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可怕的男人

【书名: 不死佣兵 第099章 可怕的男人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越野车很快冲出了机场,而陈心堂对张然的驾驶水平赞不绝口。

    “只是车好而已。”

    “对了,我最近打我父亲的电话总是不通,究竟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陈心堂涵养极好,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开口问起陈善仁的事情来。

    对于陈心堂的这个问题,张然只是通过车里的后视镜瞥了他一眼,继续保持着沉默,不过这次张然的态度,却是让陈心堂略微有些不满,道:“得罪了大舅哥,将来二叔二婶那一关可是不好过的哦?”

    “听说你在英国某所高校里搞研究,研究什么?”张然答非所问。

    “心怡没有跟你说吗?估计我研究的东西他也不是不懂的,高能物理,最近这半年一直在欧洲地下实验室里,那些地方需要彻底的保密,所以连个电话都打不出来,就更不用说上网了。”

    陈心堂的回答,解释了张然心中的疑惑,难怪这家伙到现在为止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张然也是头次见到像陈心堂这么话多的高能物理研究学者,以往见识的那个高知,除专业以外几乎是无话可说的。

    “你二叔二婶死了。”

    “砰!”

    陈心堂的脑袋,狠狠的撞在车顶棚上,要知道奔驰g级越野车的车厢已经很宽敞了,除非是乘客想要站起来,否则根本不可能碰到头。

    “你说什么?”

    两道赤红的光芒隔着镜片刺到张然的脸上,让张然不得不减慢车速。从刚才撞击的声音可以判断那一下可不轻,然而陈心堂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似的。

    “你在说什么?”陈心堂再次开口问道,那模样像是如果张然说不清楚,他就要将张然生吞活剥了似的。

    “你坐好吧,否则有可能会出现一次惨烈的车祸,对,就这样冷静下来,其实我本来是不想告诉你的,但这毕竟是事实,陈心怡的父母,也即是你的二叔二婶,死了,死于一场爆炸,不幸的是,爆炸时他们正好在家中。”

    “怎么可能......”陈心堂低着头,像是完全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如果我告诉你,有证据显示这场爆炸是你父亲策划并命令实施,其目的是为了引出陈心怡并且杀掉,好让他可以继承整个陈氏集团的话,你会怎么想?”既然已经开了头,张然就打算给陈心堂来个先入为主。

    “你究竟是哪一边的人?”

    沉默片刻的陈心堂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张然。

    张然耸耸肩膀,撇嘴道:“你刚刚不都已经说了,我是你妹妹的朋友。”

    “那我的父亲呢,是不是也死了?”沉重的气息从陈心堂的一对鼻孔里喷出来,像是即将上斗牛场的公牛,让人担心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发。

    “不,他没有死。”

    “不可能!他若是没有死得话,你怎么出现在机场?别的人我敢说,但我想我还是了解我父亲的。”

    “因为他输了,所以我把他暂时关押起来了,当然,如果我不关押他的话,或许他现在就真的是已经死了,想要他命的人可不止心怡一个。”

    “呼~~~~~”

    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陈心堂,在重重的喷出一口气之后,仰面倒在后排座椅上,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哪怕他已经是个成年的男人,在面对这样堪称“晴天霹雳”的消息时,仍旧会不知所措。

    车厢里沉默了好久,而奔驰车追求的静谧此时反而变成了对人的一种折磨,即便是有些发动机轰鸣传进来,也比这种彻底的安静要让人感觉好过的多。

    “你决定没有,是去见心怡呢,还是先去见你的父亲?”

    “我如果想先去见我的父亲,你们会同意?”陈心堂的回答,无疑证明他已经相信了张然大部分的话。

    “理论上来说是不会的。”张然淡淡一笑,道:“不过现在心怡应该也很忙,因为你父亲的关系,她被警察带走了,正如你所说,除非是天塌了,否则她又怎会不来接你呢?”

    “因为我父亲的关系?那你为什么不去警察局帮她?”陈心堂脸上显出对陈心怡的关心,张然细细分辨并非虚假,不由得放下心来,道:“怎么,让你现在去见心怡,你就觉得很自然么?”

    车厢里再次陷入沉默,陈心堂脑子急速转动,却是在考虑着张然这话中的意思。

    “能不能去见我父亲?”

    “可以!”

