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9 反击(求首订)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69 反击(求首订)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事情很糟。

    沈襄在匆匆赶到沈氏公司时,看到实际情况,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这几管齐下,几乎是把《疯狂的鱼缸》往死里逼。

    首先是几大网站首页出现免费资源帖,上面附有链接,是《疯狂的鱼缸》的免费下载地址,而且是超高清完整版。

    沈襄注意到,短短一小时,下载量已达到三千。

    红彤彤数字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眼。

    这些流失的,都是他们的潜在票房!

    乌天炎急得嘴角都冒出几个泡,沉痛道:“我们技术人员已经在黑掉那些帖子,删除这些链接了,但每次删除不过十分钟,新的链接又会放上来。我们公司成立时间太短,技术员们经验有限,根本没办法对付他们。”

    沈襄问:“试过和网站那边直接联系吗?”

    乌天炎疲惫摇头:“我已经联系过了,但是那边……不接我电话。一个两个网站这样也就算了,这几个网站都这样……要是背后没人指使,说出来,谁都不信。”

    话落地,吸走所有声音。

    室内静得厉害。

    沈襄顿上一顿,又冷静问道:“那几个公开指责电影的艺术家是怎么回事?”

    “小襄,你自己看看吧。”乌天炎瞥一眼厚厚花花绿绿杂志和报纸,干涩道,“各大媒体都已经出了相关的新闻和报道了,市面上的能买到的报纸我都买了一份过来了。”

    沈襄随手拿起一份。

    封面上就是触目惊心几个大字,红色加粗。

    “票房黑马《疯狂的鱼缸》被怒斥,周景曾亲身批评其内容低俗。”

    “《疯狂的鱼缸》评分跌至三星,之前高口碑是否为水军刷出?”

    “名导张学新怒斥电影市场泥沙俱下,疑似讽刺《疯狂的鱼缸》。”

    “艺术家联名向广电建议,下架《疯狂的鱼缸》,称其道德沦丧。”

    ……

    沈襄将杂志啪一下摔在茶几上,雪白内页翻开,躺在冰冷玻璃上,照出淡白的光,其间一行标题‘《疯狂的鱼缸》票房断崖式下跌’。

    又是这。

    没完没了了。

    沈襄将杂志掀走,唏嘘道:“难怪一直说文人的笔,是世间最利的剑。我就不知道了,就一部电影而已,怎么就至于‘道德沦丧’了。”

    乌天炎只是苦笑。

    沈襄继续看报纸,面色如常。

    乌天炎道:“你也看到了,那几个公开指责《疯狂的鱼缸》的都是一些老艺术家,有文艺界和批评家的,那些人不多,但是分量很足,一句话顶人很多话。他们一公开指责《疯狂的鱼缸》,报纸和电视上风向就变了……后来,我查过这些艺术家背景,有的是和闫家有联系,有的是和一个叫做张成新的导演有关系。”

    “张成新?”

    “是的,电影导演那个张成新,他的新片《天堂》和我们《疯狂的鱼缸》同期上映,但是口碑和票房都比不上我们,所以……”

    沈襄‘嗯’过一声。

    乌天炎继续道:“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到的消息,还把当时小冯在天兴娱乐被闫天阑当众垃圾,剧本也被扔出去的事情也挖出来了,很多网站直接打出标题,说这部片子是被天兴娱乐总裁鉴定为垃圾的作品,没有看的必要。”

    沈襄沉默。

    乌天炎叹息一声,几不可闻。

    许久。

    沈襄冷静地问道:“有没有办法能够联系到那些艺术家?”

    乌天炎缓缓摇头:“要换了我以前那位置,或许还可能,但现在,这个时间点,那些人都不会理我们的。”

    沈襄又沉默。

    气氛一时压抑得厉害。

    “票房呢?”

    沈襄问道:“我们现在的实时票房呢?”

