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惊闻噩耗

【书名: 不死佣兵 第018章 惊闻噩耗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巴生港,毗邻吉隆坡,乃是整个大马最重要的港口,没有之一。

    正如俗话说的,有人的地方有江湖,那有海港的地方,就有闹市和酒吧,出海归来的水手们,若是没有酒吧这种让他们肆意挥洒的地方,肯定会疯掉。像巴生港这样一个世界性的港口,酒吧泛滥的程度堪比雨后的春笋。

    张然带着猴子理查,此时就坐在一家酒吧的角落里,看着电视。

    像张然这样的人,年纪虽不大,但一生经历之丰富,写成一本书也差不多有辞海般厚了,哪怕猴子理查的年龄比起张然来要大差不多十岁,但刚刚经历的事情仍旧让他落座后,一杯接着一杯的往肚子里灌着威士忌。

    “再喝下去,你就要醉了。”

    张然虽然也端着个杯子,可里面装的并不是酒,而是水,这酒吧里最好的瓶装水。不过外人看起来他像是在喝酒,因为他喝的很慢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像是在品尝什么无上的美味一般。

    “醉?”猴子理查脸上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明悟,放声笑道:“醉了就醉了,这次能够活着回来,当真是上帝保佑……”

    就在猴子理查发表感言的时候,张然却全然没有去听了,他的注意力被挂在吧台上方的电视所吸引,而此时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

    “你好好待这里!”

    张然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猛地起身在理查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随即匆匆忙忙的离开了酒吧。

    酒吧跟旅店往往不会分家,张然从酒吧里出来一转,就进了隔壁的小酒店。这家酒店虽说看起来不太光鲜,但却是理查推荐的,物美价廉。

    其实住酒店最重要的就是卫生和安全,在这两个方面,哪怕就是陈心怡也很难挑出毛病来。站在陈心怡房门外,张然抬手敲了敲却没人来开门,好在这种房门还难不住张然,当他打开门进去的时候,却见陈心怡正目瞪口呆的盯着电视机。

    “我就知道……”低声嘟囔着,张然找到遥控器,将电视给关了。然而即便如此,陈心怡仍旧如同失魂般的,怔怔盯着漆黑一片的屏幕。

    “没事的,没事的。”

    摇了摇头,张然上前一步将陈心怡环抱于怀中,此时陈心怡才浑身一抖,“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我家……那是我家……”

    “嗯,我知道,失火了。”张然轻轻的拍打着陈心怡的脊背,安慰着。

    “不是失火,是爆炸,爆炸!”

    陈心怡挣扎着直立起腰身,两眼被血冲的赤红起来,眼泪止不住的在面颊上流淌,因为海上经历而深凹下去的一双眼窝,显得愈发的青紫。

    “躺下休息吧,没事的,等你身体恢复了,我陪你回去看看。”张然脸上虽是没有太多的表情,可他却感觉自己心有些抽搐,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很不习惯。

    “不!”

    也不知陈心怡哪里来的力气,竟然挣脱了张然双手的束缚,从张然怀中脱身出来,大吼道:“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不行!你现在一出门,就有可能被盯上!你难道不想活了么?”

    张然重新将陈心怡摁住,结果就是——两人一起倒在了床上!不过此时谁都没有往那方面想的可能,陈心怡终究不是张然的对手,挣扎的几下也就累了,放弃的躺在,两眼毫无焦距的望向天花板,空中只是念叨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若是以往遇上这样的事情,张然必定会坚持自己的决定,大多数时候,冲动只会误事。

    可是今天,当他看着躺在床上的陈心怡,那凄婉的神色,还有两行始终不干的眼泪时,心却是软了。

    “要不我们下午就出发吧。”

    从巴马到吉隆波,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以目前的交通状况,想要马上赶到并不容易,遑论张然手中并没有交通工具。

    床上的陈心怡听张然这么一说,双手抹着眼泪坐起来,“真的?下午就走?”

    “下午就走!”

    点了点头,张然站起身来,道:“我去搞一辆车。”

    “我打个电话就可以……”

    “你忘了,不能跟外界联系,现在情况不明。”

    “是……”

    当张然答应陈心怡赶去吉隆坡之后,陈心怡反而冷静下来了,她一面擦着脸上参残余的额泪,一面走进了卫生间。张然才刚刚走到房门口,陈心怡的声音就从卫生间里传出来,“能不能,帮我买一套衣服。”

    “嗯。”

    淡淡的应了一声后,张然关门离开。

    ……

    大马这个国家虽然不是很发达,但从巴生这个重要港口到吉隆坡市中心,还是有一条高速公路连接两地,张然开着车,副驾位置上坐着素面的陈心怡。

    “张然,你真的相信那个家伙,不会将我们暴露出去?”

