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重生回十五岁

【书名: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 001 重生回十五岁 作者:蔓青子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时值盛夏,大雨将至,空气潮湿而沉闷。

    沈襄怔怔躺在床上,思绪混乱。

    她伸出双手,面前双手短而小,白皙柔软,丝毫不同于上一世。她长长吐出一口气,才敢真正相信这个事实。

    她重生了。

    重生到她十五岁。

    2001年。

    历经二十年的努力,她终于回来了。

    上一世,因为她极佳的八字,被一个世代修道的豪门闫家看中,想让她为那世家的嫡孙女献祭。那世家行事歹毒,为了长久的控制她,无用不用其极。

    在这一家的算计下,她父亲出车祸死亡,母亲流产后护理不当也在不久后撒手人寰。她彻彻底底成了孤儿,被二叔二婶卖给闫家。闫家假惺惺地收养她,将她困在家中,日日折磨她,将她身上的气运抽取给那世家女。

    她不堪痛苦,想要自杀。若不是意外触发了祖传胎记上的神秘空间,灵魂躲入神秘空间,恐怕她早已不再人世了。

    闫家,欺人太甚。

    【放心,他们迟早会死。】

    脑海里响起一个声音,淡漠而无人味。

    【我等着那一天。】

    沈襄冷然微笑。

    【那天不会远的。】

    沈襄深吸口气,垂头,望向手腕处。

    那里,一朵紫色蔷薇花灿然盛开。

    上一世,她只当那是胎记。

    这一世,她已知道这个印记的神秘之处。

    她心念一闪,进入空间。

    内里极为广阔,土地连绵,广而绿,一眼不见边。蔬菜,水果,药材生于其上,碧绿翠粲,生机勃勃。正中汪一湖泊,大而无边。

    水面青淡如镜,偶可见暗色鱼虾浅影一掠而过,撩起波纹淋淋。一幢两层竹楼倒映在水中摇曳,碎成片片。

    沈襄松口气。

    还好,空间还在。

    师傅也一定在。

    她脚下生风,飞快跑上竹楼。至二楼,吱呀一推门,抬头,一老道士睡在一个紫色躺椅上,膝上盖着黑色长毯,神色安详,噙着微笑。

    她上前探过鼻息,松口气。

    还活着。

    沈襄望着师傅,红了眼眶。

    当时她魂魄遁入空间,若是没有师傅为她温养,早已魂飞魄散。

    这二十年里,师傅悉心教导她各种法术,日日让她苦练,只为让她有自保之力,最后更是拼尽力量扭转乾坤,让她回到二十年前,有一个崭新的开始。

    师傅恩情,她永世难报。

    沈襄转身,到房间边一排高大褐色立柜前,找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小心翼翼喂入师傅嘴里。

    这是师傅炼出的丹药,温养魂魄极好。

    她又踮起脚,在柜子的顶端取下一个碧色的玉佩,小心滴一滴血上去,上面立刻浮现一行字,功德录,后面跟着一个金黄进度条。

    进度条空空的白。

    沈襄目光坚毅。

    师傅最大的愿望便是能够复活。

    而复活唯一的方法,便是完成这个功德录。

    师傅也曾说,功德录难度极大,几千年间修道者渺如烟海,也只有寥寥四五人做到。

    但,她一定要做到。

    为了师傅。

    她挺直脊背,目光似磐石坚毅。她整个人的气质,也随着这一目光的变化而格外不同,熠熠生彩,像是从里至外换了个人似的。

    重活一世,她要做的有很多。

    闫家,等着吧。

    *

    她再次睁开眼,已是黄昏。

    屋外正下着瓢泼大雨,雨滴珠打在窗户上,噼里啪啦作响,连成一片模糊的雨雾。闪电不时从天际扯开,紫黑色,沉沉乌云裹挟着轰轰雷声而来,震耳欲聋。

    屋外有里激烈的争吵声。

    沈襄皱眉,穿上鞋,推门出去。

    她走入客厅。

    小小客厅里坐着四五个人,年纪都在三四十岁,小市民打扮,笑容可掬,唾沫横飞。

    沈襄认得,坐在她父母对面的,正是她的二叔二婶。

    她爸爸兄弟三个。

    她爸爸沈青山居长,在被服厂上班,最近刚下岗。二叔沈青云在城里当公务员,官不大,平时架子不小,小叔叔沈青霆当兵去了,至今未归。

    她礼貌打招呼:“二叔二婶好。”

    众人见她出来,皆抬头望去。

    “襄儿,你怎么起来了。”沈妈妈最先反应过来,拉沈襄在她身边坐下,“不是说感冒了不舒服吗?现在好些了吗?”