    有人低声道:“今天实时票房至今是一千万,只有昨天一半多。而且实时票房趋势走向图可以看出,从今天七点开始,票房开始急剧下降,只有昨天的三分之一。”

    今晚七点。

    就是那些报道集中爆出的时间。

    “我来看看。”

    那人让出电脑。

    沈襄坐过去,看向电脑上刺目红线,从一路走高,到七点却如直转之下,过山车一般剧烈。沈襄盯着电脑,蓝幽幽的屏幕上,那鲜红的线如一根纤细毒蛇,恍惚间就要冲破屏幕,龇出森森白牙,猛地窜上一口。

    “呼——”

    沈襄深深呼出一口气。

    房间里静得连这一声呼气都清晰可闻。

    机器在轰鸣,嗡嗡如蝇。

    无人说话。

    其余人只觉得呼吸困难。

    “乌叔,我听说电影出问题了?怎么回事?”

    忽然,门被啪一声大力推开,冯川风风火火跑进来,额上挂满汗珠,绿色格子衬衫扣子没扣准,皮鞋穿错一只。

    无人回答他。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都说话啊?”

    冯川叫道,跑过去摇晃着一人肩膀。

    那人却只偏过头,不说话。

    乌天炎无力指指那堆杂志:“都在这里了,你自己去看看吧。”

    冯川飞快跑到电脑边,开始认真浏览起网站,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一锤重重砸在电脑桌上,茶杯镇纸哐哐作响:“……md!”

    “为什么会这样!”冯川转身,看向乌天炎。

    乌天炎疲惫摇头:“……有人要对付我们。”

    “谁?天兴娱乐?”

    “暂时还不知道,但很有可能是他们。”

    “妈的,老子去和他们拼了。”冯川猛地起身,因用力过猛,红漆椅子被掀翻在地,哐当重响,“妈的,我今天一定要砸了天兴娱乐不可。”

    他随手抄起一根银色铁棍,就要往外冲。

    周围人赶紧一起拉下他。

    他挣扎不过,被众人拉回来,强行按住。

    叮铃一声。

    铁棍脱手,落在地上。

    冯川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面对那白墙,掩面,呜咽道:“我的电影都已经成功了。我都看到那些影评人的评价了,为什么他们还不肯放过我!我的电影都已经成功了,就差最后一步了,就差最后一步了……

    “……一路走过来,都是因为天兴娱乐……”

    “为什么!”他大声嘶吼着,狠狠捶向白墙。

    乌天炎起身,走到他身边,拍拍他肩膀,劝道:“小冯,你冷静一点。这件事……大家都不想这样的……”

    “我冷静不下来。”

    他大声吼着,面红耳赤,仿佛那困在笼中的兽。

    场面让人窒息得压抑。

    众人面上都惶惶然,面对着电脑,或发呆或哭泣,俨然一副大祸降临,却无力反抗,只能坐等死亡的绝望。

    沈襄缓缓站起身,环视四周。

    众人都不由自主看向她。

    沈襄望向乌天炎:“乌叔,还记得我在电话里和你说过什么吗?”

    乌天炎茫然。

    他下午才和沈襄打的电话,内容自然记得,沈襄听完他的描述后,只说过一句话。那句话,他只当他是孩子意气,胡乱许的,毕竟她只有十五岁,纵然聪明,遇上大事毕竟不足……

    可看沈襄现在神情。

    那句话,莫不是真的。

    他颤抖着问:“小襄,你,真的有办法?”

    沈襄冲他一笑:“乌叔,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乌天炎脸上闪过狂喜,随即又将不住上翘的嘴角往下压,握起拳,紧张问:“小襄,你认真告诉乌叔,你没有为了安慰我而骗我。”

    沈襄微笑点头:“我没有骗你。”

    乌天炎这才大喜,脸上几乎笑开了花。

    众人都僵住,没反应过来。

    冯川怔怔放下双手,脸上还挂着泪痕,望着站在人群中央的沈襄,颤抖着声音:“小襄,你真的有办法?”

    沈襄望他,反问道:“冯哥,还不相信我吗?”

    冯川下意识点头。

    他自然是相信沈襄。从遇见沈襄开始,她就在一遍遍刷新他对于天才的认识,让他忍不住猜测她的能力极限到底在哪里。

    可这次,情况太复杂了。

    沈小姐,能行吗?

