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复仇基金

【书名: 不死佣兵 第002章 复仇基金 作者:爱吃小龙虾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澳城半岛,高士德路,嘉鑫大厦。

    七楼三单元是张然的家,或者说用得最多的落脚点。实际上这处房产,是他过世的姑姑留给他的,百来平米的三房两居在这寸土寸金的澳城,是名副其实的豪宅。

    张然提着艇仔粥和一套刚买的女士服装,沿着走廊回到家门口,门前的邮箱里塞了今天的澳城日报。顺手取下,开门进去。

    花了十个小时的时间,从班达海的无名海岛辗转新加坡回到澳城家中,张然全然没有累的感觉。上午也许在某处丛林或者沙漠执行任务,下午跟路边休闲吧坐着看报纸或者家里沙发上舒服一趟看看电视,这样的生活,张然已经习惯了。

    白革就多次问过他,张然你就没个朋友?每一次张然都是指着白革的脑袋什么也没说,白革就没问下去了。

    做这行的人孤独很正常,但是像张然这样孤独中带着神秘,白革就觉得很不正常。

    张然没有和往常一样往客厅那一坐舒舒坦坦地喝艇仔粥,而是走进了杂物间。

    他把那衣裳破烂浑身散发着臭味的女子带了回来。

    此时,她依然被捆绑着手脚,嘴巴上封着胶带。灯亮起的时候,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好一阵子才缓缓睁开,将惊恐的眼神投向张然。

    “你看到了我的脸,我本该把你扔进班达海。”

    张然把艇仔粥和衣服放在一边的木桌上,蹲在女子的面前,“一会儿你填饱肚子,洗个澡,换一身衣服,然后离开这里。我没救过你,你也没见过我。我的意思,你明白?”

    女子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神里的惊恐却转为了疑惑。

    “差点忘了。”

    张然自言自语的同时伸手,将封在女子嘴上的胶带撕下来,那女子顿时大口大口地吸着空气,却不忘冲着张然点头,甚至脸上还能露出一丝感激。

    “噌!”的一下,一把黯淡无光的军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张然的手里,女子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张开了嘴巴。没等到她说话,张然已经动了手,几下就将绑在她身上的绳索切断,女子这才轻“啊”一声,随后开始**起被绳子捆扎过的部位。

    “你最好动作快点,我不知道晚些时候我会不会改变主意。”站起来的张然面无表情地,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女子喊住他。

    张然站定转过身来,面无表情的望着那女子。

    只见那女子像是已经缓过劲来了,她抬手拨开散乱遮盖在面前的长发,捋了捋刘海,露出了标准的瓜子脸和整齐精致的五官,如果不是脸上还有些无痕,这张素面足以堪称完美。

    女子拢发的动作甚至连站立的姿态,都与普通女子不同,张然可以肯定她一定受过礼仪方面的训练。就在张然打量女子的时候,女子其实也在打量着张然。

    她的眼光很深邃,能够直视张然却不让人感觉唐突和无礼,反而有一种和煦温暖的感觉,这种眼神的力量,张然只在曾经的政委那里感受过。结合前面这个女子的表现,张然开始怀疑,自己究竟救了个什么妖怪,年纪轻轻却变现的像是个千年老妖。

    “可以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吗?还有你是谁?为什么要救我?嗯,如果你有什么目的的话,也可以说出来,只要是我能够支付的代价......

    “澳城。”张然没有等那女子说话,就皱着眉头打断了。

    “澳城!?”看的出那女子很镇定,但在听到这个名字后,还是仍不住低呼出生。

    就在张然冰冷眼神目光看过去时,那女子下已经收住了惊呼,上前一步道,“谢谢你救了我。”

    张然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就走到客厅处,因为此时竟然有人在敲门。

    眉头跳了跳,张然的右手已经摸到了别在后背处的军刀,举步侧身走过去。

    “谁?”

    敲门改为砸门,“张然,开门!”

    “艹!”

