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心怡的家世

【书名: 不死佣兵 第020章 心怡的家世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退路。虽然这里风景不错,但我却不想死在这里。”

    “说了半天,你还是不放心我的人?他就在哪里,要不下车之后你就把他捆起来拷打吧!”陈心怡的面色有些不豫,她抬手指向前方,在那栋已经快要临近的别墅前,矗立着一名身材不高但身躯笔挺的——老人家。

    张然的眼神很好,一眼就瞧见那人头上如白雪般的华发,而且一看这老人家的神态还有装扮,张然心中就有自然而然的联想两个字——管家。

    “方伯!”

    相比之下陈心怡就显得有些激动了,她跳下汽车奔向老人家,张然唯一担心的就是,老人家承受不住陈心怡的冲劲。好在陈心怡到是没有真的一直冲到方伯身上,距离一尺的时候,她终究是停了下来,张然也松了口气。

    “方伯,我爹哋还有妈咪,他们……”一说到这个,陈心怡的眼泪又再度忍不住的连珠而下,那方伯同样是老泪纵横。一时间,气氛变得无比悲切,让张然总觉得自己毫无表示的站在这里,是一种罪过。

    对于张然来说,眼泪已经是极其稀罕的东西,如果用正常人的角度来看,张然的泪腺基本上可以切除掉,属于身体多余组织。

    “小姐,您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

    那方伯,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雪白的方帕擦着眼泪,一面对陈心怡说道。

    “嗯。”陈心怡反而是用手背在抹眼睛,随后情绪也就稳定下来,在方伯的招呼下,领着张然走进楼中。

    “这位是我的朋友,如果不是他,我怕是早就已经死在三叔的手里,更不用说后来……方伯,以后他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你对他要像对待我一样。”

    陈心怡的话,方伯自然是点头的,然而张然听在耳中,却还是感觉到了主人和佣人之间的差别,哪怕陈心怡说方伯就如同她的长辈,“如同”毕竟只是“如同”,跟“是”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而从一开始到现在,张然的心中其实并不是很放心这个方伯。

    这庄园里的其他人好像都已经被方伯安排走了,看起来像是怕人多眼杂,走漏了陈心怡的风声,可这种举动对于有心人来说却等于是掩耳盗铃,至少张然是这么认为的。

    等到方伯亲自去张罗,离开两人时,张然才低声问陈心怡:“你觉得他,真靠得住?”

    “肯定……应该……”

    陈心怡原本是肯定的,但当她对上张然的眼神后,脸上的神情就变得有些犹豫,眼神凝重,死死盯着张然。看得出,陈心怡对方伯是有感情的,很深,可是这些天的经历却让陈心怡不敢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除了眼前的张然。

    而要想让陈心怡相信方伯靠不住,那么张然就必须要给陈心怡一个理由,一个充分的证据。张然只能摇头,他只是个佣兵,而不是法官,不管理由还是证据,对于张然来说,都是多余的东西,他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如他自己所说,他从不曾离开过战场,而让他在战场上活下来,是直觉。

    他直觉方伯是靠不住的。

    “方伯他,一直都是你们家里的管家?”

    “嗯,怎么了?”

    “那他就没有成家,没有自己的孩子?”张然又接着问道。

    虽说陈心怡并不知道这些问题跟方伯的忠诚有什么关系,但既然是张然提出来的问题,她还是认真的回答,“方伯结过婚,不仅有孩子,而且连孙子都有了,不过他很少回家,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我们家里。”

    “有孩子啊……”张然右手不自觉的摸到自己下吧,食指和拇指轻轻的剐蹭着冒出头来的胡渣子,发出轻微的“刷刷”声。

    “有什么问题吗?”

    对于陈心怡的疑问,张然撇了撇嘴,道:“我去车上收拾东西。”

    两人其实并没有行礼,而张然口中所谓的“东西”,就是那两个黑色的旅行袋。

    陈心怡皱了皱眉头,红唇动了动,像是想要说那些东西在庄园里用不上,可话到嘴边最终还是没有出口,被她吞了回去,只是怔怔的望着张然背影,神情有些不知所措。

    “吃饭了,小姐,张先生。”

    方伯虽然只是个管家,但仍旧做的一手好菜,至少张然还没有走进餐厅,就已经闻到了四溢的菜香。

    “方伯的手艺还是这么好呀。”

    或许对于陈心怡来说,这是无比熟悉的味道,家的味道,自然而然的,她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迫不及待的坐下,吃饭。

    面对桌面上品种不多但看上去都那么精致的菜品,就连张然都颇为佩服。

    “方伯,你家孩子还好吧?”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张然突如其来的开口问道。

    “啊?”

