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拍卖会2

【书名: 不死佣兵 第119章 拍卖会2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沙当这些日子以来过的很不开心,哪怕每天夜里他仍旧会去找来各色女人满足自己,但每当从那些女人身上爬下来之后,沙当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他老子阴沉的脸。

    “华人没一个是好东西!”这是沙当最近的心得。陈善仁死了,码头虽然在哪里,但产权至今无法明晰,更重要的是没有了陈善仁掌握的那些走私路线和下家,光有个码头意义并不大。

    如果是做正当进出口生意的话,凭他沙当的身份,有何必去指望一个小小的私人港口呢?

    另外一方面,陈氏集团果决的撤资行为已经严重的威胁到阿瓦隆的政治地位,如果这件事情不能得到妥善的解决,别说是谋夺陈家的资产,就连副总统的帽子,恐怕都要被摘了。

    这样的结果不是阿瓦隆家族所愿意看到的,来自各方面的压力都让阿瓦隆最近性格暴躁,他一暴躁,沙当这个做儿子的自然也就不好过了。

    本来嘛,今晚沙当是约了几个人,准备找点乐子,发泄一些最近压抑的情绪,殊不料阿瓦隆的一个电话,就让沙当不得不取消所有的约会,换上衣服赶来这里,参加这个劳什子的拍卖会。

    虽说沙当来的晚了,可在场之人又有几个不认识这位年轻的贵人?副总统的儿子,阿瓦隆家族将来最有可能的接班人。甚至于一些消息灵通的人更是能够猜到沙当出现在这里的原因——陈氏集团的那些不动产。

    阿瓦隆家族对陈氏集团垂涎已久,这在真正的高层可谓是人尽皆知的秘密,当然也只有真正跨入到那个层次的人,才能知道。当沙当出现,打断了主持人台上的讲话时,整个拍卖会场也变得如同风吹过的柳林,沙沙作响起来。

    “好了,我们继续拍卖,刚刚已经有位先生出到了三万五千美元,还有更高的价格么?这可是真正的大马士革宝剑,百年难得一见,放在家中可以驱除邪魔,保家人平安……”

    主持人又开始在台上落力表演,而沙当一行人则是在侍者的引导下,坐进了阿瓦隆早安排好的位置。

    或许是因为阿瓦隆知道的稍微晚了一些,所以沙当等人并没有坐进包厢,只能是在靠近前排的一处,跟普通拍卖者坐在一起,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如果来的是阿瓦隆,自然必须要进包厢,至于说沙当,无论是政治资本还是经济资本,他都还不足以坐进包厢的。

    “果然是他,张叔,你不会没有安排吧?”

    在张然提醒下,陈心怡包厢里每个人都看到了沙当那副可恶的嘴脸,在用目光追随着沙当坐下之后,陈心怡发出一声冷哼,转头问张玄道。

    “大小姐,自然是安排好的。”张玄面带会意的微笑,他心中有数,虽然拍卖之前他不敢肯定阿瓦隆的人会不会来,但凡是做好准备总不会错的。

    有钱人之所以更容易赚到钱,是因为他们有足够的资本将风险降低到最低,事前做好准备,总比孤注一掷的成功率来的高。

    一件又一件的拍卖品被送上拍卖台,在拍卖师的吆喝声中被拍走,终于到了陈氏集团名下的一处不动产了,一叠文件被送进拍卖师手中,同时在拍卖师背后的幕布上,也放出相关的照片投影来。

    “这是我们在吉隆坡郊区的塑胶生产工厂,其实年前就已经停工了,主要原因是生产线相对落后,能耗比也比较高,在国际上算是已经被淘汰的技术了。”陈心怡在张然耳边低声解释的同时,台上的拍卖师也开始了他的讲解。

    跟陈心怡的解说截然相反,张然听到那拍卖师口中对这个工厂的评价,简直就是一个聚宝盆,一颗摇钱树,哪怕现在的起拍价格看起来有些高,但只要能够投入生产,只需要一年半载的,就能拿回投资了。

    “这世界上最会吹牛也最不要脸的,是不是就是拍卖师了?”张然微微一笑,问道。

    “不,我看有些人比拍卖师更不要脸!”莎莉在旁,狠狠地瞪了张然一眼,开口说道。

    摸了摸鼻子,张然低下头,他现在还真不好意思跟莎莉斗嘴,毕竟两人之间曾经发生的误会,怎么看都是他张然不对,尤其是最后他差点没有控制住男人的本能,现在看起来的确是很丢人。

    对于莎莉的评价,陈心怡倒是没说什么,而让张然重新抬起头来的,是沙当的声音。

    “八百万,其实这个工厂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只不过我想要而已。”虽说沙当是个真真正正的混球,但他在公众场合的时候,却喜欢表现出他自认为很“隐晦”的霸道,如果真是一个会掩饰的人,就绝对不会狗尾续貂的说上他最后那半截话。