    张然低喝一声放开准备拔出军刀的手,刚拉开房门,一个西装革履,拎着皮箱的年轻男人一头就撞进来,后面竟然还拖着个行李箱。

    “你怎么来了?”张然探头出门左右看了看,随后将门关上锁住。

    “你以为你不接电话我就找不着你了?老天,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咱们可是搭档,我是你的技术支撑。得罪我,对你有什么好处?ok,ok……”

    房间里,喋喋不休的男子放下行李箱,微微举起了双手不再往下说,因为张然的目光已经告诉他,再啰嗦下去就把他给扔落下去。

    “鸽子,我们说好了没有必要不见面,你违反了守则。”放过白革,张然走到沙发那坐下。

    “那也是你违反在先。”白革非常的不满,他一屁股在单人沙发那坐下,非常的疲惫。从悉尼飞到上海,再从上海转机到澳城,折腾了十几个小时。

    “她怎么在这里!”

    刚刚落座的白革正准备数落张然的不是,突然听到脑后有声音,猛地回头,就看见被张然救回来的女子手里提着衣服,从杂物间走出来。惊诧莫名的白革弹了起来,指着女子手里的衣服道:

    “你,你居然还给她买了衣服,你他么的疯了啊!”在白革看来。张然即便没有杀死女子,也一定找个地方给放了,怎么也没能会把她带回家,而且还是长居的澳城。

    “我出现的不是时候?谢谢您帮我买的衣服,很合身。”女子眼神扫过白革,这小子自诩“少女杀手、少妇之友”的外形,对女子显然没有半点用处,眼神只是轻飘飘的掠过白革,笑脸却是想着张然绽放。

    只可惜就如同她无视白革的帅气一样,张然只是冷冷的指向一边,“洗浴室在那。”

    “谢谢。”女子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但还是极为客气的点头道谢,走向洗浴室。

    白革回过头来,颇有深意地看着张然,说道,“没想到竟然是水准之上,张然啊,我以为你不食人间烟火,看来不是。”

    泡了壶茶,给自己倒了一杯,张然慢慢抿着,声线没任何感情-色彩,“你从悉尼跑过来,是为了看看她长什么样是吗?”

    白革无声地哼了一下,说,“美女遍地都是,你也不是没见过美女的人。张然,咱们当初组队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的职业守则,你都忘了是吗?”

    “不滥杀无辜也是我的职业守则。”张然说道。

    “但是她知道是你杀的毒王夫妇。”白革压低声音说道,走到行李箱那边去,打开,取出笔记本拿过来,开机敲打了几下,放在茶几上,“看看吧。”

    张然拿过笔记本,那是白革找到的有关毒王陈良辉的资料,粗略地看完,他的眉头微微皱起,放下了笔记本。

    “这会咱们摊上大麻烦了。”白革的语气没有了往日的玩世不恭,变得有些凝重,“我这会过来,是准备逃亡的,你以为我闲着没事放着海景办公室不坐跑你这鸽笼里受罪。我就是过来告诉你这件事情,明天一早我就到bj去。眼下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也就只剩下那里了。你们这帮雇佣兵再放肆,也不敢跑大陆去。”

    张然显然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资料上面显示,陈良辉早些年秘密成立了一个复仇基金,只要他被刺身亡,基金会就会启动,对凶手展开无穷无尽的追杀。

    “不过我还算安全,充其量我只能算是帮凶,而且现场并没有留下我的痕迹。”白革语气又轻松了起来,幸灾乐祸地说,“嘿嘿,倒是你。如果你让那女的闭嘴,应该还能多活一段时间,否则……”

    张然喝了口茶,说道,“我知道了,还有别的事吗?”

    白革吃惊地看着张然,就像不认识他一样,瞪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好一阵子,才不敢置信地说,“这位先生,您知道一亿美金是什么概念吗?那足以让全球的顶级雇佣兵排着队来轮你!”

