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关键时刻冷血发威了!

【书名: 不死佣兵 第055章 关键时刻冷血发威了!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当外面的敌人认定张然子弹打空,在小头目的催促下发动进攻的时候,张然扔掉了手枪,三把手枪都扔了!

    即便是空枪,张然也没有想过要浪费,就当成份量超过一斤多铁疙瘩,从张然手中扔出去照样是有杀伤力的,至少第一个被空枪砸到脑袋的家伙,一声不吭的就仰倒在地了。

    只可惜手枪始终不是飞刀,更不是传说中的血滴子,准确度低不说,也很难要人命,所以当张然扔出手枪后,两手还是抹上了腰带,再度拿出来的时候,双手已经多出两柄色泽怪异的匕首来!

    这两把匕首很特殊,不仅样式特殊,更重要的是其材质特殊。高强度的工业塑料制成的匕首,别说是通过集团总部大楼的安检,张然甚至带着登上过民航客机,就连号称最为严密的大陆安检,都没能检查的出来。

    而这个时候张然拔出匕首来,其实也就是最后的搏杀了,在他看来,除非出现奇迹,否则今天可能就要交待在这里了。对于死亡,张然并不畏惧,从他走上雇佣兵这条道路开始,死亡的阴影就一直笼罩在他身上,曾经无数次的跟死神擦肩而过,那些经历已经让张然麻木到认定死神时时刻刻都在他的左近,或许就像是猫在调戏一只小老鼠,疲于奔命的小老鼠却永远不知道,猫爪子下一次捞过来的时候,会不会伸出里面锋利的指甲。

    张然跃过了沙发的靠背,左手在前,右手在后,工程塑料制成的匕首,虽然没有闪烁出什么金属的寒芒,白茫茫雾沙沙的却像是带着两道浓浓的死气,不是敌人死,就是张然死!

    “停!”

    就在张然凌空的那一瞬间,耳机里突然传出白革的嚎叫,那声音之大,就连定制的耳塞,都发出了破裂似的声音。

    “停下,停下!”

    当白革在网络的那边喘粗气的时候,张然双脚已经落地了,他不知道白革为何要叫停,但他的身体很好的执行了这个指令,信任,是佣兵之间必不可少的东西,若是一个佣兵谁都不信任,那么他离死就真是不远了。

    一道空气的纹波,几乎是擦着张然的鼻尖而过,张然保持着刚刚落地的姿势,却是一动不敢动!

    门口冲进来的几个家伙,被手枪砸翻的那个还躺在地上,紧跟在其身后的一个则是刚刚狼狈的躲过了铁疙瘩,还没有来得及举枪向张然瞄准!

    对于张然来说真正危险的是第三个,他没有受到手枪的威胁,没有意外的影响,所以反而成为第一个举枪瞄准张然的敌人,同时食指也已经在发力,或许就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子弹就会射向张然。

    然而他却没有这个机会了!

    擦着张然鼻尖而过的空气纹波,直接在其脑门上开了一个大洞,在那一瞬间,张然仿佛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全部过程。被高度压缩的空气,抢在弹头的前一瞬间撕开了额头上的表皮、真皮、单薄的肌肉和血管,直接在坚固的颅骨上钻开一个口子。

    空气的作用也就到此为止了,子弹钻进了破洞之中,受到脑部组织的牵绊,哪怕是蕴含着巨大动能的弹头,也开始翻滚,比高速公路上飞驰的汽车快数十倍的子弹,不论多么坚固的身体也在翻滚之中开始转向、变形,最终拐了一个弯儿,带着白色脑浆和红色的血液,冲破了颅骨的阻挡,撕开了一个比碗口还要大的洞,出来了!

    “砰~~~~~”

    在那人倒地的时候,枪声才传来,那么悠扬,那么优雅!

    不过张然的一颗心,却在这短短的几乎不可觉察的时间里,经历了一次完整的大起大落!

    “砰~~~~”

    “砰~~~~”

    第一声之后,那悠扬的枪声开始持续的发出,一个接一个的倒霉蛋,要么被掀飞了脑门,要么被打断了胸骨,运气最好的也被撕掉了一条腿,十二楼事务所会议室的大门,像是通向地狱!

    关键时刻,冷血终于找到了机会开枪,狙击手的远程火力支援的威力绝对不是任何职业战士会轻视的,更别说冷血这样的顶级狙击手!

    一直在门口叫嚣的那个小头目也死了,死在张然看不见的地方,那些狙击枪的子弹绝不是木质门板能够阻挡的,事实上穿透门板的子弹几乎已经毫无准头可言,除非是终结者里面使用的电磁轨道枪。

    小头目是被无序的跳弹击了心脏,他人还在门板后面,就那么死了,很冤枉。

    不仅是陈善仁的手下,黑水保镖们也吃了亏,不过好在他们有专业的素养,反应也很快,当狙击枪的声音响起之后,他们第一时间选择了隐蔽,撤退!

