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3章 恶之由来

【书名: 不死佣兵 第023章 恶之由来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在美国各大情报机构的机密档案库里,都有一个代号,这个代号就叫“白鸽”。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白鸽亲自参加了哪怕是一起杀人放火的犯罪事实,但想要抓住此人的情报机构却遍布全球,只因为在黑客界里,白鸽的大名当真是如日中天。

    真正让各国情报机构对白鸽恨之入骨的,并非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而是白鸽这个家伙,纯属就是一个犯贱找抽型,最喜欢显摆自己,尤其是当那些刚入行的黑客,甚至是将白鸽当成了老师一样的对待,说白了,白鸽就是“好为人师”、“性格张扬”。

    照理说,像白鸽这种在行为上根本不懂“低调”二字的人,早就该被抓起来,可偏偏他纵横黑客界七八年时间,各国情报机构愣是连他的真名,都没能查出来,就更不用说抓住他的人了。

    这家伙,在网络上高调,但却将自己的事实身份,维护的滴水不漏。

    除开极其有限的几个人之外,谁也不知道,白鸽的真名,竟然就是叫“白革”。

    白革虽然是网络上的王者,可是对张然,他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不仅仅是因为他跟张然有着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更重要的是,张然救过他的命,不止一次。

    这些事情张然可能没有放在心头,但对于向来不喜欢人情的人来说,张然就是他一辈子的债主。

    陈善仁在网络上公开的资料并不多,故而白革也需要时间,从更多的第三方,来收集关于陈善仁的情报。

    张然与陈心怡在那空无一人的民房里逗留的第一天,张然跟白革之间几乎没有更多的联系,一直是在安静的等着,等待白革将最新的情报送过来,而跟陈心怡共处一斗室之内,张然对这个年轻漂亮的女总裁,却是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从陈心怡口中获知,其实在她小的时候,准确的说是在她爷爷还没有过世的时候,一家人的关系还是挺好的,尤其是她父亲对生意和赚钱表现出毫无兴趣,专心一意的搞学术研究后,无论是大伯陈善仁,还是三叔陈良辉,对她这个家中唯一的,漂亮的小公主,表现出来的,都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掉了。

    那时候的陈心怡,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走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或许陈良辉并没有想过要真正杀死陈心怡,从理论上来说,只要陈心怡“消失”了,那么家族的遗产就会重新分配,不过陈心怡的这个判断,却只是换来了张然的一声冷笑。

    对陈善仁,张然的了解的确不多,但陈良辉是死在张然手中的,故而关于陈良辉的那些信息,恐怕张然所知,比陈心怡更多一些。

    在张然看来,陈良辉之所以没有立刻杀死陈心怡,那是因为他对自己没有信心,他怕陈心怡死了之后,陈善仁就会顺理成章的将所有遗产接收过去,毕竟相比之下,陈善仁比陈良辉更有优势,身份上的优势。

    故而陈良辉才会将陈心怡藏在后备箱里,不管他去哪里,都一定会带上陈心怡,陈心怡是他的依仗,失去了陈心怡,他完全没有可能赢的这场遗产争夺战。

    只可惜陈良辉怎么也没有想到,平常时候看起来很顾念亲情的大哥陈善仁,竟会抢先动手,雇佣了张然来杀他,最终张然却又意外的救下了陈心怡,把自己陷入这样一个不利的局面当中。

    “你的那个狗头军师,还没有消息来么?”

    陈心怡对白革的感觉并不好,导致这样一个结果,是有原因的。

    在香港,白革就要张然将陈心怡灭口,而他的这个要求,陈心怡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女人都是记仇的,据说越是长的漂亮的女人,就越是记仇。

    带着这样的情绪,陈心怡在提及白革的时候,言语间不客气,也就说的过去了,至于这些细节,张然也不会介意。

    “消息肯定会有的,他也不是神仙,如果你实在是太闲的话,不如尝试做点好吃的,人是铁,饭是钢……”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方面我不擅长,如果你真是想吃的话,杀了陈善仁,吉隆坡所有好吃的地方,我可以带你走遍。”

    对于陈心怡的这个回答,张然并不觉得意外。像陈心怡这样的女人,若是还能烧的一手好菜,那才真是逆天的存在了,就好像无影……

    一想到这个名字,张然的脸色就不自然了,可刚巧这个时候,陈心怡的眼神就笼罩在张然的面上,故而也就不会放过张然脸色的变化,转眼间陈心怡脸上的笑容也都消失了,道:“怎么,你是觉得,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么?我们与陈善仁之间的差距,当真就这么大?”