    他手指尖在不自觉微颤,看向沈襄:“小襄,我肯定相信你。只是,你这一次的事太复杂了……”

    沈襄打断他:“好的,你只需要相信我就够了。”

    冯川怔住。

    沈襄伸手,拿过一张镜子,塞进冯川手里,笑道:“冯哥,好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哎,不是让你擦眼泪,而是让你记住这个状态,并且在待会的视频中保持这个状态。”

    冯川捏着镜子,喃喃重复:“视频?”

    “对,视频。”

    沈襄扬声喊一句:“谁能帮我拿一架dv来。”

    “我去。”立刻有人应道。

    还有人问:“我记得这里还有专业摄像机,沈小姐,您要吗?”

    沈襄冲那人微笑,道:“谢谢你了,但是这一次,只能用dv,用摄像机可就太正规,刻意了。视频就不容易打动人了。”

    大家听得云里雾里。

    dv很快被拿过来。

    沈襄举着dv,对着冯川,甚至还有心情玩笑:“冯哥,当导演拍了那么多人,今天也要轮到你当演员了,怎么样,做好准备了吗?”

    冯川傻乎乎问:“准备什么?”

    沈襄笑道:“准备哭啊。”

    “哭?”

    众人都相对茫然。

    冯川头一次感觉自己智商如此之低,以至于完全跟不上沈襄节奏,也弄不懂她的意图,只是看着她那样自信的微笑,慢慢轻松下来:“要怎么哭?”

    “就像刚才那样,你蹲在墙脚,捂着脸哭的样子。”

    冯川脸有点红:“刚才那样,有点丑吧。”

    沈襄笑道:“这一次,我们可不能拍你好看的样子。你越丑,视频拍出来才越真实,看得人才更有共鸣呢。”

    “哎呀,小襄,你就别打哑谜了,和我们只说了你要干嘛吧。”乌天炎看半天,弄不明白,直接嚷嚷道,“我们可没你那么聪明。”

    沈襄看看众人。

    大家都望着她,目光里有疑惑有好奇有不相信,唯独没有方才那种颓然,那种万念俱灰,无能为力,只能等死的颓然。

    她满意微笑。

    沈襄转头,看向乌天炎,故意卖一个关子:“我要做的是很简单,只有两个字。”

    众人都目不转睛看着她。

    沈襄接着道:“那两个字就是‘同情’。”

    “同情?”

    众人皆若有所思。

    沈襄道:“现在,作为一名平时只看看电影,不关心什么电影行业斗争的观众,要是你作为一个旁观者,看见《疯狂的鱼缸》明明没做错什么,却被人如此打压,还被人恶意上传资源……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有人小声道:“我会觉得这片子制片人很倒霉。”

    沈襄道:“对,这是一种心理。还有呢?”

    又有人道:“要是是我,我再看过这部片子,觉得片子还不错之后,要是看见片子被这样对待,会觉得这部片子的导演和制片人都很可怜。”

    沈襄打个响指:“对。就是这个。”

    她在凝视着众人,缓缓道:“就是这两种心理,觉得我们很倒霉,很可能,进而会同情我们。而大众向来有一种心理是同情弱者的,只要我们占据这个道德制高点,将我们塑造成为遭到同行妒忌,没有背景没有人脉,因为片子票房过好,而被同行打压的弱者……你说,到时候舆论会倾向谁?”

    “哦——”

    众人齐齐恍然大悟。

    沈襄继续道:“这里面,有两点至关重要,一是我们的片子质量一定要过硬,要让观众看了喜欢,只有在大众观感不错的基础上,才能尝试控制舆论导向我们这一边,否则反而会弄巧成拙,反惹上一身腥,成为众嘲的对象。这一点,我相信大家都有自信吧?”

