险。

    谁也不能保证,运气一直站她那边。

    沈襄蜷缩起来,思索如何逃脱困境。按理说,这种大观,白天肯定有人来进香,不可能一直让阵法大开。

    只要她能躲过今晚,就能有机会出去。

    她要怎么熬过这一晚呢。

    沈襄小心思索,却未注意背后。

    咻——

    破空声刺穿空气。

    一长剑银光闪烁,在微弱月光中,极快一闪,卷起空气暴动,朝沈襄极快而来,空气里响起破空声,冰凉而锋利剑气让人无法逼视。

    沈襄才转过身。

    那只剑已然到沈襄面门。

    沈襄下意识想躲。

    来不及了。

    呲——

    利刃钝入血肉声音。

    却不是沈襄。

    她惊讶望着面前英俊面孔,冷静而沉稳,五官沐浴夜光,深邃鲜明。她低头,确定自己没看错,望着他被长剑几乎洞穿的胳膊,长长嘶了一声,惊讶道:“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面不改色,将长剑抽出。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快走,他们要追过来了。”

    那人一把抱住沈襄,飞奔起来:“跟我走。”

    ------题外话------

    啧啧——

    英雄救美

    俗套又狗血。

    但是,我喜欢。

    嘿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