    拿出芙蓉王来点了一根抽了两口,张然这才摆头看向白革,说道,“我知道。”

    白革以为他会继续往下说,但是张然却是舒舒坦坦的靠上了后背,端着茶杯慢慢地品着茶。

    “你,就这样?”白革无语摇头。

    “不然哪样?”张然反问,“不吃不喝不睡?”

    “上帝!”白革有种要崩溃的感觉,刚要提高音量说话,猛地想起洗浴室那边还有一个外人,便压着声音沉着声音快速地说,“当然是想办法化解掉这个大麻烦了!”

    “你有办法吗?”张然又反问。

    白革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有一个,但后果就是,你要彻底退出佣兵界。”

    张然微微点了点头,看不出是表示知道了这个后果,还是说决定这么做。佣兵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被坚守至今,叫做“祸不及”。也就是说,只要把雇主的信息披露出来,然后宣布退出佣兵界,那么就等于和佣兵界划清了界限,恩恩怨怨血血火火,都不会再祸及于你。

    这样的规矩之所以被所有佣兵坚守,是因为这是一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有益的规矩。

    “我只会杀人放火。”好一阵子,张然才淡淡地说道。

    白革耸了耸肩,说,“我知道你不会选择这样做的,事实上离开了佣兵界,你根本活不下去。”

    “再者,雇主的信息要保密,同样也是一条原则性的规矩。”张然说。

    的确,如果雇主的信息得不到保密,那么佣兵们将会失去业务,和自取灭亡没有区别。

    “你去蓉城吧,那里更安全。”张然对白革说道。

    白革眉头跳了跳,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在打什么主意?”

    “也许有,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了。”张然说,“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干。你的信息我一定守口如瓶,你还可以回到悉尼安心做你的业务经理。”

    冷哼了一声,白革说道,“这就想把我踢开?如意算盘打得挺好。我白革纵横佣兵界几十年,什么风浪没见过,这点小麻烦算得了什么。”

    “你二十六岁生日还有四十五天。吹牛逼你也得有个数。”张然无情地戳穿了他。

    挥了挥手,白革终于想起了那个女人,便问道,“那个女人怎么办,你真要放了她?”

    张然点了点头,“是。”

    “既然你这样说的话,看来今晚对你们来说就很重要了,我还是换个地方住,不能太打扰你们了。”白革站起来,一面说话,一面就去拖行李箱,张然撇撇嘴,对白革的话无所触动,他这样显得白革更是无趣。

    “得,我去看看九寨沟的风景。顺便说一声,其实你们这个地方并不安全,我走了你只需要照顾好那个妞就行了厄,哦,顺便再说一句,那妞好像不简单呀,我这里有特殊的药......ok,ok,不说了,我走,真的不安全,你也知道,凡是放在电脑里的东西,都无法保守秘密,你要小心了,保持联系,老办法。”

    在张然眼神的逼视下,白革悻悻的走了。正如他所说,已经有个女人需要张然保护,他若是搀和进来,反而会拖累张然,趁着他的身份还没暴露,最好就是独自离开。

    “出来吧,站在那儿半天了,不累?”

    回到沙发坐下的张然,转头望向浴室墙壁拐角处,淡淡的说道。

    “你那个朋友油头粉面的.....”

    女子手里仍旧拎着衣物,随着张然的话出现在转角处,果真是还没有洗澡,应该一直站在角落里偷听,只可惜还是没能逃过张然的耳朵。

    “既然你已经听见刚刚我们的谈话,那就该赶紧去洗澡.....”张然摇了摇头,他必须承认在有些地方白革的确比他有经验,尤其是最新的高科技方面。如果白革说这个地方不安全,那么就是真的不安全了。

    只是张然暂时还想不到,最先的威胁来自哪里。

    在张然的催促下,那女子终于进了卫生间,冲水的声音传来后,张然才起身,开始收拾东西。

    本书首发于看书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不死佣兵相邻的书:秋叶原奇迹平妖纪风云剑情美女到我碗里来汤律师,嘘,晚上见鬼妻女总裁的全职高手美女快过来凡尘判官武道独尊超能神警最强传送