    众人齐齐嗯了一声。

    电影上映第一天的口碑,第二天的票房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们的电影很好。

    非常好。

    他们有这个自信。

    沈襄微笑,继续道:“这第二点嘛,就是我们要拥有强有力的手段,能够保证我们掌握的住大众舆论导向。大众舆论好似一把利刃,砍在敌人身上时,我们会很开心,但一旦被对方掌握主动权,我们亲身面对那利刃时,感觉就不怎么美妙了。”

    众人皆心有戚戚然。

    从事情发生到现在,他们不是一直在经历着被大众舆论所否定的痛苦吗。

    这感觉,真不美妙。

    乌天炎沉吟,思索道:“可是,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并没有能够导引这个舆论的力量,要压过天兴娱乐……并不容易。”

    “有。”

    沈襄斩钉截铁道,“我们有,谁说我们没有的。”

    她望向众人,目光最后落在冯川头上,道:“这件事就交到我身上。你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有两个,一是好好按照我说的,录制一个视频,记住,目标是要让观众感动,同情我们,务必要做到情真意切,能够感染人。二,就是继续拦截资源外扩,我会让人联系那些网站管事人,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拦截那些资源,能抢下一个是一个。”

    “好!”

    众人如重新找到主心骨般,眼神定下来。

    一众人都忙起来。

    一些人去帮冯川举着dv,打初稿,确定要说些什么才能打动人,另一批技术人员则又开始拦截那些资源外扩,有人发,他们就去黑……

    场面瞬间热火朝天。

    沈襄沉沉吐出一口气,这才全身松懈下来,全身骨头都软了。她伸出手,掌心已被汗水浸湿,用纸巾擦去,竟湿透了纸巾。

    她盯着手看上许久。

    半晌,再抬起头时,又是一副自信,强大,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微笑。

    这个时候。

    谁都能乱。

    只有她不行!

    乌天炎走到她身边,坐下来,望向她:“小襄,你实话和我说,你真的认识能够对付闫家的人?这件事太大了,不要勉强。能够和闫家抗衡的人,自身地位肯定也不会低,找他们帮忙,欠下的人情可就太大了,我怕到时候,会太拖累你。”

    沈襄望着乌天炎,笑道:“没事的,那人欠我一个人情,再说,我也并不要他出面,只是借他一个名头,吓吓人罢了。他不会不帮这个忙得。”

    “你自己有分寸就好。”

    他叹口气,摸摸沈襄头发:“都是我没用,到这个时候,还得你一个小孩子出面来抗这些东西。小襄,真是太委屈你了。”

    沈襄亲昵笑道:“乌叔,看你说的哪里的丧气话。您在娱乐行业这么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就是我怎么都比不上的,沈氏从无到有,从末微到能有今天规模,都是您的功劳,我可算是坐享其成了。再说,作为沈氏最大股东,我也不能只担个名号,什么都不干吧。”

    乌天炎也笑了:“你这孩子,惯会安慰人。”

    沈襄道:“我不但会安慰人,还会使唤人呢。待会把幕后最大的人控制住了,剩下的什么院线宣传舆论都还得您忙呢。到时候,您可不许偷懒。”

    乌天炎摇头失笑:“你这个机灵孩子。”

    沈襄手伸到兜里掏啊掏,过半天,掏出两个口香糖,碧绿包装,躺在手心,显得那手葱白般细嫩。

    “给,拿好。”

    “给我这个做什么?”

    “不是您说的吗?吃口香糖有助于缓解紧张。”

    “你个小鬼,居然还记得……”

    “怎么样,效果如何?还紧张吗?我刚才看您的手都在抖,连笔都握不稳,当时我就想着,待会一定要给乌叔一片口香糖。”

    “你这孩子,就不能不提你乌叔的囧事吗?”