    伯纳额头上的一对眉毛拧了起来,他已经退到了安全地带,也判断出狙击手应该是在会议室玻璃幕墙对面的大楼上,如果不是刚才那些家伙胡乱开枪,将玻璃幕墙打的粉碎,对面楼上的狙击手绝对不敢肆无忌惮的开枪!

    说到底,就是无组织无纪律无经验的三无人员闯下来的祸事,虽说他们已经用自己的生命来偿还,但还是让伯纳很头疼。

    他还有人在外面,可以解决那个狙击手,只要解决了那个狙击手,里面的张然应该不是问题。

    然而让伯纳感到愤怒的是,他手机竟然打不通了!

    “该死的,落后的,野蛮的国家!”伯纳强忍着砸掉手机的冲动,低声诅咒着。

    就在伯纳一筹莫展的时候,跌跌撞撞的脚步声,从他们背后传来。

    如果不是因为伯纳见过那家伙的面,这个莽撞的陈善仁手下,一定会被乱枪打成马蜂窝,不过即便如此,在看见躺在地上的小头目之后,这家伙也傻眼了。

    “老板,老板在九楼,九楼的办公区!”

    在平复心跳和呼吸之后,伯纳听到了一个让他喜出望外的好消息。黑水公司接受的是陈善仁的雇佣,保护陈善仁的性命,至于说张然和陈心怡,只是洗衣服时候在手边游走的河虾,抓的住自然好,抓不住也无所谓。

    所以伯纳决定撤退了,他要遵循自己的职业操守,去保护陈善仁。黑水保镖要走,小头目又死了,剩下的几个打手,纷纷变得茫然起来,他们充不进会议室,对面那个狙击手的枪法太可怕了,一边是自己的性命,一边是足以让人疯狂的天文数字。

    最终他们还是选择了退却,毕竟再多的钱也要有命花,才有意义。死不瞑目的小头目就是他们最好的反面教材,那间大门敞开的会议室对他们来说,是不可逾越的。

    “冷血,谢了!”

    弯腰在地上收集武器的张然,冲着麦克风低语,他行走在死尸之间,却对那些残破的人体熟视无睹。

    会议室里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味道,有血腥味,有硝烟味,还有一种酸腐的气息,一阵阵的从角落里散发出来,那是人在呕吐,不是一个,而是除开陈心怡和张玄之外的所有人,都在呕吐。眼前的场景是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了,出现在荧幕上或许他们还能承认,当真真正正的摆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就崩溃了。

    “这里的事情都搞定了?”

    哪怕刚刚在地府门口走了一遭,张然的脸色仍旧平静,他不管其他人,只是望着张玄和陈心怡。

    “手续已经交接完成,但有一部分要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生效。”张玄一面说话,一面喉结上下滑动个不停,很显然他也只是在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相比其他人来说,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什么二十四小时之后才能生效的东西,张然并不在意,他眼下最关心的是十五楼的那个投行,是不是从名义上来说,已经归陈心怡管了。

    “是的,理论上是这样,不过投行的性质比较特殊,他需要......”

    张玄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张然挥手打断,“什么?他们被堵在九楼了?老刀,老刀,你们那边情况如何?”

    捂着左耳,这样耳机里的声音会更清晰些。刚刚白革告诉了张然一个最大的坏消息,尤其是当张然发现门口竟然一个穿西装的鬼佬都没有时,他感觉有些头大了!

    仅仅是老刀和快手,这些黑水保镖未必就能拿他们怎样,问题是他们还有个拖油瓶的陈善仁,别看这只老狐狸表现的很老实,他那是在等待折腾的机会。

    “去九楼!”

    将一把装满子弹的手枪扔给陈心怡,张然转头就走,他已经将所有能够收集的武器都收集起来了,准备去接应老刀和快手。

    “等一等,大小姐不能走!”一直在旁边干呕的张玄,此时突然挺身而出,挡在了陈心怡的面前,对上张然犀利的眼神,他却是毫不退让。

    “大小姐,哦,不总裁不能冒险,这关系到整个陈氏集团,她若是有半点闪失,陈氏集团就有可能分崩离析!”

    深吸一口气,张玄顶着压力,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张叔,我......”陈心怡想要说什么,张然却是一拍脑门,另外一只手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来,对准了张玄。

    气氛,突然之间变得凝重起来,那些已经将肚子里能吐不能吐都吐了的年轻律师,纷纷侧目望过来,倒是张玄,挺起胸膛向着那黑洞洞的而枪口迈上一步,眼神坚毅。

    “你就算是开枪打死我,我也不会让你带着总裁去冒险!”

    张玄那满是皱纹的额头上,黄豆大小的汗珠冒出来了,他害怕,但他必须要这么做。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