    果不其然,沙当这么一开口,当即就熄了一些试图举牌者的想法,而最终的成交价格,被沙当一口钉死在起拍价八百万上。

    虽说八百万这个价格本身已经高出直接挂在交易所出售的价格,然而再扣去两成的手续费之后,反而就不如直接交易了。陈心怡对此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转头看了张玄一眼。

    “请大小姐放心,这才是第一件不动产而已。”张玄迎着陈心怡的眼神,面带微笑的眯起了双眼。

    拍卖继续进行,大概间隔了五件拍卖品之后,又轮到了陈氏集团的不动产,而这次出售的则是位于吉隆坡市中心地段的一栋即将封顶的商品房。跟国内不同,在国外是不能卖期房的,也不能卖毛坯房,所有商品房都必须要做完精装修才能销售,陈氏集团的商业重心虽然不在房地产,但也有一些小生意,比如这栋楼。

    这栋楼市场销售价格大概在一亿两千万左右,当然这是按套的零售价,所以拍卖的起步价只有八千万。

    “哎呀,这栋楼我正好合适买来住,八千万虽然贵了点,我也就要了吧。”果然,不给其他人机会,沙当抢在第一个就开口了。原本他以为凭着自己的名头,又可以像那个塑胶工厂一样,以起拍价拿下,然而这一次他却是失算了。

    “凭什么你说要就要了?第一次是给你面子,这栋楼我出九千万!”开口的是一位吉隆坡有名的房地产商,别的东西也就算了,房地产他是一定不会放过的。

    “唉,这栋楼的位置那么好,将来销售业绩一定不会差,我也凑个热闹吧,九千五百万。”又有人跟进了,这是资本家的本性,当有利益可图的时候,他们可以将任何风险置之脑后。

    只要有人开了头,后面的人就不再顾忌沙当的感受,纷纷举牌,将这栋楼的拍卖价一举推高冲破一亿大关。

    其实超过一亿之后,利润空间就已经变得相对狭窄了,而且还会受到房地产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但这几年大马的房地长行情始终看涨,尤其是吉隆坡这种一线城市,所以大家仍旧不愿意放弃,但每次叫价的涨幅已经很有限了。

    沙当面色铁青的坐在那里,心中冷笑不已。

    刚刚敢于跟他作对的人,他都记下来了,像他这样的人,绝不会吃了亏不报复的。

    “一亿一千万,怎么,我不能叫这个价格么?”当叫价接近停滞的时候,沙当那阴阴柔柔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

    “一亿一千五百万,啧啧,沙当公子可以叫着玩,我们也可以叫着玩啊。”就在拍卖师以为没人跟进的时候,一个带着帽子,看不清楚模样的拍卖者举起了牌子。

    “一亿两千五百万,我这个人比较喜欢整数,五百万加价实在是有些丢脸啊。”

    一亿两千万,也就是等同如今市场零售价格了,这样一个价格即便拿下来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销售一空,也只能是往里面贴钱而没有利润,恐怕只有沙当这种将拍卖视为斗气的人,才会这么干,真正的资本家是不会用利益来斗气的。

    “哎哟,我都说是叫着玩的,既然沙当公子这么有兴趣当冤大头,那就算了,今天的拍卖会我也不参加了。”

    刚刚叫价的人,站起来将手中的拍卖牌子往座椅上一放,竟然拍拍屁股就走了,愣是让那沙当气的差点没吐血!

    “啪!”拍卖师的榔头敲出清脆的声音,沙当用一亿两千五百万买了个冤大头的帽子,顿时成为全场的笑点。

    “看来他应该坐不下去了吧。”张然也在笑。

    “不,像他这种性格的人,既然已经走错了,必定只会变本加厉,以图证明自己的无所谓。”这是陈心怡的判断,而随后的拍卖过程,更是证明了陈心怡的智慧。

    但凡是遇上陈氏集团的不动产,沙当必然就会跳出来乱搞一通,估计他本意还是想找个傻子将“冤大头”的帽子送出去,但因为他自己情绪不够稳定,判断不够准确,结果反而是屡屡以高价接盘,想要送出去的冤大头帽子,倒是越发戴的紧了,到拍卖会结束,还是没有机会摘下来。

    而沙当的出现,大大的拉高了陈氏集团不动产的出售价格,只是粗略的算算,陈心怡就知道今夜收获颇丰,至少多赚了百分之二十左右,当拍卖会散场的时候,陈心怡不顾张玄的阻止,竟然直接走出包厢,暴露在面色如铁的沙当面前。

    “陈心怡!”

    本书源自看书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