    “嗯?”

    张然极少出现失神的情形,而此时若不是陈心怡叫他,他怕就会陷入到往日的回忆之中而不自知了。

    “我们,是不是死定了?”

    陈心怡脸上的担忧变得浓郁起来,“其实,我不怕死,但我一辈子,都没有输过……”

    “输?”

    张然的注意力总算是调整回来了,也明白陈心怡究竟是在说什么,“看来你跟我是不同的,我这辈子经常输,但就是怕死的很,而你的那个大伯,正好,那厮有消息来了,咱们去看看吧。”

    “有消息了么?”

    应该说白革的动作还是极快的,毕竟他需要在全世界各国的网络上搜寻关于陈善仁的所有信息,而且还不能留下漏洞以免被人抓住了尾巴。

    如果说张然和陈心怡在吉隆坡面对的是一个陈善仁,以及陈善仁背后的势力,那么白鸽要面对的,则有可能是全世界被政府网罗的计算机高手,这其中的风险,不言而喻。

    陈心怡或许并不知道白革的艰辛,可是张然知道,所以他一直没有开口催促过,直到电脑音箱里传出来那熟悉的声音,“我说你还在不?老子可是老累死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人的网络线路实在无法承受的话,张然相信白革一定会黑进吉隆坡的网络营运商当中,以便于他可以直接将自以为英俊的相貌显摆在电脑屏幕上。

    “我当然在,没有你,我怎么办?”

    “知道就好了。”

    虽说只有声音,但张然可以想象,在网络的那一端,白革那小子是一副怎样得意的笑容。

    “这个陈善仁,当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喏,他家老三是东南亚鼎鼎大名的毒王,而他呢,啧啧,水王啊!”

    “水王?”张然皱了皱眉头,他有些不理解白革这话的意思,在询问白革的同时,他两眼也在快速的浏览着屏幕上刷新的数据。不用白革解释,张然很快就明白,何以陈善仁会被称为“水王”。

    从资料上的数据来看,陈善仁早在十三年前就开始利用陈家的货船,开始了走私业务。

    陈家的产业很多,其中也包括了物流和仓储行业,作为一个实体经济,若是没有这两项基础的产业,那么利润就会被分摊的太薄,而且容易被人掐住咽喉。陈心怡的爷爷是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早在事业起步时,就开始涉足这两个行当,在他悉心经营下,陈家的货运和仓储业不仅能够满足集团自身的需要,还能对外经营。

    而主管货运行当的,就是陈善仁。

    早在十五年前,陈善仁被老爷子委以重任,可他偏偏不学好,在自身贪婪和外界诱导下,开始涉足到走私行当。或许真是因为虎父无犬子吧,陈老爷子能够白手起家,他的三个儿子竟然也都无一个是废物。

    最小的老三卖个毒品都能成为毒王,而老大走私,竟然也凭借着陈家在大马的势力和自身的能力,成为辐射范围遍布整个东南亚的水王,光是一年走私的利润,竟然就不亚于老三陈良辉的贩毒收入,相比起大陆修建红楼的那位,竟然也是不远了。

    当然,要论及两者之间的难度,却是不能同日而语的,毕竟大马这个地方,各方面的约束和控制,都远不如那位兴盛时期的大陆。

    但这足以让张然惊叹,而让陈心怡咋舌。她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大伯暗中还在从事走私的勾当,这么多年过去了,难道除了她之外,家里也没有其他人发现么?

    “我算是明白了。”

    陈心怡毕竟是个聪慧的女子,屏幕上的资料还在继续出现,她却是频频点头,“难怪他杀了三叔,追杀我还杀了……爷爷在世的时候肯定是知道这些事情的,而父亲他又对经商毫无兴趣,甚至是方案,故而爷爷才会立下那样的遗嘱,要将整个陈家全部交到我的手中,他老人家是怕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都被别人给败了啊!”

    “而陈善仁之所以要将你杀了,其实未必完全是因为陈家的家产,而是担心你要是上位,不能再像老爷子那样容忍他,从而影响到他的走私事业?这么一来,倒是说的通了,走私的收益固然是高,但毕竟是违法,陈善仁想必也是知道这一点,若是能够将整个陈家的产业尽数掌握,那么他想要上岸,就容易的多了。”

    张然也是明白了,陈善仁的确是有必须拿到陈家所有产业的理由,而这样的理由,足以让陈善仁完全不顾亲情,向家中的亲人下手!

    本书源自看书罔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