    “当然不会,他是个聪明人,应当知道在货轮上,他看到太多不该看到的东西了。对他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找个地方,藏起来,直到这件事情彻底过去。”

    两眼盯着高速扑来的路面,张然面色平静的说道。

    而此时的陈心怡,像是终于恢复到往日那种心态,一双眼眸里终于又有那种沉静睿智。从后视镜之中看向陈心怡,张然却也不知道,陈心怡究竟哪一副面孔更值得他欣赏,是听闻噩耗时的小女孩,还是大多数时候的女总裁范?

    “前面出口下去。”

    陈心怡当然猜不透张然的心思,她两眼大部分时候都死死的盯着路牌,生怕错过了出口。因为她留在大马的时间并不多,走这条路回家的时候,就更是屈指可数。

    其实不用陈心怡提醒,张然也不会走错的,像他这样的人,寻路的能力几乎已经是他的本能,后天训练出来的本能。

    张然驾驶着“借”来的轿车刚刚开下高速,就发现车流的速度明显下降,也就是半小时的功夫,就跟三辆救火车擦过。

    “我家的大火还没有灭?”

    很显然陈心怡也没有忽视这些救火车,她脸上不由得又浮现起担忧来。

    “家里还有什么人?”

    “双亲。”

    两眼平视着前方的陈心怡,头也不转的回答道。

    张然其实想提醒陈心怡,千万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但话到了嘴边又说不出口。从陈心怡的神情来分辨,张然觉得他应该是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但心中仍旧抱着浓烈的期望。

    而陈心怡的这份期望,在他们抵达火场外围,那一具具摆在街边的白布尸体时,彻底的破灭了。

    冷静如陈心怡,在这个时候也不受张然控制的,冲了过去,将一张张的白被单一一的掀开。

    张然没能阻止陈心怡,是因为他忙着打听另外一件事情——过了大半天时间了,为啥尸体还摆在这里。经过询问后张然才知道,愿意竟然是因为陈心怡家实在是太大,仆佣也太多,当爆炸发生之后,整栋主楼连带着两旁的裙楼都燃烧起来,根本来不及将这些尸体转运走,只能先这样摆放着。

    而大火,还在燃烧,左侧的裙楼已经烧的坍塌了,右侧的裙楼略好一些,但同样是摇摇欲坠,至于说主楼,怕是因为是爆炸的核心位置,反而是早已经被烧成一堆灰烬。

    以张然的判断,只要爆炸的时候陈心怡的父母还在主楼里,就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虽说张然也不愿意接受这个结果,但事实就是事实,那种情况下即便是张然在主楼里,也同样无处逃生。

    想到这里,张然眼神向着陈心怡望去,正好看见陈心怡掀起一张白被单,整个人却是猛地一晃,像是要摔倒。

    “糟糕!”

    心中暗惊的同时,张然同时起步,仿佛是一头猎豹冲过去,将陈心怡将将扶住。

    “娘亲……”

    掀开一角的被单下,是具焦黑的尸体,张然不知道陈心怡是怎么判断,但此时他没有心情也没有必要去验证,因为一溜黑色的高档轿车车队,正在警察的疏导下,开进来。

    不用说,奔驰600打头的高档车队绝不是什么相关部门,而是陈心怡的“家人”,而在张然看来,此时最靠不住的,就是陈心怡的那些家人了。

    “得走了,你们家的人来了。”

    陈心怡还有些犹豫,她伸手去抚摸拿焦黑尸体的脸颊,张然叹息一声,抬头望向那车队。

    居中的迈巴赫,刚好经过张然的身边。当张然看见迈巴赫后座的车窗缓缓放下一半时,心中又暗叫了声糟糕。

    “走!”

    不能再让陈心怡在这里缅怀了,迈巴赫里那双阴骛的眼神让张然感觉到了威胁,巨大的威胁!

    “那是我的大伯,我的亲大伯!”

    被张然塞进汽车,冷静下来的陈心怡,一面梳拢乱发,一面说道。

    “他一定是来看结果的……”张然心中暗道。

    “杀了他,随便你要什么。”

    陈心怡转过头来,两眼望着张然。

    耸了耸肩膀,张然用了五秒钟的时间来消化掉陈心怡的这个变化。他刚刚也见过了陈善仁这个曾经的雇主,如果不是因为暂时没法跟白革那小子联系,张然真想让白革弄一张陈善仁的照片来,放大了挂在墙壁上,让陈心怡先好好的发泄发泄。

    “我们走吧,你家大伯已经发现你了。”

    张然发动了汽车,陈心怡脸上的神情也没有半点变化,只是默然的点点头,随即老老实实的将安全带给系上,等着张然起步。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