    “乌叔,开玩笑也有利于缓解紧张,我这是帮你呢。”

    “……小鬼,惯会捉弄我。”

    许久后。

    他幽幽叹一声:“我老了,现在的天下都是你们这些小鬼的了。”

    ·

    沈襄走到窗边。

    夜幕低垂,孤月高悬。

    借那一抹明亮夜光,沈襄掏出那张纸条,水乳般月光下,纸条泛上冷冷的黄,上面一串由黑笔写就数字龙飞凤舞。

    她颤抖,在手机上按下这排数字。

    拨号。

    确认。

    她忐忑等待接听。

    这是她头一次拨打这个号码。当初周部长将这个号码给她时,她并没有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会需要她向他求助。

    周部长。

    她曾经救下被拐小女孩的父亲。

    这是她接触的人里,地位最高,唯一一个有可能帮她的人。

    嘟嘟嘟嘟——

    电话被接通。

    “喂,您好,是周部长吗?我是沈襄,就是那天您在江城旅游时,遇见的那个小姑娘。当时您在警局给了我这个号码。”

    ……

    “暖暖还好吗?”

    ……

    “诶,姐姐也想暖暖呢。暖暖要乖哟,姐姐有时间就去看你。”

    ……

    “周部长,其实这一次,我是有事情想要拜托你。”

    ……

    “我想让您帮我查一个人。”

    ……

    “嗯,只需要你帮我把人查出来就够了,我只需要那人的身份。这个人身份很可能有些高,您在查的时候也请小心一点。”

    ……

    “您知道天兴娱乐公司吗?”

    ……

    “嗯,我要查一下最近天兴娱乐公司背后到底是谁在掌控,还有这个人是不是就是这段时间针对《疯狂的鱼缸》这部电影的人。”

    ……

    “好的,多谢周叔叔了。我寒假一定过去看您和暖暖。”

    ……

    沈襄挂掉电话。

    半个小时后。

    手机上出现一个短信,上面只有三个字。

    “赵飞凤”。

    ·

    “赵飞凤?”乌天炎坐在桌前,处理文件,问道,“你打听她做什么?”

    沈襄看向他:“你知道她?”

    “知道。”乌天炎想了想,道,“以前闫天阑刚进公司的时候,我们还没闹翻,在一次吃过几次饭。闫天阑每次都带着他的妻子,一个很温婉柔顺的女人,对闫天阑百依百顺。夫妻关系很好。我记得我们那时候还打趣呢,说找老婆一定要找那样的,多听话啊。我记得,他妻子就叫赵飞凤。”

    沈襄道:“就是她了。”

    “什么就是她了?”乌天炎道,“我怎么弄不懂你在说什么?”

    沈襄一字一顿道:“我怀疑,天兴娱乐公司这段时间都是她在接管。这一系列的事情,也都是她弄出来的。”

    “不可能。”乌天炎失声道,“她怎么可能?她明明什么都不懂。”

    沈襄冷笑:“乌叔,你怎么知道她什么都不懂?”

    “那也不对……”乌天炎喃喃,文件被扔在一边,道,“她明明连吃什么都要问闫天阑,整个人柔柔弱弱的,那里会像是那种管得了一个公司的人,出手还这般狠辣……”

    沈襄勾起一个笑:“乌叔,可永远不能小看女人。”

    乌天炎喏喏。

    沈襄又道:“你想想,她姓什么。”

    “你是说……?”乌天炎睁大眼,惊诧做个口型:“她是赵家人?”

    沈襄站起身,道:“赵家上任家主原有一子一女,大儿子是继承人,也就是现在的赵家家主。小女儿却在二十岁那年突然失踪,至今无音信。坊间传言,那个小女儿,正是叫做赵飞凤。”

    乌天炎嘶地倒吸一口冷气。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乌天炎也没心情看文件,摊在椅子上,“那可是赵家人。赵家的势力,可是连闫家都不可小觑的。”

    “干掉她。”

    沈襄道。

    “什么?”乌天炎怀疑自己耳朵,问道,“小襄,我没听错吧?”

    沈襄望向他:“乌叔,你在商海这么多年。相信比我更明白一句话。擒贼先擒王。只要把赵飞凤干掉,群龙无首,我们才有喘息机会。”

    “可可可——”乌天炎舌头都打着结,“可那是赵家人啊。”

    “那又如何。”

    沈襄道:“天师动手,可是不留一丝痕迹的。”

    “乌叔,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沈襄望向他,眸子清亮,像是落在水里小黑石,又硬又坚,“我知道,你在天兴娱乐这么多年,肯定有自己的人脉。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忙。”

    事已至此。

    乌天炎也只得道:“帮什么忙?”