    沈襄看向妈妈,鼻子发酸。

    妈妈依旧年轻漂亮,和记忆中一模一样。她天生丽质,肤白细腻,眉眼格外多情,特别是一只又直又挺的鼻子,让她七分美貌成了十分,容色动人。

    她有二十年没见到妈妈了。

    她含笑,声音却难以抑制地带上哭腔:“没事,妈妈,我已经好了。”

    “怎么了?怎么还哭了?”妈妈将她搂到怀里,帮她擦着眼泪,“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来,让妈妈看看。”

    “妈,我没事,只是沙子迷了眼。”沈襄擦着眼泪,忙转移话题,“对了,妈妈你们在说什么呢?怎么吵得这么厉害?”

    沈妈妈神情黯淡。

    “襄儿,过来,到二婶这里来坐。”二婶拍拍身边凳子,向沈襄招手,“二婶给你在江城带了漂亮的衣服,快过来看看。”

    “不了,我坐这里挺好的。”

    沈襄微笑道谢,抱紧沈妈妈的脖子。

    二婶神色有些尴尬。

    沈襄嘲讽地笑。

    上辈子,她年纪小时出了意外,脸上留下疤痕,因此格外自卑,尤其喜欢漂亮的东西,时常吵着父母要买漂亮衣服。父母都是从农村来城市扎根的,生活本就艰难。哪还有闲钱给她买这些。

    二婶便利用了这一点,时常给她带些小恩小惠,哄得她开心,让她十分亲这个二婶,时常对着父母发脾气,说父母还没有二叔二婶对自己好。

    可最后,就是这二叔二婶将自己的八字卖给闫家。

    比起他们得到的,贿赂她的不过是九牛一毛!

    这一世,她不会再让父母伤心。

    “乖孩子。”沈妈妈拍拍沈襄后背,温柔缱绻。这孩子一直嚷嚷着二婶好,她也难免会吃味。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二叔出来打圆场:“大哥,我说的那个到s市跑运输的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你看你最近刚下了岗,也没个正经工作,一家三口都要吃饭,襄儿又要上学,今年襄儿就要中考了吧?高中学费更贵的……”

    “对啊对啊。”二婶帮腔,“我隔壁那家,就是家里的男人出去跑运输,女人就专门在家带孩子,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呢。”

    沈爸爸沈妈妈对视一眼,面露心动。

    “大嫂,你想想,一个月一千块,一年就是一万多了。”二婶更‘情深意切’劝道,“一万块,这不光一年的嚼用,沈襄的学费够了,说不定还能攒钱给沈襄读大学呢。”

    沈妈妈望向沈襄,咬嘴唇。

    “跑运输自然是好,只是s市到底太远了。我们一家三口估计一年都难得见上几面。”

    沈妈妈握住沈襄的手,低声道:“而且听说开大车跑运输都很累,遇上晚上和下雨下雪的,也很危险,青山身体一直都不好,我怕他吃不消。”

    “哎呀,赚钱哪有不辛苦的。”二婶夸张道,“而且,又不是一直要做这一行。赚点钱,回来开店子什么的也不是不行……”

    “可是……”

    ……

    沈襄垂下头,眸里幽光一闪。

    s市跑运输?

    这对于他们家现在当然是个好事……

    只是,是在这一家人没有捣鬼的情况下!

    上一世,父亲跟着二叔二婶去跑运输,不到半年就出了车祸,还是故意伤人方,不仅要赔货款,还要赔受害人的钱,几番下来,家里赔得倾家荡产,还欠上不少外债。

    更可惜的是,妈妈当时肚子里怀着孩子,因为刺激过大,流产了……

    当时她们只作是意外……

    后来,无意中遇见一个运输队的人,听他们聊起旧事,才知道爸爸的那个车的刹车被人动过……

    二叔二婶运输队这一出,分明是别有用心。

    运输队,去不得!

    沈襄抬起头,拉拉沈爸爸的衣角,装作无辜道:“爸爸,你要去跑运输吗?”

    “爸爸还得想想,考虑考虑。”沈爸爸摸摸女儿的头,慈爱问道:“襄儿,你想爸爸去跑运输吗?”

    “不想,我不想和爸爸分开。”沈襄只作懵懂,认真道,“再说了。难道我们这里没有跑运输的吗?一定要跑到s市才有跑运输的吗?”