    面对陈心堂再次的请求,张然这次没有犹豫,而是直接一口答应下来。而他的这个举动,却让陈心堂眼底闪过一道亮光。

    对于陈心堂来说,这次回家无疑是不顺的,在机场没有见到任何一个自己想见的人,上车之后听到的,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噩耗,而到现在为止他仍旧还能保持平静,光是这份心性修为,就已经超过常人太多太多,张然也不得不说高看陈心堂一眼。

    或许是因为陈心怡被带去市府的缘故,张然发现自己身后并没有任何跟踪的尾巴,但他还是非常小心的多兜了几个圈子,甚至是钻了好几个地下停车场,最终才带着陈心堂,去见陈善仁。

    父子两人的见面并没有任何值得称道之处,或许跟陈心怡一样,少年时期就开始经常出国求学的陈心堂,在见到坐在那里看电视的老迈父亲时,情绪并没有太多的激动。

    反而是陈善仁显得很意外,当他抬头跟陈心堂的眼神对视时,脸上的表情却是显得非常复杂。

    “看来你生活的还不错,至少还有电视看?”

    “回来一趟不容易吧,坐下说,张然你也坐。”

    张然耸耸肩膀,陈善仁这副派头分明是将他当成客人,可事实上张然才是管理者,而陈善仁不过是个囚犯而已。可以理解,当面对自己孩子时,陈善仁还想保留自己身为父亲的一点尊严。

    张然选择了坐下,他并没有心思去揭破陈善仁的这点小心思,虽说他还没有孩子,但不代表他不能理解。三个女人坐在一起就是一台戏,而三个男人坐下来,若是不方便讨论女人的话,气氛就会显得有些沉重了。

    “爸......”最终还是陈心堂忍不住开口了,他已经算是个沉稳的男人,但是跟张然和陈善仁相比,却还是略显的稚嫩了些。

    “嗯?”

    “二叔二婶......”

    “是我做的。”

    面对自己儿子的质询,陈善仁并没有打算去回避或者是掩饰,或许是他的高傲不允许他在儿子面前撒谎,也有可能是因为张然的村长,所以陈善仁连一点解释都没有。

    像是所有影视作品里那样,陈心堂最后的沉稳被打破了,他从沙发上跳起来,在他父亲面前表现的像是被夺走心爱玩具般的孩子,一双眼眶里饱含着泪水,大声的喝问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一场战争,仁慈之人绝不可能获得胜利。”

    “然而你还是输了。”张然忍不住回敬了陈善仁一句。

    “不,我还没有输!”陈善仁抬手指着陈心堂,大声对张然说道。他这话里的意思,张然懂,陈善仁不怕死,只要陈心堂还活着,那就是他生命的延续,中国人对子女的看重程度,是外国人很难理解的。

    幸好,张然是个中国人,而且是个骨子里很地道的中国人,所以他能理解陈善仁的话。

    “可惜你想给他的,不是他想要的。”摇了摇头,张然轻描淡写的否决了陈心堂。

    “只有他的后代才会姓陈!”

    “那不重要!”

    陈善仁跟张然你一言我一句,却是将原本应该成为主角的陈心堂给晾到了一边。

    “等一等!你们都停下来!”

    双手抱头的陈心堂终于回过神来了,他站到了两人之间,挡住两人的视线,大声的吼道。

    “等一等,你叫张然是不是?能不能让我们单独待一会儿?”陈心堂转过来,几乎是在哀求张然,只可惜他的哀求对张然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张然甚至不需要考虑就直接摇头,“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答应过心怡,要保证他活着。”张然指着陈善仁道。

    “你以为我会杀了他?”

    “我只能保证他不会杀了你。”

    张然的这个冷笑话,在陈心堂看来一点都不好笑,紧绷着一张脸的陈心堂干脆的转身过去,不再看张然,而是对陈善仁大声道:“那么接下来呢?你打算怎么做?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是不是该去跪在心怡面前,为难留你一条老命而苦苦哀求?”

    “不,你不需要这样做。”陈善仁仍旧沉着的坐在沙发上,而张然从他望向陈心堂的眼神之中,感觉到陈善仁仍旧是将陈心堂当成一个孩子。或许在父母眼中,孩子就是孩子,不管他是三岁还是三十岁,甚至是四十岁,都长不大似的,至少陈善仁此时看陈心堂,就像是在个孩子。

    “为什么?你是我的父亲,虽说我也很爱二叔二婶,但他们已经死了,我已经永远的失去了他们,难道说我还要失去你么?如果你死在心怡的手中,那我就等于同时失去了心怡,在这个世界上,我就再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了!”陈心堂说出这段话的时候,眼泪已经是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已,就连那镜片上,都已经被眼泪给浸湿了。

    “不用你去求,若陈心怡还在意陈家的话,她就不会杀我的。”不知道陈善仁从哪里得来的信心,却是胸有成竹的对陈心堂说道。

    本文来自看书惘小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