    “我要一根赵飞凤的头发。”

    ·

    幽暗小房间。

    一灯如豆。

    正中一八仙桌,上摆满朱砂、黄纸、毛笔,中间佛龛里一个一臂长的稻草人。稻草人头上绑一根黑色长发,躯体上贴一张白纸,上书几个大字,正是赵飞凤名字。

    沈襄燃起一堆火。

    她身着明黄色道袍,挥舞赤红桃木剑,围着火堆,跳起奇怪步法,嘴里一刻不停地吟唱着咒语,如流水一般在房间回荡。

    唱到一半,不时用桃木剑从桌上挑下符纸,在火堆上飞快划过,再啪地一声拍灭在水中。

    水中漾开漆黑灰烬。

    沈襄吟唱声音渐大。

    慢慢的,似乎有某种呼应似的,空气中开始漾起波纹,一股带着悠远气息的风自起,卷起沈襄长发,露出她秀净面庞,圣洁慈悲,眉心一点红,仿若庙里蹲坐的女佛,合该日日受人祭拜,享尽崇敬。

    轰——

    风渐渐大了。

    符纸被卷得飒飒作响。

    沈襄步伐也快上数倍,在地上踩着奇异阵法,用剑尖一齐挑起数张符咒,将其快速放置到几个阵法特定位置。

    如果此刻有外人在场,一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

    因为那些符纸竟都是浮于半空的。

    待阵法成,沈襄又将用剑尖挑起一点水,洒在稻草人身上,嘴里默念咒语后,快速上前,插四根银针入稻草人头顶、眉心和脚底。

    烛火扑闪两下,似有风起。

    一股儿看不见的气自稻草人身上出去,所过之处,微微的凉。

    成了。

    沈襄放下桃木剑,冲稻草人回头一瞥。

    “这世道太乱,赵飞凤,你且先睡睡吧。”

    ·

    远处。

    天兴娱乐公司。

    总裁办公室。

    灯光冰冷,恍若白昼。

    秘书正在汇报工作:“总裁夫人,目前几大网站《疯狂的鱼缸》资源下载量已经达到十万,预计明天能够达到五十万。你让我联系的几个艺术家,有三个态度已经松动,要求和您面谈。还有,广电局那边有消息,说可以与您商量关于《疯狂的鱼缸》提前下架的一系列事宜。”

    赵飞凤坐在宽大黑色总裁真皮沙发上,利落职业墨蓝套装勾出玲珑身材,乌黑头发一丝不落梳起,整个人十分干练与杀气。

    她低头,笔尖飞快,一面听一面道:“立刻安排行程。看我什么时候还有时间,首先要和广电局那边的人接洽一次,还有那几个老艺术家,你问问他们什么时间最方便……”

    “是……”

    秘书极快记载着。

    “刚才医院有电话过来,我现在先去医院一趟,今天会议推迟一小时。尽快通知下去。”赵飞凤起身,取下外套,一面走一面道。

    “是。”秘书又记下一笔。

    “还有……”话未说完,赵飞凤忽然眼前发昏,看东西似乎都有重影。她想应该是这段时间没休息好,撑着桌子,想坐回椅子上,却脚下一滑,扑通一声,摔在地上,晕过去。

    “夫人?”

    秘书摇她:“夫人,夫人,你怎么了?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秘书立刻尖叫起来,拨打救护车。

    ·

    这边。

    门外。

    乌天炎早已等候在外。

    见沈襄出来,他快步上来,急急问道:“怎么样,成功了吗?”

    沈襄挤出个笑:“成功了。接下来一个星期,赵飞凤估计都会在昏睡,你可以去通知其他人,计划可以开始了。”

    “那,小襄……”乌天炎迟疑问道,“你的脸色不好看,是不是施法太累了,要不要好好休息一下。”

    “不用。这种小把戏用不着多少力气。只是……”沈襄摆摆手,随意坐到花坛瓦红瓷砖上,又迟疑道,“只是,我突然有点觉得不舒服……”

    “怎么了?”乌天炎坐到她身边,拍拍她肩膀,“为什么不舒服?”