    刚刚面上还带着笑容的方伯,表情顿时变得无比僵硬。

    “好啊,张先生怎么想起突然问这个了?”

    虽说方伯很快就低头下去,避过了张然和陈心怡的视线,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张然扭头过去,与陈心怡视线相对一触,随后两人齐齐点头。

    “方伯,收拾了吧,我们都吃好了。”

    然而张然和陈心怡却是谁都没有点破,不动声色的将肚子填满后,才擦着嘴请方伯收拾。

    “怎样?”

    “……”

    陈心怡有些难以启齿,她相信方伯在情感上是冲着她的,然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弱点,而刚刚张然的一个问题,就已经让方伯暴露出了其致命的弱点。

    “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啊。”张然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

    “那我们,继续走么?”陈心怡随着张然的脚步而动,不自觉的向着张然靠拢。

    “说实话,我这个人是不喜欢一直处在被动的位置……”张然撇撇嘴,向着窗户外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逐渐暗下来,而庄园里并没有任何动静,看来对方要么就是还没收到消息,好么就是打算到天黑之后再行动。

    “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看到方伯又进来,忙碌,张然低声在陈心怡耳边说道。

    对于张然的要求,陈心怡几乎是不拒绝的,她点点头,领着张然去了她的房间。

    虽说陈心怡一辈子留在吉隆坡的时间不多,但这个庄园却是不同的,她的整个童年几乎都是在这里度过,故而在房间里,张然看到了很多属于小女孩的东西,比如硕大洁白的绒毛玩具,还有挂在窗户边上的,铜质的风铃。

    “你不准备逃跑,是打算在这里跟他们对抗?”

    见张然将两个黑色的旅行袋都拎进房间,打开整理,陈心怡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我只是在收拾。”

    旅行袋里的东西很丰富,其实并不仅仅只有武器,还有很多装备,比如说战术外套,防弹背心。

    “这个你穿在里面。”

    白革联系的卖家果然都是专业的,张然手中拎着的防弹背心虽说看上去样式有些老旧,但张然一眼就认出,这种防弹背心可是真正美**方用品,科威特战场上的标准配置。

    “有点重,不过防弹性能很好。”等陈心怡穿上之后,张然随手又将一把手枪和三个弹夹递给陈心怡让她带上,“有备无患”。

    等到东西拾掇的差不多了,张然这才起身,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装备,确定没有遗漏之后,走到房间里唯一的椅子坐下,正面对着坐在床边的陈心怡。

    “咱们并没有任何书面的合同,是吧?”

    “嗯?”

    陈心怡的眉头挑起,她有些疑惑。

    “我的意思是说,咱们没有形成约定,如果我想的话,随时可以一个人走掉,是这样吧?”

    “你要走,一个人?”

    “是的,因为你对我隐藏了不少秘密,哪怕你已经说了一部分,但却没有全盘托出,对吗?而如果要我接受你的雇佣,这些还远远不够。”

    “可是,你答应过我……”

    “答应是一回事,骷髅会和三角裤这两个佣兵团,不用你说我也会去收拾他们,但是你自己家里的事情,我却未必就一定要搀和在里面,对吗?”张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那你想要知道什么?”

    沉吟片刻,陈心怡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像是做出了决定。

    “你觉得呢?”张然不答反问。

    “那就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陈心怡两眼死死盯着张然,说道。

    “没关系,时间我们还有,而且你家这个庄园够大,想来对方已经接受了教训,若是再来的话,一定会进行充分的布置,这也需要时间。”

    “那好吧,该从哪里开始呢?嗯,从我爷爷说起吧,我们并不是大马人,我爷爷大概在二十多岁的时候,乘船来到大马,偷渡的……”

    陈心怡果真没有说谎,关于她家族的故事,一开口就停不下来,即便以张然这一生的经历来看陈心怡的爷爷,也同样感觉像是在听一个传奇故事,一个偷渡而来的年轻人,从一无所有到黑白两道通吃,恍若就是20世纪初上海滩的传奇人物许文强。

    而正如大多数富二代一样,老爷子的三个孩子,却并没有将他优良品质全数继承下来,比如陈心怡的父亲,既不喜欢商场上的勾心斗角也不愿意接触黑道上的刀光剑影,偏偏是醉心于学术研究,当上了一名教授。

    至于老大陈善仁和老三陈良辉,勉强算是走了老爷子各一半的道路。

    时间,在陈心怡的讲述中一点点的溜走,期间方伯来过两次,欲言又止,但都被陈心怡打发走了。当客厅里的老式挂钟敲响整十点的钟声时,张然来到了窗边,望向黑暗笼罩的庄园。

    “他们来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