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懒得解释

【书名: 不死佣兵 第111章 懒得解释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愤怒就像是魔鬼,他从不跟理智打交道。

    大多数人在经历过愤怒而冷静之后,再去回想自己的愤怒的理由,总会觉得当时自己一定是被魔鬼蒙住了双眼,否则怎么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发出滔天的怒气,甚至做出一些让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来。

    张然很少让自己陷入愤怒之中,不仅是因为他的身份,更重要的是因为他的职业,一个职业军人若不能轻松的控制情绪,那么他肯定不是一名合格的职业军人。

    但刚才,张然的确是有些失控了。虽说他可以为自己的失控找到理由,但他却没有必要在陈心怡面前解释。

    莎莉抓起自己破烂的衣裳,骂了张然一句“碧池”后愤愤而去,陈心怡阴沉着一张脸,在张然房间的沙发坐下来。

    “真的不想说点什么?”

    看着张然仰面躺在床上,两眼只是盯着天花板,陈心怡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没什么好说的,麻烦。”张然摇了摇头,说道。

    “要是我不进来,你跟她会不会……”其实陈心怡不想问这个问题,因为问出来之后就会让她感觉胸口处隐隐作疼,当然她不问,同样也疼,当她进来看到这么一幕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疼了。

    “应该会吧,或许她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我。”张然将单薄的被子扯过来,将已经收汗了的身体遮住一部分,倒不全因为是觉得冷,像这种气候以及他的身体素质,根本不会觉得冷,纯粹是因为在陈心怡的眼神下,感觉不自在。

    沙发的旁边有张小几,陈心怡的左手就放在小几上,黄花梨打造的小几在经过无数次的擦拭后散发出一种油浸浸的质感,手指在上面画圈就会出现一圈圈白色的印记,这些印记会随着时间很快消失,就如同一个人死之后留给这个世界的记忆。

    陈心怡平常时候很少有这样的小动作,身为一个集团公司的总裁,或者说她身为这样家庭出来的后代,一举一动毫无疑问都是经过长期规范而培养出来的,这些无意识的小动作,除非是在情绪时空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

    也就是说,因为目睹了张然跟莎莉的那一幕,陈心怡的情绪已经陷入到极其不稳定的状态之中了。

    “没事的话你就去休息吧,这些天大家都累了。”张然淡淡的说道。

    陈心怡没有任何举动,纤长的手指仍旧在小几桌面上画着圈,那圆圈越来越多,痕迹早已经纠结在一起,变成一个实心圆。

    “你最近压力很大吧?能不能说来听听?”

    “压力?”

    张然皱了皱眉头,“你是怎么判断我有压力的?”

    “说来听听?哦,等等,我去给你煮一杯咖啡,要不就是红酒?酒窖里还有很不错的红酒。”说完,不等张然有所回应,就起身出去,甚至不给张然阻止的机会。

    望着陈心怡离开的背影,张然颇有些怅然,最后只是发出一声轻叹。

    张然知道自己压力大,他转头,大床的右侧就是硕大的落地窗户,隔着那特别通透的玻璃,可以看到吉隆坡的夜色,“无影,你究竟在做什么?”

    非洲跟吉隆坡是有时差的,当张然这边的时空陷入夜色的时候,非洲那边却是快要接近中午了。

    圣多美虽然是一个主权国家的首都,但这个国家人口基数实在是太少了,哪怕每年都会有成百万的旅客量,但仍旧远远不能跟那些真正打大城市相提并论,故而圣多美的机场不仅小,而且显得也很落后。

    穷固然是一个方面,客流量小也无法带来大量的利润,没有利润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去修葺机场,若不是因为那些起降的客机,恐怕生活在发达国家或者是发达城市旅客,会以为这里仅仅是个汽车站。

    当然,基本的保卫措施还是有的,草绿色的军服套在煤炭样的肤色外面,除开一口雪白的牙齿之外,就只有眨动眼睛时,能够看见的眼白。这些黑人士兵看起来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慵懒。

    圣多美其实是一个相对安全的城市,至少基本上听不到什么恐怖行为,政权也相对稳定,加上气候炎热,所以士兵们精神懈怠,也是可以理解的。

    又一架从欧洲飞来的空客降落了,相比中国,欧洲的航空公司大量使用的都是空客,而美国的航空公司飞来的,则绝大多数是波音,所以在国外,即便你不认识飞机尾翼上的航空公司标志,只需要从机型,也能大概判断飞机大概属于哪个地方。

    安检的疏松也有好处,那就是乘客的进出都很方便快捷,每当一个航班降落,机场出口处的出租车司机们就会发出一阵欢呼,因为乘客的出现意味着他们又有一笔生意可以做了。

    其实有时候一个航班降落,客人并不会太多,但总有点生意,不是么?