    “我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来,和我说说。”乌天炎温声道,“看看乌叔能不能帮你。”

    沈襄望天,神色迷茫,声音很低:“我还记得,当初师傅教我术法时候,和我说的世间有天道,我们修道之人要的就是顺应天道。而师傅教我的天道,是惩恶扬善。他告诉我,术法从来只是用来救人的,这才是术法存在的意义,否则会遭到天道报应……我一直也是已正道自诩,在消除恶人时,总是理直气壮,因为我问心无愧。”

    “可我今天,用我的术法,为了我自己的私利,害了一个人。”

    她捂住脸,像被关进罐子里一般,声音闷闷的,来自另一个世界,心口压下重石,骤然觉得呼吸不畅,所有东西都罩着一层冰冷疏离隔膜。

    “我不知道师傅会怎么看我。”

    事实上,从那天得到大凶卦象后,她就有预料《疯狂的鱼缸》票房及口碑绝不会顺利。也想过要不要提前阻止,只是,那时敌在暗,她在明。她根本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也无从谈阻止。

    她唯一选择便是等待对方主动出击。

    待那时,她再顺藤摸瓜,找到那人,并给她致命一击。

    这是她早就计划好的。

    可,临到今天,她真正把一切实施后。她却开始迷茫。

    她想起师傅教诲,想起自己对师傅承诺,说起来……赵飞凤除此在外,并无大恶……自己这般施法,实际和那些为一己私利害人的天师有何区别。

    她突然觉得自己很陌生。

    “小襄。”乌天炎拍拍她肩膀,温柔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你用术法对付赵飞凤,是为了一己私利,实际上是害人的,是一种很自私的行为?”

    沈襄慢慢点头。

    她望向乌天炎:“难道,不是的吗?”

    “小襄。”乌天炎说道,“告诉我,你心中的善和恶是什么样的?”

    沈襄歪头,想想后,道:“害人者为恶,帮人者为善。”

    “嗯,我也认同这一观点。”乌天炎说道,声音沉稳而舒缓,“但,小襄你有没有想过,害人为何为恶,帮人为何为善呢?”

    沈襄缓缓摇头。

    “在我看来。善和恶是对于一种规则的维护。”乌天炎道,“人和人相处,人类社会想要和谐繁衍下去,必须遵循一个规则。人和人之间和谐相处的规则,我们称之恶者,如杀人、放火,实际是对这个规则破坏,而善,如帮助他人,实际上是在更好维护这个规则。”

    沈襄若有所思。

    “这次,你只看到我们的需要。”乌天炎道,“但你没有想到,实际上在这件事中,最先破坏规则的正是赵飞凤,原本我们的电影可以走的更好,她破坏规则,让我们电影遇上各种困难,实际上就是一种恶。你现在制止她,其实也是在惩恶。不是吗?”

    沈襄似乎想明白了一点,皱眉思索。

    乌天炎看她神情,微微一笑。

    半晌。

    沈襄抬起头,送给乌天炎一个真诚微笑:“我明白了,谢谢你,乌叔。”

    乌天炎摸摸她的头,没说话。

    还是个孩子啊。

    希望你一直能是个孩子。

    ·

    赵飞凤被医院诊断为突发性脑溢血,至今昏迷未醒,以后能不能醒过来还是两说。

    此消息一出,天兴娱乐公司立刻就乱了。

    早就蠢蠢欲动的闫天阑大哥和三弟出手,拉拢一批股东,大举进攻天兴娱乐股东大会,争夺股权,与一些闫天阑的死忠,和他们斗成一团。更不用说许多想浑水摸鱼的,将天兴娱乐公司搅得一团混乱。

