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余子濂醒了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44 余子濂醒了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闫青抬起头,斜睨沈襄,神色间竟有着凛冽。

    她狂吐了几口血,鲜血染红嘴唇,忽而秾艳起来,她笑着,语气嘲讽:“沈襄,你看到那道像了,是吗?”

    沈襄心头一跳:“你也知道道像面容?”

    闫青却不正面回答她。

    她弯唇,诱哄着:“沈襄,你愿意加入我们天同教吗?”

    “闫青,我看你是烧糊涂了。”沈襄冷冷说道,“那等邪教,以活人为祭,伤天害理。我灭之唯恐不及,怎么会想要加入其中!”

    “我是在帮他们,帮他们摆脱这痛苦污浊的人世,让他们远离折磨,登上那极乐世界。他们死后,圣父圣母会拯救他们,将他们的灵魂直接升上那极乐世界,我是在帮他们……他们应该感激我……”

    闫青昂起头,脖上青筋毕露,用力嘶吼着。

    “胡说八道!”

    沈襄冷冷吐出二字:“邪教!”

    “不准你侮辱我们天同教!你这个异教徒,会遭到圣父圣母的报复的,要下极恶地狱,每日遭烈火焚身,痛苦不堪,哈哈哈……”

    闫青疯子一样大喊,恶毒诅咒着。

    沈襄只高高看她,像看一只猴子。

    闫青望她,忽然露出一个神秘的笑,似讥讽似报复:“沈襄,有时候我真可怜你。”

    沈襄皱眉:“你什么意思。”

    “你一直想做个善人,可偏偏身份却那样为人不齿,你明明这样厌恶我们天同教,可你一出生,就注定了你这一生,都摆脱不了天同教……哈哈哈。”

    她又大笑着,重复了一遍。

    “沈襄,我真可怜你……”

    沈襄想到那尊道像,心头跳了一下,逼问闫青:“什么叫我一出生就注定了和天同教牵扯不开,你到底什么意思?”

    闫青却仰起头,眼神放空,喃喃唱起了歌:“善恶浮世世真假借,尘缘散去不分明,……世恶道险,终究难逃……何为善何为恶……且怒切悲且狂哉……”

    似质似叹似悟,如泣如诉如嘶如吼。

    歌声呢喃,悠悠传荡。

    沈襄忽然觉得不安,厉声喝道:“别唱了,说话!”

    闫青却置若罔闻,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仍望着遥远天空,喃喃自语。

    “我叫你别唱了!”

    “沈襄,我真可怜你。”她朝沈襄笑着,忽然,身体剧烈痉挛起来,口中狂吐鲜血,仍逼出一声高喊,“问世间,何为善,何为恶……众不知,唯有天同犹存……”

    她又吐几口鲜血,拼尽全力喊道。

    “圣父圣母万寿无疆……”

    接着,头一歪。

    沈襄来不及阻止,只能上去探她鼻息。

    她死了。

    咬舌自尽。

    ·

    沈襄处理掉闫青尸体,回家后,同时接到两条消息,一喜一悲。

    沈青云和李翠丽。

    她二叔二婶,彻底死了。

    他们在医院躺了足足有一月,养伤之余,一直饱受煞气折磨,整晚整晚睡不着觉,每天说梦话,说有鬼追他们,有鬼要杀他们……还把给他们打针的护士当做鬼差,给他们动手术的医生当做阎王,一见面就缩得老远,不肯配合……

    长此以往,如何受得了。

    可偏偏他们却怎么都死不掉。

    这其中当然有沈襄的原因。

    她在他们身上设了禁锢,无论如何保他们一口气,不是为了救他们,而是仍由他们这样轻易死了,对不起上一世被他们害得惨死的沈爸爸沈妈妈。

    没想到,熬了这么久,终是死了。

    另一条消息,余子濂醒了。

    他的病原就是因在广场的夺灵阵染的煞气,加之恶鬼入侵,造成的昏迷不醒,现如今夺灵阵已解,体内煞气散去,自然就醒了。

    只是,此一番后,多少要将养一段时间。

    两下权衡。

    沈襄先去看余子濂。

    病房里,余子濂脸色苍白,嘴唇也无血色,虚弱憔悴,只是看起来精神不错,主动招呼沈襄坐:“沈天师,李福的事我也知道了……这次,是我连累了天师,让您差点落入险地。”

    李福就是那司机。

    他一醒过来,就听妻子说了发生在李福身上的怪事。

    人好好在大路上走着,忽然发起了羊癫疯,一手打歪了方向盘,活活撞死在护栏上。警察到时,人已经成了肉泥,黏在方向盘上,撕都撕不开。

    妻子还议论,说李福开车近二十年了,从没这么不小心过,这事邪门了。

    他心里就是一突。

    紧接着问了李福那天做什么去,听得说是送沈小姐去自己出事前去过的那块地皮,后来一个人回来路上出的事,他心里就有底了。

    李福,有问题。

    现在看来,他应当早就投靠了他人。

    “那地皮,是他介绍给你的对不对?”沈襄十分了然,问道,“连亲自去看地皮,也是他提议的,对不对?”

    余子濂叹口气:“他在我这里也干了十几年了,一直忠心耿耿,为人也憨厚,没什么心眼,嘴又紧,我就一直挺喜欢用他的。那天,他说他有个亲戚,在政府工作,有一块地皮要内部招标……我听着条件都不错,就去了……看着也很满意,要不是您那天提醒,说不定我合同都签了……”

    他摇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他竟然……”

    沈襄无话可说。

    毕竟是用了这么多年的人,一朝被背叛,余子濂心里多少会有些感慨的。

    “对了,沈天师,这次的事多亏您了。”余子濂仍无比庆幸地道,“要是没有你,我这条命估计就找不回来了。你可是我的大恩人。”

    他虽被鬼上身时,神志不清。可后来沈襄驱鬼,还是有感觉的。

    他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张支票:“这是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总不能让沈天师白白劳动一场,您一定要收下。”

    沈襄还疑心这件事是冲她来的,余子濂只是池鱼之灾。

    可这话也不能直接和余子濂讲。

    她自己都弄不清天同教到底是个怎么回事。

    想了想,她接下支票。

    大不了,这次多捐一点好了。

    她打开支票,看看数额,心跳了跳。

    6字打头。

    七个零。

    她看向余子濂:“余老板,这太多……”

    余子濂却截下她话头:“沈天师,这些钱买我一条命,我觉得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