    一语点醒梦中人。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沈妈妈恍然大悟,忙道:“也不是只有s市才有跑运输的,江城也有啊,我们到时候好好找找,托点关系,也不用跑到s市那么远,一家分离了。”

    沈爸爸连连点头:“这是个好主意。”

    二叔二婶对视,眼色乱飞。

    他们当然知道江城有运输队。

    可闫老板对他们的要求是要把沈青山弄到s市的运输队里,而不是江城的运输队!

    小家伙,多嘴!

    二婶不由得瞪向沈襄,目光如利刃,锋利且冰寒。

    这一瞪却让她愣住。

    沈襄也正看着她呢。

    她目光深邃幽暗,仿佛能噬尽掉光与声,嘴角微微上扬,如在黑夜中绽放的食人花,艳丽奢靡,却随时能露出森森白牙,唾液一点银,清而亮,扑上来,一口将人彻底吞噬。

    她吓得一哆嗦。

    这丫头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目光。

    她不是一向最蠢的吗!

    “你干嘛呢。一惊一乍的。”二叔被她扯一下,险些从椅上跌下去,不耐烦吼道:“你干什么呢,没事突然抖一下,吓死人知不知道。”

    二婶没理他,又望向沈襄。

    沈襄却垂头,掩住面容,只见一弧小巧下巴,晶莹如玉。

    李翠丽松口气,心道,这个蠢丫头,一条裙子就能收买了,怎么可能有那种可怕的目光,肯定是自己看错了。

    她又生一计。

    她挤出一笑,对沈襄道:“襄儿,咱们江城也有运输队没错。可咱们江城的运输队没有s市的运输队赚的钱多啊。你不想爸爸多赚点钱,多给你买几件漂亮衣裳,说不定还能给你攒钱把脸上的疤痕弄掉呢。”

    这小丫头最爱臭美,怎么可能不答应。

    沈襄干净利落地道:“我不想。”

    她目光定定地望着李翠丽,似笑非笑:“我不想要漂亮衣服,也不想要把疤痕弄掉,我只想爸爸妈妈能和我一直在一起。”

    二婶脸顿时绿了。

    “二婶,说起来,我倒是一直想问呢。”沈襄神色森冷,声音带讽:“你和二叔为什么一定要爸爸去s市呢?难道是s市有金子不成?”

    s市没金子,有闫老板。

    闫老板有钱。

    李翠丽下意识要喊。

    可她不能说,只能尴尬笑着:“这不是s市赚的钱多吗……”

    “襄儿说得对。”沈爸爸抬起头,插嘴道:“襄儿说得对,一家人在一起才最重要。我们还是留在江城吧,还是多谢二弟二弟妹的帮忙了。”

    二叔二婶哪肯放弃。

    “大哥,你可要好好想想。”二叔急了,使劲劝说:“s市的钱可要比江城多一倍呢。”

    沈爸爸垂头思考,沉吟不语。

    “时候不早了,二叔二婶也该回去了。”沈襄起身,看向二人:“不然小侄子该找妈妈了。”

    说着,抓起两人的手臂,将两人‘轻轻’送了出去。

    两人本不肯走。

    可他们赖在椅子上不动,可沈襄那双手铁钳一般结实,握着他们,跟拎小鸡似的,毫不费劲,轻而易举扔到门外。

    他们尚未反应,人已在门外。

    沈襄双手撑着朱红大门,居高临下,神色冰冷。

    “二叔二婶,不早了。我们就不送了。”

    她忽而勾出一个笑,冰冷而黑暗,声音低沉而冷漠,如从地狱中传出,还带着幽幽回响:“还有,请二叔二婶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今天你们回家,不要说话,注意脚下哟。”

    说完,啪一声关上门。

    ------题外话------

    号外号外,新文新文,求收藏求包养,金手指爽文呢

    ps:排雷点:女主双重人格,主人格善良强大淡然,副人格是个变态。

    本文主线半分之九十五都是主人格,标准的金手指舒爽文,请放心食用。

    副人格为复仇人格,形成原因是因为上辈子闫家的长时间压抑的虐待(具体可以参考美国那个有24个人格的强人)。副人格出现不多,存在意义只为复仇,虐渣手段无比重口,不喜欢可以跳过,不影响主要剧情。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重生空间之商门天师相邻的书:神医谷晨快意重来出宅记论总被攻略的可能娱乐女王最强农民混都市神棍生存守则[综武侠]淡定,恶霸来找茬透视小医神红姐妖孽狂医西游之闲着没事追追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