    至于《疯狂的鱼缸》,早被他们忘到爪哇国去了。

    沈氏娱乐技术人员借这个机会,一举黑掉几个放资源的大帖子,里面的资源也全部被摧毁。因为后续无力,那些网站没能及时反应……

    不少人没耐心,也就失去兴趣。

    资源点击量渐渐少了。

    下载量锐减。

    时间网那些水军照例刷完一波负分,去找天兴娱乐的人要钱。但这一次,他们并没有拿到钱。天兴娱乐的人忙着站党派,没时间理他们。

    他们被当做皮球踢来踢去。

    这些水军几乎气爆了。

    就在这时,一个叫做沈氏娱乐的公司找上他们。出双倍价钱,要求他们把刷掉的负分一遍遍给刷回来,先付一半定金。

    正愁没钱的水军立刻答应了。

    于是,时间网网友发现一个奇异现象。之前一面倒开始骂《疯狂的鱼缸》的影评一夜之间消失了,继而又是一大波滚滚而来,气势汹汹地夸《疯狂的鱼缸》的影评。

    《疯狂的鱼缸》评分立刻被拉回三星。

    围观群众:……

    这世界变化太快。

    我需要静静。

    没有天兴娱乐公司大力支持,加上乌天炎的运作,一些报纸媒体也开始转移风向,用词模糊不清,话里话外透露出一个消息,之前那些黑《疯狂的鱼缸》的消息是误传……

    至于读者信不信?

    管它呢。

    一些老艺术家也慢慢改口,或闭口不谈这件事,与之前炮轰模样大相径庭。他们之中有些是迫于天兴娱乐威势,有的是看在赵家面子上,还有些是为利益,才出面批评《疯狂的鱼缸》。

    赵飞凤已躺下。

    赵家人自然不会管这种小事。

    天兴娱乐开始争权夺利。

    无暇顾及。

    乌天炎又是个出手阔绰的,这次为尽快解决问题,更是大把大把撒钱。有钱能使鬼推磨,也能让一些人把说出的话,再给生生吞回去。

    不少艺术家公开宣称,之前对于《疯狂的鱼缸》评价太过。

    他们又开始呼吁要呵护新人导演,新优秀作品了。

    至于观众会不会想打他们……

    反正也打不到。

    随他呢。

    另外,乌天炎这些年攒下的人脉开始发挥作用。一批成名已久的演员开始在公开场合表示《疯狂的鱼缸》很好看,已经带全家去看过。大家都看得很开心,不知道网上为什么评价那么低……

    慢慢的,最开始一批喜欢《疯狂的鱼缸》的粉丝开始在网上各个角落宣传,不为名不为利,只是想把这部电影推荐给大家。

    这些人被称为自来水。

    当晚,京都电影学院教授公开表示,他们很欣赏《疯狂的鱼缸》中这种新的搞笑方式,并且希望电影界能够出现更多新颖的表现方式……

    冯川看到这一条新闻,惊呆了。

    要知道,这个教授当年可是批评他最厉害的。

    他颤巍巍打电话回去问。

    教授又噼里啪啦将他批评一遍,用词之狠辣,让冯川恨不得立刻钻进地缝里,投胎重造。但教授最后哼了一声,道:“我的学生岂是谁都可以瞎喷的!”

    冯川挂掉电话,开始大笑。

    笑到最后,流出眼泪。

    时间一点点过去。

    沈氏众人皆整装待发,精神奕奕。

    最后一击。

    即将开始。

    三。

    二。

    一。

    爆!

    ------题外话------

    ps:

    1。文里面,关于电影流程的和相关问题的,肯定被我简化了,真要写起来,就太麻烦和琐碎了。

    2。关于盗版,其实就是我们俗称的枪版。这个对正在上映的电影影响特别大,记得前不久,《港囧》上映时,徐峥还为这个强烈谴责过盗版,损失票房约计一亿以上。

    3。关于沈襄和乌天炎那一段对话。

    沈襄上辈子被闫家抓走时,才十六岁,被折磨几年,都是第二人格替她受了,后来又在空间里,不与外人接触,性格上肯定存在不成熟的一面。沈襄与师傅朝夕相处数十年,师傅要求为善的理念,对她影响非常大。

    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心理挣扎是必须且必要的。

    这里也算小襄一个成长点了。

    最后,鞠躬感谢所有支持正版读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