    今年二十五岁的莫普提已经在圣多美机场开出租车十年了,是的,他从十五岁就接了父亲的班,依靠开出租车的收入养活自己和一家人十年之久了。别看莫普提才二十五人,在中国内地的城市里,二十五岁出于刚刚才踏入社会的年龄层次,可是在非洲这个地方,二十五岁的莫普提却已经是五个孩子的父亲了。

    如果有新闻媒体来采访莫普提,问他一些基本情况的话,想你莫普提一定会说:“对,我姓福,我满族。”

    哪怕他现在每天要工作差不多十二个小时,哪怕他一个人工作需要养活一个老婆五个孩子,以至于每个礼拜只能吃到半斤肉,绝大多数都是依靠面包度日。

    可是跟那些十二岁就上战场,也不知道哪天就会死在流弹之下,又或者是生下来就是孤儿,最终只有在荒郊野外被饿死的非洲人相比,他感觉自己已经很幸福,对于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

    所以在没有参照的情况下讨论“幸福感”和“满足感”,那就是耍流氓。

    出租车司机是个不错的职业,一般情况下,能来圣多美旅行的国外客人往往社会层次比较高,这一类人不仅素质高,而且也会很大方,莫普提总结的经验就是:一定要让客人满意。

    在这个行当里,莫普提或许不是做的最好的,但每个月的收益总是比绝大多数的同行来的高。

    看来今天莫普提的运气仍旧不错,刚好排到他的时候,一架空客a320降落了,证明这是一架来自欧洲的客机,里面的客人不是来搞研究的科学家,就是准备来一次美妙游猎,以满足他们追求刺激的心性。

    “万能的主啊,请给我一个慷慨的客人吧。”

    机场出口打开,一波旅客走出来,莫普提在做过习惯性的祈祷后,跟他其他同样一样,打开车门下车,站在副驾驶和右侧后门之间的位置,等待着属于他的客人。

    一个身材哪怕是在欧洲人之中也显高挑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松散的长裙,脸上也蒙着一条深灰色的面纱,拖着一个小箱子,向着莫普提的车走来。

    “万能的主啊,竟然给我一个单身的女客人,这可真是太好了。”

    倒不是莫普提心中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只是单纯的感觉,单身女客人往往比组团的客人更大方,而且她们往往需要出租车司机更多的帮助,而且她们也愿意为此支付大量的小费。

    不管是在什么季节,非洲这个地方只要是在正午时分都是很热的,应该说是酷热。

    对于大多数生活在温带或者寒带的人来说,这种热是难以忍受的,然而人的适应能力其实并不输给大多数生物,否则就不会有黑人和爱斯基摩人的存在了。

    哪怕非洲人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工作是千百年进化的结果,但只要是身体健康的人,经过正确的训练加上坚毅的意志,就可以战胜恶劣的环境。

    毫无疑问,无影就是这个的胜利者,她用面纱遮住自己的面孔并不是畏惧太阳,只是不想让自己暴露在摄像头之下而已。

    圣多美是个开放的城市,但也是个落后的城市,机场附近还好,而只要离开机场之后,大街上基本就看不到摄像头了。所以从机场出来的无影,一路低头疾走,只是她选择的方向,正好是指向莫普提的出租车。

    “女士,需要帮忙么?”

    躬身上去的莫普提脸上堆出笑容,同时他伸出了右手,只要无影不拒绝的话,他就会抓住无影身后旅行箱的拉杆,如此一来这笔生意也就稳稳当当的落到了莫普提的口袋里。

    对于莫普提的殷勤,无影不以为意,她不认识莫普提,但这个并不重要,她需要的只是一辆送她去往目的地的出租车而已。

    上车,重新回到空调环境里,哪怕无影不怕酷暑,但她同样不会介意让自己更舒服一些。看着莫普提将旅行箱在后备箱里放好,然后抹着汗珠子钻进汽车,启动,无影一声不吭。

    “美丽的小姐,谢谢你接受我的服务,下面我们应该去哪里呢?”

    莫普提并没有多嘴,他知道什么是自己该说,什么是自己不该说的。

    “往前开。”

    这句话或许是出租车司机最喜欢听,也是最不喜欢听的一句话,重点还是出自一个什么样的客人口中,比如说出自无影这样的年轻女性口中,莫普提就喜欢听。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